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八十三章 路遇夫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这段时间,牧易也早已知道了自己所在位置,虽然心里知道宁无缺有可能没有远去,就在附近,或者在沧州城等着他自投罗网,不过他还是得去,这一趟是必不可少的。

    修行,总要经历各种劫难,就好像道家所言的三灾九难一样,或许宁无缺就是他生命中第一场真正的劫,只要渡过这场劫,必定可以破茧成蝶,今后的道路也会更加宽广。

    所以,牧易是没办法逃避的,唯有一往无前,斩尽一切束缚才行,这也是牧易这段时间的感悟,而悟透这点之后,他只感觉心神一片通明,虽然对伤势没多大恢复,可是他能隐隐感觉到,阻碍他画出回春符的最后一丝障碍正在缓缓消散。

    一旦回春符可以画出,他的伤势就能以最快的度恢复,到时候再修炼五龙盛神法,实力绝对会更上一重楼,就算面对宁无缺,也不至于再像之前那般狼狈,哪怕打不过,可也总能逃掉。

    对于打不过宁无缺,牧易并不觉得丢人,他真正开始修行才多久,而宁无缺又活了多久,尤其对方早就达到第二难巅峰,可以驾驭一丝天地之力,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如果换做其他人,光是从对方手下逃脱,就可以轰动江湖了。

    可惜,江湖中,关于修行的毕竟还是少数,大多人走的都是武道之路,尽管武道跟修行之后都是殊途同归,但前期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牧易也不会因此觑武道强者,一流七品,对应的可是修行路的七大命轮,光从这点来,两者就不相上下,修行道有法术,有符箓,可武道也有武道真意,同样很可怕。

    不过牧易暂时还未遇到拥有武道真意的武者,不,或许有一个,只是对方没有施展罢了,那个人就是当初在济南府遇到的青衣屠夫,看到他,牧易就感觉看到了血海,一层层幻象不断冲击他的心灵,好在他意志坚定,不为外物所动。

    想来对方肯定早已领悟了武道真意,或许以后能交手也不定。

    牧易进入县城,租了一辆马车,便慢悠悠的朝着府城而去,此乃必经之路,没办法躲闪,除非牧易愿意孤身进入荒郊野外,绕一大圈回沧州。

    临近中午,马车突然在半道上慢了下来,同时车夫的声音也传入车厢,“道长,前边有当差的,好像要拦咱们的马车。”

    “哦,当差的?”牧易眉头一皱,他虽然不怕对方,可车夫就不一定了。

    “停下,你是哪家车行的?你的马车我们征用了。”一个差役直接对着车夫呵斥道,甚至都没有理会马车中是否有人。

    “差爷,的是荣氏车行的,刚刚接受雇佣,要到府城去。”车夫慌忙的道。

    “荣氏车行?正好,你们荣氏家主跟我家老爷关系不错,此刻我家夫人也要前往府城,不过马车半路坏了,正好借你的马车跑一趟。”差役直接对着车夫道,倒也没有一开始那么跋扈,毕竟荣氏车行在县城中还是很威风的,不是他一个差役能够得罪的,不过偶尔狐假虎威还是没问题的,毕竟前面马车中的可是县尊最宠爱的夫人。

    “这”车夫顿时犹豫起来,显然是拿不定主意,眼前的差役不愿意太得罪荣氏车行,可车夫却更不敢得罪县尊大人,尤其是前面那辆华丽马车中的是县尊最宠爱的夫人。

    这时,牧易挑开帘子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看着牧易一身道袍打扮,唇红齿白,身上带着一丝出尘的气息,那名差役顿时吃了一惊,原本以为雇佣马车的是一些商人,却没有想到是一个道士。

    他们这种差役本事或许低微,但有一天,那就是眼睛必须毒,知道谁能欺负,谁不能欺负,所以见到牧易不凡之后,他本能的客气了几分。

    “这位道长,我家夫人有急事要赶往府城,只是马车的车轴断裂,恐怕耽误夫人的事情,还请道长相让,我家夫人定有补偿。”差役看着牧易道。

    “补偿就算了,这马车也宽敞,就让你家夫人同行吧。”牧易淡淡的道,如果不是看出车夫为难,他压根就不想搭理对方,区区一个县尊夫人而已。

    “大胆,我家夫人何等身份,岂能跟你同乘一车。”突然,前方马车中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个丫鬟从马车中下来,颐指气使的看着牧易道。

    差役一见,顿时往后退了几步,心里也松了口气,至少不用自己面对,就算真的得罪人,也不用自己承担。

    “春梅,不许无礼。”不等牧易话,马车中就又传出一个宛如黄鹂的声音,接着,一只白皙玉手伸出,从里面走出一女子来。

    这女子穿着一身淡紫色长裙,头上插着一根凤簪,身段玲珑,长相更是貌美,普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的眼角含有一丝春色,让人着迷。

    牧易只是淡淡的看着对方,没有任何表情。

    “妾身见过道长,手底下丫鬟无礼,还请道长不要见怪。”许采薇眼中闪过一抹差异,她能够将杨彦迷得神魂颠倒自然有她的本事,还从未见过有人面对她无动于衷。

    而且道士她也不是没有见过,就算那些所谓大师,见了她也难免会失神,不由得,她对眼前这个道士多了些兴趣。

    原本她想出面多补偿一下牧易,现在,却又悄然改变了主意。

    “不用。”牧易仍旧淡淡的道。

    “此去府城也用不了几个时辰了,我看就按道长的话,乘一辆马车就好,只是委屈了道长。”许采薇继续道。

    “也好。”牧易点点头,然后转身回到马车里。

    见许采薇拿定主意,丫鬟半句话不敢多,就连那些差役也低着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虽然他们也清楚,男女共乘一辆马车有些失仪,传出去更是有碍名声,可许采薇决定的事情,又岂是他们能够置疑的?别置疑了,恐怕就算自家夫人真的在车内做了什么,他们也会当成什么都不知道,至于跟县尊告密,恐怕他们只会死的更惨。

    所以许采薇莲步轻移,丫鬟带着毯子香炉进入牧易的马车中,只是没多久,丫鬟便车里出来,只能跟车夫坐在前面,将空间留给自家夫人跟一个道士。

    那些差役纷纷背负着东西跟在后面,继续朝着府城赶去。

    “不知道长在哪出道观修行?”车中,许采薇靠在一边,盯着牧易问道。

    “道云游四海,没有什么道观。”牧易回应了一句,车内香炉冒着淡淡青烟,散着一股香味,让人闻之初觉精神一震,但随之,意识就会呈现一种涣散状态,让人轻易的放下警戒之心。

    不过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就算这青烟的威力再提升十倍,百倍,也不会对牧易有一丝效果。

    “云游四海?那道长肯定走过不少地方吧?不知可否对妾身讲讲有趣的事情?”许采薇着身子朝牧易靠近了几分,那双眼睛媚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这一路无非就是风餐露宿,一个苦字,有趣的事情却没有。”牧易随口回应道。

    “是吗?”许采薇嘴上问着,可心里压根不信,尤其是云游四海,在她看来更是笑话,先不牧易年纪轻轻,一看就不大,再者,一副眉清目秀,细皮嫩肉的模样,怎么都不像是吃苦的人,倒像是被养在大院里的某些人。

    只是看牧易的气质,却又有些不像,她许采薇自问见的人不少,眼光也不差,什么人都能一眼看透,可偏偏却看不透眼前这个道士,因此,她也越的好奇起来,势必要把牧易的秘密弄清。

    牧易微微一笑,却没有回话,并且把眼睛闭上,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只是他这副模样却更让许采薇暗暗咬牙,什么时候她的魅力这么低了?宁愿闭着眼睛也不看她?

    这女人一旦较起真来,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你若盯着她看,她肯定心里骂你登徒子,坏蛋,可若不看,又会觉得你虚伪,不是男人,此刻牧易在她心里就是这个形象。

    “装?本夫人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许采薇银牙一咬,暗暗狠,然后悄悄对着牧易伸出脚,虽然这个时候流行三寸金莲,可是许采薇的脚并不,当然,也称不上多大,只能刚刚好。

    牧易虽然闭着眼睛,可周围一切都能映照在心里,许采薇的这些动作自然就更瞒不过他了,眼看着对方的脚就要落在他的腿上,拢在袖子里的手指轻轻一弹。

    “哎呦。”

    许采薇原本打算好好戏弄一下牧易,却不料脚腕突然一疼,加上措不及防,让她的身子硬生生朝着牧易倒去。

    虽然出了意外,不过许采薇却没打算改变,只是眼看着她就要倒在牧易身上,身子却突然停了,然后她感觉一根硬硬的东西顶着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