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五十四章 危险跟造化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不对!”

    终于,又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牧易本能的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先不浑身刺骨的寒意,光是这条通道也未免太长了一些,而且除了一开始遇到的怪尸,好像再也没有遇到危险。

    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实际上他此刻就已经陷入了危险当中,以牧易此刻的身体素质,就算再冷的天气也不会受不了,可偏偏眼下,他却有种快要被冻死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既然眼睛跟耳朵可以骗人,那触觉会不会也能骗人?

    牧易心思快速的转动着,实际上想要验证也很简单,那就是将他手中的铜灯熄灭,唯有这样,才能引得真凶向他出手,更准确的,是用他自己当饵,引诱凶手上钩。

    只不过这样一来,牧易自然要承受莫大的风险,毕竟直到现在他也不能确定真凶,而且这条通道中更是充满了诡异。

    牧易不知道另外两条通道是个什么样子,毕竟他选择了一条最少人进入的通道,或许这条通道最安全,也或许是最危险的。

    不过眼下这些明显已经迟了,牧易估计就算他想要退出去也不可能,这种考验往往都是有进无退的,也就是,非死即生。

    实际上,在知道献王墓以后,牧易也暗暗查过关于献王的一些记载,只是史记上关于献王的记载实在太少了,唯有一点,那就是献王爱书。

    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也唯有他以己之身推动这件大事,当然,明面上只记载了他凑集儒家还有各家的典籍,但事实如何已经不可考究,可是光从这献王墓的布置来看,就知道那献王也不是普通人。

    那么他如此费尽心机收集各种奇书,其目的,也就很好猜测了。

    而他在死后更是弄出一个大墓,里面充满了考验,难道是为了挑选传人?

    center/center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条通道肯定会有生机,因为献王不可能真的弄成那种十死无生的通道。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或许通道中有所变化也是正常的。

    牧易不管献王当初有何打算,现在他的目的是通过这条通道,尤其是外界的寒冷已经让他快要受不了,必须快点想办法解决才行。

    想到这里,牧易终于不再犹豫,随着他心念一动,铜灯的火焰越来越,终于熄灭,接着通道中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牧易再度失去了视觉,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而且在铜灯熄灭之后,他分明感觉周围的寒意一下子增强了很多,就连身体也在这股寒意下变得僵硬起来。

    “果然是这样吗?”对于这种结果牧易已经有所预料,不过他仍旧在坚持着,因为这种寒冷不能明什么,想要验证他心中的判断就只能继续坚持下去。

    牧易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可他仍旧站在原地不动,甚至铜灯都没有点燃,他在静静的体会着这种变化,因为他始终坚信一点,感觉是会骗人的,也就是,他的身体此刻在欺骗着他。

    终于,在牧易身体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他能隐约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靠近着他,那个东西仿佛贴在他的前面,又仿佛无处不在。

    甚至牧易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舔舐他的脖子,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不是时候。”牧易在心中不断的安慰着自己,甚至可以是在自我催眠。

    因为牧易很清楚,不管是实力,还是其他,他都远远强过之前进来的那三个一流强者,如果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拥有铜灯,可以在通道中看清,可要是没有铜灯呢?

    牧易自然也会跟那三人一样,进来后只能摸黑,而凶手自然就在这黑暗当中。

    他之所以认为感觉会骗人是因为他见过那三具尸体,甚至是怪尸,如果这股寒意真的连他都可以冻住的话,那三人又怎么可能会幸免?而牧易在他们身上并没有发现被冰冻的痕迹。

    更何况,这条通道是相通的,他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未感觉到一丝寒冷,按照他此刻所感受到的寒意,如果通道中真的这么冷的话,那他刚刚进来的时候肯定就能感受到。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所以他决定冒险一试。

    而此刻,牧易很确定,那所谓的真凶就在他附近,甚至已经将他当成猎物,准备把他吞噬掉,牧易不想打草惊蛇,所以他只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等待最后时机的到来。

    终于,当牧易感觉到一丝丝奇异的力量朝他身体中钻去的时候,他的心神力量如滚滚大河,朝着铜灯最深处灌入,同时,也勾动了铜灯的本源。

    顿时间,铜灯便亮了起来,同时,牧易身体中也冒出一股火焰,这股火焰跟铜灯遥相呼应,并且出自同源。

    “唳!”

    在牧易身体中爆发出火焰的时候,他分明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这声音充满了痛苦,甚至他还感觉到一股惊恐的念头,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神。

    这个时候,牧易只能咬牙守住心神,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心神动摇,断开跟铜灯的联系,等待他的就将是灭顶之灾,虽然还不能确定真凶到底是什么,但肯定类似于鬼魂一样,没有真正的身体。

    或者通道中的那些神秘力量就是它的身体,如果它没有进入牧易的身体,恐怕牧易也哪它没有办法,可现在,牧易却以自身为诱饵,让那诡异的东西钻入他的身体,最终引动铜灯的本源,让他自身也燃烧起来。

    这种燃烧对于牧易而言同样很痛苦,犹如置身火海中一般,如果牧易此刻内视就会发现,在他身体中,无数细的火苗在燃烧,而养分就是他的生命力。

    实际上,这种方法牧易以前用过一次,那就是在跟曲洋第一次战斗的时候,而当时曲洋只是稍微碰到他的身体,一条胳膊便直接燃烧殆尽,由此可见这种火焰的霸道。

    或许是因为是铜灯主人的缘故,所以这种火焰尽管霸道,可也没有将他焚烧成灰,只是源源不断从他体内摄取着力量。

    如果可能,牧易绝对不愿意用这种近乎两败俱伤的方法,可是眼下除了这一条路,他根本就没得选择。

    现在他只希望那诡异东西能坚持的短一些,这样他消耗的生命力也就可以减少一些了。

    就在牧易准备硬抗的时候,岁月竹突然一动,然后一股精纯的生命能量补充到他的身体中,源源不断的化为火焰的养分,免去了牧易燃烧自己生命力的代价。

    一见到这股精纯的生命能量,牧易就知道是谁在出手,不过眼下他顾不得向念奴儿道谢,而是集起全部心神对抗那诡异东西,唯有早点把那东西消灭,才能减轻丫头的消耗。

    毕竟岁月竹虽然上次吸收不少尸菇的能量,可面对这种本源之火的燃烧仍旧是杯水车薪。

    随着火焰的燃烧,那股念头也越发的疯狂起来,一波又一波的朝着牧易的心神碾压而去,牧易却只能死死咬牙坚持,唯有真正面对的时候,他才知道那股念头到底有多庞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好在那股念头虽然庞大,可是却很驳杂,远远无法跟牧易的心神力量相比,否则即便是牧易也抵挡不住这种碾压。

    只是牧易在苦苦坚持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随着火焰的燃烧,通道中那股力量在快速的减少着,而他自身也在这股火焰中,开始了蜕变,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那股诡异力量被火焰不断的转化,补充到牧易的身体中,他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强,而最深处,海底轮跟生殖轮也在疯狂的摄取着这股力量,让两大命轮越发的庞大起来。

    如果以前这两大命轮很夺目,那么此刻,这两大命轮的光芒却开始慢慢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命轮变得越发的厚重起来,要以前牧易的命轮多少有些漂浮,那么此刻则彻底沉淀,其根基也在不断的堆厚。

    正所谓危险往往伴随着机遇,牧易在这条通道中,便承受着属于他的造化。

    在距离牧易不过十几丈的地方,钱不通原本正在死死抵抗着,在他周围,四条黑龙盘旋,也正是靠着黑龙,所以他才能坚持这么久,可是如果没有牧易引发的这种变化,恐怕即便是钱不通也坚持不了多久。

    原本他正在暗暗后悔,觉得自己不该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跟随牧易,可没想到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转机,随着通道中那股诡异力量消退,他也渐渐清醒过来,同时他也发现,原本什么都看不见的通道,居然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些东西,并且这种变化还在快速提升着。

    转眼间,他就能看到几丈之外,那股浓浓的威胁也消散不见,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变化,可至少钱不通明白,危险暂时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