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七章 故人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客栈中,牧易脸色有些凝重,他没有想到这次突袭会反而差点回不来了,更没有想到徐家会早有准备,只待他上门,不过这件事情也让牧易清醒了不少,同时也明白像徐家那种家族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就算没有地府的人,光是徐青就让人不敢觑,牧易虽然不怕徐青,甚至今晚要是没有地府的人在,他配合念奴儿未必不能将徐青斩杀,但谁也不知道徐家还有没有别的底牌。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牧易这次还是失策了,这也注定了他短时间内想要解决徐家已经不现实,今晚打草惊蛇后,再想要找到机会恐怕就更难了,而接下来,他恐怕就要面临徐家的报复,这才是游戏的规则。

    不能总由着他进攻,人家就不会反击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就在牧易沉思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听雨楼中祁玉也在向冷雨汇报着今晚生的事情。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以为光凭武力就可以解决一切,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现在坐在龙椅上的就不姓爱新觉罗了。”冷雨轻轻摇头。

    “徐家跟地府合作密切,接下来他恐怕要遭殃了,我们要不要插手?”祁玉在旁边问道。

    “不,我们只需要看戏就好了,年轻人,多一些磨砺总是好的,而且他还年轻,就算失败了,也有足够的本钱东山再起。”冷雨随意的道,显得并不在意。

    “可这样会不会耽误献王墓的开启?”祁玉忍不住道。

    “不会,献王墓会照常开启,至于他能不能赶到,就看他自己的了,记住,我们只看戏,不插手。”冷雨看似警告了一句。

    “是。”祁玉俏脸微变,随即应下。

    而在徐家,此刻也在进行着一场谈话,对象正是徐敬远跟徐青。

    “没想到他当真来了,而且你跟鬼七联手都没有拿下他。”徐敬远脸上透着一丝凝重。

    “他的实力的确出乎我的预料,不过我也差不多摸清楚了,如果有下次,绝对让他有来无回。”徐青回答道,他此刻多少显得有些狼狈,眉毛跟头全部消失不见,脸上也显得黝黑。

    牧易临走之际引下的那道天雷并不是那么好抵挡的,徐青虽然早有准备,可挡下那道天雷,仍旧让他受了轻伤。

    “下次?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既然他出手了,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两个一流高手拿不下他,那就四个,实在不行六个,就算堆,也要把他堆死。”徐敬远狠辣的道。

    “可是我们一时间很难找到这么多一流高手。”徐青有些为难的道。

    “放心,很快就有人联系我们的,别忘了,他的手上可还有黄河古道的钥匙,江湖上打他主意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之前没能联合起来罢了,别看他在江湖上闹得声势不,那是因为真正的大人物还没有关注他。”徐敬远信心十足的道。

    “看来一切都在老爷的掌控之中。”徐青恭维的道,别看他身为一流高手,可论起智谋来,十个他也比不上徐敬远,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留在对方身边。

    除了因为报恩外,更主要是因为对方可以让他实现更大的报复。

    “哎,如果真的在我掌控之中,那子衡就不会死了。”徐敬远叹了口气,眼睛里闪过一抹哀伤,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可没想到忽视了对方的实力,这才导致徐子衡惨死,所有的安排功亏一篑。

    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徐敬远对牧易再无一丝觑,相反,他甚至拿出百分百的认真来对待他。

    这一次未雨绸缪便是一个明证,如果不是因为重视对方,他也不会提前做这种安排,好在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徐敬远眯着眼睛,望向大门口,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哪怕他最贴身的徐青也不例外。

    这一夜,对很多人来,都难以入眠,而作为事件的主角,牧易却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修行中,现在他已经有种紧迫感,更明白,一股危机即将袭来,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祈求敌人会放过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增加实力。

    禹步短时间内很难再进步了,所以牧易将精力转向符箓,除了五雷符以外,他瞄准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六丁六甲符,这张符他画了多次,但始终没有成功过,就跟回春符一样,总感觉差了一些什么。

    一夜修行很快过去,第二天牧易睁开眼睛,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原本以为凭借铜灯可以悟透这一关,可最终他才现,他还是觑了这一次的瓶颈,这跟资质无关,归根结底还是他修行时间太短,底蕴太浅,尤其是符箓之道,更是差的很远。

    倒是大奴似乎进步飞快,多少让牧易有些安慰。

    牧易起来没多久,便听到敲门声,他不禁有些好奇会是谁来找他。

    自从昨天隔壁院子一家惨死之后,另外几处院子居住的人也在一天内搬了个干净,毕竟没有比自己命更重要的,也因此,这座客栈中只剩下了牧易一人。

    那客栈老板有了上次的教训后,也不敢赶牧易,甚至牧易隐约的听对方正在想方设法将这座客栈盘出去,估计是在是怕极了,可惜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敢接手?

    事情沸沸扬扬了几天,虽然不敢闹得人尽皆知,可至少能够买得起这座客栈的人几乎都知道这里住着一尊煞神,一个屠戮数百人的妖道,刽子手。

    对于普通商人来,钱财虽然重要,可那也得有命花才行,所以没人敢接近牧易。

    就连客栈中的伙计也是走的走,逃的逃,只剩下当天那一位,这么大一座客栈,转眼间就快要倒闭了,而一切罪魁祸就是牧易。

    可偏偏牧易还没有这个自觉,硬是呆在这里,没有离开的想法,让客栈老板快要愁白了头。

    “是你?”当牧易打开院门,看见站在门口的人后,直接脱口而出。

    面前站着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在她身后背着一个宽大的盒子,显得她越的娇,她身上仍旧是那身黑衣,干净利落。

    “为何不能是我?不欢迎吗?”门外的女人莞尔一笑,似乎很满意牧易的表情。

    “不,只是有些意外,你怎么会在沧州?”牧易摇摇头,然后道,眼前的女人更是他在洛阳分别的墨如烟,原本应该回到清江府的她却偏偏出现在了沧州,而且还找上门来。

    “你不是跟我过吗,想要晋升一流,就需要找到自己的道,我现在就在寻道当中。”墨如烟一边着,一边自顾的走进院子,丝毫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

    不过她也随后解释起来,“你离开洛阳以后,我便开始挑战各路英雄,尤其是那些用枪的高手,这一路走来,也有颇多感悟,尤其是最近,我听沧州有一个使枪的大家,前来一会,没有想到刚到沧州就听到你的大名,所以就找上门来了,你不会不欢迎吗?”

    “欢迎,只是你既然到了沧州,就应该知道我现在麻烦在身,靠近我可不是一个聪明的决定。”牧易淡淡的道,他的这话倒也属实,现在他虽然不是公敌,但也差不多了,这个时候靠近他,绝对是不智的,难免会受到连累。

    “我们是朋友吗?”墨如烟突然转身,很认真的看着牧易。

    “朋友?”牧易一愣,心中咀嚼着这两个字,随后他露出一丝笑容,“是朋友。”

    当这句话出口后,牧易莫名的感觉心中一暖,他现在正处在风暴中心,而且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真要起朋友来,那苏锦伦可以算半个,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了。

    而墨如烟,原本也算半个,不过当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牧易觉得她已经算一个,两人之间的交情也瞬间拉近了许多,虽然他跟墨如烟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有时候朋友的标准却不是按照时间长短来计算的。

    “那就行了,既然朋友有难,那我岂能袖手旁观?”墨如烟微微一笑道,此刻她的心情很愉快,嘴角不自觉的弯了起来,似乎很满意牧易的回答。

    “好吧,你能帮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如果事不可为,也不用勉强。”牧易随后道。

    “放心吧,我虽然打算帮你,可也没想过要陪着一起死,不过你要是死了,我会替你报仇的。”墨如烟随口道,不过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只是随口一,或许压根就不认为牧易会死掉,毕竟牧易的强大她可是亲眼所见,除非江湖上那些老怪物亲自出手,否则谁能要了他的性命?

    “那我就提前谢谢你了。”牧易笑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墨如烟的到来,他感觉周身的压力一下子减掉了不少,心中也多了几分自信。

    “大奴,还认识我吗?”随后,墨如烟看着站在那里的大奴上前打起招呼来,而大奴只是咧嘴一笑,至少从他的表现来看,他还记得墨如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