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289章 迷失之祸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的道是什么?

    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此刻,他却开始经历了属于自己寻道之旅。

    寻道,白了就是问心,原本寻道不应该这么快到来,因为寻道是第二难走到尽头之后,通往第三难的关键一步,唯有寻找到了自己的道,借此为依托,才能彻底蜕凡,成为天人,也就是所谓的第三难。

    第一难,是心动难。

    第二难,是蜕凡难。

    而第三难,是问道难。

    这一难,远远超过了前两难,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修行者都会困在这一境界,难以跨越,只因为道难寻。

    什么是道?是道理,是天道,是人道,是万物之道,是本心之道。

    道千变万化,包含一切,道在身边,却难以寻觅,这便是道,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正如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这世间同样没有相同的道,别人走过的道,永远只属于别人,唯有自己的道,才能超脱,才能蜕凡。

    大部分第二难巅峰之所以不出世,便是不愿意沾染因果,不愿意让心乱,因为心一旦乱了,就更难找到道,所以这些人,在斩断自身的因果之后,大多都选择闭关,在宁静中寻找自己的道。

    这个过程,或许很长很长,动辄几十年,所以世间很难见到第二难巅峰的存在。

    牧易现在不过开启了三大命轮,离着巅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如果不出意外,他或许在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当修为达到第二难巅峰,进无可进之后,也会踏上这条寻道之路。

    至于能不能找到,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但偏偏,牧易之前刚刚经历了一次心变,在心变中,他明悟了自己过去未来,在迷茫中找到了属于他的路,但也仅仅是路罢了,跟道截然不同。

    可是,这次心变,终究让牧易变得不同起来,而且心变虽然结束,但他仍旧处在一个敏感的时期,如果没有这次跟了凡充满禅机的一番话,或许心变会成为过去,直至他经历下一次心变。

    但这次禅机,却让牧易本能的踏上寻道之旅。

    “我的道是什么?”牧易在心中问着自己,这个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至少暂时他找不到答案,不过,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断的问着自己,想要知道答案。

    了凡的道是牺牲,也是成全。

    他牺牲了自己,牺牲了那个女孩,来成全天下更多的人,只为众生不苦,这便是他的道,能够在这个年纪找到属于自己的道,是幸,但也是不幸,正如了凡之前的,这是他的宿命。

    虽然了凡没有展露修为,可牧易却知道,他并没有达到第二难巅峰,能够在未到第二难巅峰就明悟自身,找到属于自己的道,可以罕见,万中无一。

    但他也是可悲的,因为他的道是牺牲,而且还是牺牲了自己,这样的道,注定难以永恒,因为一旦那个化身鬼王的女孩脱困,也就是他身死的时候,这种行为,在牧易看来很傻,但值得钦佩。

    只不过这种道不适合他,也不是牧易想要的道。

    正如牧易的行事准则,他不会做一个烂好人,却也不会毫无目的,毫无原则的滥杀无辜,他有自己的底线,他只需做一个无愧之人就好,至于其他人的看法,与他何干?

    所以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不适合他。

    “那我的道是什么?是寻觅吗?在这红尘中寻觅老道,寻觅我那从未谋面的亲人?”

    牧易端坐在了凡对面,他的眼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他的身上逐渐散发出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了凡感应到后,他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一抹吃惊,但继而,他所有的情绪都被抚平,他只是静静的等待。

    寻道之旅他曾经经历过,所以很清楚牧易此刻面对什么样的机缘,如果牧易真能提前找到属于自己的道,那么他前路将再无阻碍,只要达到第二难巅峰,领悟一丝天地之力,便有一半的几率踏入第三难,成为那天人。

    而一半的几率,已经是极为难得了,就连那些已经跻身第三难的存在,也不敢当初自己突破的时候能有一半的几率,大多数人能有三成,就足以拼上性命,奋力一搏。

    而五成,已经足以让人疯狂。

    当然,这是在牧易一切都顺利的情况下,如果不顺,甚至连五成都没有,从这点,就足以看出想要成为第三难到底有多么的艰难。

    开体内六大命轮,为第一步!

    领悟一丝天地之力,这是第二步!

    在这冥冥中,找寻到自己的道,以此来寄托蜕变之后的魂,这是第三步。

    可以,想要成为第三难,这三步缺一不可,当然,虽然有三步,但并不意味着必须按照顺序,或许有逆天之辈,可以率先找到自己道,继而领悟一丝天地之力,反而修为提升的最慢,如此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三步走完后,才能冲击最后的屏障,也叫做天人之障,这天人之障如同天堑,难以跨越。

    这三步,对于牧易来太遥远,因为他连一步都没有达到,但他因为有了之前的心变,让不可能化为可能,若牧易能够在此找到自己的道,绝对是他最大的机缘,这机缘甚至还超出了献王墓中两次进化,超出了得到的本经阴符七术。

    这是属于牧易独一无二的机缘,但前提是他能够做到。

    时间缓缓流逝,牧易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更浓,了凡眼睛里露出了期许,他虽然不知道牧易的道是什么,但至少牧易并非那种邪恶之人,如此,就足够了。

    “不,这不是我的道,我的道不应该是寻觅,那只是我心中的执念,找寻老道是我本就应该做的事情,不应该成为的道,也无法成为我的道,至于亲人,那只是我心底最深的一丝执念,或许连我自己都无法察觉,原来我内心中也是想要找到亲人的,这个或许会成为日后我跨越第三难的一个坎,此事最好在我跨越第三难之前就解决掉。”

    “既然我道不是寻觅,那又是什么?虽然我自下山之后,一路杀人,但这并非我的本意,所以杀戮同样不是我的道,我非嗜杀之人,不应该被杀戮左右。”

    “那我的道会是守护吗?我想守护我身边的一切,守护老道的尸体,守护奴儿,守护我的朋友,守护我所珍惜的一切,这会是我道吗?”

    牧易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可始终没有一个答案,一个人的欲念越多,他的道越是难寻,了凡之所以寻到自己的道,是因为他的道单纯,他没有那么多的欲念,故而更加容易。

    “可惜,这种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道更非我所求,我之道,当无怨无悔才是。”

    “如何才能让自己无怨无悔?快意恩仇?随心所欲?还是遵循本心,追求想要的一切?”

    “不对,这些还是欲念,是我的心不能静下来,所以这些同样不是我的道。”

    这一刻,牧易迷茫了,或者是迷失。

    这寻道之旅,并非随随便便就能展开,也并非毫无危险,因为在这种寻道过程中,一不心就会迷失自己,而迷失后,再想要回来,则难上加难。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第二难明明到了寻道时,却还压制,不敢去寻。

    可这一切,牧易都不知道,他只是遵循了自己的本心,他进入这种状态也并非他刻意,而是自然而然,因为他经历的终究还是太少,心中有太多的执念,有太多的欲念,所以想要找到自己的道也更加的困难,甚至是不可能。

    若是老道还活着,肯定会告诉他修行的禁忌,不会让他莽撞的进行寻道,但可惜,老道早就死了,没有人为牧易领路,他只能靠自己不断的摸索。

    了凡,或许知道凶险,或许不知,但他终究没有阻止,因为这寻道虽然有危险,但也是机缘,所以他不敢轻易打断牧易,断人道途,犹如杀人父母。

    至于当牧易陷入迷茫,开始迷失的时候,再想要唤醒就更加不易了,一旦不好,很有可能伤到牧易的魂。

    因此,当了凡察觉到牧易迷失之后,右手一挥,旁边的抽屉便打开,从里面飞出一根紫色的香,这根香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控制下插入香炉,接着光芒一闪,开始燃烧起来。

    这紫色的香凝而不散,渐渐形成一股烟云,在其上盘旋,慢慢的,这些烟云移动到牧易头顶,然后随着牧易呼吸,开始朝着牧易鼻孔钻去,丝丝缕缕的烟,不断没入牧易的口鼻。

    牧易身上那股气息陡然提升数倍,变得越发的浓郁起来,甚至他的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颤,

    “我的道是什么?”

    牧易感觉自己意识开始涣散,甚至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是不断的问着自己,但那个声音却慢慢的离他远去,或许当他什么都听不见的时候,也就是他彻底迷失的时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