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地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冷锋显然也没有想到牧易会答应,所以在牧易丢出那块黑牌的时候也呆了一下,不过等他看清楚桌子上的黑牌时,眼睛瞬间陡缩,情绪剧烈的波动起来,脸上更是露出一抹骇然。

    牧易看到冷锋的模样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不过他没有打扰对方,一直等冷锋仔细的看过黑牌以后以后才开口道:“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虽然是问话,但牧易的话中却带着一种肯定的语气,刚刚冷锋的表现别是他,房间里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如果我没有看错,这黑牌应该来自一个名叫地府的杀手组织,而传地府有九大金牌杀手,每一个都能刺杀一流高手,因此也让许多人为之胆寒。”冷锋道。

    “地府?九大金牌杀手?这么这黑牌就是其中一个了?”牧易颇感兴趣的问道,这黑牌上写着一个九,显然是身份的代表。

    “是的,这黑牌的主人应该就是九大金牌杀手中排行最末的鬼九。”冷锋看着牧易露出一丝复杂,地府或许很多人没有听过,甚至鬼九这个名字更加神秘,但是光从可以刺杀一流高手就能想象这种杀手的厉害。

    而就是如此厉害的杀手,却死在了牧易的手中,那么牧易岂不是比那些可以刺杀一流高手的刺客还要厉害?

    冷锋没有怀疑这黑牌的真假,因为没有人敢冒充地府的人,当然,如果有人杀了地府的人,那么等待的将是不死不休。

    一旦让地府认真起来,那么即便你权势再大,最终也难逃一死。

    因此,在冷锋眼中,牧易即将大祸临头,哪怕牧易在江湖上已经赫赫有名,更被称之为妖道,可冷锋却不认为他能对抗地府,由此可见地府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鬼九吗?可以仔细跟我吗?”牧易问道。

    “你们到外面等我。”冷锋沉吟了一下对着身边几名手下道,那些手下虽然也很想听一听这段隐秘,但是老大吩咐了,他们只能乖乖的到门口等待。

    等几人离开,冷锋才开口道:“地府九大金牌杀手以鬼为姓,数字为名,从鬼一到鬼九,越是往前,实力便越强大,据排行前三甲已经不是金银能够请动的了,而地府除了九大金牌杀手外,还有黑白二使,更是凌驾鬼部之上,据实力深不可测,但更为神秘,但最可怕的还是地府的府主,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据三年前他跟白帝城的白帝一战,胜负不分。”

    当冷锋到最后的时候,表情已经是浓浓的敬畏,如果光是以地府的划分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当把那位府主跟白帝城的白帝相提并论的时候,就凸显出了那种强大。

    要知道那可是白帝啊,天下武功十分,独霸三分的白帝。

    虽然牧易现在有一定骄傲的资格,可让他面对白帝,就什么都不是了,他还没有狂妄到可以跟白帝相提并论的程度,他离着那个境界还太远了。

    不过听了冷锋的话,牧易表情也凝重起来,如果当真像他所的那般,这个地府已经称得上恐怖了,至少不是牧易能够对抗的,而偏偏他又杀死了地府鬼部的鬼九,等于跟对方结下了仇怨,从刚刚遇到的那个刺客就能看出来,对方已经对他展开到了刺杀,而且这种刺杀一旦开始,恐怕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哪怕牧易胆大包天,可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也会觉得棘手。

    “地府的刺杀会无休止,直到目标死亡吗?”牧易想了一下问道。

    “至少据我所知,地府从未有过失手。”冷锋完后又摇了摇头,“或许曾经有人成功吧。”

    “白帝?”牧易道,毕竟刚刚冷锋过三年前白帝跟地府的府主一战,如果有谁能够让地府束手无策,不得不放弃任务,那么肯定是白帝无疑。

    “对,也唯有白帝有这个实力让地府退缩,但除了白帝外,我再未听有人成功过。”冷锋道,只是他看向牧易的目光已经多了一丝同情,显然,他并不认为牧易可以摆脱地府的刺杀。

    “是吗?既然有一个白帝,为何就不能有第二个?”牧易轻声道,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定,不管地府多么强大,可是想让他就这么屈服显然是不可能的。

    冷锋听了牧易的话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牧易,他不知道牧易哪里来的这种自信,难道仅仅是杀死一个鬼九吗?可是鬼九只是鬼部中最弱的一个。

    “道长还是多加心吧,一旦上了地府的生死簿,那几乎就是必死的结局,除非能够让地府的府主亲自将名字勾掉。”冷锋再度道。

    他的话也给了牧易一个提示,生死簿。

    看来这地府是按照人间的那些传创立的,不但有鬼部,还有黑白二使,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十殿阎罗,有没有牛头马面。

    “我知道,多谢告知。”牧易点点头,冷锋的这番话让他对地府多了一些了解,也有了一个准备,至少不再是对敌人一无所知。

    冷锋并没有停留多久,随后便告辞离开,在知道了凶手是地府的人以后,他就明白,这个凶手,他抓不到,他虽然为人执拗,可却不是傻子。

    牧易坐在那里久久未动,脑海里一直想着地府,他倒不是后悔斩杀了鬼九,而是在想对策,从今天的刺杀来看,对方明显已经盯上他了,就是不知道之前那个刺客到底是鬼几。

    如果只有他一个,牧易倒并不怎么担心,但鬼部却有九人,排名越是靠前便越是厉害,当他无法完成任务的时候,对方肯定还会派遣更加厉害的人来。

    而一味的在家等待别人上门刺杀显然不是他的为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可是他在沧州城的势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想要查出对方的下路更是不可能。

    至于听雨楼,牧易只是想了一下便掐掉这个想法,他相信以听雨楼的实力肯定知道地府,可却偏偏没有半点提醒,实际上态度已经表明了,而牧易的骄傲也不允许他事事都找听雨楼帮忙。

    既然无人可用,那么就只能从源头上下手了,鬼九之所以刺杀他应该是受到徐家的雇佣,所以问题就出在徐家,虽然解决了徐家不一定会让地府停手,但至少也是一种威慑,而且也能从对方那里得知一些地府的消息,他倒想看看他的买命钱到底有多少。

    “徐家,很好!”牧易冷冷的道。

    “老爷,根据我们眼线传回来的消息,地府已经出手,不过却失败了。”

    在牧易想着徐家的时候,徐家中同样也在谋划着他。

    “失败了?看来我们都瞧了这个妖道,难怪年纪轻轻就能闯出这偌大的名声,并且能够斩杀鬼九,一手覆灭数百人,当真恐怖啊,我们徐家得罪这种存在,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徐敬远轻声道,他脸上甚至多了一丝茫然。

    但很快,他脸上这丝茫然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狠辣,“徐家不可以退,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么最好就是斩草除根,不然不但我徐家会成为笑柄,将来也必然会遭遇大祸。”

    “可上一次鬼九先生是帮忙,这次来的人也是为了他报仇,如果那妖道的实力太强,对方会不会因此放弃?毕竟地府终归只是一个杀手组织,没有利益的事情,必然不会去做。”

    “联系各家,出钱,三千两黄金杀一个一流高手,我们就出一万两金子,不就不信地府不为之所动,一旦地府接了,他的名字上了生死簿以后,那就是必死无疑。”徐敬远缓缓道。

    “是,老爷,我这就去安排。”

    “嗯,尽快吧,而且我有种预感,天下大乱已经不远了,这沧州城同样避免不了,我徐家必须要早做打算才行。”徐敬远最后道。

    只是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的打算是什么。

    夜晚,牧易换下身上的道袍,穿上了一身夜行衣,然后将铜灯还有各种符箓装好,最后蒙上面巾提着岁月竹悄无声息的离开客栈,这次牧易并未带着大奴,只是带了念奴儿。

    白天的时候牧易已经打探清楚徐家的位置,所以这一趟直捣黄龙,这也是牧易目前想出的最直接的方法,原本他打算过一阵再找徐家算账,现在因为地府的出现,不得不提前行动。

    月色下,牧易表情越的冰冷起来,很快,他便悄悄翻墙进入了徐家中,虽然徐家也称得上戒备森严,尤其是在当下更是如此,但这等程度的防备对牧易来却等若于无。

    虽如此,但牧易也并未大意,劫持了一个侍女,从她口中知道了徐敬远的住处后,牧易便摸了过去。

    书房中,透露出一丝光亮,显示着其主人仍旧还未休息,躲过一波巡视,牧易身子一晃便来到门口,并且直接推门而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