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六十章 收服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沉浸在那股记忆当中,当火海沸腾的时候,一只纯粹由火焰凝聚的大鸟突然从火海深处飞了出来。

    朱雀!

    虽然是第一次见,可是牧易却有种强烈的直觉,甚至在看到这大鸟的第一瞬间,他脑海中就浮现出这两个字。

    这只由火焰凝聚而成的朱雀犹如火海中的帝王,它双翅展开,一团团橘红色的火焰像精灵一样围绕在它的周围,这只朱雀一出现便高高昂着头,它的脑袋上方有一簇金色的火焰,双眼锐利,充满了高贵。

    “唳!”

    突然,朱雀张嘴叫了一声,然后本就沸腾的火海变得更加狂暴,仿佛整个火海要翻过来一样。

    就在牧易不解的时候,天空中突然落下一道闪电,直接劈中了朱雀。

    那闪电直接把朱雀砸落火海中,并且波及到一大片地方,银色的闪电在火海中狂舞,同时伴随着朱雀凄厉的惨叫。

    这道闪电让牧易看的目眩神迷,他虽然会五雷符,可是召出的天雷跟眼前的闪电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强了何止千百倍。

    就在牧易以为朱雀在劫难逃的时候,却不料再次听到一声啼叫,然后火海轰然爆发,齐齐朝着天空卷去,在那中心,一只硕大的朱雀奋力的冲向高空。

    “轰!”

    这时,又一道闪电落下,再度将朱雀砸落,闪电的威力也比刚刚那一道更大。

    不过随后,牧易再度看到朱雀朝着天空冲去,他不知道这只朱雀为何会如此,而一次次下来,它也变得遍体鳞伤,就连火海的规模也在不断的缩。

    终于,牧易甚至记不清多少次后,朱雀又一次被狠狠的砸落,这个时候,火海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的大地,在那天空深处仿佛有一只大眼,始终关注着朱雀,每当它想要冲向天空的时候,必然会有一道闪电落下。

    朱雀身上的火焰也变得极其黯淡,双翅近乎折翼,就连它脑袋上那簇金色的火焰也轻轻摇曳,一副随时都会熄灭的模样。

    可是朱雀并没有放弃,仍旧鼓足所有力气朝着天空飞去,而后果自然是被闪电砸落,而且这一次,朱雀双翼折断,就连身体也比一开始缩了好几倍。

    当它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之后,也逐渐露出它的本体,只是看上去却遍体鳞伤,鲜血从它的身上滴落,可是它却仿佛毫无所觉,虽然翅膀断了,但仍旧高高抬着头,双眼望着天空。

    虽然朱雀无法展翅,可是牧易却知道,它并未放弃,因为它的目光始终坚定如一。

    似乎为了验证牧易的猜想,那朱雀身上的火焰逐渐开始变化,火焰先是化作透明,然后慢慢的染上一层蓝色。

    “南明离火。”牧易心中一颤。

    相比朱雀身上,鼎中的那点南明离火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牧易忍不住心想,连鼎中那么一点南明离火都让几个老怪物束手无策,那么这只朱雀到底有多强?相当于第三难的存在?还是更强?

    隐隐约约,牧易觉得自己应该窥到了某段历史的碎片。

    当朱雀浑身被南明离火包裹的时候,终于再度飞起,更准确的应该是跃起,即便没有了双翅,它仍旧冲天而起。

    朱雀的举动似乎彻底触怒了苍穹之上的存在,整个天空一下子黑了下来,接着一声霹雳,仿佛开天辟地一般,接着耀眼的银光彻底将天地照亮。

    甚至牧易这个窥探着也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当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地复原,却没有见到朱雀的身影,牧易心中升起一股悲凉,他知道,朱雀死了,自始至终,牧易都不明白它为何要这么做。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牧易发现在朱雀之前重伤的位置,有一团火焰在静静的燃烧。

    “这是朱雀留下的火种?”牧易看着那团火焰忍不住心里想道。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然后牧易一阵恍惚,再度看向大鼎中的那团火焰,现在他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团南明离火就是朱雀留下的火种,也难怪它能一直燃烧,即便连那几个老怪物也束手无策。

    随后,牧易眼神便热切起来,他可以确定,铜灯以前绝对受过重创,所以顶多算是一件半残的法宝,可是眼前这南明离火的火种却让牧易看到了希望。

    “吞了他。” 几乎一瞬间,牧易就已经做了决定。

    不过他还是看了冷雨一眼,难不成她早就知道南明离火的存在?所以才故意带他进来,为的就是收服南明离火?破开最后一道难关?

    牧易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也未必不可能,以耳帮当年无孔不入的势力,未尝不能查出墓中有什么。

    就在牧易朝着冷雨看去的时候,对方也朝他看了过来,虽然没有言语,可是那眼神已经明一切。

    “子,还等什么,赶紧把这南明离火收了。”是秦三朝有些急不可耐的道,同时他也死死盯着铜灯看了一会,随后满脸可惜。

    牧易这时也同样将目光落在漂浮在大鼎上方的铜灯上,那鼎中的南明离火也仿佛感受到了危机,逐渐变得不稳定起来。

    见此情况,牧易却不为所动,而是勾动铜灯,这一次,铜灯很给他面子,让轻易的便掌控铜灯,同时,牧易也感受到铜灯传来的强烈的,想要吞噬南明离火的。

    但是在这欲1望的同时,也有一丝畏惧。

    对于这种畏惧,也很好理解,毕竟鼎中的火焰并非普通的南明离火,而是南明离火的火种,但凡火种通常都有一个特征,那便是生生不息。

    铜灯虽然是法宝,终究是受过损伤,现在远没有恢复,所以面对南明离火的火种,有点类似蛇吞象。

    不过也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南明离火的火种也越来越弱,根本不能跟牧易在记忆中手所见时相比,再加上有牧易相助,倒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随后,随着牧易心念一动,铜灯顿时光芒大盛,同时,铜灯底座上的那些花纹也一个接着一个的亮了起来,转眼间,铜灯就褪去那副平淡无奇。

    接着,铜灯在牧易的控制下缓缓沉入鼎中,而这个时候,南明离火却一下子变得狂暴起来,火焰直接将铜灯笼罩在里面。

    “哼!”

    刹那间,牧易便闷哼一声,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般,疼痛如潮水般向他袭来。

    “噼里啪啦!”

    南明离火中,铜灯像是失去了反抗,但是牧易在疼痛之际仍旧发现铜灯底座的花纹似乎在缓慢增加着,别看南明离火仿佛占据了上风,但实际上,铜灯也在不断吞噬着南明离火,并且一点点补足着自身。

    虽然现在铜灯仍旧处在下风,但是牧易相信随着不断吞噬,铜灯早晚会压制南明离火,继而将其全部吞噬,可是在这个过程中,牧易却要不断承受着痛苦。

    那种强烈的痛苦丝毫不比刚刚在通道中被焚烧来的轻松,只不过刚刚所有痛苦都是来源肉·体,但现在,却是灵魂上的疼痛。

    铜灯的本源早已被牧易打下烙印,可以牧易就是铜灯的主人,可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牧易可以忍下这种痛苦,并且坚持下来,相信收获绝对是巨大的,甚至连铜灯也能够恢复大半,威力更强。

    但是同样的,如果牧易坚持不住,不但自身会灵魂重创,就连铜灯也会再度跌落,甚至连原来都不如,而这种后果,牧易实在无法承受。

    好在因为牧易修习符箓之道,所以心神力量远比常人更加精纯强大,灵魂自然也就更强,所以这种痛苦也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现在就要看到底谁先坚持不住了。

    在牧易陷入跟南明离火的争锋中时,冷雨悄然往前两步,虽然没有话,可是众人却清楚她的意思,就连远处的宁无缺也冷哼一声没有轻举妄动。

    毕竟现在斩杀牧易,得罪的可不止一个人,相当于全部,除非他想自绝于此,否则断然不会打断牧易。

    甚至他的心中也隐隐有些期望牧易能够快点收服南明离火,唯有这样,才能打开最后的难关,得到献王留下的宝藏。

    到了宁无缺这种境界,固然可以随心所欲,但是突破的诱惑明显更大。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过众人却浑然没有不耐烦的神色,而且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牧易的身上,现在他们也看出牧易正处在关键时刻,万万打扰不得。

    尤其是看着冷雨亲自为其护法,心中不禁生出种种羡慕,而且收服南明离火后,牧易的实力肯定会再度增强,到那个时候再想斩杀他,夺取他的铜灯,甚至是黄河故道的钥匙无疑更加艰难。

    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心中打起了退堂鼓,觉得贸然得罪牧易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牧易所展露出来的实力。

    这江湖中,归根结底还是强者为尊,就好比眼下,那几个老怪物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即便献王墓真正开启,里面最顶尖的宝贝也肯定先由着他们选择,这便是规则。

    是江湖的规则,更是生存的规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