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零九章 莫小鱼来道歉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一夜无语,当第二天清晨,牧易打开房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跪在门口的莫鱼。

    “你这是在做什么?”牧易明知故问道。

    其实,在今天天还未亮的时候,莫鱼便来了,当时牧易也发现了他,也想着看看他想做什么,没想到这子居然直接跪在门口,也因此,牧易故意多磨蹭了许久。

    而莫鱼居然始终在坚持着。

    莫鱼看到牧易后眼睛大亮,急忙道:“高手,我家掌柜让我来找你赔礼道歉,你如果不原谅他,就不让我起来。”

    莫鱼这话的时候满脸委屈,显然,在他看来,又不是他犯错了,为什么要让他赔礼道歉?

    不过谁让人家是掌柜的,而他是伙计呢?

    “哦,你家掌柜还什么了?”牧易问道。

    “我家掌柜这一切并非他的本意,而且那玉玺牵扯的秘密,也至关重要。”莫鱼又道。

    “恩,我知道了。”牧易点点头。

    他当然知道玉玺很重要,毕竟那可是关系到天咒的秘密,可惜牧易从内心深处很难接受这种考验。

    这也恰恰明了牧易的为人,如果他真的利益为先,恐怕早就迫不及待接受这一切了,归根结底,他还是把感情看的太重了。

    “然后呢?”莫鱼仰着脸,看着牧易了一句。

    “什么然后?”牧易问道。

    “然后你还不肯原谅我家掌柜的吗?”莫鱼道。

    “如果你最亲近的人欺骗了你,你会如何?”牧易并未回答莫鱼的话,而是开口问道。

    “我?”莫鱼一愣,不过他还是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道:“如果是我最亲近的人骗了我,我或许当时会很生气,不过用不了多久,气就会消了,而且也得看为什么要欺骗你,如果是为了你好,那么有时候善意的谎言并没有什么。”

    “善意的谎言吗?”牧易重复着莫鱼的话。

    “高手,你是因为我家掌柜的骗了你,所以才不肯原谅他吗?”莫鱼看着牧易问道。

    昨晚他回去以后,掌柜的果然已经回来了,只不过还不等他话,掌柜的就已经开口问他牧易怎么样。

    面对自家掌柜,莫鱼当然是知无不答,详细的把自己对牧易的感觉了出来,总体而言,他觉得牧易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虽然看上去不近人情,实际上却很关心身边的人。

    不然也不会一听到掌柜的出事,就立即赶了过去,甚至第二天也奔波了一整天,甚至在他看来,自家掌柜的能够回来也是牧易的功劳。

    而掌柜的在听了他的话,沉默了许久,然后甚至不等他问明原因,就让他今天一早来牧易门口跪着,牧易什么时候原谅他,他才能起来。

    而这第一个他,指的却不是莫鱼,而是莫老。

    莫鱼有心拒绝,毕竟在他眼里,牧易年纪比他还要,虽然很厉害,可让他朝着牧易下跪,仍旧难以做出来。

    可是掌柜的当时就了,如果他不来,以后就不用回来了,一想到被赶走以后就要举目无亲,露宿荒野,莫鱼便不得不屈服在自家掌柜的淫威之下。

    所以他稀里糊涂的来了,然后稀里糊涂的跪了,并且稀里糊涂的回答了牧易的问题。

    不过他现在也隐隐猜到整件事情,首先,肯定是自家掌柜做错了,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跪在这里。

    再一个,看牧易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原谅自家掌柜的,岂不是意味着他要一直在这里跪下去?

    莫鱼想到这里,便更觉委屈。

    “好了,你可以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莫鱼听到了牧易的声音。

    “真的?高手你原谅我家掌柜的了?”莫鱼顿时一脸惊喜的看着牧易道。

    “本来你家掌柜就不欠我什么,所以也没有原谅不原谅,只是立场不同而已。”牧易轻轻摇头道。

    “立场不同?”莫鱼心中更是迷糊,刚刚还欺骗,现在怎么一下子变成立场了?

    难道一个正道,一个邪道?只是谁是正道谁是邪道?

    莫鱼看着牧易的风姿,再想到自家掌柜的模样,心中那杆天秤已经不自觉的开始倾斜了。

    “可是我家掌柜你要是不肯原谅他,我就不能起来,一直跪到你原谅他为止。”莫鱼看着牧易道。

    “真不起来?”牧易问道。

    “你不原谅我家掌柜的,我就不起来。”莫鱼也很有骨气的道。

    “好,那你就继续跪着吧。”牧易完这句话,便留下独自跪在那里的莫鱼回到房间。

    而门口,莫鱼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现在他是起来不是,不起也不是,脸上纠结的开始打结了。

    就在莫鱼犹豫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他本能的抬头,只见一个大脑袋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拉开距离后,他顿时明白这大脑袋属于谁了,昨天牧易离开后,他便开始跟大奴套近乎,可惜无论他什么,大奴都不会回答他,尤其是大奴看向他的眼神怪怪的,好像他一下子成为哄骗孩子的大坏人。

    天知道为什么他站着都不如对方坐着高,在大奴年前,他更是不敢嚣张,甚至几次想离开,也都被大手抓了回来。

    以至于到了最后,两人只能比瞪眼睛,这也是昨晚牧易回来之后所看到的情景。

    牧易回到房间梳洗之后,便坐在那里,开始看起书来,而他所看的书正是莫老交给他的那本符箓真解,里面的一些阐述至理经常让他有恍然大悟之感,曾经的一些不解,也渐渐找到了答案。

    只可惜,今天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使看进心里去,上面的那些文字,仿佛一下子失去了魅力。

    牧易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这样,白了,还是因为莫老所谓的考验,当然,最重要的却是因为老道为他安排好的一切。

    以前他觉得他懂得老道,可现在,他却发现他越来越不懂老道了,因为以前老道总是跟他,江湖险恶,如果以后有机会,就找个地方,种上几亩地,找个漂亮的媳妇, 然后平平淡淡的过完下半辈子。

    而牧易当时也很认同老道的话,甚至心中也是这么向往的,可是没有想到,等他被逼无奈,再度进入江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曾经是那么的天真。

    既然老道对于寄予厚望,甚至早早就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当初又为何不断告诉他,以后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就好。

    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吗?到底哪个老道才是真实的?

    牧易心中本能的倾向带着他在江湖中飘荡的那个老道是真实的,除了因为他对耳帮,对朱雀掌旗使没有任何兴趣以外,老道所的那种生活,也是他最向往的。

    可惜牧易忘记了,如果天下大乱,又有哪里是桃园?尤其是在这乱世中,如果性命都不能保全,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过只是浮云。

    “奴儿,去把他叫进来吧。”突然,牧易把书放下,自顾的了句。

    然后念奴儿从岁月竹飞出,朝着门口飘去。

    不一会,她就带着有些魂不守舍,并且一瘸一拐的莫鱼走了进来。

    “高手!”莫鱼着便想要继续跪下,毕竟在他看来,牧易还没有原谅他家掌柜的,所以他还不能起来。

    “不用跪了。”还不等他有所动作,牧易便轻轻道。

    只不过莫鱼却仍旧要跪,可他随后就发现,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跪下,在他身前,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他跪下。

    几次努力无果后,他才恍然大悟的看向牧易。

    毕竟牧易在他心中本来就是很高的高手,那么现在让他跪不下,也就理所当然了。

    在莫鱼进来以后,大奴也跟着走了进来,只不过此刻念奴儿依旧坐在他的肩膀上,以至于大奴都不得不佝着身子走路。

    而莫鱼却忍不住朝那边望去,准确他看的是念奴儿,心里更是充满了不解,这个丫头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

    看大奴的样子,分明很听这个丫头的话,可为何他之前不曾见过?跟牧易又是什么关系?

    带着许多不解,莫鱼最终又将目光对向了牧易。

    “其实我刚刚都已经的很清楚了,我跟你家掌柜并没有什么仇怨,顶多只是一场误会而已,而且莫老也是我的长辈,我自然不会怪他,只不过,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等你回去以后,便告诉你家掌柜的,就我实力低浅,不足以接任朱雀掌旗使,还是让他另外换人吧。”

    牧易对着莫鱼道,他相信只要莫鱼回去把他的话转告,相信对方一定可以理解的。

    而且在他看来,莫鱼虽然打着来道歉,求原谅的幌子,但实际上,他还是想让他加入耳帮,接替老道当初的位子。

    只是,莫老恐怕忘记了一点,那就是老道早已离开那个位子多年,以他的年纪,甚至是实力,真的可以服众吗?

    (第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