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六十六章 第二只金蟾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果牧易愿意,他可以找出更多别人将他视为眼中钉的借口,所以他选择了藏拙,他固然没有学会控火秘术,连一转都达不到,可是对于薪灯却已经尽数掌控,包括其中的南明离火,甚至如果牧易不计代价的催动,照样可以引动南明离火的本源,给那几个老怪物造成伤害。

    可如果他真表现的那么强势,恐怕连许海跟冷雨都未必会容得下他,所以牧易故意让南明离火失去控制,至于将毒雾尽数破去,纯属歪打正着。

    不过这种结果却也刚刚好,而他可以假装反噬,退到一边,相信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再将他当成威胁。

    而牧易也乐得躲在一边,这样等阴符本经七术出世后,才能出其不意,毕竟他当初答应了冷雨,不管对方是不是利用他,他终归要试一下。

    更何况,牧易也不想放弃。

    虽然他距离第二难巅峰还早,却也需要早做打算,像眼下这么好的机会,一旦错过,恐怕再难找到。

    而远处,随着许海一声令下,五人几乎同时而动,这一次,五人全力而为,周围天地之力顿时被搅动,一些离着稍近点的一流高手,无不面露惊惧的往后退去。

    五人一动,水潭凭空浪起,整个洞窟,也因此颤动。

    “呱!”

    三足金蟾大嘴张开,然后身体凭空变大,硬生生的承受了五大高手的一击。

    “噗嗤!”

    鲜血飞溅,只是一击,三足金蟾便被重创,之前它之所以能够挡下来,是因为几个老怪物并未施展全力,但这一次,三足金蟾想要用同样的办法抵挡,自然吃了个大亏。

    牧易清晰的看到,三足金蟾眼睛瞬间变得通红,舌头如一道闪电飞出,直袭董川江。

    董川江见三足金蟾攻击自己,心中直叫晦气,不过他还是提起全部力量迎击。

    “砰!”

    一声巨响,董川江踏水而退,脚下水潭更是直接炸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水潭中突然钻出一条舌头,拦腰卷住他,将他拖入水潭中。

    整个过程甚至还不到一息,就连近在咫尺的秦三朝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其余四人退到岸边,董川江已经彻底不见了身影,这个时候,哪怕反应再慢的人也知道水潭里还藏着一只三足金蟾。

    尤其是几大高手,面色都不好看,原本以为三足金蟾没有多少智慧,可最终却现,自己反而成了被算计的猎物,这种感受对几个老怪物而言,绝对不好受。

    “救人!”

    秦三朝最先道,然后二话不便跳入水潭中,毕竟众人里,他跟董川江的关系最好,之前的不对付只是演给外人看的。

    “我跟宁道长挡住这只,水下那只就麻烦楼主了。”许海这时也开口道。

    一只三足金蟾跟两只绝对是不同的,哪怕是他,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

    “可!”

    冷雨着,脚尖一点,也沉入水潭中,原本被搅动的水潭随着冷雨进入,反而慢慢平息下来。

    在冷雨落入水潭中后,许海跟宁无缺也同时朝着面前这只三足金蟾杀去。

    至于周围那些人,此刻已经完全看呆,心里不由暗暗庆幸,如果没有这帮老怪物跟着,哪怕只有一只三足金蟾,都足以让他们全军覆没。

    相比地上,水下的空间无疑更大,整个水潭就像一座金字塔,上下宽。

    冷雨进入水下,很快就现了跟三足金蟾缠斗在一起的两人,不过此刻董川江的情况却有些不大妙,他的一条手臂折了,只能靠另一只手攻击,即便是加上秦三朝,两人也是落在下风。

    水下终究是三足金蟾的战场,正常人在进入水下后,一身实力顶多能挥出三五成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形也会越的不利。

    冷雨看着那只三足金蟾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动,快朝着三足金蟾而去,相比金棺上的那只,水下这只三足金蟾个头要一些,但因为在水中的缘故,反而更加难缠。

    先不水下,此刻水潭上,许海跟宁无缺基本拿出了全部实力,跟三足金蟾厮杀在一起,许海几欲踏空而行,手掌落下间,雷音滚滚,每一掌落在三足金蟾身上,都会出沉闷的响声,渐渐地,三足金蟾的眼睛嘴巴中开始往外流血。

    而宁无缺御剑攻击,跟三足金蟾的舌头颤抖在一起,让其不能逃脱。

    旁边众人看的如醉如痴,这种等级的战斗,对于他们而言同样可遇不可求,若是能够领悟到一丝半毫,绝对会受用终身。

    至于牧易,同样没有错过这一场精彩的战斗,不过他的关注点在于许海对于天地之力的应用,同样的,以许海现在的境界,也只是摸到了一丝皮毛,可就是这一丝皮毛却已经让他的攻击威力大增,若是真正驾驭天地之力,又是何等威势?

    只是想想就令人神驰。

    相比许海,宁无缺的攻击则是纯粹的御剑,那把桃木剑在他的控制下快若闪电,牧易看的很仔细,虽然御剑令人防不胜防,威力也不可觑,但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能离着太远。

    按照牧易的观察,宁无缺的御剑范围大概在一丈到两丈之间,倒也不是在这个范围内他就是无敌的,至少论起攻击力来,他绝对比不上许海。

    如果两人战斗,那掌劲带起的天地之力,足以扰乱宁无缺的御剑,让其大打折扣。

    如果换成是自己呢?该怎么抵挡?

    牧易不由的在心里想着,他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真的有一种紧迫感,之前因为有许海的警告,以及冷雨护持,所以宁无缺才没有真正对他下杀手,如果等离开献王墓,恐怕他也将再无顾忌。

    那个时候,牧易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全盛状态的宁无缺,那是真正的第二难巅峰,摸到一丝天地之力边缘的存在。

    普通的攻击加上天地之力,效果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

    牧易的修为本身就要低的多,此消彼长之下,情形将对他愈的不利,所以牧易迫切的想要弄清楚宁无缺的招式,期望想出破解之法,当然,如果能够在献王墓中让他吃个大亏,牧易绝对不介意这么做。

    反正已经是仇人了,牧易也不在乎多得罪一下。

    五雷符?或许有点效果,不过现在身上没有。

    六丁六甲符?以我现在的实力,如果再使用六丁六甲符,就算不敌对方,可至少逃得性命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六丁六甲符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使用。

    岁月竹?倒是可以抵挡桃木剑了,可关键在于那种度,单凭肉眼很难跟得上,所谓御剑是以心神力量驾驭,心神有多快,御剑的度就有多快。

    薪灯,南明离火?以火克木,或许会有点效果,但是当御剑的度达到极致的时候,估计效果也不会很大。

    牧易的大脑快转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念头,但最终又一一被他否决,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当实力到了宁无缺那等境界以后,很多攻击手段都会失去效果。

    他现在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薪灯了,可是因为时间太短的缘故,他还没有修炼控火秘术,不然倒也能有远程攻击手段。

    到时候就算面对宁无缺的御剑,也未尝没有一拼之力。

    虽然牧易一直觉得自己天赋不错,可想要练成控火秘术至少也得几个月的时间,甚至要更久,这也是牧易没有立即选择修炼的缘故,因为有些不现实。

    “要不要出手?”

    牧易看着跟三足金蟾战作一团,无暇他顾的宁无缺,心里不断闪现着这个念头,如果此刻他突然全力出手,未必不能让宁无缺栽个大跟头,甚至若是使用六丁六甲符,再加上三足金蟾,不定能将宁无缺彻底留在这里,可那样实在太过冒险,一旦不成,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如果把许海换成冷雨,那么他不介意冒险一搏,因为不管冷雨怎么利用他,终究还是向着他的,加上冷雨,把宁无缺留下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可是换成许海就未必了,他真正在意的阴符本经七术,为了这本奇书,他可以跟宁无缺,跟众人联手,如果被牧易坏了好事,不定他会转而给他一巴掌,要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别看许海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但那是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前提下,相信一旦跟他为敌,他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所以牧易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将这个念头压下。

    只是牧易并不知道,在他压下这个念头以后,许海眉宇终于舒展开来,就连手上的力气也重了几分。

    在两人的联手下,三足金蟾伤势越来越重,它的气息也在快跌落,鲜血不断的流下,慢慢将金棺染红。

    而水底下,冷雨,秦三朝,以及董川江的联手下,也只能勉强保持不败,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人的情况也越的不妙起来,可是那只三足金蟾却死死缠着董川江。

    “呱!”

    突然,金棺上的三足金蟾叫了一声,声音传入水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