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零四章 玉玺到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轻轻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生出的种种幻觉驱除,然后一步步来到铁狮子下面。

    虽然远远看上去这尊铁狮子并不算大,可真正到了底下的时候,才会感觉自己的渺。

    牧易看了一下,这尊铁狮子的脑袋离着地面差不多四丈,至少普通人如果不借助东西,几乎难以爬上去,不过这点对于牧易来倒不算难,因为这尊铁狮子打造的栩栩如生,身体有许多凹凸之处可以借力,更何况铁狮子还有一足抬起,距离地面不过一丈多点,牧易至少稍微用力,便腾空而起,落在这抬起的蹄子上。

    随后在铁狮子身上凸起部分借力,很快,没几下,牧易就登上铁狮子的脑袋,站在最高处。

    此刻,再去开口方向看,只感觉碧海滔滔,永无尽头,就连心胸也一下子开阔了不少。

    不过好在牧易没有忘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身子一晃就落在铁狮子的鼻子上,那巨大的眼睛更是近在咫尺。

    如果光从外表看,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牧易还是选择了相信钱不通,伸手按在左眼上,然后缓缓用力。

    “哒!”

    当牧易的力量足够推动一个大人的时候,那眼睛终于哒的一下陷了下去,然后牧易松手,眼睛也跟着回来,接着牧易再用力,如此三次。

    “咔咔咔!”

    顿时间,铁狮子内部便传来一阵声响,牧易甚至感觉到脚下微微晃动起来。

    牧易也没有迟疑,直接从铁狮子上跳了下来,正好看到铁狮子前足裂开,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洞口出现后,牧易并未马上下去,而是静静等了一会,直到没有现任何异常,他才掏出铜灯,走了进去。

    铜灯的光芒将里面照的铮亮,牧易沿着台阶往下,可以看得出,这里应该经常有人来,台阶很干净,两侧也看不到尘土。

    下面是一间密室,里面甚至摆放着水跟食物,还有一张床,想来钱不通经常会在这里闭关修行,牧易的目光随后落在桌子上,那里放着一个锦盒,他也没有客气,直接上前打开,只见一枚玉玺静静的躺在里面。

    或许是因为在地下埋葬了太长时间,以至于这枚玉玺看上去脏兮兮的,橐驼纽,这也是汉朝封王的象征。

    在看到这枚玉玺的时候,牧易就几乎断定了这枚玉玺就是他要寻找的,也是钱不通从莫老手中夺走的那枚。

    因此,牧易直接将玉玺收了起来,然后他的目光继续在密室中打量了起来。

    “咚!”

    突然,牧易耳朵里听到一丝细微的声音,听上去好像从隔壁传来的。

    牧易犹豫了一下,心神力量缓缓散出去,几息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毫不迟疑的来到一侧,对着那面墙壁用力推动。

    随着摩擦声,一扇石门被牧易推了开来,同时一股恶臭从里面传出。

    牧易本能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屏住呼吸走了进去。

    只是当牧易借助铜灯的光芒看清眼前景象的时候,饶是早有准备,也被吓了一跳。

    地面上,呈现出一种暗红色,那些痕迹分明是不断有鲜血落在上面,然后又不断的干掉,日久天长以后,才会形成的颜色。

    而在墙角,蜷缩着一个骨肉如柴的身影,他的四肢被墙上的锁链锁住,披头散,根本看不清长相,甚至在听到有人进来以后,也只是轻轻动了一下,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密室中只有这一个人影,可是牧易却知道,眼前这个人影,只是这里曾经众多中的一个,而且也不会是结束的那一个。

    看到这个人影凄惨的模样,牧易心中出奇的没有多少怒火,他相信,钱不通敢把这里出来,就不在乎他会现这里的一切,也就是,锁在这里的人已经对他毫无用处,更不怕被暴露出去。

    或许从钱不通为了活命出这里的一切后,这里就已经被他放弃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牧易从进来以后便没有话,还是因为铜灯的光芒,那人影终于蠕动身子,缓缓坐了起来。

    牧易这才看到他的双眼已经被挖掉,只留下两个吓人的窟窿。

    “你不是他。”人影张嘴道,估计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话的缘故,所以他的声音沙哑,很是难听。

    “我只是来这里取一样东西,需要我把你放了吗?”牧易沉默了一下道。

    他不是什么圣人,而且他也很清楚,对方失去了双眼,手筋脚筋全部被挑断,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就算救出去,下半辈子也只能被人服侍着度过,相信那种生活也未必是他想要的。

    “你把他杀了?”人影继续问道,声音中甚至没有一丝起伏波动。

    “没有,只是灭了他两条黑龙。”牧易道。

    “可惜了。”人影摇摇头,不知道是可惜牧易没有杀死他,还是可惜那两条被牧易灭掉的黑龙。

    “是可惜了。”牧易也点点头道。

    “可以帮我个忙吗?”人影突然道。

    “什么忙?”牧易并未直接答应,只是问了一句。

    “杀了我。”人影干脆的道。

    “杀了你?难道你不想活下去?”牧易并没有觉得诧异,听到这句话以后,甚至表现的很平静。

    “他的黑龙被你灭掉,我也就没用了,早死晚死都是一个样,与其死在他的手里,倒不如你来成全我。”人影话也渐渐流利起来,尤其是让牧易杀了他,更仿佛的不是自己一样。

    “你就不想报仇吗?”牧易忍不住问道。

    “报仇?你会帮我杀了他吗?”人影问道。

    “不会。”牧易沉默了一会道,不管是不是因为誓言,至少在钱不通没有再次惹到他之前,他是不可能杀对方的,甚至此刻他就算回去,也绝对找不到钱不通。

    “那不就是了,难不成你觉得以我这副残废身体,能够自己报仇吗?”人影淡淡的道。

    “活着,才有希望。”牧易道。

    “呵呵,你已经毁了他的心血,对我而言,仇也等于报了,活下去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不如早死了干净,活着,太苦。”人影轻笑一声,到最后,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悲凉。

    是啊,活着太苦,至少对人影来,的确是这样,甚至死在牧易的手中,对他而言更是一种幸福。

    “好,我可以帮你。”牧易最终点点头道。

    “谢谢!”

    在人影话落之后,牧易挥出一张斩妖符,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又为什么被钱不通抓到这里来折磨成这个样子,因为这些对他而言都不重要。

    甚至对那人来,也已经不再重要。

    当他请求牧易杀死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把一切都放下了,包括对钱不通的仇怨,也许他早就已经不想活下去了,只是他却不愿意祈求钱不通杀死他。

    牧易离开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压的他喘不过起来,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将那里的一切都毁掉,不过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的离开。

    牧易一路回到沧州城,不过他却没有立即回到居住的院,而是进了一家酒楼,要了一壶酒,两个菜,在靠近窗户的桌子上坐了下来,沉闷的独酌独饮。

    实际上就连牧易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成全了一个可怜人?可是这天下的可怜人多的是,而他牧易也从来不是一个好人,死在他手中的人更不在少数。

    那些人或许有这样那样的原因都该死,但有一点,他们肯定也有家人,也有父母妻儿,至少他们是无辜的,却要承受丧失亲人的痛苦。

    在他们眼里,牧易自然就是凶手,罪大恶极。

    以前,牧易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也或许是他刻意的忽略了,可这一次,当那人平静的出让牧易成全他的时候,牧易的心绪就被彻底搅动了。

    或许是察觉到牧易的心情,放在桌子上的岁月竹闪了一下,不过念奴儿却没有出来,只是一股安慰的意念传入牧易的脑海。

    “放心吧,哥哥没事。”牧易看着岁月竹,温柔的笑了笑,再度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上菜的二来到牧易面前,将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客官,刚刚有人让的把这封信交给你。”

    “好的,多谢。”牧易对着店二示意了一下,然后取过信封,只是他并未将其打开,而是对着窗外轻轻抛了出去。

    那封信,落在窗外以后,被风一吹,飘向远处。

    而牧易,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去看里面的内容,只是他的嘴角,却反而翘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客官,刚刚又有人送了封信给你。”过了一会,店二面色古怪的再度拿着一封信走了过来。

    “替我扔了吧。”牧易这次却压根没接。

    “扔了?”那二愕然,有些不知所措。

    “对,扔了,等会如果有人继续让你送信,你就告诉他,今天晚上我在老地方等他。”牧易完也不再管站在一旁的二,继续自顾的喝起酒来。

    第二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