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逃离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本能的抓住迎面飞来的金光,直到这时他才看清楚金光的真面目,那是一根两指宽,一尺多长的金色竹简,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无数字。

    “这是?”牧易愣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醒悟过来,这金色竹简显然就是阴符本经七术,而且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刚刚从金棺中飞出的金光一共有七道,正好对应阴符本经七术。

    突然,牧易感觉一股杀意将自己锁定,他抬头,正好见到宁无缺死死盯着他,更准确的应该是盯着他手里的金色竹简。

    从金棺中飞出的金色竹简一共有七根,不过被许海抢到了一根,冷雨一根,秦三朝跟董川江两人一根,宁无缺一根,再加上牧易手中的这一根,这就已经是五根了。

    因为所处位置的缘故,宁无缺想要抢夺最后两根显然不可能了,因为不管是许海,还是冷雨,都不比他弱,想要从这两人手中抢东西,他没有半点信心,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牧易,更重要的是牧易也得到了一根竹简。

    原本宁无缺就想要斩杀牧易,眼下的竹简不过是提前催化了这个过程。

    “不好。”在接触到宁无缺的目光之后,牧易心中咯噔一声,几乎想也未想,他就将竹简往怀里一揣,然后朝着出口逃去。

    这个时候洞窟晃动更加剧烈,一块块磨盘大的石头从头顶落下,只是面对阴符本经七术,没有人愿意放弃。

    牧易在逃出大门之际,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许海抓向第二根竹简,而冷雨也跟秦三朝争夺最后一根无主竹简,而宁无缺已经飞快的朝他追来。

    牧易没有想到阴符本经七术是以这样的形式出世,并且他还能得到其中一术,不过他也清楚,接下来的战斗他压根就插不上手,甚至宁无缺已经朝他追来。

    虽然牧易有心转身跟宁无缺堂堂正正战上一场,不过他也名表,一旦被拖住,等另外几个老怪物赶上来,他就真的逃不掉了,所以当下最重要的还是离开献王墓。

    牧易的速度飞快,转眼间就跨过大厅,钻入中间那条通道,毕竟相比其余两条,他更清楚这条通道中的情形,只是他的速度虽然快,可宁无缺的速度无疑更快,而且他在看到牧易钻入中间那条通道以后,也毫不迟疑的追了上去。

    牧易钻入通道中后,终于腾出手将一张神行符贴在身上,让他的速度再度攀升三成,就算比起宁无缺也丝毫不弱。

    就在两人一追一逃之际,最后两根金色竹简也有了归属,许海当仁不让,率先拿到了第二根,不过他也因此惹了麻烦,两只三足金蟾从水中跃出,齐齐朝着他攻击过来。

    而冷雨也逼退秦三朝,同样得到第二根竹简,在得到两根竹简后,冷雨更是不做停留,直接一步迈出,只见她身子一晃,继而消失不见。

    “该死。”秦三朝有些恼羞,没有想到这次跟董川江联手,最终还只是得到了一根竹简,反而让许海跟冷雨占了大头,尤其是董川江还因此中了三足金蟾的毒。

    不过眼下他也知道此处不是停留之地,看那不断坠落的大石,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彻底坍塌,即便以他的实力,一旦被埋,恐怕也再难逃出生天。

    所以秦三朝立即跟董川江一起朝着大门奔去。

    许海突然爆发全部实力,接连两掌将三足金蟾击退,然后头也不回的逃离,甚至他都没来得及再看金棺一眼,至于里面是否还有宝物也顾不得了。

    “呱!”

    待众人全都离去后,两只三足金蟾从水潭中跳出,头顶的巨石落在它们身上又被弹开,只见两只三足金蟾来到金棺前,声音悲呛凄厉。

    “轰隆隆!”

    洞窟震动更剧烈,大地也直接裂开,水潭的谁倒卷而上。

    没有人看到,在那金棺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

    突然,一块更大的巨石落下,直接砸在金棺上,将金棺彻底砸入裂缝中,随后水潭的水也沸腾起来,整个洞窟中如同灭世。

    两只三足金蟾叫着跳入水潭,终于,伴随着最后一声巨响,这处洞窟彻底被埋没,至于那刚刚伸出一只手的金棺,也就此被埋葬。

    再牧易,他进入第二条通道中后,激发了神行符,速度再次激增,加上对第二条通道的熟悉,让他畅通无阻的逃离,一路上,倒也有两个速度慢的一流高手被牧易追上。

    如果后面没有宁无缺紧紧相逼,牧易倒不介意夺取一两个玉盒,毕竟能够被献王保存在墓中,绝对都是好东西,可惜现在牧易根本就耽误不起。

    至于那两个一流高手本来见牧易追来,已经万分紧张,可在这通道中却逃无可逃,原本准备跟牧易拼了,却不料牧易直接超过他们,扬长而去。

    这让两人忍不住一呆,不过还不等两人庆幸,身后又一股恐怖的气息到来,两人几乎想也不想,便贴着墙壁站好,只期望那位前辈也跟牧易一样,当做没看到他们。

    可是这次,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宁无缺一身杀意闪过,但桃木剑却轻轻一划,同时两人身上的玉盒也被取走。

    一直等宁无缺的身影消失,两个一流高手的脑袋才突然一歪,滚落在地上,只是不管他们死的有多么不甘,都不会有人为他们伸冤。

    之后,一道虚影一晃而过,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

    虚影之后,秦三朝跟董川江也几乎牟足了劲,想要趁着通道也坍塌之前离去,最后是许海,也快速的一晃而过,不管是秦三朝,还是许海,都没有人低头看一眼,仿佛地上躺着的不是两具尸体,而是两块石头。

    就在众人全都离去之后,那两具尸体突然快速的干瘪下去,化作干尸。

    实际上,不仅仅是这两人,如果有人返身查看一下,就会发现,所有死在献王墓中的人,尸体全都化作了干尸,无一例外。

    而这个时候,牧易已经率先离开通道,并且一来到外面之后,他的速度再次激增三分,不过他并未朝着约定的方向而去,而是选择了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如果是一般的对手,牧易不介意引过去,合三人之力将其斩杀,但问题是,这次追杀他的人是宁无缺,第二难巅峰的老怪物,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大奴跟墨如烟根本就帮不上忙,甚至反而会连累到两人。

    所以牧易在赶上莫老的时候,便直接传音,让莫老去带两人回沧州城,至于他自己,必须要尽快摆脱宁无缺才行。

    至于找冷雨帮忙,牧易没有想过,对方几次算计利用他,目的也不怎么纯,而且牧易也不可能一直依靠对方,眼下宁无缺就是对他的考验,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底牌。

    当众人全部从献王墓中出来之后,只听见轰隆一声,然后四方台直接沉入大地中,再不见踪影,至此,所有人都明白,献王墓已经成为历史。

    而那些得到玉盒的一流高手,也纷纷以最快的速度离去,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些老怪物会不会不顾身份抢夺,所以最好就是离那些老怪物远远的。

    至于阴符本经七术,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因为就算得到了,也没命修炼,此番能够得到一两个玉盒,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冷雨带着莫老直接离开,至于秦三朝跟董川江,这次却有些败兴而归,七根竹简,两人却只得到了一根,至于许海手中的,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

    “那子也抢到了一根竹简,我们要不要追上去?”董川江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面色阴沉的道,起来,众人里,他吃的亏最大,不但折了一条手臂,更是中了三足金蟾的剧毒,就算能够养好,也要耽误一两年的时间,所以他心里尤为不平衡。

    “宁疯子已经抢先一步,我们现在就算追上去也没机会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解掉你身上的毒,这根竹简我们共同研究,等以后,未尝不能从其他人手中换取。”秦三朝想了一下道。

    “便宜宁疯子了。”董川江想了想,却也知道眼下只能如此。

    “便宜?那可未必,我总觉得那子不简单,更何况,你真当那位会坐视不管?”秦三朝摇摇头道,只是这次他却料错了,冷雨当真没有去管牧易,而是跟莫老找到墨如烟两个,一起返回了沧州城。

    期间墨如烟也问过冷雨,只是冷雨却肯定的,牧易不会有事,这才让墨如烟稍稍放心。

    而就在众人散去的时候,牧易已经消耗了数张神行符,来到一处偏僻之地,不过来到这里后,牧易终于不再逃跑,而是转身,一边调息,一边等待宁无缺的到来。

    “子,交出竹简,我给你一个痛快。”

    数十息后,宁无缺赶到,他看着牧易直接冷冷道,却是没有丝毫放过牧易的打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