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286章 千鸣寺(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千鸣寺是西山上一座寺庙,平时香火不断,很多信佛之人都去拜祭,我跟晴妹妹偶尔也会去,不过我们多是去散心,倒也不是诚意拜佛,难道跟我们亵渎佛祖有关?”许采薇瞪大眼睛看着牧易。

    “亵渎?你想多了。”牧易摇摇头,别不是诚意拜佛,就算把佛像砸了,也不可能引来鬼魅附身。

    听牧易这么,许采薇才松了口气,其实她刚刚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害怕,毕竟这个时候的人大多都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万一真是这个缘故,恐怕她就要寝食难安了,估计得去佛祖面前好好赔罪才行。

    “那千鸣寺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牧易继续问道。

    “奇怪的地方?”许采薇仔细想了想才道:“千鸣寺有一千座钟算不算奇怪?”

    “一千座钟?”牧易有些吃惊,原本以为名字只是随便起的,却不料真有一千座钟,什么寺庙用的了一千座钟?

    “准确的,是一千座只有拳头大的钟,挂在寺庙各处,只要敲响那唯一的大钟,那一千座钟也会有声音传出,很是有名,所以才叫千鸣寺。”许采薇解释道。

    “千鸣寺,一千座挂在寺庙各处的钟?”牧易脸色稍稍凝重起来,“除此以外呢?还有没有特殊的地方?”

    “别的就不清楚了。”许采薇摇摇头,她毕竟不是真的信佛之人,对于千鸣寺的了解也仅限于去过几次而已。

    至于严立,甚至还不如许采薇,作为一县知府,他不可能公开去那种地方,而且他同样不是什么信佛之人,甚至对于寺庙没什么好感,在他看来,那不过是蛊惑人心罢了。

    尤其是女儿出事以后,他也请过千鸣寺的主持,可对方居然声称年事已老,无能为力,让他对千鸣寺的感官不由更差。

    眼下,他知道自己女儿有可能是因为千鸣寺所导致,心中已经憋了一团怒火,恨不能立即带人将千鸣寺给灭掉。

    “严叔叔,我记得衙门中应该有人信佛吧?不如叫来问问。”许采薇突然道。

    “对,对,我现在就去找人。”严立眼睛一亮,他不了解千鸣寺,难不成府衙中那么多人还没有不了解的?就算府衙中没人,整个府城总有他?只要他愿意,绝对可以找到了解的人。

    “采薇,你先陪道长稍坐,我现在就去找人。”严立完,又跟牧易告罪一声,才匆匆离开。

    在严立离去之后,牧易直接闭上眼睛,一边压制浮动的伤势,一边想着刚刚的一切,被附身的许晴实力很强,或者可以很诡异,之前许采薇提起的千鸣寺让他冥冥中有了一丝预感,或许许晴被附身真的与此有关,那里不定就能揭开一切。

    牧易并非好奇心旺盛之人,只不过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自然要做到,如果因为困难就逃离,必然会在心底埋下一颗逃避的种子,现在或许没事,但等将来牧易想要自身圆满,想要突破的时候,这一颗种子,会成为大患。

    所以修行之人不愿意欠人人情,不愿意跟人有因果纠缠。

    半个时辰后,牧易才睁开眼睛,这个过程中,许采薇一直心翼翼的坐在一旁,就连呼吸也尽量放轻,生怕打扰到牧易,原本她对牧易还有几分心思,但现在,她心中只余敬畏。

    许采薇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毫无疑问,眼前这个看上去不算大的牧易,就属于后者。

    “道长,晚宴已经准备好了,要不您先用宴?”

    见牧易醒来,许采薇立即开口道,两人来的时候就已经接近傍晚,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外面已经天黑。

    “不着急,严知府可否找到人?”牧易直接问道。

    “找到了,正在外面候着。”许采薇立即道。

    “嗯,麻烦把他叫进来,等弄清楚了再吃饭不迟。”牧易道。

    随后,许采薇出去领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进来,这男子穿着一身青衫,面目白皙,眼睛里却透着一丝心翼翼,显然,在进来之前,他就已经被告诫。

    “徐回见过道长。”

    “你对千鸣寺可熟悉?”牧易问道。

    “回道长的话,徐某跟千鸣寺住持是好友,往日多流连寺中,所以对其还算熟悉。”徐回一边着一边好奇的打量着牧易。

    “千鸣寺除了那一千座钟,还有没有奇怪的地方?比方禁地一类。”

    “禁地?”徐回一愣,但随即就摇了摇头,“徐某从未听闻寺中有禁地,至于奇怪的地方倒是有一些,不知是否道长想知道的那种。”

    “你看。”

    “山上有泉水,可那泉水冰冷刺骨,不管是否煮开,常人饮之,轻则腹泻,重则大病一场,徐某曾经问过住持,不过他也不知。”徐回道。

    “泉水?除此以外呢?”牧易继续问道。

    “除了那口泉水,据前些年寺中闹过鬼。”徐回想了想道。

    “闹鬼?”站在一旁的严立忍不住惊呼出来,就连许采薇也瞪大眼睛,因为这件事情就连他们也毫不知情,甚至都没有听过这种传闻。

    “不错,正是闹鬼,因为此事隐秘,所以不为外人所知,此事还是徐某听寺中一个老僧人起的,好像是五年前,因为一场地震,寺中供奉的佛祖金身突然裂开,当时侍奉佛祖的一个僧人化成厉鬼,在寺中作乱,好在被迅速镇压。此事之后,千鸣寺借地震封寺了一个月,重新塑了一座金身佛像,据是镇压地狱恶鬼,当然,也有传言千鸣寺下面镇压着一个地狱入口,不过此事太过荒谬,属于传言,不可信。”徐回完还看了牧易一眼,不知道自己这种传言之事会否让对方不快。

    好在他看到牧易虽然沉思,但并无不快之意,所以才放下心来。

    他徐回好不容易考取了一个秀才共鸣,虽然对寻常百姓来已经高不可攀,可在一府之尊眼里却什么都不是,因此,当严立找到他的时候,他顿时知道机会来了。

    这个时候别让他透露千鸣寺的隐秘,就算把他这辈子做过的坏事出来,他也肯定毫不犹豫。

    “本府也想起来了,五年前我刚好上任,府城的确发生过一次地震,不过范围并不大,而且城中只倒了几十间破旧房屋,死了几个人。”严立听完徐回的话也在旁边补充道。

    不管那传言是否可信,但五年前那场地震的确是真的,而且很多事情都可以去查,比如千鸣寺封寺一个月,虽然过了五年,但相信有心之下,绝对可以查到。

    至于重塑佛祖金身,想来虽然艰难了点,但也能够有蛛丝马迹,所以在这点伤,徐回不可能谎,更不可能冒着得罪严立的风险谎。

    当然,最重要一点,牧易可以根据徐回无意识的波动判断他有没有谎。

    “五年前?地震,佛祖金身裂开,有人化作厉鬼。”牧易脑海中快速的分析着,实际上,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他已经基本可以确认,问题就是出在千鸣寺。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解决是另一回事,在下次进院之前,恐怕他需要先走一趟千鸣寺才行,因为那里隐藏着一切的谜底。

    “明日还要麻烦阁下带我上山一趟。”牧易看着徐回道。

    “一切谨遵道长吩咐。”徐回立即道,知府大人的女儿被鬼魅附身,这件事情并非什么隐秘之事,毕竟这一年多,里里外外也请了不少人,可没一个成功的,一开始,或许还能保密,但时间一久,自然人尽皆知,虽然不敢大庭广众的议论,但暗地里,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徐回在看到牧易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原因了。

    第二天,在徐回的带领下,牧易来到千鸣寺,其后还跟着许采薇,这里虽然是寺院,但却不禁止女客,至于严立,好歹也是一府之尊,不可能来这里,当然,他也派了府中两个人跟随,若有什么麻烦,到时候自有人解决。

    牧易上山的时候,正好敲响了晨钟,随着一声悠扬的钟声散开,山顶之上的云雾似乎也一下子散开,若是仔细倾听,那钟声里,似乎蕴含着无数钟散发出来的声音,因为融合在一起,所以很难分辨。

    钟声响,牧易把心神力量散开,仔细感受着,那荡漾开来的声音,让他的心神感受到一股压力,也幸好离着寺院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感受并不是很深。

    不过这足以明千鸣寺不简单,那大钟,还有千座钟同样不简单。

    “千鸣寺,名不虚传。”牧易轻声道。

    “可惜我们稍微迟了一步,不然就能在寺中听了。”许采薇有些遗憾的道。

    “夫人若是想听,待会再让人敲一次就是。”严府一名管家立即道。

    “不了。”许采薇摇摇头,她的目光大多落在牧易的身上。

    “其实千鸣寺唯有第一次晨钟最好听,第二下就不行了。”徐回在旁边道。

    在议论声中,一行人终于踏上千鸣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