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玄冥掌旗使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等白光散尽,莫老看上去明显好转了许多,脸上多了一丝红润,气息也渐渐稳固。

    “掌柜的,你没事吧?”莫鱼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来到莫老的身边,刚刚所生的事情虽然神奇,但他明显更关心莫老的情况。

    “我没事。”莫老先跟莫鱼完,然后又看着牧易道:“年纪轻轻,符箓之道就能有这等水平,也不枉费你师父对你寄予那么高的期望。”

    “莫老的情况似乎”斗笠下,牧易的眉头轻轻皱着,至于莫老的夸赞,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无妨,过一阵就好了。”莫老摇了摇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但实际上,在牧易的感应中,莫老体内有一股很难缠的邪恶力量,也是他的病症所在,而诡异的是,驱邪符居然无效,至于莫老此刻的恢复更多的只是一种表象。

    莫老这话显然只是安慰之语,实际上,他的情况,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那已经不单单的严重的问题了。

    听到莫老的话,牧易若有所思,很显然,莫老这伤应该是抢走玉玺那人留下的,以莫老第二难的实力,都不是对手,那么对方的实力可想而知。

    只是连那等强者都要抢一枚玉玺,很显然,这玉玺绝对不简单,或者隐藏着什么秘密。

    “鱼,你上街买点酒肉回来。”

    “掌柜的,你都这样了,怎么还能喝酒?”

    “叫你去就快去,不然这个月工钱没了。”

    “好吧,好吧。”

    等将莫鱼支开后,莫老才跟牧易重新回到屋里。

    “你想知道什么?除了那些不能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莫老此言,牧易顿时明白,不管是玉玺,还是打伤他的那人,莫老都不会告诉他,甚至连老道的一些事情,他也不会。

    “听雨楼,冷雨,莫老知道吗?”牧易沉吟了一下直接问道。

    既然莫老不愿意多,牧易自然不会找不痛快,所以干脆问了听雨楼来,毕竟他下一步,就需要面对那位冷雨楼主了,最好在之前能知己知彼。

    “听雨楼?”莫老诧异的看了牧易一眼,不过他还是道:“自然是知道的,听雨楼的刺绣整个天下都数得着。”

    “难道仅仅只是刺绣吗?”牧易直接道,显然,不管从哪里看,他都不觉得听雨楼只会是一家绣楼,除非贾光棍当初谎了。

    “你如果问的是听雨楼,的确只有刺绣。”莫老肯定的点点头。

    “难道这之间有什么不同吗?”牧易忍不住问道。

    “听雨楼的女子大多都是一些可怜人,一入听雨楼,从此莫相逢,至于那位楼主,倒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奇女子,而且她除了是听雨楼的楼主,还有一个身份。”莫老缓缓道。

    “什么身份?”牧易问道。

    “曾经天下第一帮,耳帮的玄冥掌旗使。”莫老道。

    “耳帮?就是那个耳目遍布天下,触角上通下达的耳帮?”牧易有些惊讶的道,显然,他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来头,不过以他所知,也仅此而已,至于那玄冥掌旗使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不错,可惜当年那场变故,以至于耳帮四分五裂,从此成为绝响。”莫老有些可惜的道。

    “那玄冥掌旗使是什么身份?”牧易继续问道。

    “当年耳帮席卷天下,一主四使十二楼魁,二十四道,七十二堂,玄冥为水神,镇北。”莫老缓缓道。

    听完莫老的话,牧易脸上顿时凝重起来,不管耳帮是否已经成为过去,但当初,毕竟也是天下第一帮,拥众十万,那么作为镇守一方的掌旗使,自然不可能弱到哪里去。

    好在牧易这次只是去打探消息,而不是找人麻烦,甚至在牧易想来,贾光棍之所以指了这条线索,更多的是为了让他把令牌送来,毕竟如果不是心切李瘸子的线索,牧易就算信守承诺,但那绝对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哪像如今,贾光棍只提供了一条线索,他就巴巴的跑来了,至于听雨楼有没有李瘸子的消息,恐怕连贾光棍也不敢肯定,不过在他想来,冷雨身为当初的玄冥掌旗使,哪怕耳帮四分五裂,她手中也必然保留了一部分力量。

    只要她愿意帮忙,就肯定能找到李瘸子,至于牧易怎么才能让对方帮忙,那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不管怎么,至少贾光棍成功了。

    虽然想通了这一切,不过牧易也没有恼怒,因为如果没有这条线索,他就只能大海捞针,或者在洛阳守株待兔,那种情况,牧易绝对不愿意见到。

    “如果你想从她那里知道你师父的仇人是谁,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耳帮当年之所以被灭,归根结底,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犯了众怒。”莫老看了牧易一眼道。

    显然,在他看来,牧易之所以打听冷雨,估计就是看上对方曾经身为玄冥掌旗使的身份了。

    关于这点,牧易并未解释什么,老道的尸体被李瘸子带走,牧易并不想弄得人尽皆知,他只是看着莫老道:“晚辈最后还有一事请教。”

    “吧。”莫老点点头。

    “我师父那个仇人还活着吗?”牧易紧紧盯着莫老。

    “活着。”莫老沉默了一会,但看着牧易脸上坚定的神情,他终于了两个字。

    “多谢莫老提点,晚辈就不打扰了,如果莫老有事,可以让人去找我。”牧易将自己客栈的地址留下后,便直接离开。

    牧易离开后,莫老便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一直到莫鱼回来才把他惊醒。

    “咦,掌柜的,那人呢?”莫鱼眼珠子一转,随即问道。

    “走了。”莫老叹了口气道。

    “走了?怎么就走的这么快呢?”莫鱼一脸可惜的道。

    “怎么?看人家厉害,动念头了?”莫老看了他一眼道,莫鱼是他几年前遇到的,看其为人还算可靠机灵便留了下来,虽然管吃管住,还有工钱,但莫老却一直没有教他修行。

    而莫鱼,现在顶多会点剪纸,这还是他一再央求之后,莫老才教他的。

    “掌柜的,哪能呢,瞧您的。”莫鱼的脑袋顿时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可很清楚自己是跟谁吃饭的,万一得罪了自家掌柜,克扣工钱是事,如果被赶走了,那他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去,把前几天教你的剪纸的剪一百张,什么时候剪完,什么时候吃饭。”莫老淡淡的道。

    “啊?”莫鱼听后顿时惨嚎一声。

    “还不快去?”莫老眼睛一瞪,莫鱼吓得立即回到自己房间,开始剪起纸人来。

    直到莫鱼离开后,莫老才摇摇头,“这个笨蛋能有人家一半,我这辈子也就可以瞑目了。”

    完后,莫老看向一直握在手中的令牌,喃喃自语,“师父,师弟知道错了。”

    牧易悄悄回到客栈,不过却也现在客栈周围多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显然是为了监视他。

    “哥哥,在家好无聊啊,咱们什么时候再去逛街?”

    牧易回来的时候,念奴儿正坐在大奴的肩膀上,脚丫一点一点,等看到牧易后,丫头眼睛一亮,直接扑到牧易的怀里,双手搂着牧易的脖子,直接开始撒娇。

    上次庙会虽然也有些不愉快,但相对来,她更喜欢跟牧易一起逛街,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

    “等过几天,哥哥先处理完一些事情,再陪着奴儿去逛街。”牧易脸上露出微笑,宠溺的揉了揉丫头的脑袋。

    “嗯。”丫头用力点了点头,实际上,她只要享受到牧易对她的宠溺,便已经足够,就算真的没空出去,她也不会什么。

    “对了,哥哥,你走了以后,外面有人敲门,不过我让大奴把他吓跑了。”

    “有人敲门?”牧易听到念奴儿的话,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对于有人会上门,牧易早就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这么的迫不及待,很显然,八方堂离着沧州还是太远,他的凶名在这里已经打了一个折扣。

    更何况对于沧州武林人士而言,先天就有些瞧不上所谓的中原武林,这种对立也不是存在一天两天了,但是如果有机会,双方绝对不介意在对方脸上扇一巴掌。

    牧易在中原一带杀的人人胆寒,如果在沧州栽了跟头,岂不是证明沧州比中原更强?

    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牧易手中的黄河古道钥匙,不管真龙之气可不可信,但有一点全天下都是共识的,那就是里面必然有宝藏,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这点光看看另外五把钥匙在什么人的手中就知道了。

    种种原因下,牧易一来就受到关注也就不意外了,不过还有一点让牧易感到不解,那就是济南府一战,居然没有半点消息传出去,显然是被人压了下来,牧易的脑海中也不由的浮现出一个青衣身影。

    补第二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