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章 黑龙道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听到这个名字,钱不通也微微一愣,因为他的确没有听过。

    只是当他看到牧易摘下斗笠,露出下面那副真容的时候,还是露出一丝吃惊,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牧易的头,以及手中那根岁月竹的时候,脸上隐隐有种明悟。

    “牧易,妖道牧易?”钱不通看着牧易缓缓道。

    如果当今江湖中,谁的实力最强,那肯定没有牧易的份,甚至当今天下风头最盛,也同样不属于牧易。

    别看牧易在江湖中闹出这么大的风波,可毕竟仅仅是河南一道,跟整个天下相比,还太了。

    而且也并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黄河古道,至少很多人压根就不信什么传言,他们的目光无疑要更加远大,当真是放眼整个天下。

    在这种情况下,牧易,其实只是投入江湖中的一枚石子,固然掀起了涟漪,但随着时间是流逝,也会逐渐抚平的,直到再无痕迹。

    不过即便只是一部分人注意牧易,也足够了。

    钱不通虽然不属于这一部分人,可也知道那个得到黄河古道钥匙的妖道来到了沧州城,据那位妖道年纪轻轻,看上去甚至还不足二十岁。

    不足二十,已经是修行者,实力不弱于一流高手,光这几点,已经足够了。

    因此,在看到牧易后,钱不通便隐隐猜了出来,更何况,那些消息中可是了牧易以一根竹杖为武器,此刻,那竹杖不就在他的手中吗?

    至于钱不用没有猜出来,更多的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还没资格掺和到这种江湖大事中去。

    “妖道?名字取得不错,不过我却不怎么喜欢呢。”牧易微微一笑,却也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而钱不通脸上也多了一些凝重,没有因为牧易的年轻就轻视他,不管那些传言有几成可信,可光牧易找上他,并且在他面前不亢不卑,就值得他另眼相看了。

    “一个名号而已,不喜欢可以换,可是性命若是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钱不通看着牧易道,他这话几乎就是在警告牧易,让他知难而退了。

    可惜,牧易却有不能退的理由,至于那玉玺隐藏着什么秘密,实际上他并不关心,也没有想要,他本身就因为黄河古道的钥匙陷入了麻烦中,自然不会再陷入其他的麻烦。

    他可没有忘记这次来沧州的主要目的,等找回玉玺,换回莫老以后,他就会上听雨楼,寻找答案。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牧易看着钱不通道。

    钱不通深深的看了牧易一眼,然后道:“好,不过在动手之前,我也有一个疑问,不知牧道长是否愿意告知?”

    “你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玉玺在你手中的吧?”牧易直接道。

    “不错,钱某自认为隐藏的很好,从未露出过蛛丝马迹,牧道长刚刚进入沧州,又是如何知晓?”钱不通看着牧易问道,这也是他心中不解的地方。

    “自然是有人告知。”牧易道。

    “是谁?”钱不通问道。

    “如果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谁,钱堡主可信?”牧易道,虽然他也的确很想知道那神秘人的身份,但一时间却也无从猜测,所以他更希望能从钱不通这里知道一些东西。

    “信。”钱不通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道。

    “不过”

    钱不通刚刚完这两个字,便突然动手了,只见他朝着牧易扬手一挥,一道黑烟便直冲牧易。

    虽然刚刚跟钱不通对话,可牧易却始终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没有忘记当初在莫老体内现的那股力量,极为邪恶,难以清除。

    如果当时打伤莫老,夺走玉玺的是钱不通,那么他必定擅长一门邪恶的手段。

    尽管体内的力量并不能明一切,可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一定因果的,就好比一个拥有浩然正气的人,不会是滥杀无辜穷凶极恶的人。

    同理,一个力量狠毒,擅长隐忍的人,也注定不会是一个谦谦君子。

    所以,钱不通的出手并没有出乎牧易的预料,甚至如果他不选择偷袭,才有问题。

    黑烟还未近身,牧易身体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几乎想也未想,他便将岁月竹在身前一挥,同时左手打出数道斩妖符。

    白光跟那些黑烟撞在一起,并未起到什么效果,只见黑烟一阵聚散后,继续朝着牧易扑来。

    与此同时,岁月竹冒出一层绿光,直接将眼前的黑雾挡住。

    那些黑雾像是拥有生命一般,即便被绿光挡住,也在快的侵袭,而且牧易已经看出,这些黑雾就是伤到莫老的邪恶力量,他自然不敢大意。

    “不管是谁让你来的,都去死吧。”钱不通此刻已经换了一副表情,满脸阴狠,再无一丝儒雅。

    随着他的控制,那些黑烟开始分出数股,从四面八方朝着牧易袭来。

    不管牧易脸上却没有半点惊慌,他并非没有办法克制这些黑雾,只是想引出更多罢了。

    当他看到钱不通已经全力施展的时候,终于不再犹豫,快将铜灯掏了出来,心神力量顿时汹涌而入。

    铜灯顿时大亮,璀璨的光芒直接将牧易包裹,然后开始侵吞那些黑雾。

    那些黑雾被铜灯一照,虽然没有立即崩溃,可也有差不多十分之一被打散,剩下的黑雾甚至只能自保。

    钱不通没有想到牧易还有这般手段,那铜灯更是黑雾的克星,一下子损失十分之一的力量,更是让他无比心疼,这可是他淬炼了多年,才一点点积攒出来的,平日里虽然不敢神挡杀神,佛挡屠佛,可一般人面对这黑雾只能束手无策,并且不知不觉就会着了道。

    毕竟这黑烟无孔不入,只要稍微吸入一点,便很难清除,并且这些力量可以吞噬敌人的生机,然后慢慢壮大,很多时候,他甚至都会用人来喂养这黑雾。

    “黑龙绞杀!”

    钱不通大喊一声,同时捏了一个手印。

    顿时间,那些黑烟便凝聚在一起,并且迅变成一条黑龙,张牙舞爪的朝着牧易撞去。

    当黑烟变成黑龙,牧易顿时感觉其中蕴含的力量强了许多,而这突然变化而成的黑龙,也让牧易想到了很多。

    他想起了谢峥口中关于十里堡的传,在那传中,便有一条黑龙作乱,不断将人吞噬,直到后来有一头狮子将黑龙打败,并且赶跑。

    人们为了纪念这头狮子,所以在海口打造了一个巨大的铁狮子,十里堡便是当初那群铁匠的后人。

    黑龙,铁狮子,后人。

    牧易大脑快转动,虽然传并不代表是真的,但必然是有原因的。

    至于钱不通,或许真的是当初铁匠的后人,但这么多年过去,生一些变化也很正常,尤其是海口那尊铁狮子,真的只是打造出来纪念当初那头狮子的吗?

    还是,这里面另有原因?

    之前,牧易同样只认为那只是传,并不能代表什么,可此时亲眼所见钱不通御使的黑龙,他不得不多想。

    黑烟变化成黑龙以后,对铜灯的抵抗能力顿时大增,其张牙舞爪,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那层防御罩。

    而牧易也分明感受到来自黑龙的力量,以至于铜灯所散出来的光芒都有些不稳固,可惜在屋里五雷符受到很大的限制,不然倒是可以引下一道天雷,看看到底是黑龙厉害,还是雷龙厉害。

    “子,乖乖束手就擒,并且臣服于我,不定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这个时候,钱不通突然出声道,不过他虽然口中劝降,下手却毫不留情,甚至黑龙更加庞大了几分。

    “怪不得整个钱家唯有你一人深藏不露,恐怕你是不敢露吧?”牧易突然道。

    “牙尖嘴利。”钱不通冷冷的道,并未回答牧易的话。

    不过牧易却反而露出一丝微笑,越是逃避,越能明问题。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修炼了当年被你家祖上镇压的那位邪修的功法吗?黑龙,铁狮子,你就不怕你那些祖上从坟地里爬出来找你算账吗?”牧易继续道,甚至直接将心中那些大胆猜测了出来。

    “哼,你知道什么。”钱不通冷哼一声,明显带着不屑。

    “难不成你是当年那位邪修的后代?”牧易继续调侃了一句。

    “子,不必套我的话,就算告诉你又如何?当年黑龙道人作恶多端,结果被人联合镇压,而那铁狮子,的确是用来镇压黑龙道人的,可惜那位黑龙道人早已经死了,至于我家祖上,乃是黑龙道人的童子,在那一战之后,我家祖上便潜伏下来,最终得到了黑龙道人的修炼功法,现在你可满意了?”钱不通冷冷的道。

    “仅仅只是这样吗?”牧易摇摇头,钱不通的话,他其实只信了一部分,或许那位黑龙道人是真的,那铁狮子是用来镇压黑龙道人也是真的。

    至于钱家的祖上是不是黑龙道人的童子,就未必是真的了,而且这么多年下来,钱家既然得到了黑龙道人的修炼功法,又为何还呆在这里?而整个钱家,又为什么只有钱不通一人修炼这种功法?

    很显然,钱不通并没有实话。

    第二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