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一十七章 风雨欲来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原来如此!”

    此刻,牧易心中已经了然,简而言之,就是他被听雨楼那群娘们给算计了,明摆着兴师动众,实际上是给他找麻烦呢,当然,牧易还没有幼稚到因此就去找对方的麻烦。

    事情本来就是他自己不清楚,又能怪的了谁?

    当然,对于那些准备来找他麻烦的人,牧易也没有放在眼里,一些无所事事,只知道争风吃醋的公子哥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一群苍蝇总在旁边乱叫,也是挺令人讨厌的。

    “徐家公子叫什么名字?”牧易直接问道。

    徐旺心中苦,不过他很清楚,既然已经卖了,还不如干脆卖个彻底。

    “徐子衡,是徐家三少爷。”徐旺直接回答道。

    “那徐家又是什么来历?”牧易继续问道,那徐子衡敢找他的麻烦,显然不是仗着自己多么厉害,无非就是靠着家世罢了。

    “徐家以生意起家,后来祖上开始做官,徐家老爷子曾经做到当朝刑部尚书,不过因为党争,现在闲赋在家,不过他的门生故吏大多数仍旧在朝堂中挥着作用,所以即便徐老爷已经退了,但仍旧不容觑。”

    “而徐子衡的父亲则在督察院任职,因此徐家在沧州城也算得上响当当的人家,轻易不敢有人招惹。”

    徐旺将徐家的底泄了个一干二净,不管是曾经的刑部尚书,还是督察院,对于一般人来,那都是通天的大人物,以徐老爷子的身份,哪怕沧州城的知府也要看其脸色行事。

    也难怪那位徐子衡会直接冒出头来,显然是仗着自己家世,没有将牧易放在眼里。

    “嗯,还有吗?”牧易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问道。

    “除了徐家外,其实还有几家公子哥也蠢蠢欲动,只不过被徐三少爷抢了头筹,当然,的回去一定会告诫他,让他不要自取灭亡。”徐旺义正言辞的道,他甚至用了一个自取灭亡的词,既是不看好对方,也是为了拍牧易的马屁,当然,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命着想。

    他虽然把徐家卖了,但却不能让徐家知道,不然他恐怕仍旧难逃一死,所以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在装晕的客栈老板跟店二,这个世界上,唯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而死了的人,才能成为他邀功的筹码。

    当然,屋子里最大的问题还是站在他面前的牧易,但是就算借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打牧易的主意,至少在牧易处在巅峰的时候,他甘愿臣服在对方的脚下。

    “为何要告诫他?”牧易冷笑一声,嘴角已经弯了起来,而旁边的徐旺浑身一颤,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恐惧。

    “不知大人想要的如何做?”徐旺干脆跪在地上。

    “放心,我还不至于在沧州城大开杀戒,不过是挑几只出头鸟而已。”牧易淡淡的道,他虽然想要立威,却还没有狂妄到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朝廷的地步,如果他敢将徐家灭掉,就算为了脸面,朝廷也必定派重兵围剿他。

    几十几百的精兵牧易或许不会在乎,但是几千甚至几万的时候,他恐怕也只有饮恨一途。

    “大人放心,的会帮大人把一切安排妥当。”徐旺哪还听不出牧易话中的意思,当即便主动道,只是这样一来,徐家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太好过了,毕竟他所做的一切都代表着徐家,而且挑几只出头鸟也必须以徐家三少爷的名义进行,只有这样,事后算账的时候,才不会有人将矛头对准他。

    “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牧易离去之前深深的看了徐旺一眼,这一眼,却让徐旺感觉自己一下子被看透了,浑身上下不再有半点秘密。

    “恭送大人。”徐旺看着牧易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终于浑身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此刻他脸色苍白,后背的衣服全都被冷汗打湿,心中更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大口的喘了一会后,徐旺看着仍旧躺在地上的范老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直接拥有举起旁边的凳子,就朝着范老二扔去。

    实际上,在牧易离开后,范老二便已经想着该怎么给徐旺一个交待,可惜没想到他刚刚睁开眼睛,就见到一个凳子朝他砸过来,顿时就把他吓得心肝胆寒,并且慌忙的躲闪。

    只不过他的度还是慢了一点,那凳子虽然没砸在脑袋等要害部位,可是也结结实实的落在他的大腿上,这一下,徐旺几乎含恨而出,加上那沉重的凳子,顿时让范老二惨叫起来。

    但徐旺却仍旧感觉不解气,而且从范老二身上,他觉消失的胆气在渐渐找回来,所以他起身再度抓起一个凳子,就朝着范老二丢去。

    范老二不顾腿疼,一边撕心裂肺的喊着,一边爬着躲闪。

    徐旺这一次凳子落空,但他仍旧将周围一切可用之物用力的砸向范老二,心中也渐渐多了一丝报复的快感,因为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范老二引起来的,如果他带自己到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或者是等他离开以后再让人驱赶牧易,他就不用担惊受怕,在死亡关前滚一遭了。

    所以,这范老二就是他的仇人。

    至于在范老二指使店二驱赶牧易的时候,他徐旺就在身边,却没有阻拦这回事,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

    终于,当周围已经无物可用之后,徐旺才喘着粗气停下,并且拿眼睛狠狠瞪着蜷缩在那里,头破血流,模样凄惨的范老二。

    “范老二,别给我装死,否则我让在城西乱坟岗挖个坑埋了你信不信?”徐旺的声音无比阴狠,让范老二再也不敢假装,只能惨兮兮的从地上爬起来。

    “今天的事情知道该怎么做吗?”徐旺看着范老二直接道。

    “知道,知道。”范老二忙不迭的点着头。

    “很好,如果今天的事情走漏哪怕半个字,我也要让你全家偿命,当然,你也可以试着逃走,看看我能不能抓到你。”徐旺继续看着范老二道。

    “不敢,不敢。”范老二脑袋摇成拨浪鼓,此刻就算借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尝试,别看徐旺只是一个管事,可要捏死他范老二,比捏死一只蚂蚁难不到哪去。

    “嗯,就这么着吧,给我好好把大人伺候好,如果大人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徐旺最后看着范老二道。

    “您放心,我一定把大人当成祖宗一样伺候着。”范老二立即道,虽然挨了顿打,受了皮肉之苦,但最起码命保住了,留得青山在,才不愁没柴烧。

    “哼。”听见范老二的话,徐旺冷哼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不是不知道留着范老二会生出事端,也不是没有想要要杀人灭口,但眼下时机不对,他还要完成牧易交待的任务,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节外生枝,所以只能便宜范老二多活几天,等此事平息以后,再送他上路也不迟。

    范老二一直看着徐旺离开,才敢擦拭脸上的血,只是当他看到仍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伙计,也直接怒了,徐旺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岂不知,他心中更恨,除了恨徐旺,也恨带着牧易来的伙计。

    所以他拾起地上的凳子,就朝着仍旧躺在那里装死的伙计砸去,随后屋里再次响起了惨叫,这不过这一次倒霉的却是那二伙计。

    就好像大自然的法则,大鱼吃鱼,鱼吃虾米,作为食物链的最低端,恐怕也只有成为食物的命运。

    牧易,徐旺,范老二,伙计,便是对食物链最好的阐述。

    牧易离开后,便不再关注了,从徐旺的表现,他知道对方不是傻瓜,只要他不想死,就会竭尽全力的为他办好这件事情,至于这其中谁要倒霉,谁会成为吓唬猴子的那只鸡,就要看谁的运气不好了。

    回到院,念奴儿仍旧在教大奴修炼,虽然大奴的智慧不高,可是在念奴儿的棍棒之下,居然也磕磕绊绊的掌握了一点,虽然只是一个开头,但牧易仍旧挺高兴的,这至少明大奴是可以掌握并修炼的。

    或许将来真的如冷雨所言,大奴可以恢复到正常人水准,甚至连智慧也能增加一些,到时候以大奴的力量,绝对可以成为他的得力助手,更不枉费他不惜一路招摇也要带着他从伏牛山来到沧州。

    在关注了一下大奴的修炼之后,牧易便继续埋头禹步当中,这禹步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步伐,但随着不断修习,牧易才越的感受到那种不平凡,尤其是配合呼吸之法,更是变得高深莫测。

    时间就在牧易修炼中缓缓过去,一连三天,都没有任何事情生,不过即便是躲在院中修行,牧易也能感受到气氛在生着改变,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而实际上,也正如他所感受到的那般,徐旺在回去以后,不但将他交待的事情完美的办好,甚至还要出预期。

    而这天晚上,一个人影悄悄潜入了牧易所在的院。

    第一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