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我叫牧易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钱铁牛消失,分明是去报信了,这也是牧易最乐意见到的情况,也是他闹事的目的,等到钱不通来了以后,他自然可以不用再遮掩,直接做过一场,也算是他来到沧州后,打响名声之战。

    “来我钱家闹事,自然要先问过我钱家儿郎的刀快不快。”钱不用盯着牧易,声音有力的道。

    “快不快。”

    钱不用话音刚落,身后众人便几乎同时举起手中的刀,并且大声喊道。

    刀如林,声如雷,惊的整个十里堡都一阵骚乱,不少人都纷纷抬头望去。

    “其实我并不想杀人的。”牧易盯着钱不用,以及他身后众人看了一会,才缓缓道。

    “阁下是不是嚣张的有些过头了?”钱不用阴狠狠的盯着牧易道。

    牧易并未跟钱不用太多废话,只是轻轻一挥手,数道白光便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一旁的作坊上。

    “轰!”

    白光炸开,如同响雷一般,那巨大的威力直接在作坊的墙壁上打出了一个大洞,甚至还有几张斩妖符正好击中了支撑的柱子,让那间作坊直接坍塌。

    巨大的动静几乎让众人看傻了眼,一挥手就摧毁一间作坊,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神威?更重要的是,那飞出去的白光到底是什么?火炮?

    但不管那是什么,一旦落在自己身上,断无活命的可能。

    悄然间,众人看向牧易的目光生了转变,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悄悄的把举起的刀放了下来,别看他们人多,可所有的胆气都已经随着那间作坊倒塌了。

    就连钱不用也明显吃了一惊,场中随之陷入一阵沉默。

    “不知我钱家哪里得罪了阁下?”终于,钱不用还是打破了平静,他明白牧易刚刚那一手是在示威,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被吓住了,他不是没有见过所谓的高手,但那些高手比起牧易来,实在是差的太远。

    甚至这种强大,已经不是钱家能够得罪的了,甚至一个弄不好,就有可能给钱家带来灭顶之灾。

    别看钱家在十里堡很威风,钱不通更是十里堡的堡主,跟城中很多大人物都有联系,但这是在钱家心为人的情况下,一旦得罪了什么权势人物,钱家之前所有的风光,顿时都将不在。

    “跟钱家无关,我今天来只为了见钱不通。”牧易直接道。

    “只是为了见二哥?”钱不用忍不住问道。

    “对!”牧易点点头。

    “阁下真的跟我钱家没有仇怨?”钱不用继续问道。

    “没有。”牧易道,他这也不是骗人,就算有仇,也只是钱不通而已,跟钱家还扯不上关系,而牧易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就牵连上钱家。

    听到牧易的回答,钱不用顿时郁闷的想要吐血,你既然没仇,干嘛摆出一副找事的样子?找人就找人,你直不行吗?非得弄得现在这般下不来台?

    钱不用心中闪过各种念头,可惜他分明已经忘记,如果牧易不这么做,如果牧易没有露出那一手,他又怎么可能乖乖的听牧易话?又怎么可能去把钱不通找来?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牧易展示了足够的实力,钱不用才会选择服软,而他能够管辖钱家所有作坊,脑子自然不傻。

    “都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滚回去干活去。”钱不用当即转身,朝着那些愣神的铁匠杂役吆喝起来,在牧易面前他固然大气不敢喘一下,可面对这些人,他就是一言决定对方生死的大人物。

    可这偏偏就是现实。

    见到钱不用怒,那些铁匠杂役也不敢什么,纷纷拎着刀回到周围的作坊中。

    “阁下有事不妨里面谈,至于二哥,侄已经去叫了,相信不用多久二哥就会赶来。”钱不用对着牧易恭敬的道,仿佛刚刚一切都没有生过。

    可问题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生过吗?显然更多的还是因为形势比人强,如果此刻钱不用占据上风,他相信绝对不会是眼下的局面。

    “好。”牧易深深看了钱不用一言,别的不,至少能屈能伸这一点,对方还是做的很好,实际上,也唯有这种人才能在乱世中活的更久。

    不过对牧易来,钱不用这种人正好,否则换了个愣头青,刚刚不管不顾的让人冲上来,就算牧易手下留情,结局恐怕也谈不上和谐。

    在钱不用的引领下,牧易来到一处宽敞的客厅,刚刚走进去,外面打铁的声音便几不可闻,在一片作坊中,还能有这么幽静的地方,倒也难得,而且这里显然就是钱不用平时与客人商谈的地方。

    “不知阁下怎么称呼?而且听阁下的口音,应该不是沧州当地的吧?”

    在客厅坐下,让下人上茶后,钱不用便试探着问道,之所以觉得牧易并非沧州本地人,除了口音,就是牧易故作神秘戴着斗笠,因为当地如果有人来,根本不需要这样。

    他钱家是做什么买卖的?如果出去,无非就是打铁的,可私底下,钱家却也打造军械,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

    在他看来,牧易神神秘秘的找上门来,又直指钱不通,应该是有大生意了,想到牧易可能大主顾的身份,钱不用心底那些不愉快顿时消散了不少。

    归根结底,钱家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别的都是假的,唯有利益,才是真实的。

    “钱不通什么时候能到?”牧易没有回答钱不用的话,径直问道。

    “这个”见到牧易这般无视自己,钱不用心中的火气立即蹿了起来,不过当牧易看了他一眼后,他顿时感觉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心中那点火气更是消失的干干净净。

    “按照脚程来算,最多半个时辰。”钱不用还是乖乖的回答了牧易的问题。

    “嗯!”

    得到答案后,牧易嗯了一声,随即便不再理会钱不用,直接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

    钱不用见此,只感觉一阵坐立不安,留下只会让气氛更加尴尬,走了却又生怕惹怒对方。

    他也不是没有接待过一些大人物,可如此憋屈,还是第一次,对方似乎就认准了钱不通,难道他钱不用就真的这么不堪?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牧易突然睁开眼睛,十几息后,才有一阵脚步声传来。

    钱不用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急急的朝着外面迎去。

    “二哥!”

    “人在哪里?”未见人,先闻声,至少光从声音上来听,对方应该是一个儒雅的人,声音不疾不徐。

    “就在厅里坐着。”钱不用立即回答。

    “好,这里交给我吧。”

    随后,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牧易的视线中,光看年纪,对方也不过四十左右,甚至看上去比钱不用还要年轻一些,他身上穿着一件儒衫,看气质,更像是一个饱学之士,而不是铁匠。

    当然,对方身上还有一个十里堡堡主的身份,至于如何打扮,更是对方的喜好。

    “是你找我?”钱不通同样一言看到了坐在那里的牧易,只不过牧易戴着斗笠,却也看不清牧易的样子。

    “不错,是我找你。”牧易起身,看着钱不通。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来做买卖的。”钱不通隔着几丈看着牧易道。

    “那像是来做什么的?”牧易问道。

    “像是来找事的。”钱不通毫不客气的道,此刻,厅里就只有牧易跟钱不通两人,至于钱不用还是下人,早早就离开了。

    “找事?这么倒也不算错。”牧易微微一笑道。

    “这么看来,你是存心要跟我钱某过不去了?”钱不通看着牧易道。

    “不,是敌是友,其实要取决钱堡主。”牧易道。

    “哦,看。”钱不通现在对牧易多了一分兴趣。

    “交出玉玺,我离开。”牧易直奔主题,反正不管虚与委蛇也好,装疯卖傻也罢,都骗不了对方,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点。

    牧易就不信,在生死关头,对方还能隐藏的住。

    如果牧易不是从那个神秘人那里知道了钱不通的底细,恐怕当真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顶多就是一个武人,对方隐藏身份,肯定不是为了好玩,必然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了牧易的话,钱不通虽然面无表情,不过牧易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双手微微一颤,几乎忍不住要动手的模样。

    “玉玺?什么玉玺?”钱不通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看着牧易,如果不是牧易早知他的底细,恐怕真的有可能被他给骗过去。

    “大家都是聪明人,钱堡主又何必装傻呢?难不成你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牧易摇摇头道。

    钱不通并未立即回答牧易的话,他死死盯着牧易,良久,才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我叫牧易,不过就算了,相信钱堡主也肯定没有听过。”牧易一边着,一边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露出真容。

    此刻牧易并没有戴着人皮面具,那个身份还有大用,不能轻易的暴露。

    而且牧易很清楚,他今天来这里不可能凭借三言两语就把玉玺要回来,既然要动手,再戴那副人皮面具又有什么用?

    第一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