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九十六章 要挟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那样东西?哪样东西?”牧易心中一愣,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牧易不由的想到白天在莫老家中发生的事情,而莫老之所以被打伤,便是因为一枚玉玺,难道这玉玺关系到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玉玺在你手里?”牧易虽然不确定,但不妨碍他可以试探一下。

    同时牧易也已经明白,对方一上来便把他的老底揭的一干二净,为的就是在心理上压倒他,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对方费尽这般心机,又把他引到这里来,估计不会只是聊聊天这么简单。

    “不在。”黑影直接道。

    “不在?那你把我引到这里做什么?”牧易道。

    “找你来自然合作。”黑影道。

    “合作?阁下所谓的合作就是这般要挟吗?”牧易冷笑一声道。

    “不错。”黑影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看来阁下是吃定我了?觉得以莫老就能逼我就犯?”牧易缓缓道,莫老虽然很重要,但这个时候牧易越是表现出在乎的模样,恐怕越是会受制于人。

    尤其是牧易还不清楚对方的来历,但光凭眼下了解到的东西,牧易基本可以确定一点,对方应该是打算以莫老威胁,让他把玉玺给抢回来,显然,眼前这人打的也是玉玺的主意。

    只是区区一方玉玺又能代表什么?如果真的这么重要,当初怎么会辗转到了莫老的手中?

    那个抢走玉玺的人能够打伤莫老,实力必然不可觑,可眼下劫持莫老的神秘人,同样深不可测,那玉玺难不成隐藏着惊天之秘不成?不然这般强者为何一个接一个的跳出来?

    一开始,牧易也不是没有想到对方劫持莫老,并且故意引他到此,但在他想来,对方的目的肯定是他那把黄河古道的钥匙,可没想到,归根结底却是为了一枚玉玺,还只是一方诸侯王的玉玺。

    “是又如何?你大可以赌一下,看看我会不会杀了莫老儿。”黑影有恃无恐的道。

    听到他的话,牧易一下子沉默了,很显然,他不敢去赌,对方似乎很擅长人心的把握,而且从一句莫老儿,牧易就断定他的年龄不会太大,至少要比莫老很多,中年,或者以下。

    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你赢了,只要你放了莫老,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牧易沉思了一下,才缓缓道,至少现在,莫老还不能死,为此就算受一次威胁也不是不可以。

    同时牧易也是打算借此拖延一下时间,如果有合适的机会,牧易不介意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出尔反尔,甚至如果不是没有把握,他早就直接动手了,他又岂会受人威胁?

    “你觉得本座是傻子?”黑影沉默了一会,突然道。

    “本座?”这是牧易得到的第二个有用信息,普通人,或者没有足够的身份,是不可能用这两个字的。

    就好比当官的,会用本官这个称谓,当道士的自然会用贫道,什么样的身份,适合什么样的称谓,就正如一个老百姓,不会整天之乎者也一样。

    对方称自己本座,想来身份绝对不低,而且也不会是官家的人,最大的可能就是某一方势力的领袖,如此才会称本座。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对方故意迷惑他用的。

    “那你条件吧。”牧易直接道,他相信,不管对方遮掩的多么严实,早晚会暴露身份的。

    “取回玉玺,以玉玺换莫老儿。”黑影道。

    “可我并不知道玉玺在谁的手中,你也清楚,我不过刚来沧州,连地界都没有摸清楚,又怎么可能知道是谁抢了玉玺呢?”牧易摇摇头道,这倒不是他的推诿之词,而是真的不知道。

    让他在这茫茫沧州城中找一个压根就没见过,不认识,甚至没有任何线索的人,怎么可能?除非对方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吆喝一声,玉玺在我手中,否则基本不可能找到,哪怕有谢峥也不行。

    “玉玺在十里堡,钱不通手中。”黑影立即道。

    “阁下的实力想来也不弱,既然知道玉玺在谁的手中,又为何不亲自去取来呢?”牧易忍不住问道,原本他以为对方需要他去查,所以他才了那么多原因,无非就是想要对方多给他一点时间,却不想,对方早就知道了是谁。

    而这也是牧易一个不解的地方,他相信以对方的实力,绝对不会弱于那个钱不通,为何非要这么麻烦,把他牵扯进来?

    “本座做事,何须你来教?”黑影冷冷的道。

    “好,我会尽快把玉玺取到手。”牧易点点头,也不再问对方为何不自己出手,不过他心里也把这一点默默记下,要么眼前这神秘人不是那钱不通的对手,要么就是有不能动手的苦衷,或许,是担心一动手就暴露了身份?

    牧易忍不住想着,不然很难解释对方要这么麻烦的威胁他,毕竟这等于是凭空添了一个对手,有点不智,如果实力不足倒也罢了,可若是担心动手就会暴露身份,是不是对方修炼的功法,或者战斗方式可以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想到这里,牧易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出手试探一番,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现在莫老还在他的手中,不能轻举妄动。

    “不是尽快,你只有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见不到玉玺,你就等着给莫老儿收尸吧。”黑影自顾的道。

    “两天?会不会太短了点?我现在连十里堡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清楚那个钱不通实力如何,贸然登门,恐打草惊蛇,一旦如此,再想追回玉玺恐怕就难了。”牧易忍不住道,他这话一半是真心,一半是想拖延点时间。

    “谢家叔侄可是你的人,你当本座不清楚?”黑影直接道,显然知道牧易心里的算盘。

    “好吧,两天就两天,不过到时候我该如何找你?”牧易被人识破,也不恼,而是想了想,继续道。

    “等你得到玉玺,本座自然会来找你,记住,你只有两天的时间。”黑影完,甚至不再给牧易话的机会,身子一晃,牧易只感觉眼前一花,再看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不见。

    光是这一手,就让牧易心中骇然,因为刚刚那一瞬间,就连他也不清楚对方是怎么离开的,而且他的心神力量也始终无法锁定对方,刚刚的时候,牧易心试探了几次,可每次心神力量还没靠近对方,就被吞噬掉。

    在他心神力量的感知中,对方身体周围仿佛有一个无比深邃黑暗的大口,他的心神力量只是刚刚靠近,就被那大口给吞掉了。

    所以想以心神力量锁定显然是不可能做到,但关键是以他此刻的眼力,都看不透对方的动作,这就不能不可怕了,哪怕有夜色遮掩,也同样可怕。

    甚至牧易觉得对方最后这一手,分明是做给他看的,也是在提醒他,让他不要耍花招。

    “有趣!”

    牧易看着面前的坟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转身离开。

    其实,按照他的本意,是想进去查找一遍的,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倒不是害怕了,而是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

    一直等牧易离去后,才见到两个身影缓缓从坟地中心走了出来。

    “你确定这个办法可以?”其中一个身影看了一眼牧易离去的方向忍不住道。

    “为何不可?”后一个身影道,这个身影便是刚刚在牧易面前出现的那一个黑影,只不过此刻,他的声音却没有了那种沙哑,甚至声音听上去很年轻。

    “希望你是对的吧。”

    两个身影聊了几句,随后分别离去。

    而对于这一切,牧易全都不知晓, 他一路返回居住的那个院,刚刚进屋就看到房间里一大一,在大眼对眼。

    大的自然是大奴,至于那的,则是莫鱼。

    “咦。”

    牧易看到莫鱼已经可以动弹,地上还有一点定身符燃烧之后的痕迹,不禁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原本在他看来,莫鱼只是个普通人,既没有修行,更不会武功,甚至连身体也不怎么强壮,想来这定身符将他定住几个时辰肯定没问题的,没想到他出去一趟回来,甚至不过一个时辰,他就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要么是他对定身符了解不够透彻,要么就是莫鱼有些特殊,如此定身符才效用大减。

    “高手,你总算回来了。”

    莫鱼见到牧易,当即蹦了起来,并且一溜烟来到牧易身边,两手朝着牧易抓去。

    “老实呆着。”

    牧易右手一拂,留下一句话便径直回到桌子前,只余下莫鱼僵硬在那里,他的眉心,赫然多了一张定身符,这倒不是牧易故意整他,而是想看看,到底是定身符的缘故,还是莫鱼自身的原因。

    牧易刚刚坐下,念奴儿便从岁月竹中飞了出来。

    (第二章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