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一章 谁在算计?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再度离开了,当然也没有忘记将周围的眼线解决掉,堂堂妖道,如果任由别人这么监视而无动于衷的话,那也太让人瞧不起了。

    在之后,谢峥也悄无声息的离开,只不过相比来时的兴奋,走的时候他心中难免要沉重的多,虽然牧易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可是在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以后,却是他自己都没法轻易的原谅自己。

    英明了半辈子,到老被鹰啄了眼睛,可谓是一朝英名尽散。

    原本以谢峥的精明是不应该犯这种错误的,可惜来了沧州城以后因为一路顺风,加上牧易大展神威,让他下意识的放松了戒备,以为自己可以像临安县一样掌控全局,却忽略了这里是沧州城,各种大人物的博弈更不是他能想象的。

    这也难怪他会栽这么一个跟头。

    不过这个跟头对于谢峥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让他警醒,今后不至于再犯类似的错误,同时也让他看清楚了自己,而他心中对牧易的敬畏也更浓了几分。

    牧易却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虽然他也知道有人故意用谢峥的嘴告诉他这件事情,而且就算知道有人想利用他,他也必须走这一趟,那钱不通不但跟他有仇,更是清楚的知道献王墓的底细。

    牧易一路疾驰,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先来到十里堡钱家,不过正如谢峥所的那样,钱家虽然还有人在,但都是一些不重要的管事以及铁匠。

    那钱不用,钱铁牛,甚至所有姓钱的,全都消失不见,牧易也抓了个管事逼问,可对方却也不知情,只知道钱家召集直系子弟祭祖,但在哪里祭祖,为何又消失不见,他们全都不清楚。

    同样的,他们现在也在等待钱不通等人的回归。

    虽然没有问出什么来,但一个祭祖就明了很多东西,所以牧易随后便来到海口那座铁狮子处,按照上次的方法开启机关。

    在地下密室通道打开的瞬间,牧易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从里面他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并且还感受到了浓浓的怨气。

    牧易也不敢大意,点燃铜灯便走了进去。

    还是上次那个密室,不过此刻地上却变成了暗红色,原本在牧易进来后一些怨气不自觉的朝着他缠绕而来,但刚刚进入铜灯笼罩范围,便立即化作灰飞。

    看地上已经干掉的血迹,至少也过了三天左右,而这个时间恰好可以跟钱家祭祖的时间对的上,虽然还没有见到尸体,可是牧易已经能够想象到他们的下场。

    “好狠的人。”牧易忍不住轻声道,因为一己之私,将自己全部直系血亲献祭,当成自己恢复的养分,这根本就是灭绝人性,彻底入了魔。

    随后,牧易推开一侧的暗门,果然在里面现被吸干掉的尸体,那一张张扭曲的不敢置信的脸庞,无不诉着钱不通所犯下的罪孽,并且牧易在其中现了钱不用以及钱铁牛。

    也就是,钱家所有直系尽数惨死了,虽然还有一个钱不通,但实际上钱家已经算是灭门了,而且出手之人还是他们最信任家主。

    “如果你知道眼下这般情景,可会后悔?”牧易突然望着墙角道,那个当初求他杀死的老人,或许他当初未必没有存着保全钱不通,保全钱家的念头,所以才什么都没有透露,可是他肯定不会想到钱不通会一手覆灭自己的家族。

    “黑龙道人,钱不通。”牧易心中闪过这两个名字,心中对钱不通已经警惕到了极限,这种人如果留着绝对会成为大患的。

    当初他虽然借助铜灯毁了钱不通的两条黑龙,但现在牧易相信通过献祭钱家所有直系,钱不通的道行绝对已经恢复,甚至更进一步也不定,到时候牧易面对的就不止两条黑龙了,也有可能是三条,甚至是四条。

    所以牧易对钱不通不敢有任何大意,尤其对方躲在暗处,而他在明处。

    “虽然你们是被钱不通所害,但真要起来,我亦有一丝因果在其中,如今你们已经死掉,就让我最后送你们一程吧。”牧易着,心神力量灌入铜灯当中,顿时间,一道火焰分出,落入密室中满地的尸体中。

    虽然那道火焰并不大,可是一落下,便疯狂的燃烧起来,诡异的是,牧易站在门口却感觉不到任何热浪传来,顷刻间,那些尸体便化为灰烬。

    原本牧易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的时候,却突然现刚刚那道分离的火焰不但没有熄灭,反而变大了许多,并且自动回到铜灯中,接着牧易震惊的现铜灯中的灯油多了一些。

    虽然灯油只增加了原先的三分之一,但的的确确是增加了。

    “难道并不只有黑龙可以成为灯油,尸体也可以?”牧易瞪大眼睛,只觉得心脏噗通噗通直跳,自从有了灯油以后,他便现铜灯的种种神妙之处,让他受益匪浅。

    只可惜灯油消耗太快,又没有补充之法,里面的灯油顶多可以维持一两个月,这还是在节约的情况下,如果他,念奴儿,加上大奴全力修行的话,能不能维持半个月还是一个问题。

    但现在,他却现除了黑龙居然还有办法可以补充灯油,又怎能不让他欣喜?

    “尸体。”牧易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如果尸体可以化作灯油,那么鬼物是否也能转化灯油?原本牧易只觉得铜灯克制鬼物,却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但眼下,有了这次机缘,却让他心中有了更多的想法。

    不管鬼物是否可以转化成灯油,至少可以去试一试,尤其是城西的乱坟岗中,那里聚集的鬼物可不少。

    当然,至少确定了尸体可以转化灯油也是一个突破,虽然很残忍,但未尝不是一个方法,当然,牧易心中本能对焚烧尸体转化灯油有些抵触,这让他想到了吃人。

    所以难免有些不能接受,甚至他心中已经决定,今后除非迫不得已,否则绝对不用这种方法。

    毕竟他一开始焚烧这些尸体是为了让他们安息,而不是图什么灯油,虽然结果一致,但至少出点是不同的。

    牧易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密室,然后转身离开,从祭祖以后,钱不通就离开了,牧易可以确定的是,此刻钱不通一定就在沧州城中,并且伺机而动,等待献王墓的开启。

    但是光以他的力量想要从沧州城中找一个人,肯定是无法做到的,除非听雨楼的力量全部为他所用,但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牧易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对方利用谢峥的嘴转告他的,毕竟要沧州城中谁的消息最灵通,并且还会关注钱不通,那么冷雨的嫌隙无疑最大,因为钱不通的目的也是献王墓。

    只是冷雨让他知道这件事情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防范对方?

    牧易有些想不通,尤其是猜不透冷雨的想法。

    不过既然猜不透,牧易也没有去钻牛角尖,他相信,不管冷雨打的什么算盘,亦或是不管钱不通有什么阴谋,随着献王墓开启,一切必然真相大白,而他在那之前只需要积蓄增加实力就可以了。

    禹步的修炼虽然已经入门,但想要精通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而且符箓之道博大精深,也需要好好研究,如果在献王墓开启之前能够画出六丁六甲符,绝对会实力大增,因为六丁六甲符实际上有些类似神打之术,同样是借力而战。

    关键时刻,使出此符,绝对可以扭转乾坤。

    除了符箓之道外,牧易也决心研究一下所谓的炼雷之法,从之前冷雨提起时,他就知道这炼雷之法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虽然炼雷凶险,但好处也绝对是巨大的,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未尝不可以博一下。

    当然,如果能够找几个帮手就更好了,可惜牧易一直都是孤家寡人,除了念奴儿跟大奴外,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也寥寥无几,更别能够帮到他的人。

    所以这件事情恐怕也只能靠他自己了,至于冷雨,牧易觉得还是不要太相信那个女人的为好,否则到时候被卖了还有可能帮人家数钱呢。

    离开铁狮子,牧易便直接回到客栈,这一趟来去匆匆,虽然收获不是很大,但至少知道了钱不通已经恢复,随时都会报复,让他有了准备,还有就是灯油终于有了眉目。

    而既然有了方法补充灯油,那么牧易也就不再像之前那般节省,现在离着开启献王墓已经不足七天,他必须加快准备才行。

    所以牧易将念奴儿跟大奴召唤过来,一起围着铜灯而坐,随着牧易心神力量涌出,铜灯也光芒大盛,直接将三人笼罩在其中。

    感受着铜灯的光芒渐渐渗入体内,他的神情也随之变得安详起来,呼吸渐渐跟铜灯遥遥相应,随之跳动,而牧易也渐渐进入了深层次的入定当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