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事后风波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徐家等七家公子全部被杀死在城外不远处,加上数百人无故失踪,顿时在沧州城里掀起一股风暴,几大家顿时大怒,但诡异的是,对方并没有立即上门擒拿牧易,但是只要有点眼力劲的都能现沧州城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很多人心中惊恐,隐隐感觉要有大事生。

    徐家老太爷直接砸了自己最喜爱的茶壶,据另外几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如果不是那数百人消失的干干净净,透着一股诡异,恐怕此时对方已经上门了。

    在事后,有人去桃花坳查看了那里的情况,结果却现数百人全都不见踪影,现场只有一些刀兵留了下来,那些人仿佛凭空消失了。

    如果牧易可以斩杀他们有人或许会信,可要凭空把数百人给变没了,就难以置信了。

    而牧易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愣了好一会,他可以确定那数百人的尸体就在桃花坳中,可现在却消失了,他不由的想到在离开以后突然感觉到的那股波动。

    是不是因此有关呢?牧易在心中想着,觉着自己有必要去查看一番,不过或许要等一段时间才可以,毕竟他只是有些好奇,并非一定要弄清楚,就算那些尸体消失了也与他无关,总不能他们全都变成厉鬼,然后来找他索命吧?

    “数百人全都消失不见了?看来那处桃花林果然有怪异。”听雨楼,冷雨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有些惊讶的道,不过听她的语气,分明早就知道那里不大对劲,以至于并未太过吃惊。

    倒是的牧易能够干净利落的杀了那么多人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以他的风格倒更像是魔头多一些,而不是什么道士。

    不过冷雨只是微微一笑,就算牧易杀的再多,又与她有什么关系?相反,牧易越强,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玉儿也没有想到朱雀掌旗使会这般厉害,听死的人里面还有两个一流高手。”祁玉在旁边道。

    “两个一流高手而已,如果他对付不了,那本座才当真失望呢,那他也就不值得本座看重了。”冷雨淡淡的道。

    “那徐家还有另外几家会不会找他寻仇?到时候岂不是耽搁楼主的大计?”祁玉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无妨,至少在摸清楚那子的底细之前,那几家是不会动手的,人越老,胆子也就越,如果徐家那位真的有这种决心的话,当年也就不会被从那个位子上赶下来了,放心好了,你那个情人不会有事的。”冷雨自顾的道

    “楼主。”祁玉俏脸微红,似乎禁受不住自家楼主的打趣。

    “对了,有件事情你去办一下。”冷雨随后道。

    “恭听楼主吩咐。”祁玉脸上的娇羞顿时一敛,恭敬的道。

    至于徐家,此刻的确如冷雨所吩咐的那般,当底下人义愤填膺,想要派人杀死牧易的时候,徐家老太爷却训斥了开口的那几人,言此事他自有打算,实际上,还是不敢去赌罢了。

    经此一战,虽然表面上徐家只损失了一个三公子,还有几个护卫,但实际上,那两个一流高手都跟他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是徐家的依仗之一,还有常威以及神机营,这些损失其实也是要算入徐家的,如果再加上那些好不容易拉拢江湖高手。

    可以,这一战,徐家损失惨重,绝对是几家中损失最大的。

    如果平常倒也罢了,但此刻,徐家的根本已经动摇,难保不会有人起了其他心思,如果这个时候再跟牧易火拼一场,到时候即便赢了,也是两败俱伤,那个时候,窥视徐家的那些人便会像狼一样冲上来将徐家撕碎。

    这绝对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毕竟徐子衡重要,可跟整个徐家相比,就无足轻重了。

    当然,此事也不可能这么算了,不然徐家的声望也会一落千丈。

    “妖道?哼,就算徐家奈何不了你,你也别想好过,地府的人又岂是那么好杀的?”内宅房间中,徐家老太爷坐在那里露出一丝阴冷的表情,如果他这番话传出去,绝对会引得很多人惊惧。

    地府,那可是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这便是地府的口号,那名杀手实际上跟徐家大有渊源,只不过不为外人所知罢了。

    原本他以为这次由对方出手肯定万无一失,可没有想到还是失败了,牧易的强大也让他感到惊惧,居庙堂之上,更懂得敬畏,而朝廷也向来对江湖多有打压,毕竟一流高手完全可以万军之中取人级,而徐家大院别看戒备森严,但却拦不住一流高手。

    他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这同样是一个原因。

    终于,徐敬远开口道:“联系地府的人,就鬼九死了,被妖道所杀。”

    “是,老爷。”暗影中随后传来一个声音。

    不管是听雨楼还是徐家生的这一幕,牧易全都不知情,他此刻全部心神都在观察着念奴儿的情况,如果不是念奴儿气息平稳,并且始终不断的缓缓增加着,他早就坐不住了,但即便如此,看着念奴儿眉心那个魂字符文一闪一闪的,他仍旧难以放心。

    直到一天后,那个符文才彻底隐去,而念奴儿也同时睁开眼睛。

    “哥哥!”

    念奴儿一醒来便现了牧易的意识。

    “感觉怎么样?”牧易关心的问道。

    “咦,我的力量好像增加了。”念奴儿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然后惊讶的道。

    实际上牧易早就现了这点,但具体增加了多少却无从判断,所以他干脆直接问道:“增加了多少?另外你身体有没有感觉不适?”

    “增加了差不多有一成呢。”念奴儿仔细感受了一番,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成看起来很少,但不要忘了,她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论起时间来,也不过只是一天。

    一天增加一成,传出去绝对骇人听闻,她好歹也是猛鬼,修为增加远远慢于人类,所以对于鬼物而言,一成已经是了不得的进步了,甚至就连之前念奴儿炼化那颗魂珠也不过才增加了不到两成。

    “哥哥,我觉得那个东西对我有帮助。”念奴儿随后摸了摸眉心,她自然明白牧易担心的是什么,看着牧易如此关心她,她的心里也暖暖的。

    “嗯,没事就好。”牧易点点头,虽然念奴儿那符文对她有帮助,可在没有确定符文真正底细之前,他却不敢大意,毕竟这东西来自敌人,他可不相信八方堂那位大堂主会这么好心。

    一天过后,牧易仍旧不见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于是他只身来到听雨楼,之所以没带大奴,还是不想惹太多人关注,而且经此一战,牧易现就连大奴也有所变化,身上多了一股浓郁的煞气。

    但大多时候,他仍旧呆呆傻傻的,唯有在念奴儿的呵斥下,才开始修炼。

    听雨楼的规矩似乎对牧易并不起作用,这一次,牧易仍旧轻而易举的被带到三楼,只不过这次他并未见到冷雨,而是由祁玉出面见他,而牧易也不客气,直接暗示对方之前算计了他,可祁玉一句话便将他给堵住,毕竟当初没人胁迫他上楼,而且沧州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心甘情愿的被算计。

    最后,牧易不得不将这次来意出,那就是想要八方堂那位神秘堂主的消息,只可惜,就连听雨楼也不知道对方的真正身份,只知道他擅长咒法,来自苗疆巫咒一脉。

    虽然线索不多,可至少也给了牧易一个方向,而正好他等沧州城事情处理完也要到苗疆一行,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甚至牧易都有些怀疑这会不会是对方故意诓骗他,不过随后想想,又觉得对方不至于这么不智,毕竟诓骗他对于冷雨并没有什么好处,相反,甚至会让牧易恼恨于她,而一旦等牧易真正继承了朱雀掌旗使未必会再跟她站在一块。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对方都没有欺骗他的必要。

    于是牧易带着这个答案离开了听雨楼。

    等牧易离开后,祁玉来到隔壁的房间,原本应该不在听雨楼的冷雨,此刻就坐在那里。

    “楼主,真的不把地府的事情告诉他吗?”祁玉忍不住问道。

    “为何要告诉他?”冷雨随口道。

    “那可是地府啊,那里的人向来都是疯子,一旦确定目标就会不死不休,万一他真的被杀了怎么办?”祁玉不解的问道,毕竟相比一个徐家或者是沧州城的势力,地府的威胁无疑要更大。

    “傻丫头,你以为本座是故意害他吗?只是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甚至留给本座的时间也不多了。”冷雨突然道,她的语气透着一丝凝重,还有一丝对未来的担忧。

    听到冷雨的话以后,祁玉也不由得沉默了,显然,她也是直到某些隐秘的。

    “一把黄河古道的钥匙还不够,远远不够,本座要多添几把火才行。”冷雨目光随后落在桌子上那枚玉玺上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