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神秘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不要急,慢慢。”牧易直接开口,这个时候再想戴上人皮面具,或者用斗笠遮掩明显晚了,更何况莫鱼直接冲到这里,如果暗中有人监视的话,早就已经被现了,所以这个时候,遮掩反倒更惹人怀疑。

    同时,牧易在话的时候也带了一丝心神力量,让莫鱼渐渐冷静下来。

    只是对于他刚刚那番话,牧易心中也吃了一惊,虽然在他看来,莫老受伤了,但也绝对没有严重到要毙命的程度,可看莫鱼的样子,又不像是谎,而且他白天只把地址告诉了莫老,如果不是莫老同意,并且让他来,恐怕他不可能找到这里。

    也就是,莫老是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性命攸关,不然以莫老的为人,是不可能让莫鱼来求救的,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只是牧易并不愿意朝那方面去想。

    “今,今天晚上我正在房间里睡觉,突然听到掌柜房间传来响声,等我赶到的时候,掌柜的躺在地上,至于那贼人已经消失不见,我本想去找大夫,可是掌柜的让我来找你。”在牧易心神力量的安抚下,莫鱼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并且叙述着事情的经过。

    同时,他也忍不住抬头去看牧易,只是当看清楚牧易的长相时,他顿时吃了一惊,不是因为牧易是个道士,而是牧易太年轻了,看上去似乎比他还要。

    不过莫鱼却不敢轻视牧易,甚至在他心中,牧易绝对是那种江湖中的高手,不然自家掌柜也不会让他来找牧易。

    虽然是第一次看到牧易的样子,可是莫鱼却深信自己没有认错人,至少在这点上,他还是很有自信的,也算是他的一个特殊本领。

    “你留在这里,我去救人。”牧易直接道。

    “不,我也要一起去。”莫鱼立即摇头。

    只是牧易压根就没有理会他,直接掏出一张定身符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已经贴在了他的眉心,顿时间,莫鱼僵硬在那里,哪怕连眼珠子都不能动弹一下。

    牧易随即提着莫鱼回到房间。

    “奴儿,去把周围监视的人都解决掉。”牧易一进屋,就直接吩咐道。

    岁月竹顿时一亮,念奴儿便已经从里面飞了出来,并且身子只是在房间闪动了一下,就已经消失不见。

    “大奴,你留下看家,我很快就回来。”牧易同时看着已经站起来的大奴道。

    听到牧易的话,大奴干脆又坐了下来,只是拿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被定住的莫鱼。

    牧易也不理会他,直接戴上斗笠,拎起岁月竹便走了出去。

    等牧易来到街上的时候,念奴儿也正好来到牧易的身边,“哥哥,一共有四个人,都解决了。”

    显然,对付几个普通江湖高手,对念奴儿来,不过是动动手的问题。

    “好。”牧易点点头,随即加快度,朝着莫老那边赶去。

    此刻,已经差不多子时,大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所以牧易也不用担心会不会惊世骇俗,直接将度挥到极限,就好像一道影子,在这黑夜中一闪而逝。

    没过多久,牧易便来到莫老的家中,只是当他来到以后,并没有现敌人,甚至连莫老也失踪了。

    不过在莫老的房间里,却有打斗的痕迹,地上也残留着一摊血迹,应该就是属于莫老的。

    牧易放开心神力量,在房间里感应了一遍,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现,随后他沉思了一下,从布兜里掏出几张空白的符纸,接着咬破自己的手指,以血为墨,开始在符纸上勾画起来。

    事急从权,牧易也没空再去研墨,或者再去找什么符笔,所以干脆来了个直接的。

    随着手指在符纸上勾勒,那红色中甚至散出一种淡淡的光芒,顷刻间,一张符箓完成,上面光芒一闪而逝,继而内敛,看上去平淡无奇。

    牧易看着这张符箓,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这次会一次成功,这张符名为追踪符,顾名思义,就是用来追踪之用,莫老性命垂危,如今又无故失踪,整件事情里面都透着一股诡异。

    按照莫鱼所,当他听到打斗声过来后,莫老已经受伤,只能向他求救,而莫鱼能够安然找到他,显然那个时候敌人已经离开,那莫老随后又是怎么失踪的呢?

    不管莫老为他保管那本符箓传承这么多年,还是因为跟老道有旧,牧易都不可能袖手旁观,更何况,在牧易看来,莫老是眼下唯一知道老道当年事情的人,他现在之所以不肯告诉他,估计是因为他的实力太低,莫老担心他如果知道敌人是谁,会不自量力的去挑战,那样一来,也就辜负了老道的期望。

    当年连老道已经走到第二难巅峰都尚且不是对手,以他如今的境界,找上门去估计被人一巴掌就给拍死了。

    所以,哪怕明知道事情可能有诈,牧易也不得不继续追查下去。

    “以符为引,追踪锁迹。”

    牧易捏着这张追踪符,轻轻一抖,顿时间,符箓包裹着地面的血迹开始燃烧起来,几息之后,不管是追踪符还是地面的血迹全都消失不见,与此同时,牧易眼中光芒一闪,一条淡淡的痕迹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

    这痕迹便是莫老残留的气息,也幸好时间短暂,如果到了明天,被众多人气一冲,牧易再想根据气息找到对方估计就不可能了,这追踪符虽然好用,但其实也有很大的限制。

    牧易不再犹豫,脚尖轻点,已经快追踪出去。

    那淡淡的痕迹一直延伸,甚至出了沧州城,还要往西。

    这时城门虽然已经关闭,不过却也难不住牧易,借助岁月竹悄无声息的翻越城墙以后,外面一下子开阔起来,眼睛中看到的痕迹也越的清晰。

    “这是乱坟岗?”终于,牧易在一片杂乱荒废之地停下,借着头顶月光,可以看到面前影影绰绰,平地上一个接一个鼓包,一直绵延到视线尽头。

    坟岗当中,不时有森白的火焰凭空点燃,静静的燃烧数息之后,复又消散,但在不远处,又有火焰突兀的燃烧起来,让整个乱坟岗更显阴森恐怖。

    “出来吧。”牧易看着乱坟岗,面无表情的道。

    莫老的气息到了此处便断掉,被彻底的掩盖,此时,牧易就算反应再迟钝,也已经明白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引他来此,甚至包括莫鱼去找他送信,也是人家故意放纵的结果。

    牧易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便凭空出现,距离牧易不过三五丈,立于一处坟头上,好似突然从坟里钻出来的一样。

    “果然是你。”黑影看着牧易了一句,他的声音沙哑,根本听不出年龄,身体更是笼罩在一件黑袍中,最诡异的是,牧易没有在他身上感受任何活人的气息。

    但是直觉又告诉牧易,眼前这人绝对不是什么鬼物或者僵尸一类,而是活生生的人。

    之所以会有这么矛盾的结果,只能明对方的境界要比他要高深。

    “你认识我?”牧易眼睛微微一缩,此刻他可是戴着斗笠,更没有穿着道袍,就连岁月竹也大半藏于袖中,可对方却一副早就认识他的模样。

    “自然是认识的,你叫牧易,来自清江府,临安县,伏牛山,在洛阳侥幸得了黄河古道的钥匙,又转道济南,最终北上,到了这沧州城,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沧州就是你的目的地吧?”黑影淡淡的道。

    只是他的话,却在牧易心中掀起巨浪,被认出身份不算什么,可对方居然连他来自伏牛山都一清二楚,这就恐怖了。

    牧易不认为墨远镖局的人会出卖他,更何况,对方连伏牛山都一清二楚,那就更不可能是从墨远镖局那里得到的消息,甚至对方提起济南府,也在暗示他,别人或许不知道济南府生的事情,他却知道,也等若在告诉牧易,你的老底我都清楚。

    牧易从未想过要隐瞒一辈子的身份,因为这几乎不可能的,只要他出现在江湖上,并且随着名气不断增大,早晚有一天别人会清楚他的来历,当然,牧易也不怕这个,他跟苏家也只是合作,别人也不可能因为他便迁怒苏家。

    而且苏家偏居一隅,这天下有雄心之人,又有谁会把一个苏家放在眼里?

    只是牧易没有想到这种暴露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从他到沧州,如今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对方就已经清清楚楚,光这一点,就称得上恐怖了,当然,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早就在关注他了。

    并且对方清楚的知道他,可他却不知道人家的身份,光这一点,他便落在了下风。

    “你到底是什么人?”牧易冷冷的问道,尽管他也清楚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对方既然遮的严严实实,显然就是不打算让他知道,所以他这句话注定是白问了。

    果然,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突然问道:“你也是为了那样东西而来?”

    (第一章!感谢墨如烟,念奴儿,冷雨,了红尘,逾期不候,云淡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