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七十六章 铁牛实战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晚上,屋中一盏油灯轻轻摇曳,在桌子旁,一个身影正是聚精会神的研究着手中之物。

    身影正是牧易,现在他除了入定恢复,就是研究隐形藏体符,而且几天下来,他的收获也越来越多,甚至他已经开始在脑海中勾勒符文,虽然每次都功亏一篑,但时间一长,也渐渐掘出几分潜能来。

    这隐形藏体符重在一个藏字,既可藏身,亦可藏魂,在全力收敛之后,他整个人会变得若有若无,难以现,倒是可以用来隐匿气息。

    夜色渐渐深沉,牧易终于放弃继续研究隐形藏体符,准备入定恢复,哪怕每天只能恢复一点,可日积月累,早晚会彻底恢复的。

    不过就在牧易准备入定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这点声音或许普通人听不见,但却难以瞒过牧易,听到这个声音,牧易眉头一皱,眼神变得有些冰冷。

    “确定是这里吗?”

    黑夜中,两个身影站在一处院子前,这处院子正是铁牛的家。

    “就是这里,老爷的意思是鸡犬不留。”另一人声的回答道。

    “放心,几条人命而已。”

    这人刚刚完,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只是还不等他回头,身后就传来一缕清风,不好,这人心中大惊,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脑后一痛,接着便失去意识。

    “栽了!”这是他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武幽幽醒来,意识恢复之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观察周围,然后他看到了两个身影,一个年轻的道士,还有一个雄壮汉子。

    “你们是什么人?”王武声色内荏的道,只是他眼珠子却在快转动着,虽然不明白昨夜到底生了什么,可是有一点很清楚,能够悄无声息的把他打晕,实力绝对在他之上,而且昨夜道路的那人也消失不见,看情形,显然是凶多吉少。

    “铁牛,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距离三流高手还有多远吗?打败他,你就是三流高手。”牧易淡淡的道。

    昨夜听到动静后,他出来就现了这两个人,原本打算把两人直接灭掉,不过转念一想,正好留给铁牛练手,毕竟一味埋头苦练不是什么正确的做法,唯有不断实战才能更快的进步。

    而眼前这人,实力刚刚达到三流,正是最好的陪练对象。

    “是,师父。”铁牛恭敬的回答道,继而看向王武的目光充满了杀意,他知道,如果不是师父,昨夜恐怕他一家人都难逃厄难,想到这里,他不由对放过黄耀文更加后悔了,此事,无疑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教训,第一次让他明白什么是江湖的残酷。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打败我徒弟,你就能活命。”牧易随后看着王武道。

    “你的可是真的?”听到牧易的话,王武眼睛顿时一亮,原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有想到柳暗花明,他相信,只要牧易不出手,眼前这个呆头呆脑的大汉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只要拿下他,自己就能活命,大不了到时候下手轻点就是了。

    “自然。”牧易淡淡的道。

    “好,那就领教阁下的高招。”王武大喜,随即看着铁牛道,他昨夜虽然被牧易打晕,可身上的武器却没被搜走,所以往腰间一摸,一柄短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请。”铁牛握紧手中的大刀,学着戏文中那些台词,对着王武抱了抱拳,然后双目死死盯着王武。

    自从拜师后,铁牛觉得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就连那套五虎断门刀也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甚至之前他问过牧易自己是否已经算是江湖高手,结果却被牧易泼了一头冷水。

    按照牧易当时所,他仍旧属于不入流,虽然对牧易的话深信不疑,可难免有些不服气,今日终于碰到一个三流高手,正好可以验证一下他到底属于什么实力。

    虽然铁牛认真,一股淡淡的煞气从他身上散出来,毕竟是杀了人,见了血,加上五虎断门刀本就是一等一的凌厉刀法,所以养成这股煞气也不怎么意外,倒是王武在感受到铁牛身上的煞气以后,眼中的轻视一扫而空,却而代之的是一股凝重。

    五虎断门刀这门刀法实际上源于少林,刀法讲究一个凌厉,如猛虎扑食,一往无前,其中一个断字,更是道尽这门刀法的精粹,铁牛虽然接触这门刀法只有几天的时间,但架不住有一个好师父,更是用心神力量传授,生生印入他的脑海,让他省去了不知道多少苦修,可谓是一步登天。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几天牧易一直没有再教授他其他刀法,只是一味的让他练习,彻底吃透这门刀法,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而铁牛虽然资质一般,可胜在毅力不错,几天下来,成千上万次的练习,勉强达到牧易满意的程度。

    眼下,是他真正的实战。

    随着铁牛一声怒吼,整个人当真如猛虎下山,直扑王武,后者顿时被这骇然声势吓了一跳,不过他毕竟是三流高手,论起战斗经验更是远胜铁牛,此刻铁牛明显处于气势鼎盛时期,加上一身力气,不适合硬拼,所以王武脚步后撤,顿时跟铁牛拉开距离。

    铁牛没有想到王武会逃避,一刀砍空,不过他随后就继续朝着王武追杀去,一刀接一刀的朝着对方砍去,刀刀相连,绵延不绝,当真达到了大成境界。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王武打的主意就是不断消磨铁牛的力气,加上他的度比铁牛要快一截,所以别看铁牛刀法凶狠,但始终不能追上他。

    而很快,铁牛也现了这点,不由的开始放缓,毕竟他虽然有力气,但也不是无尽的,要是这般一个劲打下去,恐怕还没摸到敌人,自己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王武等待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他在现铁牛攻势放缓以后,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居然不退反进,手中的短剑直接朝着铁牛扎去。

    铁牛自然不惧王武,大刀一折,临危换招,对着王武横切而去,论起武器,他明显要占优势,如果王武不闪的话,只会被一刀开膛破肚。

    王武不等大刀落下,身子就突然一矮,攻击铁牛的下三路。

    铁牛双脚一跃而起,招式再变,狠狠的朝着王武劈下,王武在地上一滚,便躲过了这一刀,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实际上论起消耗来,远远低于铁牛。

    铁牛得势不饶人,找找凌厉,想要对王武赶尽杀绝,而王武身子灵动,一边躲闪,一边寻找机会,两人一时间有些僵住。

    至于牧易,一直在旁边观战,既没有指点,也没有插手的意思,虽然此刻铁牛占据上风,但实际上,情形对他反而不妙,毕竟战斗经验太少,一味的被王武带着走。

    别看他现在处在上风,可一旦力气开始衰竭,或者露出什么破绽,就轮到王武开始反击了。

    而且王武眼神一直很冷静,倒是让牧易有些刮目相看,此人就算在三流境界中也不是弱者,而且更难得的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光是这一点,就尤为难得。

    铁牛久攻之下,渐渐起了烦躁,甚至不自觉的开始加大力气,似乎想要凌空把王武劈裂,可惜,他的攻势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摸着,这不禁给了铁牛很大的打击,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高手,却没想到连一个三流高手的打不过。

    越是这种心理下,他就越是想赢,又是数十招后,他终于一脚踩在地上的一个坑里,身子顿时一歪,刀法大乱。

    王武苦苦等待,终于见着机会,自然不会错过,只见他身子一晃,就来到铁牛面前,手中的短剑快往前刺去。

    这一刻,铁牛眼中闪过一抹慌张,电光火时间,他想了很多,最多的却是愧疚,浪费了牧易一番苦心,然后是父母家人,还有莲,可唯独没有对死亡的害怕。

    对啊,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铁牛心里一想,眼中的慌张顿时敛去,换成狠辣,虽然身子歪道,可五虎断门刀毕竟已经成为身体的本能,他直接再度一刀斩出,典型的两败俱伤打法。

    王武见此,心中暗骂一声,如果旁边没有牧易,他绝对可以以轻伤的代价击杀铁牛,可是他虽然在战斗中,却没有忘记旁边还有一个更恐怖的牧易,他可是铁牛的徒弟,如果自己击杀了他的徒弟,那后果几乎可想而知,他要的是取胜,而不是杀人。

    所以面对铁牛这一刀,他只能选择躲闪,只见他身子一晃,快退去,那大刀几乎贴着他的胸膛扫过,虽然没有伤到皮肉,可衣服却被割开。

    王武一退,却不打断就这么算了,仗着自己的度来到铁牛身后,直接抬脚朝铁牛踹去。

    铁牛措不及防下被踹个正着,刚刚维持的平衡再度被打破,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