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一十九章 祭祖跟暗流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沧州城外海口,铁狮子。? ?

    此刻在铁狮子下面房间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一个人影站在血泊当中,在他周围,躺着数十具满脸扭曲,惊恐绝望的尸体,他们每个人死状凄惨,似乎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

    而那个站在中间的身影,正是钱不通,钱家这一代的掌舵人。

    在那些尸体中,有一具跟钱不通长得相像,他的名字叫钱不用。

    其实钱不通原本还有一个大哥,至于那家主的位子也是属于他大哥的,直到后来某一天,他大哥突然失踪,钱不通也因此接任家主之位,成为钱家堡的堡主。

    而实际上,除了钱不通,没有人知道他那位突然失踪的大哥并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而是一直被他囚禁在旁边的密室中,折磨了无数年。

    没有人知道钱不通为什么这么做,就算他大哥在临死的时候都没有将他的身份出来,不然牧易一定会对钱不通另眼相看。

    如今,整个钱家只剩下钱不通一人,所有直系,甚至旁系尽数躺在这里,他们的鲜血慢慢渗入地面,在钱不通面前也多了一张桌子,上面供奉着一个牌位,上面只有四个字,黑龙道人。

    钱不通显然是欺骗了牧易,他的祖上并非什么黑龙道人身边的童子,而是黑龙道人本人,而这座铁狮子,也的确是他钱家祖辈所铸造的,只不过这铁狮子的真正用处并非是镇压什么黑龙道人,因为这里就是黑龙道人的墓。

    “牧易,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快了,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钱不通目光看着面前的牌位,神态疯狂的道,在他的脚边,鲜血越来越少,而密室中,也渐渐多了一丝黑气。

    钱不通看着出现的黑气,神态慢慢癫狂起来,双眼中除了仇恨,便只剩下火热。

    有时候越是危险的地方,便越是安全,至少在钱不通把这里出来以后,牧易并没有任何怀疑,在他眼里,这里只是一个钱不通修炼的地方,所以在得到玉玺后,他并没有掘地三尺,因此也就没有能现这里的秘密。

    不得不承认,钱不通有时候对人心把握很厉害。

    对于这里生的一切,牧易自然不清楚,不过即便是知道了,恐怕他也不会太在意,想要他性命的人很多,可至今为止,还从没有人成功,他也仍旧逍遥自在的活着。

    抛开钱不通这里,沧州城地下也在暗流涌动,徐家三公子要出手对付牧易,很多人都躲在后面看热闹,有人期待,也有人幸灾乐祸,甚至更有人冷笑。

    在某种程度上,徐家三公子串联起来的力量的确不了,换做任何一个普通第二难,或者是一流高手,都有可能会饮恨,但当目标是牧易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并不看好他。

    这其中就包括了徐家老太爷,只不过他并没有制止,自家孙子总要长大,而且受点打击在他看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够在此之后奋向上,自然就更好了。

    为此,他不惜邀请了一位欠下他人情的江湖高手,真正的一流人物,所以除了明面上那一位,其实暗地里还有一个,以确保自家孙子的安全,可以,徐家老太爷做这一切,都是煞费苦心,这暗中请来的高手徐家三少爷,乃至徐旺自然都是不知道的。

    毕竟徐家老太爷也收集了一些牧易的情报,尽管不是很详细,但里面表露出来的东西,无不透露着牧易也有一流高手的实力,光这点就容不得他轻视。

    所以,他必须要以防万一,并且确保自己孙子的安全。

    至于其他家,也纷纷暗中谋划着,尽管表面上是一群公子哥在联合,想要灭掉牧易,但实际上,却是各家的一次试探,那黄河古道的钥匙传的沸沸扬扬,哪怕并不相信那些传言,可人也是有好奇心的,如果万一是真的呢?

    就算得到钥匙后自己用不上,也可以将利益最大化,为家族谋划福利,这便是各家的打算。

    徐旺出谋划策,徐子衡冲锋在前,他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却不知道,这一切早就被人看的一清二楚,他那些计划固然很好,但在很多人眼中,同样漏洞百出,因此,他并不知道,已经有人在好心的帮他收尾,将计划变得更加完善。

    至于徐旺,对于这一切都毫无察觉,只是随着日期接近,他心中总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时间再度逼近一天,而牧易也在这一天收到了前往城北桃花坳赏花的请帖,至于名义,便是以听雨楼祁玉的身份出的,牧易看着这张请帖只是冷笑两声,便将其丢在一旁,然后心思继续转向禹步上面。

    与此同时,听雨楼三楼中的某个房间中,祁玉正恭敬的站在一个身影旁边,整个听雨楼能够让她如此恭敬的,也只有一人,那便是冷雨。

    冷雨正在看书,只是她的脸上仍旧戴着那副面具,哪怕在私下里,她也不曾取下。

    “楼主,咱们真的不管吗?那帮人联合在一起,力量不可觑。”祁玉几次瞥向冷雨,见其丝毫不为之所动,终于忍耐不住的问道。

    “而且那帮废物居然敢以听雨楼的名义诓骗朱雀掌旗使,实在大胆。”

    冷雨听着祁玉泄一样的话,终于开口道:“怎么?这么快就惦记上了?”

    “楼主,玉儿只是不想听雨楼的名声被糟蹋了而已。”祁玉立即回答,只是她的眼中却闪过一抹慌乱。

    “是吗?人家用的是你的名义,跟听雨楼有什么关系?而且朱雀掌旗使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冷雨淡淡的道,她的声音中明显带着一抹促狭。

    “用玉儿的名义跟用听雨楼的名义有什么区别?再,朱雀掌旗使跟楼主不是合作关系吗?如果他真的出事了,玉儿担心到时候就没人帮楼主争夺本经阴符七术了。”祁玉快道。

    “你担心是真的,不过却不是担心没人帮本座,而是担心你那情郎的安危。”冷雨直接道。

    “楼主,玉儿真的是担心您。”祁玉立即道。

    “好了,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什么心思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不过作为十二楼魁之一,心高气傲也是正常,至于朱雀掌旗使,如果连这点难关都闯不过来,就算进了献王墓也只是死路一条,与其等那个时候,还不如早点死了干净。”冷雨声音中不由的多了一丝冰冷,似乎压根就没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祁玉听见冷雨的话,不由张了张嘴,却没能把话出来,正如冷雨很了解她一样,她对冷雨也是如此,当冷雨决定了某件事情之后,便再无更改的余地。

    “你退下吧,记住,这件事情不要插手,这一次我们只是看客而已。”冷雨最后道。

    “是!”祁玉微微一礼,然后退去。

    等她离开后,屋内响起一声轻叹,可惜却无人听到。

    五雷符,神行符,斩妖符,定身符,这些是牧易给自己准备的底牌,虽然徐旺的很不错,计划也很好,但牧易却不会天真的以为事情就会按照他的安排上演,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其中肯定有很多人关注着,甚至不乏浑水摸鱼的存在,所以多准备一些,有备无患。

    而且在旷野中,五雷符的威力也可以挥到最大,加上有铜灯跟岁月竹,牧易有信心跟那帮人好好斗一场。

    实际上,他现在已经渐渐明白,这一切的背后,恐怕少不了听雨楼的影子,不过这次他却没有恼怒,人总是在不断的成熟,牧易也是如此。

    很多东西,并不是我相信你就可以了,而是利益,唯有利益才是永恒不变的根本。

    如果他不能表现出足够的价值来,那又怎么对得起人家的投资,那三份大礼,牧易收的很欢,那么眼下,就是偿还利息的时候。

    大奴刚刚开始掌握那套炼体功法,但即便如此,也让他突飞猛进,实力大大增强了一步,虽然体型还没有任何改变,但他现在不过刚刚开始修炼,而之所以进入如此之大,主要是因为他逐步掌握里原先那些不受控制的力量,就好像原本他体内有十分力,却只能挥出一半来。

    但是这套功法,哪怕只是刚刚开始修炼,也让他能够挥出七分,甚至八分来,他的实力,自然大大往前跨越了一步,当真达到了一流之下无敌的程度。

    哪怕普通的一流高手,他也可以完全拦下来,或许等他将体内所有力量掌控之后,就能迈过一流的门槛。

    相比别人艰苦修行数十年都看不到希望,大奴当真是得天独厚,而上天在让你失去某些东西的时候,肯定也会在另外的方面进行弥补。

    大奴如此,念奴儿如此,甚至就连牧易也是如此的,所以这么多年来,牧易从未怨恨过什么,甚至相比而言,他已经比很多人都幸福了。

    (愚人节,祝大家节日快乐!另外号召一下联赛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