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一十六章 犯了众怒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我让他进的。”

    在那个声音落下之后,牧易随口道,接着,他也踏入房间。

    此刻房间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他住店的时候见过的老板,另一个是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神情满是高傲,原本他正端着茶杯喝茶,不过在牧易进来之后,他直接愕然呆在那里。

    估计他也是听过牧易的身份,似乎没有想到牧易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的眼睛里顿时闪过一抹畏惧,他不是店老板甚至二那种无知的人,相反,他很清楚牧易的身份,而妖道在江湖中更是新近兴起的狠辣角色,听杀气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比那些魔头还要魔头。

    对于自家主子对付牧易,他原本并不赞同,但主子毕竟是主子,哪怕主子错了,当下人的也不能明,所以思来想去,他终于用这个办法动了自家主子,这才没让自家主子还有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提着刀剑打上门来。

    虽然那帮公子哥平日里舞刀弄棒,每次都能赢得阵阵喝彩,甚至各种敬佩的马屁,但实际上,除了算不上草包,那帮人真的没什么本事,用一句话来形容会更恰当一些。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在自家公子哥最终听到了自己的规劝,没有直接动强,选择了这种羞辱人的方式,试问,如果大名鼎鼎的妖道被赶了出去,岂不是脸面全丢尽了?作为做到这一点的那位公子哥,声望恐怕立即直线飙升。

    并不是所有公子哥都是胆大包天,喜欢作死的。

    因此当徐旺看到牧易后,心里不禁咯噔一声,身子都直接僵在那里,“他怎么来了?”

    那店老板虽然不像徐旺这么畏惧牧易,可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开门做生意,这么做无疑有些不地道,可相比冒着得罪徐家的风险,显然把牧易赶走更容易接受。

    更何况,这年头能做生意的,又有几个是心善之辈?

    就如同那些地主老爷把地租出去,等到来年能收个六七成,都算得上良善之家了。

    “这位客官,店实在有难处,您不如到街西头那家客栈,那里环境比这里还要好一些,至于您的损失,我愿意加倍补偿。”客栈老板眼珠子一转,便想出一个祸水东引的主意,反正只要自家将牧易赶出去,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至于接下来对方有什么举动,自然与他无关。

    相反,此刻他身边还坐着徐家的管事,如果这次表现好了,不定还能搭上徐家这座大船,以后也能有个依靠什么的。

    可惜他却不知道,在他出这段话的时候,他旁边的徐旺已经快要哭了,甚至徐旺恨不能立即把客栈老板的嘴巴堵上,可是他现在却一动不敢动。

    “是吗?如果我不愿意走呢?”牧易虽然回答着客栈老板的话,不过目光却落在徐旺的身上,这不禁让徐旺更加心惊胆战,心里已经不是一次后悔这次为什么要出头,直接派个人来不行吗?

    之时徐旺却忘记了,当自家公子出只要把他这件事情办好以后,就会保准让他在府中的地位提上一些,面对这种诱惑,他又怎么可能假手于人?

    估计连徐旺也没有想到牧易会这么快就上门,而且还直接把他给堵在这里,枉费他让客栈老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不愿意走?”客栈老板在这话的同时,也朝着徐旺看了过来。

    这一眼,让徐旺的心差点跳出来,当即,他甚至顾不得站在那里的牧易,直接跳了起来,将手中的茶杯砸向客栈老板,“好你范老二,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居然敢把贵客往外撵,我看你是不想在这沧州城混了。”

    徐旺气急败坏,义正言辞的指责着客栈老板,也就是范老二。

    范老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即被茶杯砸中额头,他哎呦一声便捂住脑袋,身子摇摇晃晃,差点没摔倒在地,只是他的眼睛里,除了惊恐更多的是不解。

    他不明白明明这一切都是徐旺的,可现在为什么翻脸不认人?

    不过好在他也不是傻子,很快他就将事情跟面前的牧易联系到了一起,这下,他就算再蠢,也知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位徐旺要求赶走的道士,很有可能也是位大人物,就连徐旺也不敢当面得罪,只能偷偷摸摸的使坏,让他当出头鸟,尽干得罪人的事情。

    想到这里,范老二心中也是暗恨,只是他却不能将这种恨意表现出来,面对徐家,他这胳膊腿实在不够碰撞的,人家用一根拇指就能把他给碾死。

    “哎呦,我的脑袋好晕啊。”

    倒是难为了范老二,短短时间内就想了这么多,在想明白之后,他就知道这种情况下他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装晕。

    所以在几人的注视下,他晃晃悠悠,终于倒在地上,甚至为了让自己逼真一点,故意让自己摔得有些狠。

    范老二这般拙劣的表演别是牧易跟徐旺,就连一旁的店二都看的出来,实际上在进入房间以后,他就已经清醒了,只不过眼下的局面却不是他一个二能够话的。

    所以在看到自家老板晕倒以后,他干脆有样学样,身子一软,也倒在了地上。

    徐旺额头的青筋一阵跳动,如果不是牧易还在这里,他当真会举起旁边的椅子砸下,看看这范老二还装不装晕。

    只是他们两个可以装晕,但唯独他不行,他相信牧易也清楚的知道范老二跟那店二都是装的,但那又怎样?因为牧易从来就没有在意过他们,所以他们活着也好,死去也罢,都跟他没有关系。

    所以即便是装晕,牧易也懒得拆穿他们,他的目光依旧落在徐旺身上。

    “得得得,大人。”徐旺见牧易一直看着他,牙齿都有些打颤。

    “你是哪家的?”牧易也不客气,直接问道。

    听到牧易的问题,徐旺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本以为是一桩功劳,现在看来,怎么都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很清楚,一旦他出徐家这两个字,恐怕他以后在徐家,甚至是沧州城都没有立足之地了。

    但是他也同样清楚,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可是被称之为妖道,杀人如麻,手上更是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面对魔头,如果让其一个不顺心,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怎么?以为不,我就查不出来吗?”牧易冷笑一声,目光直接望向躺在地上的范老二。

    范老二虽然闭着眼睛在装昏迷,但是当牧易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还是立即感受到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有把刀在他身上划过,让他直接一个激灵,差点就从地上跳起来。

    不过最终,他还是咬着牙忍住了,哪怕他自己都知道根本就骗不了人,但掩耳盗铃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见牧易看着范老二,徐旺便心知不好,因为即便他不,范老二也会交待的,与其自己死,不如拉个垫背的。

    所以徐旺一咬牙,直接道:“回禀大人,的来自徐家,这次并非有意冒犯大人,只是因为大人昨夜实在犯了众怒,我家公子受人挑拨,做了糊涂事,还请大人原谅。”

    完,徐旺便直接跪在地上,他倒也干脆,反正瞒不住,干脆把所有人都拉下水,至少这样还能有几率保住他自己,甚至在这件事情中,他未尝不能有所收获。

    到时候干脆把一切都推到范老二身上,反正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至于他,可以化身成关键时刻凭借三尺不烂之舌免去徐家厄难的功臣。

    “昨夜犯了众怒?”牧易一愣,他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答案,原本以为对方是冲着黄河古道的钥匙来的,可到头来才现,一切并非如此。

    而他昨夜做了什么?牧易想了想,他昨天似乎只是去了听雨楼一趟,然后欣赏了一舞一曲,并且跟玄冥掌旗使达成了合作的条件,最后又收了几份礼。

    这就犯了众怒吗?外人肯定不知道他跟冷雨谈了些什么,而冷雨也不至于傻到张扬出去,所以他所犯的众怒应该就是去了趟听雨楼,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把话清楚,就因为去了趟听雨楼就犯了众怒吗?”牧易看着徐旺道。

    “大人当真不知?”徐旺诧异的看着牧易。

    “哼!”

    牧易冷哼一声,徐旺的身子再度一颤,他当即不敢耍滑头,直接道:“大人有所不知,那听雨楼自从成立至今,从未有男人登上去过,而传闻谁第一个登楼,就能摘得听雨楼楼魁祁玉姑娘的初夜,为此城中诸多公子哥,甚至是贵人都暗中争斗,想要第一个登楼,却没有想到,昨夜被大人拔得头筹,自然也就犯了众怒。”

    听完徐旺的话,牧易的神情已经变得极为古怪,现在他可以确定,昨晚冷雨邀请他到听雨楼压根就没打什么好主意,甚至也难怪她昨夜一直怂恿要将祁玉送给他。

    不过虽然昨夜什么都没有生,但牧易却知道,这种事情就算他有一百张嘴别人也不会信,当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第二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