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九十章 当年的恩怨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莫鱼很聪明,尤其是这么多年的伙计生涯,让他更懂得什么叫察言观色,毫无疑问,在牧易出示了那张剪纸之后,他便已经将牧易当成了自己人。

    尤其是牧易不经意的散出那一丝杀意后,他甚至不用牧易问,已经自觉的把一切都了出来,至于他打的什么目的,牧易心知肚明,不过却也没有因此恼怒。

    而从莫鱼的叙述中,牧易知道了事情的大体经过,还是那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莫鱼领着牧易很快就来到一处僻静的宅子,刚进去,牧易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同时也看到了正在院子中煎药的莫老。

    几年过去,虽然对方变了许多,不过牧易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啊,掌柜的,我不是跟你了吗,这种事情等我回来再做。”莫鱼进了院子,便开始嘟囔起来,并且快来到老人身边,抢过他手中的扇子。

    “不用,一点毛病,我还没老的动弹不动。”莫老虽然嘴上着,不过还是任由莫鱼将扇子抢了过去,而且从他对莫鱼话的口气,分明就当成了自己的子侄一般。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还没老,今天给你带回个人来,是认识你,你赶紧招呼去吧。”莫鱼嘟嘟囔囔的着。

    “哦,认识我?”莫老这才看向牧易,只不过因为牧易带着斗笠,所以他根本就看不到什么。

    实际上,从牧易一进来,他就已经知道了。

    “莫老。”牧易着便将斗笠摘了下来,至于那张人皮面具,却仍旧戴在脸上,倒也不是信不过对方,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也省的到时候多解释。

    “你是?”莫老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牧易,此时他的模样就跟一个垂垂老矣的普通老人没什么区别。

    牧易也不废话,直接将贾光棍交给他的那块令牌取了出来。

    莫老顿时浑身一颤,眼中射出两道精光,死死盯着牧易手中的那块令牌,就连旁边的莫鱼也被莫老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但他只是看了牧易一眼,就自顾的在那里煎药。

    牧易也不催促,只是拿着那块令牌等着莫老话。

    良久,莫老才闭上眼中,不过却有两行眼泪缓缓流下,从他颤抖的身体上,就能看出他此刻情绪的波动,而且能让一位老人流泪,其中所蕴含的感情更是难以用言语清。

    “他是怎么死的?”莫老深吸了口气,缓缓问道。

    “被我杀死的。”牧易也不隐瞒,直接道。

    “当啷!”

    牧易话音刚落,旁边便出来打翻东西的声音,只见莫鱼张大嘴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牧易。

    “哎,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出乎预料,莫老并未因此大怒,而是摇了摇头问道。

    “莫老缘何知道他已经死了?”牧易一边着,一边上前将令牌递到莫老的手中,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一旁的莫鱼却满脸紧张的看着,生怕牧易会做出什么危害莫老的举动。

    实际上,在牧易出是他杀的那句话后,莫鱼就已经后悔了,悔不该没有真正摸清牧易的底细就带着他来,好在牧易并未做什么,只是把令牌递给莫老,便退后两步,站在那里。

    “以他的性格,如果不是死了,又怎会让人把这块令牌送回来?”莫老用手摸着令牌,语气低沉的道。

    “那莫老就不恨我吗?毕竟他是死在我的手中。”牧易又问道,毕竟不管怎么,贾光棍都是莫老的师弟,而且莫老对其也是感情深厚,只不过那种感情却因为当初的那些变故,被他深埋在心中罢了。

    贾光棍到死的执念,想来莫老也差不多。

    “他能死在你手里的同时还把令牌交给你,显然是他罪有应得,而且连他都不恨你,我自然也没有理由恨你?”莫老将令牌收了起来,然后看着牧易继续道:“你跟我来吧。”

    莫老完后,甚至都没有看已经站起来的莫鱼便直接道:“鱼,你去门口守着。”

    守着?又有什么好守的?莫老此举分明是不想让莫鱼听,因为有时候知道太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这么做,其实也是在保护莫鱼。

    “好吧,掌柜的。”莫鱼顿时无精打采起来,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朝着大门口走去,显然,他也明白莫老的真正意思。

    牧易跟着莫老走进房间,只见房间的墙上贴满了各种剪纸,人,动物,虫鸟,不但栩栩如生,更是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一副大世之相,显然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清明上河图。

    等牧易在椅子上坐下之后,莫老才开口道:“虽然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仍旧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

    “世事无常,莫老还请节哀。”牧易了一句,虽然在他看来,贾光棍属于罪有应得,但他并不后悔当初杀死他,哪怕他是一个可怜之人。

    而牧易此刻劝慰的话,也是真心实意,贾光棍是贾光棍,莫老是莫老,而且从贾光棍的口中,牧易也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经过,贾光棍不好受,眼前的这位莫老,亲眼看着父亲,师妹惨死,又岂会好受?

    恐怕他心中的痛苦不但不比贾光棍少,反而更多。

    “我以前应该见过你吧?”突然,莫老看着牧易道。

    “莫老何处此言?”牧易微微一愣,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论剪纸的资质我虽然不如师弟,可是我对一个人的气息比较敏感,就算换了一副皮囊,可气息却不会改变,而且这画皮之术本就是我剪纸门的秘传,你这人皮面具可以瞒得过其他人,却是瞒不过我。”莫老直接道。

    “正如莫老所言,几年前我曾跟随师父见过莫老一次。”既然对方都把话到这种程度了,牧易自然不再隐瞒,直接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自然,那没有剃过的头也暴露了出来。

    莫老出神的看着牧易,好一会才道:“当年的娃娃也长大了。”

    “原来莫老还记得我?”牧易忍不住道,毕竟气息熟悉是一回事,可看脸还能认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当然记得,又怎么会不记得呢?”莫老摇摇头,然后问道:“你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师父他老人家仙逝了。”牧易声音顿时低沉起来,或许也是因为莫老让他回忆起了当初的事情。

    “死了?”听到牧易的话,莫老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神情中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他怎么可能会死?”

    “师父他老人家的身体本就不怎么好,在江湖上飘荡了那么久,用他自己的话,也该死了,而且是我亲眼看着他老人家咽气,并且为他守灵,安葬,只是后来又生了一些事情,我现在正在找一个人。”虽然眼前这位莫老属于故人一类,或许跟老道有什么牵扯也不定,但牧易仍旧没把老道被人炼尸的事情出来。

    作为徒弟,没有让师父入土为安,反而死后连尸体都被糟蹋了已经属于不孝,如果他再不找回来,恐怕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乃至成为心魔。

    “怎么会这样?”莫老仍旧喃喃自语的道,似乎老道的死,比贾光棍死还让他难以接受。

    “莫老似乎对我师父很熟悉?”看着莫老的模样,牧易心中一动问道。

    “毕竟连我这条命都是他救的,又怎么可能不熟悉呢?”莫老连连摇头,到最后,甚至再度叹了口气。

    听到这话,牧易明显一愣,毕竟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听老道起过,而且按照时间推算,老道救他应该是在捡到他之前才对,也就是,至少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那莫老可知道我师父当年是被谁打伤的?”牧易立即问道,其实这件事情在他心里一直也是耿耿于怀,因为按照老道所,当年他一身实力几乎到了第二难巅峰,可是跟仇人一场大战,导致伤了根本,这才是他在最后死去的主要原因。

    以前,牧易因为不相信那番话,所以并未追问老道的仇人是谁,不过一直等老道死后,他才知道他那些话都是真的,只不过他却再也不可能知道老道的仇人是谁了。

    而且老道似乎压根也没打算告诉他,或许是担心他不自量力的去找对方报仇,也有可能是那位仇人早已经死了,一切斗烟消云散。

    但这不妨碍牧易想知道当年具体生了什么,以及老道那位仇人是什么人。

    原本他以为这一切注定找不到真相,却不料莫老跟老道的关系那么深,连他的性命都是老道救的,难怪当年老道会带着他来找对方,只不过当年两人到底谈了些什么他却是一概不知,毕竟那个时候他还,而两人的谈话也是避开他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牧易才想从对方身上探知到当年的真相。

    (第二更到!今晚肯定还有第三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