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零五章 神秘人的身份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坐在椅子上,目光注视着面前的铜灯,此刻铜灯似乎正在渐渐蜕去那副平凡的外表,底座上,一道道繁复的花纹正在生成,虽然还很少,但毕竟已经开始变得不同起来。

    更重要的是,铜灯变得浑然一体,无法再打开,原本添加的煤油也消散一空,但是在牧易心神感应下,铜灯内部多了一层浅浅的灯油,那层灯油呈现一种漆黑之色。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灯油,牧易想到了那两条被火苗吞噬的黑龙,铜灯的变化一切都是从火苗吞噬了黑龙以后,虽然明显感觉自己跟铜灯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但牧易心神力量渗透进去,却仍旧被一股力量挡住,无法再进入那个火苗的空间。

    加上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也没有莽撞行事,尤其是想到最后关头留下的那道印记,他便相信,自己迟早可以彻底掌控这盏铜灯,相信到了那个时候,铜灯对他来,将再无秘密可言。

    随后,牧易也试着点燃铜灯,不过却现普通的凡火已经无法再将铜灯点燃,唯有利用心神力量才能点燃铜灯,而且铜灯点燃以后,散出来的光芒也是一种柔和的白色。

    火苗虽然不大,可是却笼罩方圆一丈之地,这这股光芒照在身上,牧易只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一丝丝力量不断朝着他体内钻去。

    就连心神力量也在铜灯的照耀下,慢慢的精纯着,甚至这种精纯度比起牧易入定还要快上许多,尤其是这两者是可以叠加的,也就是,以后如果牧易入定修炼的时候同时点燃铜灯,效果将是以前的数倍。

    “果然是至宝。”

    感受了一番后,牧易再望向铜灯的目光已经变得火热,因为他很清楚,几倍的差距代表着什么,也就是,原本他需要几年才能达到的效果,现在只用一年就够了,这其中节省下来的时间,已经不能用宝贵来形容了。

    而这还只是铜灯的辅助修炼效果,牧易相信,如果再用铜灯战斗,威力将更强。

    唯一可惜的是,点燃铜灯需要消耗内部的灯油,可关键是,这种灯油他根本就无法添加,毕竟他现在没办法再去找两条黑龙来,而且铜灯内部的火苗现在还不受他控制。

    根据牧易的观察,如果不用铜灯战斗,只是点燃辅助修行,那薄薄一层灯油差不多可以支撑一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是战斗的话,消耗恐怕会更快。

    这也是唯一让牧易不满意的地方,可惜暂时他并没有办法为铜灯添加灯油。

    虽如此,但铜灯的变化也让牧易实力增加了不少,同时下午一番入定后,他那浮躁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甚至这铜灯不但对牧易有帮助,就连念奴儿也很喜欢靠近铜灯,然后闭上眼睛,满脸陶醉的用力一吸,那一刻,牧易明显感觉到火苗朝着她偏了过去,那些白光也纷纷没入念奴儿的体内。

    这种变化倒是让牧易沉思起来,很显然,这铜灯对念奴儿的效果似乎更好一些。

    灯油,到底是什么呢?牧易不由的陷入了沉思,甚至在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只是还没有验证。

    晚上,牧易带着一些纸钱来到城西那片乱坟岗。

    一个下午的时间,足以让他打听清楚这片乱坟岗的来历,起来,还是前几年那场大乱,滚滚人头掉落,埋葬了不知多少白骨,也就有了如今的规模。

    根据牧易打听的那人所言,这片乱坟岗多是冤死之人,甚至提起的时候,也不免唏嘘。

    想到自己当初也是在乱坟岗中被捡到,牧易便买了些纸钱,为这里那些怨魂烧点纸。

    今夜月色正亮,牧易站在乱坟岗中,面前一堆火焰正在静静的燃烧着,那火光将周围照耀的忽明忽暗,更显阴森恐怖。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掌声响起,牧易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那神秘人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一处坟头上,甚至连牧易都没有觉。

    “没想到堂堂妖道还是一个心善之人。”神秘人看着牧易道。

    虽然火光晃动,却仍旧看不清神秘人的模样,那些光芒靠近他以后,似乎都消失了。

    实际上,在酒楼里接到的那些信封,牧易不用看也能猜到是谁,对于他刚刚击败钱不通,找到玉玺,对方就知道了,牧易丝毫不觉得意外,对方既然能够知道玉玺在钱不通手中,又怎么不会严密监视?

    恐怕牧易在进入十里堡的时候,对方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烧点纸钱而已,倒是跟心善没什么关系。”牧易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真的只是这样吗?”神秘人笑了笑道。

    牧易没有理会对方,直接问道:“人在哪里?”

    “只要你交出玉玺,人自然就回去了,你又何必这么麻烦,非要约在这里?”神秘人摇摇头道。

    “原因很简单,其实我并没有打算交出玉玺。”牧易直视着对方道。

    “不打算交出玉玺?你就不担心莫老儿的性命吗?”神秘人似乎并不意外牧易的话,只是继续以莫老威胁。

    “自然是担心的,只不过跟莫老有旧的是我师父,而不是我,更何况,莫老的师弟可是死在我的手中,你觉得我跟他关系如何?”牧易淡淡的道。

    “你觉得这些言语可以骗得了本座?”神秘人仍旧丝毫不为之所动,声音也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骗你,原本我的确打算把玉玺交给你,不过现在,我对于那个秘密也很感兴趣,所以很抱歉,交易取消了。”牧易道。

    “出尔反尔可不是君子所为。”神秘人道。

    “君子?阁下想多了,我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君子。”牧易摇摇头道。

    听完牧易的话,神秘人认真的看着牧易,随后才摇了摇头道:“看来本座觑你了,既然你不在乎莫老儿的性命,那谢峥呢?还有你留在客栈里的那个巨人?”

    “没有舍得,哪有收获,你对吗?玄冥掌旗使。”牧易突然道,并且一口叫破对方的身份。

    “哈哈哈,玄冥掌旗使?你是在本座吗?”神秘人大笑道。

    “对,听雨楼楼主,冷雨,曾经天下第一帮耳帮的玄冥掌旗使。”牧易语气坚定的道。

    “牧易,你真的让本座感到意外,只是本座很好奇,你是如何识破本座身份的?”神秘人看着牧易道,他的话似乎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就连声音也完全变成了女声,并且那声音中带着一丝柔媚,不断钻入牧易的脑海中。

    “很难猜吗?能够把我调查的这么清楚,甚至连钱不通抢走玉玺那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除了那位玄冥掌旗使,我想不出还有别人。”牧易道。

    “恐怕你这话有些言不由衷吧?如果单单凭借这点,你或许会怀疑,但不会如此笃定本座就是玄冥掌旗使。”神秘人道。

    “其实是不是,只需要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牧易话音一落,身子便轻轻一晃,朝着神秘人冲了过去,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九成的把握,可是在没有彻底揭破对方身份前,仍旧不能百分百确定,哪怕他刚刚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这最后一成,牧易需要自己来试探。

    这也是他之所以把地方选择在这里的主要原因,为的就是有个可以动手的地方。

    牧易的度很快,尤其是在动手的刹那,他就已经激了一张神行符,这是牧易为了今晚战斗所准备的,通过昨天夜里的见面,他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对方的度很快,如果凭借他原本的度,恐怕根本就碰不着对方。

    所以思来想去,牧易决定使用神行符。

    而且经过下午的实验,牧易对于神行符充满了信心,这神行符可以让他的度提升三到五成,虽然看似不多,但不要忘了,这是在他原有的基础上提升,到了牧易这种境界,哪怕提升一成,帮助都是巨大的。

    更何况神行符只是他准备的底牌之一,这一张神行符,可以维持一炷香的时间,对于一场战斗而言,已经足够了。

    其实也幸好神行符只是增加三成多,让他可以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度变化,否则要是一下子增加一两倍,恐怕牧易也无法适应那种突然暴增的度。

    三成,如今刚刚好。

    牧易身体一动,就已经来到神秘人面前,同时他手中的岁月竹也顺势一点,下手毫不留情。

    岁月竹一闪,神秘人便直接破碎了,准确的,破碎的只是他的影子,他的度比起牧易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并且,牧易的心神力量根本就无法将他锁定,这样五雷符就失去了效果,因为不能锁定对方,五雷符就只能靠瞎蒙,牧易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五雷符引下的天雷还能轰中对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