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两百零三章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刘德,汉景帝之子,封号河间献王,民间称之为献书王。

    汉武帝时,有大儒董仲舒推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然三代之书,燔炀殆尽,读书之人也凤毛麟角,这时,河间王刘德应时而起,于灰尽之余纂亡散篇卷,仅而复存。

    其后十数年,刘德不惜重金,收集民间藏书,重编典籍,为当时天下人所敬仰。

    牧易追寻的那枚玉玺,便是献王刘德的,同时也是开启献王墓的钥匙。

    那刘德若只是一个大儒,想来也不会有人对他的墓感兴趣,毕竟那里面顶多有些陪葬品,根本不可能让那些大人物关注,可从钱不通的嘴里,牧易知道了一个隐秘。

    刘德晚年,得到一奇书,名为本经阴符七术,当然,这所谓的阴符跟牧易所学的符箓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一卷养神之书,更重要的是,这本经阴符七术中还牵扯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所以钱不通,以及那神秘人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

    至于那个秘密,只有两个字——天咒!

    当牧易从钱不通嘴里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了几下,他不由的想起贾光棍死时的那段话,天下咒,福,生老死,恨别离。

    甚至那已经不是牧易第一次听到了,因为就在之前,他还从徐归手上得到一卷道书,在那书中最后,便有一行字,写的是天下咒,福。

    虽然比贾光棍喊出的少了一些,不过牧易可以确定,两者绝对属于同源。

    所以,从那以后,牧易便一直将这句话默默记在心底,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居然再度听到天咒这两个字。

    天咒虽然比天下咒少了一个字,但牧易相信,这里面肯定是有关联的。

    “何为天咒?”牧易深吸口气问道。

    “天下咒,福,生老死,恨别离。”钱不通直接道。

    牧易心中再度掀起波澜,不仅仅是因为钱不通所的这句话,而是他总感觉有条线,一直牵引着他。

    从伏牛山开始,一直到沧州城,仿佛早就注定他会来到这里一样,就如同老道偏偏在莫老那里留下东西,却从未告诉过自己。

    而他也在无所知的情况下,一步步走来。

    “你可知道听雨楼?”牧易深吸口气问道。

    “听雨楼?”钱不通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道:“当然知道,沧州城中最好的绣楼,恐怕不知道的应该不多吧?”

    “只是这样吗?”牧易继续问了一句,实际上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听雨楼,只是心中隐隐有种直觉,或者是一种冲动,让他脱口而出。

    可是看钱不通的样子,明显就不知道听雨楼,更不知道那位冷雨楼主的底细。

    “难不成听雨楼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钱不通疑惑的看着牧易,从他的表情中,牧易基本断定他是真的不知情。

    钱不通在沧州绝对算得上是地头蛇,尤其是他本身的实力也达到了第二难,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贾光棍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要知道当初贾光棍为剪纸门惹下大祸,并且逃走的时候,还只是第一难而已,并且随后那些年,他根本就没有在沧州城待过,可是他却偏偏知道听雨楼的底细。

    莫老知道听雨楼不足为奇,毕竟他在沧州生活了大半辈子,而且想来当初的剪纸门也不弱,可是贾光棍呢?是莫老亦或是他当初那位师父告诉他的?

    牧易没有回答钱不通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那剪纸门你可知道?”

    “剪纸门?自然是知道的,我这玉玺便是从莫老头那里抢来的。”钱不通直接道。

    “多谢相告。”牧易朝着钱不通点点头,可以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全部达到,甚至还有许多意外的收获,最起码,他对莫老已经不再是无条件的相信了。

    在这件事情里面,莫老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牧易只觉得眼前有一层迷雾,让他始终无法看的真切。

    同时,牧易不由的想到昨天晚上莫鱼来找他的时候,他那一闪而逝的想法,会是这样吗?

    牧易并不想把所有人都想的太过黑暗,尤其是一个跟老道有旧,并且帮他保存了这么多年传承的老人,可眼下所有的线索,都让他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方向去想。

    不过好在他马上可以找到玉玺了,只要把玉玺交给对方,就可以换回莫老,相信那个时候,一切真相都会大白。

    只是,如果在这之前牧易并不想牵扯其中,可在听了钱不通关于天咒的话后,他的心也变得蠢蠢欲动,天咒的秘密,他同样想知道。

    对于牧易的道谢,钱不通并未接受,而牧易也没有再多停留,提着岁月竹飘然而去。

    “嘿嘿嘿!”

    一直等牧易离去后,钱不通才冷笑起来,他脸上阴沉的仿佛可以滴出水来,眼中更是透着浓浓的怨毒。

    “二哥,你怎么样了?”钱不用快奔了进来,之前在外面他也听到这里传出的动静,只不过因为没有钱不通的话,他不敢进来,一直到牧易离去,他才觉得不好,匆匆奔了进来,并且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上,胸襟被鲜血打湿的钱不通。

    “我没事。”钱不通看到钱不用,脸上的阴沉才化解了几分。

    “是不是刚刚那人伤的你?我现在就集齐所有人手,就算用人命堆,我也要弄死他。”钱不用看着自家二哥的模样,愤怒的道。

    “算了。”钱不通摇摇头。

    “算了?”钱不用一愣,满脸不解的看着钱不通。

    “你可知道他是谁?”钱不通看了钱不用一眼。

    “是谁?”钱不用问道。

    “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身怀黄河古道的钥匙,你他是谁?”钱不通淡淡的道。

    “黄河古道?妖,妖道?”钱不用满脸骇然的看着自家二哥。

    “不错,妖道牧易,原本以为江湖夸大,却不料,仍旧觑他了。”钱不通神色多了一抹黯然,虽然他现在仍旧是第二难,可是两条黑龙被灭掉,几乎等于斩断了他的双手,就算伤好之后,一身实力也顶多只有先前的三四成,虽然一流之下,他仍旧不怕,可想要报仇,却几乎不可能了。

    除非他能在短时间里恢复实力,并且更进一步,只是那样的话,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可,可是”钱不用脸色苍白,因为他很清楚,妖道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虽然刚刚兴起于江湖,可那些传言里,那可是连八方堂都能一手摧毁的主。

    “二哥,我们钱家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为何一到沧州就找上门来?”钱不用不解的问道。

    “好了,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召集钱家所有血脉,三日后,祭祖。”钱不通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

    “祭祖?”钱不用浑身一颤,满脸惊骇的看着钱不通。

    “二哥,真的要走这一步吗?”

    “事到如今,已经别无他法,我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机会,这次绝对不能错过。”钱不通直接道。

    “二哥难道忘了祖训?”钱不用脸色已经变得无比苍白,甚至眼睛里还有着一丝恐惧。

    “祖训?自然没忘,不过我钱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只能最后一搏。”钱不通早已坚定了决心,自然不会轻易动摇。

    “我不同意。”钱不用突然大声的道。

    “你也要忤逆我?”钱不通冷冷的道。

    “二哥。”钱不用死死盯着眼前的二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二哥变得无比陌生,仿佛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二哥一样。

    “我以钱家族长的身份命令你,三日后,祭祖,开棺!”钱不通最后这句话,已经带上了一抹杀机,让对面的钱不用浑身一颤,他的神情有错愕,有不敢置信,还有浓浓的陌生。

    就在钱家这对兄弟对峙的时候,牧易已经离开十里堡,加快度朝着海口赶去。

    十里堡本就是沧州城外,靠近海口的位置,所以牧易距离海口并不算远,不到半个时辰,他就已经远远看到那尊巨大的铁狮子。

    那是一道海沟,像是凭空在大地上犁出来的,往里延伸了至少两三里地。

    海沟中灌满了海水,两侧都是陡峭坚硬的岩石,就在海沟的尽头,高高拱起,那尊铁狮子就耸立在最高处,三蹄着地,一足高高抬起,脑袋正对着海口,嘴巴张开,似乎正在咆哮。

    这尊铁狮子也不过三四丈高,五六丈长,可是却给牧易一种雄伟的感觉,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铁狮子活了过来,他仿佛看到了一条黑龙肆虐,接着一头狮子从空中飞来,一吼之下,黑龙败退,并且形成了这道海沟。

    不过这种恍惚只持续了一瞬间,随即牧易便清醒过来,而且他也明白,刚刚那种错觉只是他看到那尊铁狮子之后臆想出来的,并不是这里真的生过这样的事情。

    不过光这一点,那打造这尊铁狮子的已经可以称得上大师了。

    第一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