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三十章 蹊跷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回到客栈,却意外的现谢峥居然来了。

    “见过大人。”谢峥看到牧易立即行礼,他的眼睛中分明多了几分敬畏,从他初见牧易开始,便觉得牧易不简单,这也是他们叔侄两个愿意给牧易卖命的一个原因,随后他们千里迢迢来到沧州,只为完成牧易所交代的事情。

    可是没有想到这一等,却等来了牧易大展神威的消息,连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八方堂都被他给灭掉了,只不过八方堂虽然有名,可离着谢峥实在太远,他也只是多听闻而已。

    但是沧州城就不一样了,不管徐家,还是另外几家,在他眼中都是天大的势力,轻轻一动就能把他给碾死,可这几家联合,凑了几百人围杀牧易,结果等来了全军覆没的消息。

    这一天里,沧州城中几乎全部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原本或许有人还对牧易有所轻视,认为他的威名不过是捡来的,但此刻,却再无人有这种想法,毕竟那可是数百条人命,其中更有数家权贵的嫡系子弟,可却全被牧易杀了。

    作为沧州城捕快,谢峥知道的要比外人更多一些,他更清楚那里面不但有一流高手,还有好几个半步一流高手,甚至连神机营都出动了,可即便如此,仍旧没一个能活下来,他也因此对牧易的敬畏更浓。

    心中更庆幸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虽然追随牧易有很大的风险,但毫无疑问,最终的收获也绝对是巨大的。

    他谢峥年纪这么大,早已经不再奢望什么,可是谢淼作为他最看好的子侄,更是被当成谢家的希望,为了谢淼能有一个好的前程,他原因拿性命去拼搏。

    而且他很清楚牧易的为人,只要他们叔侄忠心耿耿为牧易办事,将来牧易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不必多礼,你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牧易直接问道,毕竟眼下他这里多受关注,谢峥来此绝对冒了很大的风险,一不心被现,牧易固然不会有事,但以谢峥的身份,绝对活不下去。

    所以他才问谢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相信如果不是有重要事情,以谢峥的沉稳肯定不会冒此危险。

    “回禀大人,的确有事情禀报。”谢峥开口道。

    “吧。”牧易坐定,然后看着谢峥问道,虽然谢峥只是个普通人,但牧易从未看过他,光从他到沧州城短短一个月,就能站稳脚跟,并且在官府谋了一个差事,彻底融入进去就简单不到哪里去。

    “大人可还记得十里堡钱家?”谢峥直接道。

    “自然记得,钱家准备要找我算账吗?”牧易问道,对于钱家,尤其是钱不通,他可是记忆尤深,如果不是铜灯显威,他也未必能干脆利落的拿下对方,并且夺取铜灯。

    至于钱不通找他算账也在他预料当中,毕竟两者可谓是深仇大恨,只不过短时间里,牧易不认为对方有那个实力,等到钱不通恢复,他早就离开沧州城了,更何况他能击败对方一次,就能有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而且以后他可不会再留情了。

    甚至如果当初不是为了玉玺,他早就直接把钱不通杀了。

    “钱家所有人都消失了,属下觉得此事甚为古怪,所以不敢隐瞒,特来禀报大人。”谢峥道。

    “钱家所有人消失了?”牧易一愣,有些不解。

    “是的,在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属下便派人多方打探,终于从一个跟钱家子弟相熟之人那里听到了一件事情。”谢峥满脸凝重的道。

    “你。”牧易也认真了几分,虽然他绝对钱不通威胁不大,可并不代表他就会狂妄自大。

    “按照那人所,钱不通召集了钱家所有直系子弟,要进行祭祖。”谢峥道。

    “祭祖?如果只是祭祖的话,那钱家那些直系子弟不应该失踪才对,难不成是举家逃走了?”牧易疑惑的道。

    “这也正是属下奇怪的地方,钱家的产业俱在,没有任何出售的消息,而且属下也问过把守城门之人,这几天并未见到有钱家之人离开,随后属下又派人悄悄进入十里堡,结果意外得知,钱家众人是在某夜之中突然全部失踪的。”谢峥继续道。

    “唔,钱家众人无故失踪。”牧易起身,在房间里慢慢踱步,脑海中不由的想到钱不通,甚至是钱家,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你对钱家了解多少?尤其是钱不通,据我所知,钱不通应该属于钱家老二吧?”牧易突然问道。

    “回大人,钱不通的确属于老二,原本钱不通应该还有一个大哥,也是钱家的家主,但据数年前对方突然失踪,随后钱不通便继任了家主之位。”谢峥回答道。

    “失踪?”不知道为什么,牧易突然想到铁狮子下面密室中的那个老人,当时他就觉得对方求死的举动有些古怪,甚至到死也没有任何要求,甚至都没有求过他为其报仇。

    尽管只是猜测,但牧易却有种强烈的直觉,那个被困的人,或许就是钱不通失踪的大哥。

    甚至失踪的那些钱家直系,牧易隐隐也猜到了,只不过他仍旧有些不敢相信,钱不通真的敢这么做吗?那得是何等的丧尽天良?

    “对了,你可知钱不通可有什么子嗣?”牧易突然问道。

    “并未,按照属下所知,这个钱不通一生未娶,也没有任何子嗣。”谢峥道。

    “嘿嘿,一生未娶,没有子嗣。”牧易现在已经有七八成的把握了,不过想要确定,恐怕还需要走一趟才行。

    “此事我已知晓,等会我先把外面的尾巴扫掉,你再离开。”牧易看了谢峥一眼道。

    “是,大人。”谢峥立即道。

    原本牧易打算今晚好好修行一番,毕竟昨天那场战斗对他还是有很大好处的,不过现在看来,只能暂且押后了,如果真如他所猜测的那般,恐怕这个钱不通立即就会成为他的大敌,眼下又快要到开启献王墓的关键,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生。

    牧易相信,钱不通肯定不会放过献王墓,更加不会放过他,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献王墓开启之前,先把这个威胁剪除掉。

    当初他信守承诺没有动手,却不代表现在仍旧如此。

    牧易完便挥手招过桌子上的岁月竹准备出去,不过在到门口之际,他突然停止,然后转身看着谢峥,“对了,你是一直都在关注钱家吗?”

    谢峥被牧易问的一愣,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大变,尽管他没有回答,不过从他的表情中,牧易也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

    “不敢欺瞒大人,此事是昨日一名捕快突然告知的,当时属下以为前几日刚刚派他搜寻过钱家的消息,所以并未多想,现在经大人提醒,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谢峥冷汗淋漓,实际上这会,他也想透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为什么当他查此事的时候会那么的顺利,一切仿佛都有如神助,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传来。

    现在看来,并不是他的那些手下多么给力,而是有人故意想让他知道,至于目的,已经不言而喻,无非就是想要借他的嘴来告知牧易。

    “还请大人责罚。”谢峥着便直接跪在地上,脑袋更是垂下,原本以他的性格是不应该犯这种错误的,但却偏偏被人家利用了,如果牧易真的去了,岂不是落入了别人的陷阱当中?

    一想到这里,谢峥便感觉阵阵后怕。

    “责罚就不必了,此事我自有计较。”牧易沉吟了一下道,实际上,不管是不是陷阱,恐怕他都得要走一趟,不见真相,他难以安心,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艺高胆大,仗着有足够的修为,就算是陷阱,他相信自己也能够闯出来。

    更何况,即便真的是钱不通布下的陷阱,不定还能再给他的铜灯添点灯油,毕竟钱不通的黑龙可是目前他唯一知道的可以化为灯油的东西,光是为了这个,他就绝对有必要走一趟。

    “属下愿意为大人一探究竟。”谢峥立即道,他这是打算将功折罪。

    “算了,你回去继续做好你的差事就行,最好拉拢一部分有能力的人,我有大用。”牧易随后道,以谢峥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别当探子了,恐怕随便一个三流高手都能灭了他。

    而牧易看重谢峥的也从来不是功夫,而是他查案做事的能力,之所以让他拉拢一部分人,也是为了将来打算,毕竟等他接任朱雀掌旗使以后会用到大量的人,如果没有一些自己人,他也难以放心。

    以谢峥的能力,如果再好好锻炼一下,未必不能成为他的左右手,类似师爷幕僚那种存在。

    “是,大人。”

    见牧易并未因此责罚甚至疏远,谢峥心中也松了口气,但随后心中便暗暗决定,一定不能再辜负牧易的信任了,如果接下来的事情他再搞砸,恐怕他在牧易心中的地位就要一落千丈了,而那种局面,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