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零七章 朱雀掌旗使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面对冷雨这位曾经的玄冥掌旗使的时候,牧易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女人就轻敌,相反,他甚至前所未有的凝重,这绝对是个大敌。

    此刻,出现在牧易眼中的是一根白玉般的手指,直接跟岁月竹撞在了一起。

    顿时间,牧易就感觉岁月竹传来一股巨力,甚至让坚硬的岁月竹都弯曲起来,并且这一刻,岁月竹绿光大盛,念奴儿直接从里面出来,变成青面獠牙的模样,挥动着锋利的十指朝着冷雨抓去。

    而牧易在这股力量下不得不往后退去,那岁月竹传来的力量,甚至让他右手一阵发麻,差点就握不住。

    念奴儿时机也拿捏的很准,正是冷雨处在关键时刻,只不过她仍旧觑了对方,甚至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对方还有反击之力。

    只见冷雨在倒退的同时,另一只手也朝着念奴儿按了下去,那一瞬间,念奴儿只感觉对方的手掌仿佛变得无限大,让她只能生生的撞了上去。

    “轰!”

    念奴儿的身体凌空被撞飞,不过好在她已经是猛鬼,尽管实力仍旧比不上冷雨,但对方先是硬接了牧易一招,然后再来应付她,自然无法将实力全部发挥出来,所以这次旗鼓相当实际上是念奴儿捡了个便宜。

    一连退后几丈,念奴儿才止住身子,不过她并未再度攻击冷雨,而是身子一晃回到了岁月竹中。

    牧易左手托着铜灯,右手持着岁月竹,目光注视着远处的冷雨,可惜虽然逼迫出了对方的身影,却仍旧看不到那身斗篷之下的表情。

    “倒是看了你。”冷雨同样没有继续动手,只见她踩在一座坟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牧易,声音中带着一丝惊讶,或许连她也没有想到牧易能够把她逼迫到这种程度。

    虽然她不认为牧易是她的对手,但同样的,她想要拿下牧易,夺回玉玺希望也不是很大,除非她不计后果,与牧易拼死一战,但那样显然不是她的为人。

    “彼此彼此。”牧易不甘示弱的道,实际上,能够拼到眼下的局面,已经是极为侥幸,纵观牧易所遇到的敌人,论起难缠程度,眼前的这位曾经的玄冥掌旗使绝对可以排在第一。

    如果不是他对铜灯的掌控大大增加,并且铜灯拥有了真正的灯油,将铜灯彻底点燃,估计想要逼出对方仍旧有些难度,而一个可以融入黑夜,融入影子中的对手,绝对是恐怖的。

    这种能力在牧易看来,其实最擅长的应该是暗杀,趁其不备,雷霆一击。

    相信如果牧易骤然遭到这种偷袭,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好在他的铜灯刚刚好克制对方的这种能力,等于一下子去除了对方最大的依仗。

    没有了那种诡异的隐匿能力,正大光明的一战,牧易倒不惧怕对方,因为他有符箓,更有岁月竹,完全可以发挥出十二成的实力来,唯一可惜的就是五雷符始终无法锁定对方,这是牧易自从有了五雷符以后,第一次无法在战斗中使用。

    不过即便如此,牧易正面对抗,也顶多稍微落在下风,所以他根本就不惧一战。

    “咳咳!”

    就在牧易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阵咳嗽声。

    听到这个声音以后,牧易便知道无法继续动手了,因为来人他很熟悉,正是被要挟的莫老。

    同样有此表现的还有冷雨,牧易分明觉得对方锁定着自己的那股力量悄然消失。

    其实随着莫老的出现,一切自然也真相大白,牧易之前的所有猜测,也全部成真,这一切,果然是一个局,只不过虽然看透了这一切,但牧易脸上却没有半点轻松,相反,他的脸上甚至浮现出了几分阴沉。

    没人愿意当傻子一样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很显然,莫老便算计了他。

    尽管对方未必是带着敌意的,但牧易仍旧不喜欢这种方式,如果莫老当初希望他帮忙夺回玉玺,那么牧易同样不会犹豫,毕竟起来他欠对方一个人情,但对方偏偏用了这样一种方式。

    “都是自家人,考验也该结束了。”莫老一出来便道,此刻他仍旧是老样子,体内那股属于黑龙的力量还没有驱除,所以气息有些起伏不定。

    “考验?”牧易敏锐的记住了这个词,当然,对于前面那个自家人,他心中多少有些不以为然。

    “嗯,不愧是他的徒弟,果然不凡,倒是许久没见过这么出色的年青人了呢。”冷雨突然伸了个懒腰,声音也变得更加妩媚。

    “怎么样?合格了吗?”莫老微微一笑,然后问道。

    实际上,这个已经有了答案,能够力敌冷雨不败,如果还不合格,那恐怕就没有合格的了。

    “当然,只是看人家好像不怎么乐意啊。”冷雨看了牧易一眼,随意的道,显然牧易脸上那种不以为然并没有瞒得过人家。

    “牧易,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甚至敌视我们,不过你要知道,我们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实际上,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师父的另一个身份吧?”莫老认真的看着牧易道。

    “师父的另一个身份?”牧易一愣,然后直直的看着对方,虽然此刻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在莫老没有将真相出之前,仍旧只是猜测而已。

    “其实你师父当初同样是四大掌旗使之一,看着你手里铜灯,我想你应该能猜出你师父是那一方掌旗使。”莫老语出惊人的道。

    牧易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带着他流浪江湖的老道还有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身份,曾经天下第一帮耳帮的四大掌旗使之一,难不成老道的伤就是当初耳帮被覆灭所受?

    至于老道是哪一方掌旗使,有了莫老的提醒,再加上手中的铜灯,牧易也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四大掌旗使中玄冥居北,属水,又称玄武。

    南方为火,其代表的自然是朱雀了,也就是,老道便是曾经的朱雀掌旗使。

    只是牧易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的玄奇,那么自然的,老道当初跟他到伏牛山,恐怕也不止是巧合这么简单。

    就连他来到沧州,恐怕也是早就安排好的,牧易心中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但是他却没有半分高兴,只觉得心中越发的沉重起来。

    “呵呵,那不知莫老是什么身份?您那位师弟又是什么身份?”牧易轻笑一声,明显带着嘲讽的问道。

    “既然你想知道,我自然不会瞒你,我是二十四道之一,我师弟是七十二堂之一,我们都是耳帮的人。”莫老并未因为牧易的态度生气,相反,他很耐心的看着牧易道:“这次对你的考验实际上是你师父的主意,他希望你能接任朱雀掌旗使一职。”

    “是吗?那如果我没有通过考验呢?”牧易淡淡的问道。

    “如果你没有通过考验,那么一切自然都会瞒着你,你也不会接任你师父的职位。”莫老道。

    “这么来,我倒是应该感谢玄冥掌旗使手下留情了。”牧易着又看向一边冷雨。

    “本座的确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你以为四大掌旗使只有你手中有法宝吗?”冷雨傲然道。

    “法宝?”牧易看了一眼手中的铜灯,这个词他还是第一次听,不过倒也不难理解,毕竟他本身就知道法器了,而法宝,恐怕就是凌驾法器之上的级别。

    不管威力还是珍贵程度,自然也远远超过了法器。

    牧易并没有怀疑对方的话,甚至他也愿意相信对方是真的手下留情了,但问题是,这一切跟他有什么关系?谁他必须要按照别人指的路走下去?

    对于曾经的天下第一帮他没有任何的归属感,自然那朱雀掌旗使也不会有任何吸引力。

    这么多年闯荡江湖的生涯,至少牧易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接任朱雀掌旗使固然风光无限,但同样的,他也要承担那个位子的责任。

    而且当初耳帮被灭,也明了很多问题,实话,牧易也不想被扯入那个大漩涡中。

    “那你就当我没通过考验好了。”牧易直接道。

    他的话音一落,周围顿时安静下来,牧易明显感觉到对面冷雨露出一丝杀意,直指他。

    就连莫老也愣了一下,他有些惊讶的看着牧易。

    “莫老儿,看来你的一番苦心都白费了,人家并不想接任朱雀掌旗使呢。”冷雨冷笑一声,对着莫老道。

    “牧易,我承认,为了这次考验欺骗了你,但你要知道,这不但是你师父的愿望,也是我们耳帮所有人的期望,实际上从你离开伏牛山,闯入江湖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在关注着你了,而你一路走来,也三番五次让我们感到惊喜,以你的资质,相信将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未必不可能。”莫老看着牧易语重心长的道,正如冷雨刚刚所,他对牧易绝对是一番苦心,而他的目的也很单纯。

    无非就是让牧易加入耳帮,接任朱雀掌旗使。

    (第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