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零六章 冷雨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咯咯!好狠的人儿啊!”

    牧易一击落空,耳朵里顿时传来神秘人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种蛊惑,不断影响着牧易的心神,可是牧易却无法屏蔽感知,只能凭借意志抵挡。

    好在这声音虽然有些影响,但关系并不大,牧易完全可以应对。

    但是对方那神出鬼没的身形,却让牧易有些头疼。

    “难道你就只会逃吗?”牧易嘲讽的道。

    “讨打!”一道冷声直接落入牧易的耳朵里,然后牧易几乎想也不想,便快离开原地,与此同时,一只白嫩的玉手从虚空中透出,直击牧易的后心。

    也幸好牧易见机快,否则这一掌已经落在他的身上了。

    “果然是个女人。”光凭这只玉手,牧易就已经确定了对方女人的身份,而对于神秘人的真实身份,近乎确认了九成九。

    实际上,在昨天夜里牧易就已经对对方的身份有所怀疑了,不过他当时考虑的是,对方选择要挟他出手,要么实力不如钱不通,要么一出手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当时,牧易更多的以为是后者,可是眼下,他却现,对方的实力很强,甚至比钱不通还要强上几分,如果以修行境界来划分的话,牧易境界只是第二难的第二步,但是他的实力却不下于那些第三步,甚至第四步的存在。

    而眼前的这个神秘人,按照牧易的推算,实力有可能在第五步,甚至更强。

    如果不是有各种底牌,牧易绝对不愿意得罪这么强一个敌人,可天咒的秘密对于他来,同样重要,他不愿意就此放下。

    他之所以选择动手,倒也不是不在乎莫老,或者是谢峥大奴的性命,而是他很清楚,对方可以利用这件事情威胁他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甚至更多次。

    牧易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被威胁,甚至是束手就擒的人,所以,他想要打破这种威胁。

    而这第一步,就是揭开对方的身份,唯有如此,才能反制,他可以用牧易身边的人来威胁牧易,那么牧易自然也可以用他身边的人来威胁他。

    听雨楼,冷雨,玄冥掌旗使!

    这便是牧易的判断,就他刚刚所,能够这么快知道他的身份,并且连他来自伏牛山都查的清清楚楚,对方必然有强大的情报来源,而且按照那天莫老的话,当年耳帮虽然崩溃,但仍旧有一部分力量遗留了下来,并且从明处转为暗处。

    所以如果对方是玄冥掌旗使,那么想要查出他的真实身份,几乎可以轻而易举。

    当然,这只是其一,仅仅凭借这一点,还不足以让牧易确定对方的身份。

    真正让牧易怀疑的还是贾光棍跟莫老两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们两个都清楚的知道听雨楼的,尤其是贾光棍,他离开沧州城已经多年,居然还知道冷雨,而且当初他似乎故意要将自己引向沧州。

    老道跟莫老有旧,那是否也认识贾光棍呢?而贾光棍这对师兄又是否跟当年的耳帮有联系呢?

    因为在莫老提起耳帮的时候,牧易分明感觉到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这分明有些不应该,而这只是其二。

    第三点起来,还要落在莫老的身上,虽然从莫鱼去报信,再到他赶到莫老家中,然后莫老失踪,接着牧易借助追踪符,最终赶到这里,碰到了神秘人。

    先,按照牧易对莫老的了解,即便他真的有危险,也不会求助牧易的,可他偏偏就让莫鱼来了,而且莫鱼居然还真的找到了牧易,整个过程居然无人拦截,这本身就显得很有问题。

    当然,事后牧易也证明了这点。

    但是当时神秘人凭什么相信牧易就一定能找到这里来?除非,他知道牧易会追踪符,所以才有信心把牧易引到这里来。

    可是那本符箓之道本就在莫老手中,莫老就算看一下也不会有什么,所以莫老知道他会,神秘人也知道,因此,牧易没有让对方失望,用追踪符找到了这里。

    在这里面,莫老同样有很大的嫌疑,这也是牧易一开始心中的那个想法,尽管他不愿意相信是真的,可是随着事情展,越来越多的线索被他察觉到,牧易当初那个想法也渐渐真切起来。

    同时,牧易昨晚离开的时候,分明感觉到这片乱坟岗中还有另外一道气息,尤其是他在见到钱不通那两条黑龙以后,就更加确信,因为莫老当初就是被钱不通打伤。

    可当初钱不通既然需要强者来喂养他的黑龙,为什么不直接把莫老也带走呢?恐怕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所以,结合这种种,让牧易对于神秘人的身份有了一个推断,这推断就是神秘人是听雨楼的楼主,冷雨,玄冥掌旗使,并且他也应该是她。

    这才是牧易真的不在乎对方用莫老来威胁他的主要原因,因为,莫老跟对方其实是一伙的。

    更何况,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牧易自然不用担心他用谢峥甚至是大奴来威胁他,因为听雨楼就摆在那里,牧易不相信她会不在乎,所以一切外因刨除,对方想得到玉玺,就只能凭借实力从他手上夺走。

    在躲开对方从身后的偷袭以后,牧易反手挥出一张斩妖符,直袭对方。

    不过还不等斩妖符落下,对方玉手轻轻一挥,一点光芒在她手中一闪而逝,随后就看到斩妖符直接在半空散开,化为无数白光。

    心神感应下,牧易分明看的清楚,那乍现的光芒实际上是一根细针。

    此刻,牧易心中最后一丝怀疑消散,对方就是听雨楼的楼主,曾经是玄冥掌旗使。

    以细针为武器,难怪她会选择让牧易出手,因为这种手段一旦施展,很容易暴露身份,当然,牧易不相信对方就只有这点手段,或许她已经不在意牧易是否察觉她的身份。

    “叮叮!”

    随后,那玉手再弹,两根细针便朝着牧易飞来,直刺牧易的双眼。

    “好个狠毒的娘们。”牧易心中暗骂一声,直接挥动岁月竹将细针击飞,并且他再度挥出几张斩妖符,甚至在这其中还夹杂着一张定身符。

    可惜,牧易的这种手段根本就无法威胁到对方,那一根根细针,就像长了眼一样,分毫不差的将牧易挥出的符箓击碎。

    不过牧易也没想过凭借斩妖符就能成功,哪怕力量有定身符也一样,他真正要做的无非就是争取一点时间,让他将铜灯取出。

    这铜灯才是他这次敢只身前来的最大依仗,尤其是自从有了灯油以后,牧易还没真正用于战斗当中,这次正好借助对方一试威力。

    在对方击碎符箓的同时,牧易的心神力量已经将铜灯点燃,那一簇火苗静静的燃烧着,丝毫不因为牧易的度快,或者周围的劲风就有丝毫偏动,甚至是被吹灭。

    铜灯点燃后,跟以往截然不同,牧易分明感觉到自己对铜灯的掌控力大大增加,至于铜灯的威力,也远远强过以前。

    那一簇火苗顿时将周围照亮了,在牧易身前不及一丈处,一个黑衣身影也被逼了出来,而在这之前,牧易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已经靠近,不管是心神力量,还是肉眼,都看不出一丝痕迹,对方仿佛可以真的融入黑夜当中。

    不过这才符合对方的身份,毕竟当初的耳帮可是以探听消息最为瞩目,作为镇守一方的玄冥掌旗使,自然有她的绝招,相信以这种手段,天下大可去的,如此又有什么秘密能瞒得过对方?

    只是没有想到铜灯被点燃后还有这种能力,而且对方突然暴露,显然也是措手不及,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牧易相信她心中肯定不会平静。

    而牧易却没有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身子一晃,岁月竹便顺势刺了出去,这是枪的用法,当初牧易观看墨如烟练枪,也偷学了两招,如今一使出来,效果也立显。

    正如牧易所料,在铜灯光芒照耀下,冷雨再也无法保持隐匿,直接暴露身形,同时她心中也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牧易手中的铜灯能够破除她的影遁之术,也让她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原本她心中还抱着一些漫不经心,想要陪牧易玩玩,现在却直接将心中的轻视收了起来,因为她很清楚,牧易已经有资格成为她的对手。

    尤其是牧易紧接着这一刺,时机把握妙到巅毫,又如羚羊挂角,虽然直直而来,但那潜在的变化却封住了她所有退路,加上牧易的度本就不逊色她,以至于让她眼下除了硬接以外,再无他法。

    冷雨气势瞬间提至巅峰,身上黑袍鼓荡,然后一指点出。

    牧易此刻跟岁月竹融为一体,那岁月竹更像是他延伸出去的身体,对于这一刺,他有着强烈的自信,他相信对方无法再躲,只是当对方抬起手之后,牧易的眼睛中便只剩下一根白玉般的手指。

    第二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