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零二章 玉玺的秘密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钱不通虽然多少会点武功,可就算比起那些二流高手,也远远不如,他的一身本事,九成以上都在黑龙噬上面,而黑龙噬既是修行功法,也是攻击手段,而且以往凭借黑龙噬,他几乎无往不利,所以压根就不需要修炼武功。

    其实就连牧易在没有将那套拳法融会贯通的时候,近身也是他的弱点,好在那个时候牧易还有符箓护身,多少有一点抗敌手段,可到了钱不通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便是修行者的不足了,多数都只能依靠心神力量,以及法术。

    因此,面对岁月竹,钱不通根本就无法逃脱,仅仅抵挡了几招,就被岁月竹击中胸口,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最后一条黑龙也被彻底吞噬掉,那漫天的火焰突然一收,再度化为一簇火苗,然后火苗晃晃悠悠的回到牧易面前。

    看着着簇火苗,就连牧易也有些头麻,生怕这火苗一个不心落在自己的身上。

    好在这火苗还能分得清敌我,它并没有朝着牧易攻击,而是晃晃悠悠的落入铜灯,消失不见。

    此刻,再去看铜灯,牧易立即现了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铜灯好像变新了许多,在铜灯的底座,也渐渐浮现出一些花纹,不过这些花纹大概只占到整个铜灯底座的十分之一。

    同时,牧易感觉自己跟铜灯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了许多。

    见铜灯稳固,那簇火苗没有继续作乱,牧易也松了口气,随后他便将铜灯收了起来。

    虽然牧易心中还有很多疑惑,比如铜灯为什么生这种变化,再比如那簇火苗,不过牧易却也明白,眼下不是研究铜灯的时机,等将钱不通解决掉,并且得到玉玺之后,再研究也晚不了。

    但毫不疑问,牧易相信经过此次变化,他的底牌又多了一张。

    甚至如果他没有猜错,这火苗应该就是当初烧掉曲洋一条胳膊的火焰,只不过当时牧易以生命力催动铜灯,让铜灯彻底爆,可眼下,却是火苗自己飞出来,三两下的就将两条黑龙给吞噬掉。

    一个是牧易以生命力为代价,一个是自动出来,两者所代表的意义也截然不同。

    刚刚迈动脚步,牧易就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也一阵摇晃,这时岁月竹快飞回牧易的手中,让他拄在地上,才没摔倒。

    好一会后,牧易眼前的黑暗才彻底消散,身体也稳固下来,只是脑海中却仍旧无比疼痛,显然是心神力量消耗太大的缘故,也幸好那簇火苗解决掉了黑龙,不然这一战,败的就是他了。

    “可惜了。”牧易看着钱不通,此时钱不通倒在地上,没能爬起来,只是他看着牧易,眼睛里全都是不甘,明明是自己快要赢了,可没想到一转眼,却是一败涂地。

    而且此刻牧易明显也是强弩之末,如果他能早安排几个高手在旁边,恐怕就算黑龙被灭掉,他也不一定会输。

    “可惜了。”钱不通听着牧易的话,同样在心底叹了口气,因为他已经明白,是他输了。

    “吧,怎样你才能放过我。”钱不通并不想死,虽然输了,不过在他看来,他未必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毕竟牧易想要的是玉玺,他完全可以用玉玺来换名。

    “交出玉玺。”牧易也不客气,直接道,毕竟玉玺本来就是他这次来的目的。

    “可以,只要你放了过,玉玺自然就会是你的。”钱不通也直接道,他很清楚,故意磨磨蹭蹭,反而会激怒牧易。

    听到钱不通的话,牧易并未马上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相信我,如果你此刻杀了我,就算你把整个沧州城翻过来,也找不到玉玺在哪里。”钱不通看着牧易道。

    “这么玉玺并不在沧州城中了?”牧易道。

    钱不通微微一笑,并没有被牧易察觉后而惊慌失措,“放过我,玉玺是你的,否则,你永远不可能得到玉玺。”

    “看来你并不在乎十里堡,更不在乎钱家。”牧易轻轻道。

    “我当然在乎,所以我必须活着,不然我死了,钱家也只会被人吞掉,反正不管怎么都是死,我为什么不博一下?”钱不通很坦然的道。

    他的话几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即便牧易用整个钱家威胁,也休想让他屈服,他唯一的条件就是,牧易放过他。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你也不用想着折磨我,虽然我现在无法动手,可是想要自尽还是没问题的。”钱不通随后又了一句。

    “好,我可以答应你,交出玉玺,我饶你一命。”牧易痛快的点点头,反正两条黑龙被灭,钱不通一身实力也随之大损,牧易丝毫不担心今后他会报复自己。

    “可惜我信不过你,除非你以道心誓,我交出玉玺以后,你就放过我。”钱不通看着牧易,脸上毫无畏惧,那副表情,分明就是吃定牧易了。

    “可以!”

    牧易点点头,随后便以道心了一个誓言,直到牧易完誓,钱不通才彻底松了口气,没有人愿意去死,尤其是对一个有野心的人来更是如此。

    “吧,玉玺在哪里。”牧易也不在乎钱不通的态度。

    “玉玺就埋在海口那尊铁狮子下面,机关在铁狮子左眼,用力敲击三下,就会自动开启。”钱不通也痛快的道。

    “海口那尊铁狮子?”牧易有些意外的看着钱不通,不过却也没有怀疑他,他相信钱不通还不会如此不智,在这个问题上欺骗他,否则牧易完全可以不顾誓言,将他杀死。

    “对。”钱不通点点头。

    “我很好奇,那玉玺到底有什么用?”牧易忍不住问道。

    “你不知道?”钱不通抬头,满脸惊讶的看着牧易。

    “当然不知道,我不过刚来沧州,又怎么可能知道玉玺有什么用?”牧易摇摇头道。

    “哈哈,你不知道?你居然不知道。”钱不通看着牧易突然大笑起来。

    “我不知道很奇怪吗?”牧易道。

    “不奇怪,真的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我很好奇,到底是谁告诉你玉玺在我的手中?”钱不通紧紧盯着牧易,因为在他看来,当初他夺取玉玺根本就是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觉才对。

    “实话,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不过因为他抓了我一个长辈,然后要挟我,并且也是他告诉我玉玺就在你的手中。”牧易直接把那神秘人出卖了,实际上,他也想看看钱不通是否知道那神秘人是谁。

    听了牧易的叙述之后,钱不通脸上顿时阴沉起来。

    他恨牧易吗?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在恨牧易的同时,他也同样恨那个幕后之人,因为如果不是那幕后之人,牧易也就不会找到他,而他也就不会一下子损失两条黑龙,更成为阶下囚,只能乖乖的把玉玺交出去。

    只是,那个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呢?他自问他隐藏的很好,当初就连夺取玉玺,也无人知道,唯一没有做的恐怕就是杀人灭口了,只是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你想从我口中知道那个人是谁吧?”钱不通突然看着牧易道,他又不傻,怎么可能想不到牧易的目的?

    “不错,当然你也可以不告诉我。”牧易淡淡的道。

    “告诉你,我当然会告诉你,如果让我知道那个人是谁,肯定第一个告诉你。”钱不通阴测测的道,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因此触怒牧易,他清楚的知道牧易的目的,但他又何尝不想借牧易的手,杀了那个幕后之人呢?

    只是一时间,连他也想不出那幕后之人到底是谁,至于随便指认一个人,他还没这么傻,他也不相信牧易会这么傻。

    除非,他能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那人是谁。

    “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到底是谁出卖我的。”钱不通狠狠的道。

    “嗯,现在可以这玉玺的用处了吧?既然那人要我夺取玉玺,显然他也想得到玉玺背后的东西,如果你不想便宜他,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牧易继续看着钱不通道。

    “哼,不便宜他,难道便宜你吗?”钱不通冷笑一声,充满嘲讽的看着牧易。

    “万一是两败俱伤呢?”牧易并不在意钱不通的态度,反正他只是想得到一个答案而已。

    “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告诉你又何妨?”钱不通挣扎着从地上起身,然后来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就让他脸色更加苍白,气喘吁吁。

    “洗耳恭听。”牧易也不客气,径直在钱不通对面坐下,此时如果有人看到两人的模样,恐怕根本就不会想到在前一刻两人还在生死相斗。

    自己被重创,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修炼出来的黑龙噬更是被人家灭掉,钱不通心中的恨意几乎难以消除,可是,他同样很清楚,以他的情况这次就算能够侥幸活下来,想要报仇,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挑拨别人,让其两败俱伤,这不是阴谋,顶多是阳谋,并且他知,牧易同样知。

    第二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