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六十九章 第二难巅峰的恐怖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宁无缺见到牧易之所以没有立即出手,主要还是担心牧易走投无路之下毁掉竹简,那上面可是记载着阴符本经的其中一术,或许是这天地间最后的一份了,由不得他不心谨慎。

    “想要我交出竹简?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牧易昂然看着宁无缺,眼睛中绽放出强烈的战意,献王墓中的两次造化,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即便是牧易,现在也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虽然模糊的判定自己应该相当于一流六品,也就是开启六大命轮的程度,但实际上如何,却很难有一个界定。

    但至少,牧易已经有了面对宁无缺这种老怪物的资本。

    “好,很好。”宁无缺的脸色无比阴沉,原本牧易在他看来不过是只随手就可碾死的蝼蚁,却不料这只蝼蚁不但得到了快成长,更敢挑衅他。

    “哼,别人叫你宁疯子,可不代表我也会怕你,只是让我不明白的是,我跟你到底有何仇怨,你非要置我于死地?”牧易不顾暴怒的宁无缺,直接问出心中的疑问。

    实际上,他可以肯定,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可从一开始,对方就想要他的性命,如果只是为了黄河古道的钥匙,或者其他,明显有些不过去,而且对方看他分明带着一股怨恨。

    “想知道?到了阴间,自会有人告诉你。”宁无缺话落,身子骤然消失,同时,牧易心中警兆大升,他直接灌注全部力量,岁月竹猛然一震,狠狠击在面前的虚空。

    当牧易开启第三命轮以后,原本游走在全身的气,全都汇聚在丹田中,并且不断的循环,等于让那些气有了一个统领,不再是散沙一盘。

    这样牧易想要调动那些气,自然也更加容易。

    “砰!”

    牧易一杖之下,空间顿时荡起阵阵涟漪,然后宁无缺的身影显露出来,只是他的脸上却多了一丝愕然,显然没有想到牧易居然能够现他,并且那一杖隐隐让他感觉到一丝威胁。

    尽管这一杖威力不凡,可仍旧没有被宁无缺放在眼里,他毕竟是第二难巅峰,拥有的手段远不是牧易能够比的。

    只见他剑指一斩,牧易顿时感觉手中一震,岁月竹险些就要脱手而出,要不是岁月竹属于灵物,坚硬无比,恐怕这一剑指下,就直接崩断了。

    牧易脚下一动,身子迅退后,同时他手中飞出十几道白光,这些全都是斩妖符,而且还是加了料的斩妖符,如此数量,就算一流高手遇上也不敢硬接。

    可宁无缺只是袖袍一拂,那些斩妖符不等靠近他便纷纷爆开,随后消散在虚空中。

    牧易也不指望这些斩妖符能够对宁无缺造成什么伤害,只要能拖延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退后的同时,牧易已经取出薪灯,并且勾动里面的火种,顿时间,一道火龙从薪灯中飞出,直扑宁无缺。

    看着迎面而来的南明离火,宁无缺终于露出一丝凝重,他右手一引,桃木剑便凌空飞起。

    “千剑荡!”随着一声轻喝,只见那桃木剑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并且一化二,二化三,眨眼间,便剑影重重,如同一座剑山,远远看去,倒也真的有千剑之多。

    “嘶!”

    看着那遮蔽半边天空的剑影,牧易倒吸口气,然后他做了一个决定,再度施展控火秘术,不过他真正的目的并非真的掌控,而是故意让其失控,这种失控状态下,南明离火会变得格外狂暴,威力远胜之前。

    虽然这样一来,牧易心神的确会受到一些反噬,但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从宁无缺施展出这招,他就知道,对方不想跟他纠缠,想要以绝对的力量直接把他给灭掉。

    如果这个时候牧易还不拼命,恐怕等会连命都会丢了。

    火龙骤然失控,轰然炸开,形成一道火海,正好挡在牧易的面前,不过这还不算完,牧易直接激了那张六丁六甲符,他身上的道袍顿时被一股劲气从内往外的吹起,头顶的簪更是咔嚓一声折断,长飞扬,他的脸变得通红,身体更是膨胀了几分,此刻,牧易甚至生出一种错觉,哪怕面前站的是第三难,他也能够撕碎。

    不过好在他的灵魂跟心神力量都经过南明离火的淬炼,心智更是坚韧无比,哪怕面对暴增的力量,也依旧牢牢守住心神,没有被本能所左右。

    “轰隆!”

    这个时候,宁无缺的千剑终于跟火海撞在一起,只见那火海直接被撕裂,然后在剑光下泯灭,但牧易也看到,剑影也随之消散了近一半,剩下的那些看上去也有些虚幻。

    不过这剩余的剑影仍旧朝他飞来,似乎想要将他乱剑分尸。

    “守!”

    牧易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岁月竹在他手中轻轻一划,形成一个半圈,这一招,是他将无名拳法更改之后,用岁月竹施展而出,其中更是带着一种意境,那岁月竹散出来的光芒更是隐隐形成一层光幕,将牧易挡在里面。

    “叮叮叮!”

    剑影落在光幕上,顿时全被挡住,不过那光幕也随之剧烈震荡起来,一副随时都要破裂的模样。

    终于,当最后一剑落下的时候,光幕终于击破,那一剑更是直袭牧易,同时,这一剑也是桃木剑的真身。

    牧易眼睛微微眯着,右手震动,岁月竹快往前一刺。

    “叮!”

    时间仿佛有了刹那的静止,然后一股劲气散开,牧易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让他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不过那桃木剑也被他挡住。

    “咦,子,倒是看了你,不过你又能挡几次?”

    宁无缺一声轻咦,似乎没有想到牧易能够挡下这一招,不过他却不在乎,右手遥遥一招,桃木剑在空中转了个弯,然后继续朝着牧易飞来,这一剑,快若闪电,重现墓中的情景。

    牧易早就对这桃木剑有了防备,心神力量密布周身,他眼角余光刚刚瞥见桃木剑,岁月竹便动了,直接横击当空。

    “锵!”

    又是一声震响,桃木剑横飞出去,但牧易也退后一步,实在是桃木剑上携带的力量太强了,他估计就算是一块巨石,也可以轻易的穿透,至于他的身体虽然防御不错,但也难挡桃木剑的锋芒。

    这一次,宁无缺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凝重了,如果第一次失手还能算意外的话,那接连两次失手就只明一个问题,牧易很强,有足够让他正视的实力。

    想到这里,宁无缺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右手遥遥一抓,桃木剑顿时飞回手中,然后一步迈出,直接来到牧易面前,朝着牧易一剑斩出。

    面对这一剑,牧易只觉毛骨悚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剑锋周围,空间明显荡起一道道波纹,周围天地之力涌动,让牧易有种面对天威的感觉,这一刻,仿佛上天要他死,整个天地都朝着他压了过来。

    牧易感觉全身血液近乎凝滞,有种面对死亡的惊恐,之前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当亲身面对的时候,他才明白天地之力到底有多么恐怖,那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越了第二难的力量,也唯有宁无缺,许海等这种早早达到第二难巅峰的老怪物才能勉强掌握。

    即便是只能掌握一丝,那也远不是牧易能够抵挡的。

    “砰!”

    关键时刻,牧易终于战胜了恐惧,体内第三命轮光芒大盛,凝聚的气疯狂的涌入岁月竹中,然后挡住了这一剑,不过牧易却直接倒飞出去,身体重重摔在地上。

    “居然还没死?”见牧易只是吐了口血就立即爬起来,宁无缺也有些意外,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残忍,牧易越是厉害,他杀起来越是有成就感。

    牧易却不知道宁无缺的心声,虽然挡下了那一剑,可是牧易全身欲裂,脏腑更是受到震动,已然受伤。

    “不可力敌。”

    几乎瞬间,牧易心中就有了决定,原本以为自己在献王墓中两次得到造化,并且开启第三命轮,加上南明离火跟六丁六甲符,即便是第二难巅峰的老怪物也有一战的本钱,却不料他还是太高估了自己,或者太轻看了这些老怪物,尤其是能够掌握一丝天地之力的老怪物,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抵抗的。

    甚至牧易很清楚,如果再来几次,他恐怕就真的被杀死了,所以牧易选择了逃跑。

    有的时候逃跑并不丢人,尤其是面对远远强过自己的存在,至于一味的逞莽夫之勇,并不适合,不然命丢了,一切皆成空,就好像那句话谚语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唯有留得有用之身,才能有报仇的机会。

    宁无缺看着牧易转身逃跑,脸上并不觉得意外,毕竟之前牧易就一个劲的逃跑,只是好不容易到嘴的猎物,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想到只要斩杀牧易,就能得到他身上那根竹简,宁无缺的眼神便愈的火热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