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二十章 事情败露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除了大奴进步飞快以外,就连念奴儿也有了一定长进,岁月竹的竹身更加内敛,那枚牧易凝聚的符文也变得更加复杂起来,至于岁月竹的威力,尽管还没有尝试,但牧易却清楚的知道,又增强了许多。

    而且从岁月竹中那枚符文上,牧易也渐渐领悟到了一些东西,这让他对铜灯更好期待起来,毕竟当初侥幸让他在铜灯内部也凝聚了一枚这样的符文,只不过相比岁月竹中的符文,铜灯内部那枚符文无疑要更加简陋,甚至可以是只完成了一半,唯有等这枚符文全部补足,才算是掌控铜灯。

    不过牧易也明白,这个过程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达到的,光是灯油的问题现在就让他束手无策,这几天他也想过各种方法,但是此刻的铜灯混元一体,根本就无法打开,至于里面的灯油,仍旧只是薄薄一层,并且随着日夜消耗,也在缓缓减少着。

    “如果能再遇到两条黑龙就好了。”牧易甚至不由自主的想道,因为到目前为止,也只有钱不通的黑龙,才能让铜灯产生兴趣,并且有吞噬**,铜灯内的灯油,想来便是黑龙所化,同样也是一种极其精纯的能量。

    至于牧易,在这几天中,禹步算是彻底入门,只是他现在只能勉强踏出一步半,再多便无能为力了,可即便只是这一步半,就让牧易觉得实力增进不少,如果将禹步全部学会,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现在牧易已经隐隐开始期待那一天了。

    转眼又是一天过去,也终于到了约定好的日子。

    牧易穿着一袭道袍,头发盘起,插着一根钗子,整个人顿时显得玉树临风,并且他的身上有一种沉静的气质,尤其是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让人本能的感觉到心安。

    大奴站在牧易的身后,仍旧是面无表情,只是唯有仔细观察,才会发现他的眼睛深处有着一丝兴奋。

    而念奴儿自然呆在岁月竹中,除非必要,否则她不会出来,因为有她的加持,才能将岁月竹的真正威力发挥出来,也才能让牧易更加得心应手。

    “走吧,好戏,即将开场。”牧易轻轻道,然后领着大奴离开客栈,径直朝着城北而去,按照徐旺所,在城北有做山谷,那里便是桃花坳,一切埋伏也都在那里。

    牧易带着大奴出来,自然又吸引了不少注意力,只是那些平民百姓见了也多是畏惧的目光,至于那些江湖人士,或许都听到了消息,看在两人,纷纷面色大变,压根就不敢上前阻拦。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自不量力的做什么,不管那些传言是否可信,光牧易身后的大奴,就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一一目视着牧易带着大奴离开。

    “这妖道当真胆大至极,在这种时候还敢这么招摇,也不怕被人给收了。”

    在牧易离去后,有人愤愤不平的道,似乎唯有这样才能找回几分颜面。

    “对,得罪了这么多人,我看他也招摇不了多久了。”旁边立即有人开始附和,他们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多少有点武艺在身,勉强算得上半个江湖人士,平日里最爱三五成群,谈论江湖大势,俨然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你们懂什么,人家招摇那是有招摇的本事,八方堂厉害吧?还不是被这位爷生生抹掉,整个八方堂的高层,除了一位大堂主狼狈逃掉,其余全军覆没,这位爷出手可是狠辣无比,你们在这里肆意妄言,心祸从嘴出。”旁边也有人看不惯,便开口冷嘲几句。

    “哼,八方堂再厉害还能比得过我们沧州?那等势力,我沧州城闭着眼也能找出十来个,没看妖道来了以后也得老老实实呆着吗?”有对立,自然就有争论,所以有捧的自然也就有压的。

    “对了,妖道这是要去哪?”旁边也有人充满不解的问道。

    “你问我,我哪知道?有本事你自己跟上去看看不就成了。”

    “算了吧,万一惹恼了人家,把命丢了就不合算了。”有人心动,但也有人退缩。

    他们这些人毕竟只是江湖底层,基本都是三流人物,压根就看不出沧州城暗流涌动。

    徐子衡虽然不断串联,但那也仅限于各大势力之间,那些高层才能清楚,甚至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就连那些掺和其中的势力也是严格保密,家族中大多数子嗣都瞒着,更何况只是一些三流江湖人物,他们压根就没有资格知道这一切。

    对于身后的那些言论,牧易听得清清楚楚,不过却丝毫不在乎,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难不成他还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一路出了城门,牧易的速度也不由加快起来,仅仅只是一刻钟后,牧易就已经到了地界,空气中甚至都能闻到一丝桃花的香气,而转过山脚之后,桃花坳也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那是一片连绵数里的桃花园,在这里更是生长着数以万棵的桃树,此刻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这绵延数里的桃花,让人看了只觉得心神陶醉。

    “就是这里吗?倒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桃花。”牧易嘴唇微微翘起,心中冷笑,不过他也承认,对方对自己找的埋骨之地,也算是不可多得的高地方,虽然可惜了这么多桃花,但相信来年,这里的桃花一定开的更盛,更美丽妖艳。

    而这个时候,徐旺正跪在一个老人面前,他的脸色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浑身颤抖,眼睛中全是恐惧,当他被带到这里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眼前这位徐家老太爷亲自见他,显然不是为了夸奖他所做的一切,而是一切都暴露了,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一旦暴露,他需要承受怎样的后果,因此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已经一再心,可没有想到,他仍旧低估了面前这位老人。

    按照时间推算,这个时候牧易已经到了桃花坳,至于他的下场,徐旺已经不敢去想,因为此刻连他自己都自身难保。

    徐敬远睁开眼睛,看着跪在那里的徐旺,终于开口道:“徐旺,你到徐家几年了?”

    “十,十二年。”徐旺浑身一哆嗦,不过还是回答道。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是十二年。”徐敬远轻轻摇头,继而道:“这十二年里,徐家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徐敬远的声音仍旧不疾不徐,甚至都听不出一丝怒意,但越是如此,徐旺越是害怕,能够做到当朝尚书的人物,如果没有点手段,又怎么可能?

    “没有,相反如果没有徐家,的早就饿死街头了,徐家对的有再造之恩。”徐旺摇头道。

    “是啊,可惜狼是永远都喂不熟的,原本看你有点聪明,所以才把你放在子衡的身边,为的是让你拾遗补缺,不至于让他犯下什么大错误,因此你即便暗地里贪一点,我也当做没看见,毕竟这么多年你服侍子衡还是有苦劳的。”徐敬远缓缓道。

    “老爷,的知错了,的不该被猪油蒙了心,以至于犯下这么大的错。”徐旺开始哭泣起来,似乎徐敬远这番话把他给打动了,让他幡然悔悟。

    可是徐敬远仍旧不紧不慢的道:“你要知道,你的命是徐家给的,你唯一能回报徐家的就是忠心,可惜你连这点都做不好,反而要将整个徐家拖下水,试问,要你这种猪狗不如,连点感恩之心都没有的畜生做什么?”

    “求老爷饶恕的,的再也不敢了。”徐旺继续在那里磕头,他的额头已经流血,但他依旧仿若未觉,因为他很清楚,唯有打动面前的老人,他才能活命。

    “可惜晚了。”徐敬远摇摇头道。

    “徐家可以容忍下人的毛病,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但唯独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徐敬远继续道。

    “老爷···”徐旺悲鸣一声,“的做了对不起徐家的事情,死而无悔,只求老爷能饶过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好了,带下去,杖毙,另外让他的家人陪他上路,主仆一场,别让他走的太寒酸了。”徐敬远一言便决定了徐旺一家人的下场,这个时候,徐旺彻底崩溃了,他大叫着,祈求着,却没有人管他,而他也被人提着,离开房间。

    在徐旺被带下去之后,徐敬远揉了揉眉心,随后对着空空如也的房间问道:“北山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回禀老爷,一切准备妥当,保准让他妖道有来无回。”一个身影从暗中走出,恭敬的道。

    “盛名之下无虚士,切记不可大意,我徐家损失不起。”徐敬远放下手后坚决的道。

    “是!”身影立即答道,然后再度隐入暗中。

    “这一次,是对还是错?”房间里随后传来一声轻喃。

    而此时,牧易提着岁月竹也踏入了桃林之中,随着风吹过,不时有朵朵桃花落下,掉在牧易的头上,肩膀上。

    (第二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