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五十九章 火海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董川江一开口,众人的目光再度落在冷雨身上,虽然抢不过这几个老怪物,可他们吃完肉后,多少也会给他们剩点汤,尤其是献王当年可是收集了不少天下奇书,不定那个时候用处不大的奇书,放在现在也会引起一阵争夺。

    “不是灭,是收服。”冷雨突然深深的看了牧易一眼,只是她的话却让周围的人大吃一惊,尤其是那四个老怪物,更是一脸不敢相信,南明离火到底有多么厉害,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连他们都束手无策,何况是一个少年了。

    即便这个少年本事非凡,他们也不认为他可以做到。

    “冷楼主这玩笑开过了吧?”许海直接道。

    “是否玩笑,等会就知道了。”冷雨着却将目光对准牧易。

    牧易有些疑惑,他没有想到一来就受到折磨多关注,而且这些关注分明别有深意,通过寥寥数语,他也算勉强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无非就是众人遇到了难题,冷雨反手把他给卖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牧易已经习惯,毕竟不是被冷雨卖了一两次了,而且他也很好奇南明离火到底是什么东西。

    实际上,在进来以后,他就发现铜灯有了一些异动,如果不是他刻意压制,恐怕早就惊动了众人,现在想来,那南明离火一定跟铜灯有很大的关系。

    至于冷雨重重算计,让他也来献王墓的真正目的,现在已然暴露出来。

    难怪之前牧易有些想不通,以冷雨的实力,似乎压根就用不着他,毕竟他之前面对这几个老怪物毫无还手之力,更何况是从他们手中夺取东西,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现在来看,她真正的目的恐怕就是这所谓的南明离火。

    “我好像错过了一些好戏。”牧易突然开口道,同时他也看着被几人围在中间那尊大鼎。

    “子,你若有办法收服这南明离火,老朽保证无人动你。”许海看着牧易道。

    “多谢前辈。”面对免费的好意,牧易自然不会往外推,更何况那个宁无缺不知道因为什么愿意一直对他存有敌意,虽然现在他也未必多么惧怕,可是被盯上多少也会有些麻烦。

    至于许海的话,显然还有一重意思,那就是他先把南明离火解决掉,否则一切休提。

    果然,在听了许海的话以后,宁无缺眼中明显闪过一抹不快,不过他却没有多什么,可是牧易分明看到一丝隐藏的更深的杀意,显然,如果真的有机会,对方肯定不会放过他,至于许海的保证,或许对一般人有用,但作为同等级的高手,对宁无缺的威慑并不大。

    牧易随后看向冷雨,毕竟这一切都是她在背后推动,而且牧易也不敢保证铜灯就一定可以收服南明离火,万一过程中出点什么意外吗?

    而且面对这几个老怪物,不管牧易多么谨慎都不为过。

    “南明离火还有个名字叫做朱雀之火,对你来也是一场机缘。”冷雨的话音直接出现在牧易的脑海中。

    听到冷雨的话,牧易眼睛顿时一亮,南明离火,朱雀之火,铜灯,朱雀掌旗使,牧易哪怕再傻,也可以将这一切联系起来,或许真如冷雨所言,这南明离火是铜灯迫不及待想要吞噬的东西。

    都一物降一物,这话也是有道理的,或许这几个老怪物面对南明离火有些棘手,可是换做牧易出马,自然要简单的多。

    想到这里,牧易也不客气,直接朝着中间走去,周围那些人纷纷让开道路,现在他们也看出来了,牧易跟冷雨显然是有关系的,就算再嫉妒牧易,在这陵墓中也不能出手,毕竟除了冷雨,还有一个许海。

    随着逼近大鼎,牧易明显感觉铜灯的波动越发的强烈起来,甚至隐隐要挣脱他的控制,并且牧易的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极度渴望,就像是饿极了的那种感觉。

    牧易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铜灯,作为铜灯的主人,铜灯自然可以将自己的意愿传给牧易。

    现在牧易对大鼎中的南明离火也越发的好奇起来。

    终于,等牧易来到大鼎前,也看到了里面燃烧的那朵淡蓝色火焰,只是一眼,他的脑海中就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接着铜灯再也无法压制,直接自动从他的布兜中飞出,等牧易回过神来之际,铜灯已经漂浮在他的面前,至于大鼎中的南明离火也有了变化,似乎一种畏惧的情绪。

    “这是什么宝物?”众人纷纷看向牧易面前的铜灯,这些人里面也有不少听过牧易的名字,知道牧易有一件威力强大的法器,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铜灯了。

    眼下瞧见这铜灯居然可以克制南明离火,他们的心中陡然火热起来。

    实际上不仅是他们,就连几个老怪物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铜灯。

    “原来是它。”许海看着铜灯,脸上露出一丝恍然,并且深深的看了牧易,很显然,他不但知道铜灯,甚至也知道老道。

    宁无缺眼中的杀机再也不掩饰,并且趁着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他突兀的出手,一式剑指直指牧易。

    “过了。”许海眉头一皱,嘴中轻轻吐出两个字,然后对着宁无缺遥遥一掌,这一掌看似轻飘飘,没有任何威力,但是宁无缺脸色却猛变,甚至顾不得攻击牧易,临阵变招,他的手指更是隐隐染上一层金属光泽,对着那一掌便轻轻一划。

    “嗤!”

    一声轻响,随后宁无缺便收回手指,双手背负在身后,只是牧易却眼尖的看到袖袍之下,宁无缺的手指分明颤抖了几下,至少不像他表面那么轻松。

    至于许海,轻飘飘的一掌后,也同样没有继续动手,而且看他的模样,分明比许海更加轻松,两人实力高下立判。

    在旁人眼中,多少有些看不明白,但牧易在两人动手的那一刹那,感受到一股内敛到极致,可一旦爆发出来便会惊天动地的力量,只是因为两人实力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所以才可以将力量全部内敛,在外人眼中就显得没有半点烟火气息,轻飘飘,仿佛没有力量一般。

    可是牧易却明白,即便是他想要接下这一击,绝对也不会轻松,对于这几个老怪物的实力,他又有了新的认知,总之,不管他多么的心谨慎都不为过。

    “谢谢前辈出手相救。”牧易立即朝着许海道谢。

    “无需如此,终归是故人之后,而且老朽过要保你,自然不会允许别人欺负你。”许海淡淡的道,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宁疯子,你不知他是本座的人?”这个时候,冷雨却突然插了一句。

    “知道又如何?”宁无缺面对许海没脾气,却不代表他真的没有脾气。

    “知道还敢出手,你好大的胆子。”冷雨完,突然右手一扬,而宁无缺却是面色大变,他身后的桃木剑直接出鞘,如闪电般一斩。

    “叮!”

    桃木剑不待斩下,便再度飞起,同时一点火花闪现,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楚被桃木剑挡下的是一根绣花针。

    “你····”宁无缺没有想到冷雨直接出手,顿时大怒,只不过当她见到冷雨再度扬起手后,却立即暴退,远远离开冷雨。

    “无胆鬼。”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嗤笑,话之人正是秦三朝,只见他脸上露出一丝讥讽,嘴巴更是毫不留情。

    宁无缺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却没有继续发火,显然,他也明白自己的处境,短短时间就得罪了许海跟冷雨,如果再添一个秦三朝,恐怕他在献王墓中就真的一无所得了。

    而且要是这三人联手,恐怕他能不能离开还是一个问题。

    倒是董川江这个时候没有话,只是目光闪烁,不知道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牧易没有想到冷雨会突然出手,而且打着为他出气的旗号,虽然只是一招,可是冷雨的实力仍旧让牧易吃了一惊,不愧是碎轮重修,牧易甚至觉得冷雨重开的命轮比他多不了几个,可实力却比他高出太多。

    难怪她有底气跟这帮老怪物一争高下。

    “好了,家伙现在可以放心的收服南明离火了。”许海随后看着牧易道,在他看到铜灯以后,已经再无一丝怀疑,似乎笃定了牧易一定可以收服这南明离火。

    至于其他人虽然没有话,但目光也盯着铜灯,甚至牧易可以感觉到身后近乎炽烈的目光,充满了贪欲。

    估计如果不是有许海那些话,甚至冷雨出手立威,他们绝对会直接抢夺。

    牧易深吸口气,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思查看脑海中多出的一股记忆,这股记忆是在他刚刚看到南明离火之后出现的,也是那个时候铜灯自动从布兜中飞了出来。

    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火海,即便只是从记忆中查看,牧易仍旧有种被焚烧的感觉,而那片火海已经不知道燃烧了多久,直到有一天,火海突然沸腾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