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不详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对于冷雨的‘好心’,牧易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跟对方合作,因为她那里有他所需要的东西,而他对于冷雨来,也同样有着利用价值。

    毕竟牧易接任以后,便是一方掌旗使,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可以跟她平起平坐了,尽管牧易现在的实力还有些低,但将来的事情谁能的清楚?更何况,以牧易的资质,还有上代朱雀掌旗使的倾力栽培,冷雨相信牧易绝对不会让人失望。

    “当年是谁灭掉了耳帮?”牧易突然问道,这也是他一直关注的问题,因为知道了敌人是谁,也就可以推断出当年是谁伤的老道,虽然莫老一直不愿意将真相告诉他,但并不代表牧易就不想知道。

    相反,他没有一刻不想知道那个敌人是谁。

    “严格的来,当年让耳帮四分五裂并非只是某一个势力,而是大势所趋,那时帮主失踪,就算没有那些外因,耳帮也已经有了崩溃的迹象,至于那些势力,相反还让耳帮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虽然最终结果是耳帮败了,但在本座看来,这种失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树大招风,耳帮已经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这本就是灭亡之道,无非就是早点跟晚点的区别。”冷雨淡淡的着,话语中丝毫听不出有什么怨气,似乎对耳帮的四分五裂并不在意。

    “那我师父当年是被谁打伤?”见冷雨并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牧易直接问道。

    “虽然本座很想告诉你,但莫老儿之前便恳求过我,至少在你达到第二难巅峰,彻底掌控铜灯之前,不能告诉你,当然,你若是肯答应本座一个条件,提前告诉你也并无不可。”冷雨看着牧易道。

    “什么条件?”牧易问道。

    “很简单,把这丫头收了,我就告诉你答案。”冷雨指着仍旧站在一边的少女道。

    祁玉听到冷雨的话,俏脸顿时红了起来,甚至都不敢去看牧易,只是把脑袋低着,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抱歉。”牧易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冷雨的提议。

    “怎么?她长得不漂亮?”冷雨换了一个姿势,托着下巴道。

    “倾城之姿,很漂亮。”牧易实话实道。

    center/center“既然漂亮为何不愿意?放心,本座并没有利用她的意思,只是这丫头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自然想她能有个好归宿。”冷雨声音也放柔了几分,似乎一切都出自她的真心。

    “道一心只求大道,无心儿女情长。”牧易摇摇头道。

    祁玉看了牧易一眼,充满了哀怨,眼中的光芒也不由的黯淡下来。

    “迂腐。”冷雨冷笑一声。

    牧易只是笑笑,并未反驳,他这话基本出于本心,因为他此刻的确是心无杂念,唯一的想法便是找回老道,然后在伏牛山定居下来,不再沾染这个江湖的是是非非。

    “玉儿一辈子都只想侍奉在楼主身侧,不离不弃。”祁玉突然声的道,似乎是对牧易拒绝的一种回应,虽然她站在一边,存在感并不强,但她的身份却也是十二楼魁之一,真正算起来,并不低。

    “傻丫头。”冷雨摇摇头,然后看着牧易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刚刚所自然作废,好让你知道,本座也并非是言而无信之人。”

    听到冷雨的这番话,牧易顿时有种无语的感觉,刚刚是谁前脚答应了莫老,后脚就跟他交易的?只是他没有答应而已。

    牧易固然想知道老道的敌人是谁,但正如莫老所言,以他现在的实力,知道了对他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还是顺其自然的好,相信早晚有一天他会明白一切。

    “好了,接下来咱们继续谈合作的事情。”冷雨言归正传,“那玉玺的来历想来你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了一些,传闻是献王刘德所有之物,也是开启他墓穴的钥匙,传言他当年收藏天下奇书,其中有一本便是鬼谷子所著的本经阴符七术,在这本奇书中,便藏有天咒的秘密。”牧易将从钱不通那里知道的一切了出来。

    “这种法对,但也不对。”冷雨道。

    “还请指点。”牧易道。

    “本经阴符七术指着心神之道,在当年,修真练气尚没有成为绝响之前,这本奇书的作用并不大,如今修真练气断绝,只能修行神魂之道,这本经阴符七术自然也有了大用,至于天咒的真正秘密,严格的来,并不在这本经阴符七术当中。”冷雨沉吟了一下道。

    “什么?不在里面?”牧易明显吃了一惊,他之所以执着于此,便是因为那里面藏有天咒的秘密,可听冷雨言下之意,那里面并没有记载天咒的秘密,难道是钱不通欺骗了他?

    不过随即牧易就想到冷雨一开始的那句话,既对,但也不对,因此牧易压抑住心中的急切,静静地看着冷雨,等待她继续。

    而冷雨看了牧易一眼,似乎有些惊讶牧易这么快就能收拾好心境,不过她也没有再逗弄牧易,直接道:“所谓天咒其实是天道降下的劫难,因故成咒,又名天咒,每个人在一出生便天咒缠身,人有六欲七情,有八苦九劫,这些便是天咒的表现,甚至连天人都有五衰,更何况是普通凡人,想要超脱,便要将身上的咒一一解开。”

    冷雨到这里顿了一下,似乎瞥了一下仍旧在牧易身边的念奴儿,然后继续道:“人鬼妖俱有劫难,但在拥有劫难的同时,也会有极少的一部分得到上天钟爱,人有先天道体,鬼有先天神智,妖有先天化形,只不过这一类存在,在被上天所钟爱的同时,也会受到万物的抵触,但因为上天钟爱,所以万物的抵触难以加于他们自身,因此靠近他们的存在,便会受其所累,这便是所谓的不详了。”

    念奴儿虽然在心里一直抵触冷雨,但却也一直倾听着她话,当听到冷雨完,她的脸上已经一片煞白,其实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话了,这种话当初贾光棍也曾过,为此牧易还安慰了她好长一段时间,才让她慢慢从其中走出来。

    没想到,今天再度被冷雨提起,这个时候,就算牧易想要制止也已经晚了,而且如果牧易制止,反而会让念奴儿想的更多。

    “不详?我从来都不信。”牧易坚定的道,他这话既是在回答冷雨,也是在对念奴儿,提醒她不要胡思乱想。

    “咯咯,丫头,怎么样?要不要来本座身边?本座可不怕什么不详。”冷雨看着念奴儿道。

    “奴儿只会跟在哥哥身边。”念奴儿想也不想便直接拒绝。

    “玄冥掌旗使又何必吓唬一个丫头?传出去平白丢了身份。”牧易突然道,从他没有制止冷雨这番话的时候,他就知道,所谓不详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鹭了,就连冷雨刚刚也分明蛊惑念奴儿,想要将其收在身边,难道她就不担心那些不详吗?

    “果然跟你师父一样,都这么无趣。”冷雨摇了摇头,然后继续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天地之间一切均有两面性,正如阴阳,黑白,正邪,甚至是天地,虽然靠近这类存在会有不详,但实际上,危险的同时也伴随着机缘,只要克服这些不详,自然会有更多收获,如果你能陪伴这个丫头真正成长起来,那么你将来借此冲破第二难,达到那梦寐以求的第三难也并非不可能。”

    “第三难?”牧易看着冷雨,从对方的话中,他隐约听出对方对于第三难同样无比向往,当初就连老道也卡在这个瓶颈,而牧易目前所知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似乎只有一人,那就是耳帮失踪的那位帮主。

    虽然冷雨没有直言,可是从她不经意透露出来的意思,那位帮主已然达到了第三难的程度,同时,他也明白,为何仍旧有人明知道先天拥有甚至的鬼物会伴随着不详,也会想得到,相比看到第三难的曙光,再多的磨难又有什么?总比蹉跎一生,看不到半点希望强吧?

    “听到了吗?不要胡思乱想,我可还指望你让我突破到第三难呢。”趁着这么好的机会,牧易转而安慰起念奴儿,而丫头也握着拳头,脸上全都是坚定。

    尤其是听到牧易的话后,她更是重重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明,但那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见此,牧易也算是放下心来,只要念奴儿没事,区区不详,又算得了什么?他一路走来,坎坷磨难可曾少了?

    “本经阴符七术可以让人达到第三难吗?”牧易随后看着冷雨问道,既然按照她所,里面并没有具体记载天咒的秘密,但想要解开身上的天咒,便唯有达到第三难,也就是,那本经阴符七术对达到第三难有很大的帮助。

    (第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