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七十二章 第一个玉盒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夫水帘洞天主鬼谷子,秘密天文大道,测天地之机,晓造化之本。’

    “跟鬼谷子有关?”看完第一段,牧易心神一动,他可是没有忘记本经阴符七术的出处,便是来自鬼谷子,难不成这不知名动物皮上记录的也是鬼谷子的秘术?

    若是这样,就真的赚大了,至少那些玉盒,远比表面上看来更有价值。

    怀着略显激动的心情,牧易继续往下看,虽然自己有些模糊,但也勉强可以认出来。

    ‘吾偶得奇书残卷,名六天正诀,又曰六神文,据传,此诀乃鬼谷子所著,吾虽竭尽全力,却也只能补缺一二,甚憾!’

    六天正诀?什么东西?牧易继续往下看。

    ‘隐形藏体符’

    符箓?我没有看错吧?居然是符箓?牧易有些不可思议,没有想到所谓六天正诀居然是符箓,虽然跟他所学的符箓之道略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至少很多东西还是相通的,而且这种东西完全可以触类旁通,增长经验。

    ‘驱神入室符’

    ‘魂游三界符’

    ‘超脱生死符’

    ‘火假四大符’

    ‘周天避形符’

    牧易一点一点的往下看,心中却泛起种种不可思议之感,这六大符箓,每一种都超出他的想象,虽然名为符箓,但实际是已经跳出了符箓的范畴,可谓直指大道,难怪会叫六天正诀。

    只可惜,这六天正诀大部分都是残缺的,只有隐形藏体符跟魂游三界符是完整的,驱神入定符只有不到一半,超脱生死符更是只有一个大纲,火假四大符同样只有三分之一,倒是那周天避形符有大半完整。

    虽然只有两道是完整的,可是牧易却激动的想要放声长啸,就算没有本经阴符七术,他这次也赚大了,恐怕不仅是他没有想到玉盒中会有这种宝物,就连那几个老怪物也想不到,若是知道会有这种东西的话,恐怕那些一流高手,只能空手而归。

    只不过这六天正诀虽然在牧易看来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但对别人而言就未必了,毕竟这六天正诀只是一种符箓,对于不修此道的人来,根本就没有用处,而且这六天正诀也对突破第二难没有任何帮助,更多的是一些辅助手段,只是因为落入牧易的手中,才变得有价值而已。

    牧易有些废寝忘食的盯着上面的东西,一直到太阳落山,房间掌灯之际才长出了一口浊气,而他脸上早已经没有之前的激动,多了几分感叹。

    这六天正诀的修炼难度比他想象中要难得多,因为缺少了总纲,所以一时间牧易也不知道从何修炼,但里面很多东西也让牧易获益匪浅,比如岁月竹跟薪灯里面的符文,他却是已经了解的差不多。

    那符文在古代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神文,或者是大道之文,里面蕴含着天地至理,而这符文更代表一样事物的本源,好比岁月竹跟薪灯,也好比念奴儿额头的那枚魂字符文。

    如此起来,念奴儿当初能够得到那枚符文也是机缘巧合,当属于她的造化,只要她能将那枚符文真正掌控,便是真正的登堂入室,踏入大道。

    那六天正诀中的符箓便是凝聚符文,然后以心神力量孕养,心念一动,便可将其威力发挥出来,自然高深莫测,甚至牧易怀疑,他现在修炼的符箓真解便是从这些符文演化而来。

    而且书写符箓明显要比凝聚符文简单的多,也更加容易去学。

    或许当这种符箓达到极致的时候,也会凝聚符文,由浅及深,降低了入门难度。

    虽然六天正诀属于堂皇大道,可正因为如此,难度也大大增加,牧易虽然眼馋,但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学会的,倒是上面一些见解让他茅塞顿开,感觉自己对于符箓的理解更加精深,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触碰到下一个境界也不定。

    或许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回春符,只要能画出回春符,伤势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复原。

    牧易心中一动,顿时有了想法,回春符绝对是他目前最适合的符箓,只不过之前他从未成功过,现在只是稍微有了点头绪,至于能否成功,他还难以确定,不过却不妨碍他尝试一番。

    不过想要画回春符还需要朱砂,符纸跟符笔一应事物,因为当初要去献王墓,这些东西自然没有带在身上,现在只能重新置办,而他身上又没有什么钱财,至于王铁牛,倒是绝对愿意出这个钱,可以他的情况,连娶媳妇都尚且为难,更何况是置办这些东西。

    所以牧易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打起了那玉盒的主意,别看这玉盒只能用来存放东西,却不代表不珍贵,相反,这种极品货色,绝对价值连城,只是卖了买一些朱砂符纸,肯定没问题。

    于是第二天,牧易便让莲把铁牛找来。

    铁牛身材高大,面相忠厚老实,看着牧易神情中明显带着一丝敬畏跟期盼。

    “道长,您找我?”

    相比莲称呼牧大哥,从一开始铁牛便尊称道长,倒也并未因为牧易的年龄觑。

    “这个玉盒你到附近镇上或者城中卖掉,然后帮我买一些上好的朱砂,符纸以及上等的毛笔,至于剩下的银钱,便是你的报酬。”牧易将玉盒递了上去,反正这东西在他眼里没多大用处。

    “道长吩咐铁牛定当照办,至于报酬就不用了。”铁牛接过玉盒,然后摇摇头道。

    “真不要?”牧易似笑非笑的看了铁牛一眼,“你可知道这玉盒价值几何?即便是买完东西,剩下的也足以让你风风光光娶了莲回家,甚至以后在镇上买一处房子,从此一家无忧,难道你真的不心动?”

    牧易完,铁牛还没反应,倒是一旁的莲眼睛亮了,她一颗心思早就拴在铁牛的身上,如果不是因为母亲阻拦,哪怕没有聘礼,她也愿意嫁过去。

    可这个时代毕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怕她再不情愿,也只能听从母亲的安排,如果铁牛真的能拿出聘礼,自己母亲肯定会同意的。

    “我····”铁牛张嘴,一时间却不出话来,他能感受到一边莲灼热的眼神,可他就是难以下定决心,并非不喜欢莲,而是真正的想出人头地,以前是没有这个机会,可在他把牧易救回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机会来了。

    虽然他只是个打渔的,可牧易身上那些东西一看就不是俗物,他自然也知道只要自己贪心点,那些东西都会成为自己的,可他却没有把牧易丢回河里,只带着宝物回来,因为他清楚,能够拥有这些东西的人,本身定然会更加不凡,价值远远高于那些东西。

    钱财终归有一日会用完,而且骤然得了那么多宝物,他也没有能力保护,只会引来杀身之祸,在这点上,他还是很清醒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他听一个读书人过,所以知道学好本事的重要性。

    “好了,不必现在回答,等你回来再。”牧易摆摆手,制止了铁牛。

    “是,道长。”铁牛恭敬的点头。

    等铁牛离开后,莲仍旧显得闷闷不乐,似乎铁牛没有直接同意让她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强打起精神看着牧易问道:“牧大哥准备降妖除魔吗?”

    “不。”牧易摇摇头,虽然隔壁村子不时有消息传来,可牧易仍旧没有这个打算,他让铁牛去买符纸,只是为了练习回春符,早一日画出回春符,他的伤势就能早点恢复。

    “可是···”莲满脸不忍,似乎觉得牧易有些冷血。

    “这个世道没有谁是必须帮助别人的。”牧易深深看了莲一眼道,他这话既是给莲听,也是给自己听。

    听了牧易的话,莲没有再什么,虽然只是一个农家女,可不代表她傻。

    下午,铁牛从镇上回来,不过却有些鼻青脸肿,看上去狼狈不堪,他一见到牧易就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长,玉盒被人抢走了。”

    “哦,被人抢走了?”实际上,牧易看到铁牛的时候,就隐约有些猜测,虽然之前他就知道那玉盒价值不菲,可也没有想到真的会勾起贪欲,从中抢夺。

    “你仔细跟我。”牧易眼中闪过一抹煞气,他最讨厌别人抢他的东西,这个习惯大概是当年跟着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养成的,即便现在,也没有丝毫改变。

    “是,道长。”当下,铁牛便把事情一五一十的了一遍。

    他到了镇上以后,便找到一家首饰店,想要将玉盒卖掉,可没想到那家店的老板一看玉盒之后,先好言好语带他到房间,然后以筹钱来麻痹他,等他等的不耐时,却突然有几个凶狠的大汉闯入,二话不便把他给打了出来,并且声称他偷了东西,要拿他见官。

    铁牛立即知道那老板肯定是见财起意,而且对方人多势众,他根本不是对手,便趁着对方不注意,逃了出来,对方见他逃走,追了一段后,也就骂骂咧咧的走了,显然并不认为铁牛能够报仇。

    “好,很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