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二十七章 桃花染血(七)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常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尽管他的心中对常威有一丝敬佩,但这不能成为他饶恕对方的理由,从他开始下令的那一刻起,便意味着不死不休。

    更何况,牧易也没有放虎归山的习惯,也常威的能耐,如果重整旗鼓,率领更多的精兵,绝对可以给他造成大麻烦,所以面对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清除。

    “没想到还是看你了。”常威在数丈外站定,看着牧易道。

    他很清楚自己的下场会如何,所以此刻脸上也只有平静。

    “是吗?”牧易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常威在拖延时间,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不过牧易心中却也有着自己的打算,在他眼里,常威不算什么,甚至一旁正在跟念奴儿大战的段凯也不算什么,乃至已经逃走的那群公子哥都不算什么,真正让牧易惦记的还是那名杀手。

    对方出手凌厉,又精通土遁之术,是个难缠的对手,一旦被他缠住,牧易以后就得时刻防备着,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揪出来,然后一击必杀,如此才能去除后患。

    因此,牧易在等待,等待他再度偷袭。

    “这次你虽然赢了,却不代表下次还会赢,只要你在沧州一日,就别想安稳。”常威看着牧易继续道。

    “听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沧州?”牧易诧异的看着常威。

    “对,离开沧州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常威道。

    “你觉得我傻吗?如果是今日离开,恐怕他们才会更加肆无忌惮,当别人想要杀你,夺你宝物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都杀了,这个世界上,唯有杀戮跟血才能让人清醒,就连强权都是建立在这两者之上的。”牧易摇摇头道。

    “我承认我看了你,但是你也看了沧州城那些人,加上今天的事情,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常威直接道。

    “那又如何?还是你觉得我会放过他们?”牧易冷笑一声,只是他出的话却让常威心中发寒,他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牧易,这是一个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的少年,可就是这个少年,却已经在江湖上闯出偌大的名声,踏八方堂,如今又破他精心准备的杀局,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常威却也无法否认一件事实,那就是眼前的少年,已经有了崛起的资本。

    尤其是他现在如此年轻,如果他这次能够侥幸不死,将来的江湖中必定有他的一席之地,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城中诸位大人也无法威胁到他了吧?

    想到这里,常威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他心中甚至升起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一次,城中那些大人真的做错了,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

    “你···”常威想要继续什么,可牧易却没有再给他机会,只见牧易轻轻一步跨出,便直接来到他的面前,然后岁月竹直接朝着他眉心点去。

    常威想要躲闪,可他比起牧易来毕竟相差太远,仅仅只是一个二流高手,甚至连巅峰都没有达到,甚至一开始冲锋的那些江湖高手比他强的也不在少数,他的才能在指挥上面,而不是战斗。

    公平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这个世界上有何尝有过真正的公平?所谓的公平其实才是最大的不公平。

    牧易面色冰冷,出手更是毫不留情,岁月竹仿佛没有力量般轻飘飘的落在常威的眉心。

    “噗!”

    一声轻响,常威脑后陡然喷射出一道血剑,他的表情僵硬在脸上,眼中的光彩也慢慢的散去。

    就在这个时候,牧易身后突然爆开,但诡异的是,整个过程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牧易的身后,在他手中是一把黝黑的匕首,对准牧易的后心扎去。

    “早就在等你了。”

    在黑影出现的那一瞬间,牧易也同时感知,虽然黑影的速度很快,甚至比起牧易来都要略胜一筹,但有的时候,速度快并不能决定一切,尤其是面对现在的牧易更是如此。

    牧易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右脚突然抬起,然后就看到他的身体诡异的一折,便直接消失在原地。

    一抹漆黑的光芒穿透牧易刚刚所站的位置,如果不是牧易趁机躲的快,恐怕这一下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疾!”

    在躲闪的同时,牧易手中已经出现一张五雷符,并且同时激发。

    只听见一声巨响,一道耀眼的天雷便从天而降。

    那黑影此刻也露出一抹骇然,显然没有想到牧易还会有此底牌,不过他并未束手待毙,而是手掐道诀,身子一下子变沉入大地当中。

    “轰!”

    天雷落下,狠狠的砸在地上,顿时劲气四散,周围靠的比较近的几棵桃树更是被吹断,无数桃花飞舞,而牧易却在这个时候取出铜灯,并且以心神力量将其点燃。

    一道光芒绽放,直接把牧易笼罩在其中,那些劲风不等靠近牧易便纷纷消散。

    “找到你了。”突然,牧易眼中闪过一抹锐利,只见他右手一甩,手中的岁月竹便直接飞了出去,在数丈外直接插入地下。

    “啊!”

    随即,牧易耳朵里便听到一声轻微的惨叫,紧接着岁月竹所插的位置便爆开,一个黑影略显狼狈的掠出,并且一出现便疾驰而去。

    “你逃得掉吗?”牧易冷笑一声,挥手再度打出一张五雷符,而正在奔逃的黑影更是面色大变,只可惜他刚刚躲闪第一道天雷的时候就已经受了轻伤,只能凭借土遁是隐藏在地底,原本想着等牧易离去再出来。

    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一股奇特的力量直接渗入大地,让他无所遁形,可还不等他转移,就被一根竹杖再度击伤,这两下,已经让他明白事不可为,眼下唯有离开一途。

    虽然任务失败了,可只要能逃走,下次仍旧有机会。

    只不过牧易又怎么可能让他逃走?在他出现的那一刻,牧易实际上就已经将他锁定,为此他不惜再度消耗一张五雷符。

    只听见一声巨响,接着一道天雷落下直接将黑影淹没,这一次并不是他不想遁入地下,而是刚刚土遁被打断,让他遭受了反噬,顿时间内无法再施展土遁之术。

    而他的速度尽管很快,可跟天雷相比,仍旧相形见绌。

    “啊!”

    被天雷淹没,黑影的惨叫也戛然而止,随后天雷消失,露出里面的黑影,此时他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生命气息在快速的消散着,他那一身黑袍已经化作灰烬,身体也变得焦黑,难以再看出真面目。

    “噗通!”

    终于,黑影倒地,再无一丝声息。

    见此,牧易也稍微松了口气,虽然浪费了两张五雷符,可是能够将对方击杀,也是值得的。

    真要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个真正击杀的一流高手。

    再看念奴儿那边,段凯已经浑身狼狈,只能在念奴儿攻击下勉强自保,他不是不想逃走,而是压根就无法逃,念奴儿的速度远胜他,加上身法诡异莫测,根本就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尤其是看到牧易摧枯拉朽的斩杀那名杀手,常威已经彻底胆寒,在这种情况下,他所露出的破绽自然也就更多,念奴儿及时抓住一个机会,爪子直接从段凯的脖子掠过,虽然已经竭尽全力的躲闪,可段凯最终仍旧没能幸免,死在念奴儿的手中。

    就在牧易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念奴儿眉心一闪,那个当初让牧易担心了许久是魂字符文再度出现,并且化成一个漩涡,然后牧易惊骇的看到一抹虚影从段凯身体中被拉了出来,那正是段凯的灵魂。

    此刻段凯的灵魂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惊恐的挣扎着,却并不能改变什么,只能一点点的被拉入念奴儿眉心的那个漩涡中。

    直至段凯的灵魂彻底被吞噬,念奴儿眉心的那个魂字符文在渐渐隐没,而念奴儿更是打个了饱嗝。

    “哥哥,我赢了呢。”随后,念奴儿也发现牧易,兴奋的叫道,并且直接飞进牧易的怀里,手搂着牧易的脖子,兴奋的道。

    能够一对一斩杀一个一流高手,绝对可以自傲了,尤其还是在白天,实力无法全部发挥出来的情况下。

    牧易直直的看着念奴儿的眉心,脸上阴晴不定。

    “哥哥,你怎么了?奴儿让你失望了吗?”念奴儿也发现了牧易的不对劲,脸上的兴奋也一下子僵硬住。

    “奴儿,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牧易急忙问道。

    “不舒服?没有啊。”念奴儿摇摇头,不解的看着牧易。

    “刚刚你眉心的那个符文是怎么回事?”牧易继续问道。

    “哦,哥哥是担心这个啊,奴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念奴儿摇摇头硕大,眼睛里透出一丝茫然,并且她本能的摸了摸眉心,心中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牧易似乎并不喜欢那个东西。

    “那奴儿跟哥哥刚刚的感觉。”牧易直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