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四章 鬼九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随着牧易到了外面,那刺客也如影随形。

    虽刺客讲究一击必杀,一旦失败便立即遁走,等待下次机会,几乎很少跟人正面搏斗,可这名刺客不知道是因为不甘心,还是一心想替死去的那个报仇,在偷袭失败后,不但没有离开,反而一个劲的追杀牧易。

    当然,这或许也跟牧易的表现有关系,毕竟从开始他便落在下风,被压制住,或许因此让对方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所以才不愿意就此离去,毕竟牧易有了戒备以后,下次再想找这样的机会就难了。

    所以在牧易逃到院子里,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攻击的更加猛烈,丝毫看不出他是个刺客来。

    不过突然,那刺客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一道绿光从天而降,直接落入牧易的手中。

    见此,那刺客大惊,分明已经有了退意。

    “迟了!”

    牧易一声大喝,当他握住岁月竹以后,心中顿时升起一股豪气,迎着那刺客便冲了上去,岁月竹轻点,上面更是带着冲击心神的力量,对方却不知,只以细剑相迎。

    之前牧易跟对方赤手相搏的时候,只一味躲闪,并没有使用那套拳法,实际上他便是留着这一刻,出其不意,才能给对方造成更大的伤害。

    “叮!”

    岁月竹跟细剑撞在一起,针尖对麦芒,但是在两者相撞的瞬间,牧易分明看到那此刻浑身一僵,显然是措不及防下心神遭到冲击,如果在平时,这种刹那的僵硬或许不算什么,但是战斗中就不一样了,任何一个疏忽都有可能丢了性命,更何况是这种致命的僵硬了。

    牧易没有任何犹豫,右手一震,岁月竹便朝着那刺客的眉心点去,哪怕岁月竹看上去轻飘飘的,可一旦击实,就算对方的脑袋是石头做的,也会立即爆开。

    眼看着岁月竹便击中对方,甚至牧易脸上已经流露出一丝喜意的时候,他心中再度升起一股危险的感觉,似乎只要再往前一点,他就有性命之忧。

    虽这种感觉来的突然,又没有理由,但牧易仍旧在电光火石之间做了决定,退!

    相比对方的性命,无疑还是自己的命重要,牧易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杀手而赔上自己的命,他如果继续固然可以击杀对方,但自身恐怕也有危险,尤其是在这献王墓开启的紧要关头,他绝对不能受伤。

    牧易从不缺乏拼命的决心,但关键也要看是否值得,至少眼下对他来就不值得,所以他退了。

    牧易刚刚一退,那刺客的左手便抬了起来,一抹深邃的黑芒在他袖子中吞吐不定,如果牧易刚刚再往前一步,恐怕这黑芒就已经落在他身上了。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牧易仍旧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

    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牧易会退得这么坚决,加上距离已经拉开,他左手中的底牌最终也没能翻开,不过牧易却没有就此放过对方,而是退后的同时,他已经激发了一张五雷符。

    “轰咔!”

    一道天雷从空而落,顿时将那名刺客淹没,不过牧易脸上却没有任何高兴的表情,相反显得更加凝重了,因为在天雷落下的那一瞬间,对方消失了,甚至连他都没有看清对方是怎么消失的。

    所以这道天雷注定做了无用功,只是在院子里轰出一个大坑。

    随后,牧易看着一片赤黑的大坑,露出沉思之色。

    “轰!”

    就在这时,隔壁院墙传来一声巨响,然后牧易便张大嘴巴看着穿墙而过的大奴,他的嘴角隐隐有些抽动。

    对于大奴回来牧易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边的动静根本就瞒不过他,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大奴会是以这种方式到来,看着彻底坍塌了一段的院墙,牧易突然叹了口气。

    “好了,这边没事了,回去吧。”等大奴来到身前,牧易才开口道。

    并且完以后牧易便沿着大奴撞开的那段墙回到自己的院子,大奴摸了摸挠头,脸上有些茫然,好的打架呢?

    这边又是打雷,又是巨响的,自然也惊动了客栈里的人,不出意外的,他们发现了隔壁院子里死去的人,而后就是捕快到来,原本牧易以为会是谢峥领人来,却不料来者是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浑身透着一股冷意,那双眸子也如鹰眼,无比锐利。

    “人可是你杀的?”冷锋盯着牧易问道,丝毫没有因为牧易身后的大奴气势就落在下风。

    而牧易对于对方找上门来也不觉得意外,他居住在隔壁本就有嫌疑,更别院子里那个天雷留下的大坑以及坍塌的院墙,对方如果不来找他,那才奇怪呢。

    “你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为何还要来问我?”牧易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问道,对方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上并不强,不过刚刚达到二流境界,在江湖中或许不算起眼,毕竟桃花坳一战,牧易就杀了屠了近两百二流高手,生生把沧州城中的江湖高手削掉了三成。

    当然,这并不是二流高手就真的这么不值钱,随便一座城都能找出千八百二流高手,关键原因还是沧州的特殊性,作为清末武林圣地,这里本就武风鼎盛,家中稍微殷实一些的都会学点拳脚,在这种环境下,高手的数量自然远远多于其他地方。

    再加上几大家族联合许下重利,多方拉拢,以及自家培养的,凑齐近两百二流高手也就不算什么了。

    让牧易意外的是,对方一个二流高手居然只是个捕快头头,甚至比谢峥花钱买来的职位都高不到哪里去,这就有些怪异了。

    “那你可知凶手是什么人?”冷锋沉默了一下继续问道。

    “不知。”牧易摇摇头,他并非存心隐瞒,而是真的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过即便知道,他也不认为冷锋能够拿对方怎么样,虽然他二流境界在普通人眼中已经算得上高手了,但在一流境界眼中,却是可以随手屠杀之辈。

    所以江湖中,不入一流,根本算不得真正的高手。

    在牧易完这句话以后,屋里的气氛顿时凝滞起来,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头,我看这位道长不像是坏人,我们还是走吧。”终于,跟着冷锋进来的其中一个捕快道,在话的同时,他眼中也透出一丝畏惧,而这畏惧,分明就是因牧易而生。

    捕快,也算得上是消息最灵通的那一部分人,更何况眼下整个沧州城传的沸沸扬扬,就算他们想不知道也难,原本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凶杀案,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魔头,妖道。

    在看到牧易的那一瞬间,对方便有种转身就逃的冲动,那可是数百人啊,结果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光想想就令人恐惧,他相信,牧易就算杀了他,也不会有人为他报仇。

    眼下沧州城中的大人物都还没讨论出一个对策,就更不是他这种人物能够插手的。

    只是自家捕头却是出名的执拗,连上司都经常顶撞,更不会迎来送往,也因此虽然是二流境界,却也只能屈居一个捕头的职位,甚至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强,恐怕连捕头都捞不着。

    不过性格执拗终究不是傻,否则也不可能成为捕快,根据他所的观察,凶手并不是牧易,除了没有这个必要以外,那一家子全都是被细剑穿透心脏而亡,而且出手狠辣凌厉,死亡时间更是凌晨。

    而刚刚那场战斗更加表明了跟牧易无关,但是在他看来,虽然凶手不是牧易,但牧易却一定知道凶手是谁,所以即便知道了牧易的身份以后,他依旧找上门来,为的就是想找出真凶。

    “我知道你是谁,而且也不想得罪你,我只是想查清楚凶手是谁,不能让那一家人白死。”冷锋没有听从手下的话,而是硬板板的看着牧易道。

    他这话让他的手下都吓了一跳,几乎有种夺门而逃的冲动,好在牧易听了这话以后并未发怒,只是颇为好奇的看着冷锋。

    “你想替他们报仇?”牧易问道。

    “不错,从我成为捕快的那一天便发誓,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冷锋直接道。

    “呵呵,不放过一个坏人?志气挺大,不过你觉得可能吗?”牧易带着一丝嘲讽的道。

    “我知道不可能,但至少我会尽我所能。”冷锋面无表情的道,似乎牧易并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而看他的模样,也没有一点动摇。

    “你真想知道?”牧易神情中也多了几分认真。

    “是的。”冷锋点点头。

    “好,对方应该是杀手,这是我之前斩杀一名杀手从他身上找到的,他应该跟今天这个出自同一个地方,至于隔壁那家人真要起来也是因我之故,对方杀死那一家就是引诱我上钩,布下陷阱刺杀我。”牧易着便丢出一块两指宽,三指长的黑牌,那上面画着一张鬼面,地下有一个字——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