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天人合一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锵锵锵!”

    院子里,两道身影飞快的碰撞在一起,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分来。

    墨如烟手中一杆长枪舞的密不透风,而牧易手中岁月竹显得轻描淡写,并且游刃有余。

    “接我最后一枪。”突然,墨如烟轻喝一声,双手一震,她手中的长枪便呜的一声,化作一道黑光,朝着牧易射来,这一击,不管速度还是力道都比刚刚增加了数倍。

    “来得好。”牧易眼睛一亮,手中微微用力,岁月竹光芒一闪,后发先至,直接撞在一起。

    “锵!”

    一声碰撞,墨如烟蹬蹬蹬退后数步才好不容易站稳,然后喘着粗气,瞪大眼睛看着牧易。

    而牧易身子只是微微一晃,随手把岁月竹收了起来。

    “不错,勉强摸到一流高手的门槛了,如果要划分的话,你现在应该属于半步一流高手了,在你这个年纪达到这种成就,已经极为难得了。”牧易眼中露出一丝赞赏,真心实意的道。

    “你是在夸你自己吗?论起年龄来你比我都可实力却高我一大截,还有没有天理了。”墨如烟气呼呼的看着牧易,却也没有继续动手,刚刚最后一招使出来多少人让她有些脱力,所以战斗到此停止。

    这已经是墨如烟到来后的第三天,一切仍旧风平浪静,不过不管是牧易,还是墨如烟,都明显感觉到那种风雨欲来沉闷。

    而这三天来,墨如烟不断的拉着牧易当陪练,以此来磨练自己的枪法,毕竟像牧易这样的陪练可不好找,而墨如烟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尤其是现在已经半只脚跨入了一流境界,对于自己的道,也有了一个头绪,接下来只需要再接再厉,把另一只脚也跨进入就算大功告成了。

    墨如烟之所以如此努力,不止是因为感觉到危机即将到来,更有报仇的动力在里面,曲洋的强大一再超出她的想象,她想要替那些兄弟报仇,就得先跨入一流境界,而一流境界也只是勉强有了跟曲洋对抗的资格,真想要杀死他,就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正常情况下,她想要报仇至少还得五六年以上,想要更快的进步,就需要在生死中磨砺自己,没有谁是在家自己练练就能成一流高手的,那些真正的强者又有哪个不是拼杀出来的?又有哪个不是经历了无数战斗?

    而她之所以选择留下来,也是想借助牧易的困局来挑战自己的极限。

    “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主要还是有一个好师父,当初他带着我游历江湖八年,同时也为我打下了坚定的基础,这才有了后来的一飞冲天,所以你也用不着拿我来对比,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牧易不由的道。

    “好了,好了,本姑娘不过随口了两句,你就开始教,比我爹还啰嗦。”墨如烟摇了摇头,然后不再理会牧易,招呼了一声念奴儿,两人便去了她的房间。

    起来,这几天还有一个收获就是念奴儿跟墨如烟成了很好的朋友,至少现在丫头缠着他的时间明显减少了。

    看着墨如烟离去,牧易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一旁的大奴呵斥了一句,“还不赶紧修炼?”

    大奴停下动作,满脸疑惑的看着牧易,他好像一直都没有停啊。

    见大奴的样子,牧易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然后也不理会他,径直回了房间。

    现在他每天除了陪墨如烟过招,其余的时间几乎都用来画符,可惜到现在为止,六丁六甲仍旧没能成功,而回春符也同样如此,甚至连牧易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难免让他多了几分烦躁。

    “符无正形,以气而灵。”

    当牧易再一次失败之后,便将符笔一丢,拿出符箓真解看了起来,这八个字他早就深深的印入心底,甚至每一次看都有不同的感悟,但归根结底,这种感悟也没能让他跨过这道坎。

    符箓四重境界,牧易先在也只是处在第二重罢了,仍旧是有形之符,只不过在这其中加入了气罢了,而关于气的应用,牧易也在不断的摸索当中,并且在画六丁六甲符的时候,他也反复的将气运于其中,但结果仍旧是失败。

    按理来,连五雷符都已经成功了,那六丁六甲没有理由失败才对,但偏偏就失败了,这也是牧易最不明白的地方。

    同时,他不由的响起当初画五雷符之所以能够成功,似乎也是机缘巧合进入那种天人合一当中,虽然只是最初步的进入,但所获得的好处仍旧是巨大的。

    当初他不但因此画出了五雷符,更是突破了一层境界,这几天来,牧易不是没有想过再度进入天人合一当中,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找到那种感觉,甚至将自己弄得心浮气躁,连入定都做不到了。

    几次试下来,那种郁闷的感觉几欲让人吐血,这也让他明白,越是刻意,反而适得其反,所以从那次之后,他就没有再试过。

    符箓真解很快就被牧易翻看完毕,就在牧易准备将其放下的时候,突然瞥见四个字,万物为一!

    万物为一!

    牧易在心中不断的念叨着这四个字,他的思绪也渐渐的散开,各种念头开始生灭。

    天人?什么是天人?天到底指的是什么?周天星宿是天,抬头所见是天,天无形,却有象,处身之外,便是天地。

    而人,自然就是指的自己,但同时也指的是心,本心,道心。

    一个人活着不可能没有思想,不可能没有意识,人感受周围的环境,可以用眼睛看,有身体触摸,用心去感受,有思绪去冥想。

    渐渐的,牧易身上涌现出一股力量,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时他也缓缓闭上眼睛。

    桌子上的突然自己点燃,没有任何心神力量的波动,放在一旁的岁月竹也在闪动着,跟铜灯遥相呼应。

    其实不管是铜灯还是岁月竹,跟牧易本身就是一体的,所以当牧易产生变化的时候,他们也相应的有所反应,甚至就连隔壁房间正跟墨如烟话的念奴儿也浑身一震,甚至来不及跟墨如烟道别,就快速的飞了回来,直接没入岁月竹中。

    墨如烟被吓了一跳,赶忙跟了过来,不过当她看到牧易坐在那里,周身仿佛散发着一种看不到的光芒后,便知道不能打扰他,所以她站在门口,开始为牧易护法。

    牧易此刻早已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应,更准确的,他此刻的意识已经无暇他顾,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碰到了一层东西,然后使劲的挤了出去。

    当成功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意识陡然放大了十数倍,他的意识像是跟天地融为了一体,那种感觉很怪异,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墨如烟,看到了整个房子,甚至还有外面的大奴,乃至外面大街上的情景。

    同时,他也看到了天。

    “原来这就是天人合一。”牧易心中升起一股明悟,天人合一,就是跟意识跟天地融合,这里的天并不仅仅是头顶的那片天,也包括了大地,更包括了万物。

    万物为一。

    一是他自己,但也是万物。

    正是因为这四个字,他才能明悟,原来老道早已在符箓真解中给他留下了线索,只是他一直疏忽了而已。

    不过即便现在,对他而言也同样不算晚,甚至可以这种好处来的正是时候。

    在墨如烟的眼中,牧易仿佛换了一个人,因为担心牧易的情况,所以她一眨不眨的盯着牧易,只是突然,她看到牧易动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取过桌子上的符笔,然后开始在符纸上画了起来。

    墨如烟吃惊的长大嘴巴,因为她发现牧易自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的,但牧易一举一动,都却仿佛带着一种难言的至理,她看到了,却不明白,原本她对于自己的枪道还有些模糊,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现在的牧易,看着他的动作,她心中就有种澎湃欲发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但一时间又不上来。

    如果不是担心打扰到牧易,她甚至想要取过长枪,尽情的挥舞一番,但最终,这种感觉还是被她硬生生的给压制住了,此刻她眼中只有牧易,只有他闭着眼睛,画符的身影。

    此刻的牧易一举一动仿佛都跟天地融为一体,甚至看着牧易,她有种看着天地的感觉,虽然不知道牧易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是牧易的机缘,而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不能打扰到他。

    一张之后,又是一张。

    牧易不断的画着符箓,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将所有会的符箓都画了一遍,就在这个过程中,他对于符箓的理解也在飞快的攀升着,如果以前牧易只是初入第二重境界,那么当他画了一遍之后,就已经彻底稳固在了这重境界中。

    而这还不算完,当画完五雷符后,牧易再度取过一张空白符箓,然后下笔,这一次,他画的是六丁六甲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