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287章 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千鸣寺虽然占据一山之巅,但并不算大,就连山也不过百丈,至于寺院,一眼就能望到尽头。

    或许是因为清晨太早的缘故,所以此时并没有香客,以至于让牧易一行人显得有些突兀。

    “原来是徐施主,不知这次来?”

    或许得到禀报,很快就有一个中年僧人急匆匆走了出来,他目光在牧易等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徐回的身上,因为这些人中,他只认识徐回,可看徐回所站的位置,就知道他的身份在这一行人中,属于最低。

    这样中年僧人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千鸣寺虽然勉强算方外之地,可面对一些权势人物,仍旧得心翼翼。

    “见过了尘大师,鄙寺住持可在?这次徐某陪一位贵人专程拜见住持。”徐回立即道,同时还对着中年和尚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来了大人物,让他好好接待。

    “原来是贵客临门,了尘失礼了,还望贵客不要见怪。”了尘听到徐回的话,随后就对着牧易道,毕竟按照所站位置,牧易无疑是最尊贵的一位,虽然他穿着道袍,可身上那股气质无法骗人。

    “无妨,起来还是我等冒昧登门。”牧易开口道。

    “贵客,请。”了尘见牧易的态度不似来找事,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然后引领着牧易等人进入寺院。

    刚刚跨入寺院的大门,牧易便抬头望向挂在屋檐下的那些钟,一模一样的图案,一样的大,长廊,拐角,俱都挂着钟,将一处处建筑包围在其中。

    “了尘大师,我看这钟挂了好些年了吧?”牧易突然开口问道。

    “钟?”了尘一愣,然后才明白牧易的是什么,毕竟生活在这里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所以感触反倒不如外人清晰。

    虽然不明白牧易为什么好奇这个,但了尘还是沉思了一下道:“这钟至少几十年了吧,自我进入千鸣寺的时候,这钟就一直存在,具体多久,没人得清楚,不过别看这钟有些年头,却不值什么钱,只是用来观赏罢了。”

    “几十年?”牧易心中沉思,仔细看周围建筑的痕迹,这点倒也不像谎,甚至在千鸣寺建立之后,就已经有了这些钟,甚至,这寺院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这些钟也不定。

    不过牧易以心神力量观察,并未发现钟有什么神奇之处,甚至心神力量散发开来,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之处,好似真的如对方所,钟只是观赏之物。

    “千鸣寺的主持是从刚刚建寺就在吗?”牧易再度问了一个问题。

    “了凡师兄是五年前成为主持的。”了尘回答道。

    “五年前?地震?厉鬼?”牧易立即将这一切联系在一起,如果这里面没有关系,显然是不可能的,或许等见到对方,就能知道答案。

    “那上一代主持?”牧易问道。

    “阿弥陀佛,师父圆寂了。”了尘有些伤感的道。

    “抱歉,只是我之前听过一事,不知是真是假,还请大师解我疑惑。”牧易盯着了尘缓缓道。

    “贵客请。”了尘道。

    “我曾听闻五年前千鸣寺有厉鬼出没。”牧易话音刚落,就见到了尘面色大变。

    “贵客应该是听错了,我寺从未闹过鬼。”了尘摇头道。

    “是吗?是否闹过鬼,只凭了尘大师一言难以断定,千鸣寺这么多人,我想应该有人知道五年前的事情吧?”牧易认真的看着了尘,实际上,从对方的神情中,他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眼下的逼迫,不过是想知道更多罢了。

    对方身为上代主持的徒弟,必然是千鸣寺核心之一,肯定知道五年前的事情。

    当然,就算从他这里无法得到答案,牧易也不在意,正如他刚刚所,千鸣寺这么多人,总有人会将答案送到他的面前,他这次来,白了就是借势,借严立的势,相信堂堂知府,想要知道的事情,一个千鸣寺根本无法抗拒。

    这便是权势,属于严立的权势。

    “这位大师,如果知道什么,还是如实相告的好,对了,在下姓丁,知府衙门管事,此行奉知府大人之命,协助道长知道他想知道的一切。”这时,一直跟在后面的知府管事上前一步,并且递出了一个牌子。

    当了尘看到这个牌子之后,嘴角露出一丝苦涩,也知道此事已经不是他能阻止的了。

    “当年之事贫僧知道的并不多,如果贵客真想知道,还请跟随贫僧去见主持师兄,或许贵客能从师兄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尘最终道。

    “好。”牧易深深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

    接着,了尘带着牧易等人来到后院,一路行来,牧易见到不少僧客,大多年纪都不大,像了尘这种,已经算是年纪比较大的了。

    一路上,许采薇都没有话,原本她已经嫁做人妇,不应该再抛头露面才对,但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来她不安心,不过她脸上还是戴着一方纱巾,只露出一双夺人神魂眼睛。

    “诸位在此稍等,贫僧进去跟师兄一下。”来到一处院后,了尘对着牧易等人道。

    “可以。”牧易点点头,他自然知道对方想跟那位师兄提前一下他们的来意,至于见不见,牧易却从未怀疑过。

    了尘进入房间不过半柱香时间,便走了出来,“师兄,贵客想知道当年真相,还请一个人入内。”

    “大胆。”听了了尘的话,那位丁管事顿时大怒,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表明身份对方还敢怠慢他,他此行可是代表知府大人,来临之前,知府大人更是对他再三交代,将此行所见所闻都要如实汇报,如果他不能进去,到时候怎么跟知府大人交代?

    “非是贫僧大胆,只是当年的事牵扯太大,一个不慎,就会酿成大祸,所以还请诸位见谅。”了尘没有退步,而是认真的解释。

    “好了,我一个人进去,你们在这里等着。”

    那位丁管事显然还想什么,不过被牧易制止后,他也只能不甘的退下,因为知府大人还有一条命令,一切听从牧易道长的话,所以牧易出口后,他就算再不甘,也只能退下。

    随后,牧易独自进入房间,屋内点着檀香,让人闻了精神一震,而牧易进屋后,直接看向坐在那里的一个和尚。

    看到对方后,牧易一愣,因为对方的年纪要比刚刚的了尘还要年轻许多,只有二十多岁,这点徐回却是没有明,实际上也是牧易没有去问。

    虽然这位主持只有二十多岁,可他的身上却有种沉稳,有种岁月洗礼后的沉淀,那眼睛中,更是透着一股睿智,同时,牧易也在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威胁,对方,同样是修行中人。

    或许走的路不一样,但身份却毫无疑问。

    牧易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他,或许之前了尘已经跟他明了牧易的长相,所以对方看上去并未太吃惊,只是对着牧易示意了一下,让其在对面坐下。

    “贵客想知道五年前那场变故?”了凡直接问道。

    “不错,一年多前,严知府爱女被鬼魅附身,而她在被附身之前,曾来过千鸣寺。”牧易道。

    听了牧易的话,了凡沉默了片刻,才道:“其实严知府爱女的事情贫僧多少知道一二,也曾偷偷前往,可奈何那鬼魅实力强大,贫僧远不是对手,只能负伤而逃,而真相也如贵客所料,一切之因都是出自我寺,因此,贫僧对此事一直怀有愧疚。”

    “只是如此吗?若是严知府知道真相,大师以为会如何?”牧易问道。

    “千鸣寺毁,方圆百里化作鬼域。”了凡神情凝重的道。

    “鬼域?大师是否太过夸大其词了?”牧易盯着了凡,只不过对方却一脸坦然。

    “贵客想来应该接触过那鬼魅了吧?不知贵客觉得她如何?”了凡问道。

    “实力很强,就算我全盛时期,也不敢轻言胜之。”牧易想了一下道,虽然他现在实力大增,更有南明离火,但那鬼魅同样没有恢复全盛时期。

    “如果贫僧告诉施主,那鬼魅只是一丝分魂呢?”了凡一字一顿的道。

    “不可能?”原本一直保持镇定的牧易终于忍不住失态,主要还是了凡的话太过骇人,如此强大的鬼魅只是一丝分魂?这又怎么可能?若是她完全状态,又该有多强大?

    猛鬼巅峰?不,鬼王!

    正因为有了这个猜测,所以牧易才会不敢相信,鬼王,那可是凌驾猛鬼之上的恐怖存在,那更是相当于第三难的存在,恐怕宁无缺等老怪物,在鬼王面前也弱如鸡。

    如果对方真的是鬼王,那么了凡刚刚所言百里之地,尽为鬼域不但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相。

    千鸣寺毁,等于灾难,难不成千鸣寺下,镇压着一个鬼王?至于严晴,不过是对方逃离的一丝分魂?

    牧易的心剧烈的跳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