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285章 千鸣寺(上)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抬头直视许晴,心神力量围绕周身,随时而动。

    “道士,口气不,不过你若退去,本宫就原谅你一次,否则休怪本宫将你抽皮剥筋,真火炼魂。”许晴声音中透着一股浓浓的煞气。

    “是吗?那我正好见识一下。”牧易冷笑,按照许采薇的话,之前来捉鬼的道士,全部身死,光从这点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更不可能看他细皮嫩肉就轻易饶过他,之所以如此,恐怕也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强者,都会有类似的感应,如果遇到危机,冥冥中就能提前预知。

    “不知死活。”许晴眼中杀机绽放,以她为中心,顿时刮起一股狂风。

    牧易左手一扬,三张斩妖符便飞了出去,因为一开始属于试探,所以他并没有使用威力更强大的五雷符,三张斩妖符化作白光朝着许晴飞去,可还没等靠近她的身体,她周围那股狂风威力暴增,开始撕扯起白光来。

    “嗤嗤嗤!”

    三张斩妖符化作的白光最终还是没能靠近对方,就被狂风撕扯成无数光点散掉,让牧易看的眼睛微微一缩,随着他实力提升,这斩妖符的威力也渐渐跟不上,只能算是手段,可即便如此,面对普通一流境界,仍旧有很大威胁。

    以前也不是没人击溃斩妖符,但以周围掀起的狂风就能撕裂斩妖符的,绝对是第一次,或许第二难巅峰那些老怪物同样可以做到,只不过这么做的代价,远比亲自出手要大。

    所以,要么对方实力强到一定程度,心念一动,便摧毁了斩妖符,要么故意虚张声势,想要把他吓退。

    综合之前是所见所闻,牧易更倾向属于后一种,如果对方真有这么强的实力,根本用不着跟他废话,抬手就能把他镇压。

    “虚张声势吗?那么你表现的越强大,也就是越虚弱。”牧易心中轻语,然后身子一晃,岁月竹便握在手中,直接出现在许晴面前,他手中的岁月竹轻轻往前一送,就穿过她周围的狂风,继续朝前点去。

    这一刻,许晴也抬头看向牧易,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牧易只感觉心神轰隆一声,不过随即他体内三大命轮同时一震,顿时让心神坚定下来。

    两人中间狂风肆虐,却无法吹起两人衣衫半分,眼看着岁月竹就要点在许晴身上,就见对方突然抬手一指。

    “轰!”

    一声巨响,牧易便感觉一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传来,手中剧震,岁月竹差点脱手而出,至于他整个人,则直接倒飞出去。

    至于许晴,却好像跟整个凉亭融为一体,难以撼动,不过当牧易落地的时候,也清晰的看到凉亭几根石柱均多了一些裂痕。

    “道士,你找死。”

    牧易这一下,让许晴大怒,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势从她身上爆发出来,原本就有些不稳的凉亭更是在这股冲击下轰然倒塌,烟尘中,一个白色身影如同幽灵一般,漫步而出,那双冰冷带着煞气的眸子死死盯着牧易。

    “天雷,落!”

    牧易始终没有半点轻视,所以在对方走出凉亭之际,就已经打出一张五雷符。

    “轰咔!”

    一道耀眼的天雷当空劈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不过在天雷落下的瞬间,许晴就已经消失不见,所以这一道天雷并未击中她。

    牧易几乎想也未想,身子便朝着一边闪去,就在他刚刚闪开之际,一道寒光自他刚刚所站位置闪过,然后许晴的身影才渐渐浮现,她双手的指甲几乎比拟手指的长度,更是坚硬无比,刚刚那寒光显然就是出自她的手。

    “南明离火,引!”

    牧易心中一紧,快速掏出薪灯,然后引动里面的火种,顿时,一道淡蓝色的火焰从薪灯中飞出,挡在牧易的面前。

    “啊!”

    然后,牧易便听到一声惨叫,就连挡在他面前的南明离火,也一下子扭曲起来,然后轰然炸开。

    牧易立即翻滚开来,那些南明离火在他掌控的时候固然不会伤害到他,可一旦不受控制,就连他也难以幸免,若是被沾上一点,绝对痛不欲生。

    “绝不是猛鬼,猛鬼没有这么可怕。”牧易一边翻滚,心中一边骇然的想道,毕竟猛鬼也只是对应第二难,就算再强大的猛鬼,也不可能是第二难巅峰的对手,而且手段也不可能这么诡异。

    牧易虽然伤势没有全好,一身实力只能发挥出三分之一,但他自问就算碰到宁无缺,也不至于被动到这种程度,而且南明离火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击溃的,

    可一个附身的鬼魅,不但速度快到极致,就连实力也生生压他一头,更甚至,对方居然击溃了南明离火,尽管对方看上去也不好受,但足以明很多问题。

    牧易身上有伤,可对方似乎也没有全部恢复过来,否则刚刚就不会跟他那么多废话,直接灭杀他就好了。

    当牧易起身的时候,正好看到许晴双手抱着脑袋,大声的嘶吼着。

    眼下对牧易来无疑是个很好的机会,他本能的掏出一张五雷符,就想要引动,不过就在最后关头,他犹豫了一下,正是因为他这一犹豫,许晴已经消失在原地,牧易感觉到她已经回到楼里。

    想了想,牧易最终还是转身离开,刚刚硬拼那一下,已经让他的伤势有所反复,如果再动手,只会让他伤势加重,而且他心中也有一些疑问,尤其那附身鬼魅的身份。

    不过对方现在遭受了南明离火的伤害,估计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就算想要问什么,眼下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时机。

    “道长,怎么样了?”

    牧易刚刚离开院子没多远,就碰上一脸紧张的严立跟许采薇,刚刚牧易让他们离开,只不过因为担心,所以两人并未走的太远,所以刚刚院里的动静也全都听到了,不管凉亭崩塌的巨响,还是天雷落下的声势,都让两人不再怀疑牧易高人的身份,只是越是如此,他们越是担心许晴。

    “找个地方细吧。”牧易看着严立道,实际上,在他感觉中,真正的严晴已经死了,现在占据那具身体的,是一个强大的鬼魅,那已经不单单的附身这么简单了,而是夺舍。

    估计对方之前不愿意跟他动手也有这方面的缘故,可这个结果对严立来,不蒂于晴天霹雳,绝对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

    看着牧易脸上的表情,严立心中咯噔一下,不过他还是忍住心中的慌乱,带着牧易来到屋里。

    “道长,不知女现在如何了?”进屋后,严立就立即问道。

    “情况不太好,那附身鬼魅远比我想象中强的多,而我因为之前受伤,未能痊愈,所以暂时拿那鬼魅没有办法。”牧易想了想道,虽然他并不看好严晴,但也给了严立一个希望。

    “那不知道长伤势何时能痊愈?”严立急迫的问道。

    “嗯?”牧易看着严立,眼神瞬间锐利起来,严立只感觉身体一麻,无法动弹分毫,整个人直接被恐惧包裹。

    不过好在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随着牧易眼睛离开,严立顿时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只是面对牧易,他的眼睛深处,仍旧残留着一丝恐惧。

    之前院子里的声势虽然大,看着吓人,但毕竟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此刻一试,严立感觉从头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也彻底清醒过来。

    他明白,眼前的牧易,跟以往请来的那些道士大师不同,如果对方想杀自己,任他权势滔天,都没有半分用处。

    “道长恕罪,严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如果道长需要药材,严某愿一力承担。”严立有些惶恐的道,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没有人能够保持冷静,尤其是还牵扯到自己女儿,更由不得他不紧张。

    “道长,严叔叔并非有意冒犯,还请道长不要怪罪。”许采薇也在一旁求情。

    “无妨,还是先严晴姑娘吧,严知府可知你女儿在发生意外之前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或者去过什么地方吗?”牧易直接看着严立问道。

    “反常?”严立沉思了一会,“女生性不喜热闹,多在家中看书习字,倒也没有什么反常之处,至于去过什么地方,似乎也没有。”

    “不,晴妹妹出事前出去过一趟。”这时,许采薇插了一句。

    “去哪了?”牧易将目光转向许采薇,对方毕竟是严晴的好姐妹,两人平时往来比较多,如果严晴有什么话,也应该会告诉她,而不是跟严立这个父亲。

    “我记得晴妹妹出事前半个月去过千鸣寺。”许采薇道。

    “对,我也记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严立大声道,看着许采薇更是充满感激。

    “千鸣寺?那是什么地方?”牧易问道,许晴是被附身,肯定是有原因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被选中,或许答案就在千鸣寺也不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