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五十章 四个老怪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牧易并不觉得意外,甚至是早有所觉。??

    牧易转身,只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目光直直的朝他看过来。

    这老头模样普通,甚至身子都有些佝偻,看上去就仿佛一个普通的乡间老头,但牧易却很清楚,对方绝对是个深藏不露的老怪物,一身实力更是早已达到近乎返璞归真的程度,这等修为境界绝不是他现在能够比拟的。

    牧易的性格倒也不是软硬不吃,嚣张狂妄,早年江湖中摸爬滚打,可谓是见人人话,见鬼鬼话,八面玲珑,否则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之前面对徐青等人他可以杀伐果决,冰冷无情,但现在,他若是再如此不知趣,那就真的是取死之道了。

    “牧易见过前辈。”牧易看着对方直接微微一礼。

    旁边墨如烟见状也跟着行礼,她虽然看不出眼前老头的深浅,却相信牧易的眼力,加上她统领墨远镖局,也早就得到锻炼。

    “娃娃倒是挺懂事。”老头看着牧易摸了摸下巴道。

    “懂事,秦三朝,你面前这子杀人无算,比起那些江湖魔头也丝毫不差,更被江湖成为妖道。”这时,另一边再度有声音传来,他的话明显是针对一开始出现的老头。

    “能杀人那也是本事,老儿就是看他顺眼,姓董的,你待如何?”秦三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冷嘲热讽的道。

    牧易也朝着刚刚话那人看去,相比秦三朝,他的身材高大,甚至比牧易都要高半个头,虽然一把年纪,但面容坚毅,唇红齿白,一身气血仍旧处在巅峰,念奴儿可以对抗一流高手,但如果对上这老头,恐怕不用出手,光是激浑身气血就能将念奴儿击伤。

    这人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只是跟秦三朝相比,两人却又是不同的极端,如果牧易没有看错,两人应该一者由内而外,一者由外而内,不过这两条道路到了最后都会殊途同归。

    或许也是因为道路不同的缘故,所以导致了两人彼此看不过眼,才会在牧易这些辈面前吵闹。

    “秦三朝,你看他顺眼,我偏偏看他不顺眼,你要保他,我偏要杀他。”董川江着身上露出一股浓浓的煞气,直扑牧易。

    见董川江一言不合,就爆杀机,牧易心中也是一怒,他敬畏对方,却不代表真的怕了,就会束手待毙,虽然跟计划不否,可既然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他也就没必要在装下去。

    从董川江身上散出来的煞气就知道这也是个杀人盈野之辈,而牧易跟他相比只能算是巫见大巫,在那股煞气侵袭下,牧易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底更是涌出一股莫大的危机。

    “想在我面前杀人?姓董的,你还不够格。”就在牧易准备动手之际,秦三朝突然一步跨出挡在牧易面前,他原本佝偻的身子也直了起来,一身气息引而待,虽然他的身体并不高大,比起董川江更是相差甚远。

    但是当他站在董川江面前的时候,却没有人会觉得他矮,相反,不管是秦三朝还是董川江,在牧易眼中都是无比高大,两人的修为旗鼓相当,此次虽然只是气息碰撞,但也让周围多了一股肃杀跟沉重。

    “你们两个想打架就自个找地方打去,我们还等着献王墓开启呢。”这时,又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带着一丝缥缈,直接插入两人的气息之间,隐约间,牧易仿佛听到一声剑吟,接着就见董川江跟秦三朝的气息同时收起,或者是在那一瞬间被人分开了,两人也顺阶而下,至少眼下是打不起来了。

    不过虽然如此,但两人仍旧是彼此看不顺眼。

    这时,牧易才看向出现的第三人,一袭道袍,面容古朴,没有半点表情,一头长灰白相间,他的年龄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但眼睛中透出的沧桑却又仿佛七八十岁,给人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

    在他的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腰间还挂着一个铃铛。

    看着突然出现的道人,牧易就好像遇到了天敌的那种感觉。

    “他想杀我!”

    虽然眼前道人没有表现出任何杀意,可直觉告诉牧易,对方分明是想杀他,而且这股杀意来的毫无征兆,更没有缘由。

    “他到底是谁?我何曾招惹过他?是因为玉玺还是黄河古道的钥匙?”牧易心思急转,不断在心中猜测着,可是任凭他如何想象,也不明白眼前这人为何会对他有如此强烈的杀心。

    “宁无缺,早就知道你这个人藏在一边了,怎么?现在忍不住了?”秦三朝看着突然出现的道人,直接道,言语更是充满了不屑。

    不但是他,就连董川江对这道人也没有任何好感,冷哼一声,便把头扭向一边。

    按理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看三人的情形,分明各有嫌隙。

    而秦三朝的话也给了牧易一点信息,这道人叫宁无缺,只是牧易却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想来是他层次太低,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一等级的人物。

    只是今夜出现的这三人,就给牧易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原本他心中还有着几分自信,可现在,他却明白,不管他有多少底牌,都不可能是这三人的对手。

    冷雨是想让他来送死吗?牧易不由的想道。

    “子,把玉玺跟黄河古道的钥匙交出来,我饶你一命。”宁无缺却不搭理两人,直接冷漠的道。

    “我宁疯子,这道士好歹也是你道家一脉,你这么做可不地道啊。”秦三朝再度道,不知为什么,他今晚一个劲为牧易话,也不知道是打了什么主意。

    “道家与我何干?”宁无缺冷冷的道。

    “好了,宁疯子,你也不要难为这位兄弟了,毕竟他把玉玺送来了,我们只要开启献王墓便可。”

    黑暗中,再度走出一个老人,宽袍大袖,飘飘欲仙,他一出场,周围顿时沉默,就连秦三朝也没有再什么。

    牧易自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很显然,这最后来人的实力要更为强大,这点从秦三朝等人不经意露出的忌惮中就能看出来。

    “兄弟,把玉玺拿出来吧。”老人随后看着牧易道。

    “是。”牧易干脆的道,面对这等存在,压根就没有他不的权利,因为一旦他拒绝,恐怕不用这老人出手,旁边的宁无缺恐怕立即就要了他的命。

    当玉玺出现在他手心的时候,即便以那四个老怪物的定力也忍不住呼吸一急,目光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玉玺。

    “好,好,麻烦兄弟将玉玺送到台上去。”老人深吸了口气道。

    听到老人的话,牧易一愣,原本以为交出玉玺就可以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想要他来开启,再看旁边秦三朝等人的表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仿佛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牧易有些迟疑,随即联想到冷雨非要他亲自开启献王墓,而眼前这四个老怪物分明也早知道他会来此,如果这个时候牧易还猜不透,那他就是傻子了。

    “怎么?难道兄弟不愿意?”老人见牧易迟疑,声音也冷了几分,就连秦三朝这个时候也没有反驳。

    “好,晚辈遵命。”牧易深吸了口气道,此刻他心中早已怒火滔天,不但被三番五次的利用,眼前这四个老怪物更是把他当成案板上的鱼肉,任凭摆布,压根就没把他的性命当回事,摆明了打着利用完了就丢掉的意思。

    可是这个时候牧易有别的选择吗?

    因此,他深吸口气,朝着墨如烟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她带着大奴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原本他是打着带两人一起进入献王墓,现在看来,那只是他一厢情愿。

    现在他自己命都快不保,更何况是墨如烟了。

    而且他也只能期望这四个老怪物不把墨如烟当回事。

    至于他自己,恐怕只能冒险一搏了。

    不得不,今晚这四个老怪物彻底把牧易给打醒了,从他下山,到清江府,一路北上,虽然不能横推无敌,可这一路上,也让他渐渐自满,以为天下高手不过如此,甚至连冷雨那般碎轮重修他也能斗一斗,所以不自觉的觑天下英雄。

    就连面对地府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惧意,只是当成对自己的磨砺,仗着底牌,他觉得即便面对第二难巅峰,就算不敌也可以逃走,而第三难不出,这天下他大可去的。

    也因为如此,所以他明知道冷雨可能在利用他,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交易,而直到今晚,他才明白自己以前有多么的可笑,那些想法又有多么的天真。

    尽管没有动手,可面前的四个老怪物,每个都足以碾压,杀死他,那种无力的感觉,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升起,好在那些年江湖历练,给他打下了深厚的根基,心志也比想象中坚韧,所以虽然深陷绝境,却也没有就此放弃希望。

    尤其这四个老怪物看似和谐,实际上彼此牵制,这给了牧易一线生机,关键就看他能否把握住了。

    牧易心思急转,脑海中顿时一片清明,他托着玉玺朝四方台缓缓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