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真假鬼四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虽然错过了斩杀王乾的最好时机,不过刚刚那连续的打击,恐怕也已经把他吓破胆了,加上那两道天雷也让他受了点轻伤,一身实力估计顶多还能挥出六七成来,对牧易而言,他已经失去了威胁。

    徐青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替他接下必杀的一击,可是他也因此失去了武器,同时,大奴已经咆哮一声从后面追了上来,刚刚徐青虽然逼退了大奴,可是却只在大奴身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伤痕,反而将大奴的凶性完全激了出来。

    徐青满脸阴沉的看着牧易,也终于之前那股不好的预感来源何处,显然,他再度看了牧易,所谓五个一流高手围杀也成了笑话,眨眼之间,攻势易转,现在反而他们处在下风。

    墨如烟的对手虽然略胜一线,但想要击败墨如烟也不是短时间就可以做到的,至于念奴儿,更是完全将鬼七给缠住,无法增援。

    眼下的局面已经变成徐青跟王乾面对牧易跟大奴,正好是二对二,可是徐青的心反而不断的往下沉。

    刚刚大奴的难缠他已经体会到了,那一身防御,连他都有些头疼,虽然未必没有办法,可是短时间内显然无法做到,至于牧易,一击灭掉一个一流高手连他都吓了一跳,虽然这个一流高手只是最普通的一品,但真要论起来,他的实力也不过只是高了一品而已。

    他很清楚,就算他全力出手,也顶多是压制,甚至是击败,想要击杀一个一品高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牧易却可以做到一击必杀,这里面固然有那人大意的成分,但牧易的实力也显露无疑。

    他不是对手!

    徐青心中瞬间就有了答案,哪怕加上王乾也不可能是牧易的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疯狂的大奴,现在徐青唯一期望的就是地府的鬼四,在他想来,能够解此危局的也唯有鬼四。

    可是堂堂地府鬼四,又岂是他能够命令的,他甚至连鬼四的面都没有见到,一切也只是从鬼七的口中得知。

    “正好,一起送你们上路。”牧易看着徐青再度冷冷一笑,他的性格谈不上睚眦必报,可是面对仇敌也从来都是斩草除根,徐青既然带人围杀他,那么就算死了也无法怪别人。

    听到牧易的话,徐青心中顿时一怒,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人敢这么轻视他了,尤其还是一个刚刚出江湖的妖道,可是他随后却又悲哀的现,牧易绝对有资格这句话。

    “谁死还不一定呢。”徐青还了一句。

    牧易并未给他太多话的机会,直接提着岁月竹朝徐青打去,尽管看似随意一击,但实际上这却是牧易从拳法中衍变出来的招式,徐青面对这一击更是面色大变。

    他直接怒吼一声,上本身瞬间鼓起,尤其他的拳头,更是凭空变大了三分之一,皮肤充斥着一股青色,甚至在拳头表面隐隐有光芒闪动。

    “砰!”

    岁月竹落在拳头上,出沉闷的响声,虽然徐青全力而为,可是仍旧感觉拳头上传来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甚至拳头传来咔嚓的声音,伴随着一股剧痛袭来。

    “啊!”

    徐青惨叫一声,身子不由退后两步,一脸骇然的看着牧易,此刻牧易跟那天夜里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相差太多了,以他的推测,那股力量最起码也达到了三品,而不是他一开始猜想的二品。

    虽然只有一品之差,却也让徐青明白大势已去,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逃跑,不凡恐怕在场的五人,没有一个能逃走。

    不,有一个人应该可以。

    退后的同时,徐青眼角余光扫到跟念奴儿仍旧不分胜负的鬼七,以地府杀手的诡异程度,他相信要是在场中有谁能逃走的话,那绝对是鬼七无疑。

    而且让他奇怪的是,作为一个杀手,鬼七为何非要跟一个丫头分出胜负?难不成地府大名鼎鼎的鬼部就这么幼稚?

    虽然不懂鬼七为何会如此,却不代表徐青就甘愿献出自己的性命。

    “鬼四,你若再不出来,休想拿到剩下的金子。”徐青突然大声喊道,尤其是在看到自己跟牧易的差距之后,面子什么的已经被他丢弃。

    “桀桀,还从来没有人敢赖地府的账,就算是徐家也不行。”

    就在牧易准备要下杀手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无处不在,又仿佛直接在心底响起,光凭这一手,就知道那位还未露面的鬼四绝对很难缠。

    牧易眼睛微微一缩,他之前就感应到一股淡淡的杀意,如果不是他的心神力量远远强于同级,恐怕也难以感受到。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始终留了一部分心神,随时应变。

    却没想到对方如此的肆无忌惮,从他的语气中,仿佛就能看出他对牧易的轻视。

    就连徐青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虽然对方开口就是威胁,不过他却并不在意,反而露出惊喜,看来鬼七果然没有骗他,地府真的将鬼四给派来了。

    那可是鬼四,鬼部第四把交椅的恐怖存在,远不是鬼七能够比的。

    如果鬼七可以刺杀一流二品,那么鬼四锁杀的对象就是一流三品,甚至是四品。

    “徐家绝对不会赖账,还请阁下先斩杀此人,他身上一切全都归于阁下。”徐青急忙道。

    而他的话不禁让身后的王乾脸色一变,毕竟他这次出来也是看中了牧易身上的那把钥匙,而且只要眼力不差就能看出牧易手中那根竹杖也是件宝贝,或者是法器。

    甚至在传中,牧易还有一盏铜灯,那同样是一件法器,别人想要得到一件法器而不得,可牧易身上却已经有了两件法器,再加上徐家的悬赏,以及黄河古道的钥匙,足以让人疯狂。

    原本王乾自然也是打的这个主意,甚至在他看来,他是一流二品,在场除了徐青就属他的实力最强,即便无法得到全部,最起码也能够分一件法器,可事实远比想象更加残酷。

    他们判断错了牧易的实力,也差点因此全军覆没,在这危难之际,地府最恐怖的杀手之一却突然露面,这个时候他就知道,即便没有徐青的那些话,牧易身上的战利品也已经与他无缘。

    “至少性命保住了。”王乾不由的在心里想到,宝贝虽然重要,可也得有命享才行,再见识了牧易的实力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半点不切实际的念头。

    想到这里,王乾已经朝着大奴迎了上去,虽然不是牧易的对手,可至少挡下大奴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牧易,自然要留给徐青以及地府的杀手解决。

    “唿!”

    突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徐青身侧,相隔几丈,跟牧易遥遥相对。

    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让牧易想到了之前徐青的称呼,鬼四!

    鬼九死在他的手中,然后又来了一个比鬼九更高的,按照他的实力判断,应该在鬼六到鬼八之间,可没想到这还不是对方的底牌,真正给牧易带来威胁,并且让他忌惮的是鬼四。

    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来,鬼部九人中,他排第四。

    而且他的气息飘忽不定,明明站在那里,却给牧易一种仿佛虚幻的感觉,所以牧易并未立即动手,而是准备先探探对方的底细。

    “把你手中的竹杖,还有铜灯以及黄河古道的钥匙交出来,并且自废修为,我饶你一命。”鬼四看着牧易直接道。

    “呵呵。”听到他的话,牧易直接冷笑出来,当他是傻子吗?别一个鬼四,就算是地府那位府主来了也休想让如服软,更何况自废修为了,只要脑子不傻,自然不可能答应他的条件。

    “不如这样,你自废修为,我放你离开如何?”牧易直接道。

    “好胆,你可知道多少年没人敢在我面前这种话了吗?”鬼四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更强起来,并且朝着牧易压迫过来。

    “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个丑罢了,难道你以为用这种漏洞百出的计谋就能引我上当?”牧易着突然左手一挥,一道斩妖符就被他打了出去,白光直接落在身后不远处一块石头上面。

    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生了,那块石头突然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笼罩在斗篷中的黑影,跟前两个地府杀手的打扮如出一辙。

    而之前的鬼四,却突然变成一块石头,两者像是调换过来。

    “你是如何现的?”一阵沉默之后,鬼四才开口道,他的声音中明显多了一丝凝重,牧易能够看破他的幻术简直出乎他的预料,他自问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那牧易是怎么看破的?

    曾经他仗着幻术刺杀过比牧易还要厉害的人,可即便是那些人在一开始也没有看破他的幻术,因此,牧易在他心中的地位急剧上升,甚至是多了一丝忌惮,而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