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三章 刺杀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夜,牧易再度点燃铜灯,开始修行,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感受到了好处,所以今天晚上大奴也显得很认真,甚至有那么一丝迫不及待。

    只是入定没多久,牧易便睁开眼睛,对面大奴跟念奴儿全都神色安详,没有丝毫察觉。

    “为什么隐隐有些心神不宁,难以深层次的入定?”牧易皱着眉头,心中有些奇怪,至少这种情况以前从未遇到过,所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原因一定不在于他自身,要知道他现在正处在实力增速的时期,入定更是跟吃饭喝水一般,因此,让他心神不宁的一定是外界原因。

    “有危险!”很快,牧易心中便浮现出这个念头,并且当他有了这种念头以后,他的心神力量也缓缓散发出去,笼罩整个房间,然后朝外面延伸。

    院子里很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过分,反而有种死寂的感觉,至此,牧易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他被人盯上了,而且还是一个很恐怖的杀手,即便牧易也不知道他现在藏在哪里,之所以会这么认为,更多的是一种直觉。

    而这不知隐藏在何处的杀手让他想到了桃花林中那个会土遁的杀手,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当时牧易对那门土遁术也很眼馋,只可惜却没能在他身上找到这门遁术。

    “这么快就来寻仇吗?”牧易心中一动,然后缓缓将心神力量收了回来,同时他的眼睛也慢慢闭上,一副再度入定的模样。

    虽只是假装,可牧易还是有一部分心神当真入定了,另外一部分心神则一直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如此一旦对方真的偷袭,他也能立即反应过来。

    夜,缓缓流逝。

    一直到第二天,牧易仍旧没有等来那名杀手,这不禁让他有些奇怪,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轻易的放弃了,难道他察觉到了?还是因为有别的原因?

    带着一丝疑惑,牧易还是起身来到外面,可他刚刚来到院子,就本能的觉得不对。

    “有血腥气。”牧易鼻子微微一动,目光随即望向远处,然后他想也不想,便快速来到隔壁另一处院子,这家客栈后院并不只是牧易这一处院子,而是分为好几处,专门用来给那些有钱人居住。

    可是当他来到隔壁之后,却发现居住在这里的人全部被杀死了,一共有七人,其中四个护卫,其中一人的实力至少勉强达到了三流高手,牧易之所以如此清楚,是之前见过一面。

    剩下三人为一家三口,一对中年夫妻跟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从对方衣着打扮来看,虽不算大富之家,可也有所余钱。

    当牧易看到他们的时候,中年男子跪在地上,脑袋歪着,气息早已全无,他的致命伤来自胸口,被一柄细剑刺穿,早就死的不能再死。

    中年女人则是死在床上,她怀里抱着女儿,躲在墙角,但这仍旧没能幸免,甚至连女孩也是如此,胸口皆被细剑贯穿,从她们的表情中就能看出,她们死前一定承受了很大的恐惧。

    只是到底什么人杀的她们?仇杀还是劫财?

    牧易忍不住露出一丝疑问,难道他昨天晚上感受到的那股杀意并非针对他?

    带着这丝疑问,牧易随后转身离开,虽然他同情对方,可他毕竟不擅长破案,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官府就好,顶多他暗示一下谢峥,让其尽量找出真凶,为这一家人报仇。

    不过就在牧易走到外间客厅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杀意袭来,原本躺在地上,胸口中了一剑,毫无气息的一名侍卫突然暴起,手中长刀直袭牧易。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牧易脸上闪过一抹错愕,倒也没有让他失态,因为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攻击并不强烈,顶多是有些突然罢了。

    “陷阱?”牧易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两个字,随即他便打出一张定身符。

    可就在这时,牧易突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被什么洪水猛兽盯上了,他几乎想也未想,身体便直接横移,禹步几乎随心而动。

    就在他刚刚闪开,一柄细剑便穿过了他留下的影子,如果不是他躲闪的快,恐怕这一下已经穿透他的心脏了。

    身后的袭击让牧易明白,这果然是针对他的陷阱,而他昨晚的感觉也没有错,或许对方原本的打算就是直接偷袭他,可是在他的戒备下,对方没有找到机会,所以便制造了这么一个机会。

    他先将隔壁居住的人杀死,因为他相信以牧易的实力,又是隔着这么近,一定可以闻到隔壁的血腥气,这样一来,牧易就回来查看,当他动了这个念头的时候,实际上计谋就已经成功了。

    或许一夜平安无事已经让牧易觉得对方退去,加上隔壁有人死去,就会本能的认为对方并不是针对他,外间的四个侍卫只是一种遮掩,但同时也是鱼饵,毕竟正常人在看到已经死去的四个侍卫之后,大部分注意力都会集中在里面那一家三口。

    所以当牧易走进屋的时候也是警惕心最强烈的时候,可是当他并没有发现危险后,戒备就会慢慢放下,尤其是离开之际,心神自然放松。

    然后以一具尸体为引,让牧易上当,这个时候,才是真正杀招暴露之际。

    如果没有禹步,恐怕在这一击下牧易就算不死也会重伤,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伤了,结局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哼,早就等你了。”牧易冷哼一声,带着一丝心悸一丝后怕,直接打出两张斩妖符,这斩妖符并不打算击败对方,只要稍微阻拦一下便好。

    这个时候,牧易也看清了偷袭之人,一模一样的黑袍,无疑也确定了两者相同的来历,对方的的确确是来找他报仇的。

    只是即便知道了,牧易心中也仍旧有些恼火,杀意大生。

    那黑影手腕一抖,两道斩妖符的白光便四散开来,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威胁麻烦,随后那细剑便如一道流星,轰然落下。

    这一次因为有了准备,所以牧易并非继续躲闪,可惜他在过来的时候并未带着岁月竹,不然就省事多了,虽如此,但他还是激发了一张金刚符,让他的防御力大增。

    只见他迎着刺来的细剑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

    “嗤!”

    虽然早有准备,可当真的实施的时候牧易才发现自己还是觑了对方,更觑了那细剑上的力量。

    尽管有金刚符,但在那一瞬间,牧易仍旧有种指头被切断的感觉,不过经过这么一阻,对方也慢了下来,并且因此被牧易近身,这也是牧易冒险给自己制造的机会。

    毕竟他现在不但没有带着岁月竹,甚至连铜灯都没有带,身上唯有一些符箓,但威力最大的五雷符却因为在房间里,所以效果大受影响,毕竟五雷符充其量只能是一个引子,一个聚集天雷媒介。

    依靠它来沟通天地间的伟力,因此引得天雷落下,实际上这天雷仍旧来源天地,可若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五雷符虽仍旧可以引下天雷,可天雷从天空深处落下,第一攻击的绝对不是对方,而是屋顶。

    经过这一层削弱,天雷十分威力估计也就剩下三五分,根本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

    这也是为什么牧易几乎很少在房间里动用五雷符的原因。

    而没有了这三样,想要在短时间内拿下对方根本不可能,从对方出手的瞬间,牧易就已经明白,对方的实力绝对是一流之境,其本身更是精通搏杀,相比在这方面,牧易仍旧落在下风。

    不过这个时候就算后悔也已经晚了,为了尽快摆脱对方,牧易只能出险招,一旦到了院子里,那么胜利的天平就会朝着他这边倾泻,而且隔壁的念奴儿也一定会听到动静,那个时候才是围杀对方的最好时机。

    牧易的计划很好,只是他却算错了对方的实力,对方比当初在桃花林中灭杀的那个要更加难缠。

    感受着细剑上传来的力量,牧易不得不快速收回手指,不然他的手指当真会被切断,并且脑袋一歪。

    那细剑几乎贴着牧易的脸颊刺过,这一刻,牧易甚至能够感觉到脸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过他也趁此一步跨出,消失在原地,随后再一步,牧易便到了院子里。

    这个时候他的气息终于不再遮掩,浩浩荡荡,冲天而起。

    “哥哥!”另一边房间里,当感受到牧易爆发出来的气息之后,念奴儿蓦然惊醒,然后想也不想便钻入岁月竹中,随后岁月竹轻轻一闪,便直接穿透窗户飞了出去,速度更是快若闪电。

    大奴的反应虽然略显迟钝,但在岁月竹消失后,他也轰然站了起来,随着他的起身,一股暴虐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然后就看到他几步跨出,轰隆一声撞碎了房门,也冲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