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一十八章 瓶颈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大人,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

    这深夜潜入牧易院子的人正是徐旺,在这几天中,他先是蛊惑了徐子衡,然后让徐子衡上蹿下跳的进行勾连,而他就隐身背后为其出谋划策,而徐三少爷也很欢快的被徐旺当成枪使,甚至这几天受到的追捧让他对徐旺更加器重。

    只可惜他却丝毫不知,他最信任是徐旺,正在一步步将他推向深渊,如果知道这种情况,恐怕他不但不会再器重徐旺,甚至还会将徐旺碎尸万段。

    徐旺在回去以后不是没想到背叛牧易,然后带着全家一起逃掉,甚至直接躲在徐府中不再出来,可是经过一夜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打消了逃走或者躲避的念头,除了不现实以外,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畏惧。

    白天那一面,虽然牧易并未表露什么,可徐旺心里却抑制不住的发寒,甚至他有种直觉,如果他选择逃跑,恐怕连沧州城的大门都逃不出去,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帮牧易完成一切。

    一旦下定决心之后,徐旺便精心设计了一个陷阱,当然,这个陷阱虽然名为伏击牧易,但实际上,却是给牧易带来立威的对象,反正牧易本身就犯了众怒,所以他也算不上挑不离间,加上凡事有徐子衡上蹿下跳的,以至于并没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

    这不禁让他心中暗暗得意。

    不过在得意之后,牧易那冰冷的眼神便浮上心头,所有的得意也瞬间化为乌有,因为有一个人随时都可以让他万劫不复。

    “哦,具体怎么安排的。”牧易听到徐旺已经安排妥当,也有些好奇。

    “后天,在北山桃花坳,会有人以听雨楼祁玉姑娘的名义邀请大人前往,而在那里,早已埋了无数火药,并且有上百个火枪手,以及三十个二流高手,一个一流高手,一旦大人迈入陷阱,就会形成绝杀之局。”徐旺到这里顿了一下,转而又继续道:“当然,那火药的已经动了手脚,肯定不会爆炸,那些火枪也掺杂了一批次品,只要开火,枪管就会爆掉,至于那些二流高手,的也准备了药物,只要他们喝下,保管手脚无力,任人宰割,同时这次的总共联系了八家人,都是沧州城中的大户人家,身份不低,足够让大人立威了,而且事后,就算有人查,也会认为是徐子衡出卖了他们,所以徐家也会陷入麻烦当中。”

    徐旺一点一点的道,在听完后,即便牧易也不得不承认这计划虽然简单,但却很有效果,尽管在他看来徐旺做了许多无用功,但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有耍滑头。

    “你做的很好,只不过你不会故意诓骗我去,然后炸药直接爆炸吧?”牧易突然看着徐旺道。

    “大人,冤枉啊!”

    徐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惶恐的道,实际上这种想法他也有过,但响起江湖上那些传言,连八方堂都在他的手上灭亡,甚至可以召唤天雷,他便不敢有任何心思。

    “嗯,谅你也不敢,那个一流高手吧,堂堂一流高手居然也受一帮公子哥驱使?”牧易看着徐旺的态度点了点头,至少徐旺在他面前没有谎,只是让他好奇的是,居然能够找来一个一流高手,这就不简单了,毕竟一流高手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回禀大人,如果没有那位一流高手,那些人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上当,毕竟大人威名赫赫,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打听的到,所以的只能出此下策,还请大人赎罪,不过的一定会想办法让那个一流高手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徐旺信誓旦旦的道,实际上连他自己都没多少信心,要知道,那可是一流高手,即便他徐家老爷子也得以礼相待的人物。

    “放心吧,只是一个一流而已,还翻不起什么浪花来。”牧易淡淡的道,话语中充满了自信,并非他太过狂妄,而且出于对自己的自信,一流高手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第二难,可牧易却不能用简单的第二难来衡量。

    当初他第一难巅峰的时候就能硬拼所谓的一流高手,更何况是现在了,他的实力比起那会翻了何止十倍?

    更何况,这几天修行禹步,也让他收获颇丰,尽管还没有真正学会禹步,甚至连融会贯通都没有做到,可是他的速度,他的身法仍旧提升了不少,让他在战斗中更加得心应手。

    听到牧易的话,徐旺也在心中庆幸自己的选择,没有因为一念之差步入歧途,不然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比那些人好多少,甚至只会更加凄惨。

    “大人威武。”徐旺立即把马屁送上。

    “好了,好听的就不用了,只要你尽心为我办事,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会一笔勾销,相反,你可能还会得到更多。”牧易看着徐旺道,随着不断的历练,他也渐渐学会了用人。

    就算今后不接任朱雀掌旗使,他也必须要走上这一步,实际上,从谢家叔侄开始,到虫甲乙,牧易便已经通往这条道路,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只是简单的使唤人,谈不上驾驭这两个字。

    而且这江湖如此之大,也渐渐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从西到东,从南到北,牧易不可能永远只靠自己一人,除非他会分身之术,否则早晚都会忙不过来。

    就好比他辛辛苦苦,走了几千里的路,还没有任何李瘸子的线索,只能大海捞针,可是冷雨一句话,便有无数人为她效力,李瘸子哪怕是耗子,能够钻洞,也会无所遁形,这便是势力的好处。

    在明白这一点之后,牧易的心态也在逐渐的转变,最起码他要先学会用人,这次徐旺便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他慢慢的学习,

    “是,大人,的必定不会让大人失望的。”徐旺满脸狂喜的道,至于他此刻的表情有几分真就不一定了。

    牧易还没有自信到以为凭借短短几句话,或者是自己的名声,就能随便让一个人臣服的程度,如果他败了,他相信徐旺绝对会立即翻脸,甚至在他身上踩上两脚,这才是现实。

    不过虽然明知道徐旺还有二心,所以牧易仍旧选择用他。

    在徐旺离去之后,牧易心中仍旧起伏不定,或许这一次是个契机也不定,而且他渐渐的对耳帮,还有朱雀掌旗使多了几分兴致,哪怕明知道这果子可能有毒,他也要尝试一番。

    “哥哥,我不喜欢他。”念奴儿双手搂着牧易的脖子,并且将脑袋贴在牧易的胸口上,嘴里声的嘟囔着。

    她并非不懂事,只是单纯的讨厌那种感觉。

    “哥哥也不喜欢他,但他对咱们还有用处。”牧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念奴儿,这丫头的感觉实在太敏锐了,而且她表面上不喜欢徐旺,实际上是在委婉的告诉他,她不喜欢他身上的转变。

    可是,虽然明知道丫头的心思,但牧易也只能选择装傻,一个人总是要发生转变的,尤其是在这江湖中,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这红尘就是一座铜炉,想要挣扎出来,就得先禁受得住铜炉的烘烤,要么百炼成金,要么化为灰灰,这便是江湖,也是人生。

    如果可能,牧易更希望能够跟丫头隐居伏牛山,不受世俗的打扰,如果可能,牧易也想永远保持那种赤子心性,初心不变,但经历的越多,他越是能够体会到初心的不易。

    当然,越是如此,他越是要在心中保留那一丝坚持,甚至是底线,不容逾越。

    “嗯,奴儿知道了,以后奴儿也会好好修炼,帮哥哥的忙。”念奴儿趴在牧易怀里点着头,谁敢她只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修炼。”念奴儿在牧易怀里趴了一会后,变再度化身恶魔,叉腰站在空中,教训着偷懒的大奴。

    大奴对牧易只是顺从,但对念奴儿却是真正的听话。

    看了一眼这一大一,牧易微微摇头,然后继续研读手中的符箓真解,并且不时上手练习一番,可惜上面所有大部分符箓他都已经能够画出,并且快速熟练,唯有两种符箓让他束手无策。

    其中一种自然是回春符,牧易连一次都没有成功过,甚至问题出在哪里都不知道,他倒是想从符箓真解中寻找答案,可任凭他将这本书翻烂,也没有找到答案。

    至于第二种则是他前两天发现的,六丁六甲符,这张符箓他同样没有成功,每次画出来都感觉少了一些东西,让他烦恼不堪,可惜却没有人手把手的教他,光靠他自己照本学习,哪怕他天资再怎么好,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而且符箓之道博大精深,又岂是他短时间就能全部学会的?他眼下的局面,才是正常现象,也明他的符箓之道进入了一个瓶颈,除非他能再度顿悟,直接跨越这一步,否则就只能慢慢积累,早晚有一天,同样会明白,可惜具体需要多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第二章,马上最后一个月了,也是总决赛,求点联赛票!希望大家能助坤坤一臂之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