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入沧州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过沧州而不入,这便是汪涛最好的写照,那座武风鼎盛的雄伟巨城散发着它独特的魅力,对于江湖人士来,沧州已经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武林圣地了。

    可惜这江湖,早已不是数以百年前的模样了。

    “少将军,您快看。”

    就在汪涛心神驰往的时候,一名亲卫突然惊叫一声,在他面前,正是刚刚被打开的包裹。

    “什么?这,这是···”汪涛转身望去,只见包裹中静静的躺着三张黄纸,上面画着鬼画符一般的东西,但就是这三张黄纸,却紧紧吸引着汪涛包括两名亲卫的目光。

    好歹也是一路同行,如果汪涛再不知道眼前之物是什么的话,那他也就白活了,正因为知道,所以他此刻心中才剧烈的波动起来。

    “道长大恩,涛,终生不敢忘。”

    只见汪涛朝着沧州城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就连两名亲卫也纷纷有样学样。

    随后,汪涛起身,心翼翼的将其中两章黄纸递给两名亲卫,“当日我曾在道长桌上见过此物,此符为护身符,佩戴之后,因邪鬼物不敢近身,危机关头可保性命,两位叔叔每人一张贴身放好。”

    “少将军,万万使不得。”两名亲卫被吓了一跳,赶忙推辞,这救命之物,自然是无比珍贵,他们只是汪涛的亲卫,本身的职责就是保护他,又怎敢要?

    “两位叔叔不必多言,当日父亲被害,如果不是两位叔叔,我恐怕已经遭遇不测,而且这一路上也多亏两位叔叔照顾,在我心中,两位叔叔已是涛最后的亲人,此去京城,九死一生,还请两位叔叔不要推辞了,更何况道长既然送了三张护身符,自然也有两位叔叔的份。”汪涛郑重的道。

    “这····”两名亲卫看了看,最终还是心翼翼的收下那张护身符,“我等二人谢过少将军。”

    ··········

    此时此刻,牧易已经带着大奴进入沧州城,一路上,大奴自然引起了注意,一道一巨人,这种组合,基本消息灵通之辈立即意识到是谁来了。

    江湖刚刚兴起的一位狠人,妖道。

    原本江湖上那些招摇撞骗的道士都可以被叫做妖道,而妖道这两个字更多的是泛指,但随着牧易的崛起,这两个字却堂而皇之的加到了他的头上。

    不是没人想过要在妖道前面加个前缀,但问题是,牧易就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来自何处,只是他的手段却无比残忍。

    对于这种凶残好杀之辈本应该是人人喊打,江湖正道匡扶正义的,尤其是其身上还有黄河古道的钥匙,但八方堂全军覆没那一战,吓住了很多人,凡是找上门的,没一个能活下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再想匡扶正义,就需要先好好想想了。

    更何况,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聪明人,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他们又岂会不清楚?如今还没有兴师动众只是为了静观其变罢了,要不然为何拥有黄河古道钥匙的那几大势力到现在还没有话?

    只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牧易得到了钥匙,不但不躲藏起来,反倒大摇大摆的来了沧州,这是挑衅吗?

    因此,在牧易刚刚进入沧州城不久,沧州城内各方势力便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来到沧州后,牧易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带着大奴,也注定了他不管到哪里都会立即被人知道,就更不用提改头换面了,而且来沧州,牧易也没有想过要低调。

    而且也唯有如此,才能让早来沧州的谢家叔侄快速找到他。

    对于谢家叔侄,尤其是谢峥,牧易从未怀疑过,虽然对方一直窝在临安县那种地方,却不代表能力不行,有的人欠缺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

    更何况谢峥在临安县可是威名远播,就连谢淼这个侄子,也是天生适合吃这碗饭的,这对叔侄如果永远呆在临安县,才是最大的浪费。

    事实也正如牧易所预料的那般,出了临安县之后,谢淼不但没有任何不适应,反而有鱼游大海的感觉,这外面广阔天地,让他心中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豪气。

    不过所幸两叔侄没有忘记牧易的交待,一路风雨兼程,总算来到了沧州。

    而且来到沧州以后,这对叔侄用特有的技巧很快就融入了其中,甚至谢峥还花了笔钱,摇身一变,成了内衙之人,主查案缉私之责。

    谢峥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上任以后,着实破获了几起大案,却把功劳平分给了手下同仁,他一点不取,顿时俘获了一大批人心,加上大把银子撒出去,短短半月,就让他在沧州城牢牢站稳脚跟。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悄悄开始探查听雨楼,以及李瘸子的消息。

    可惜李瘸子并不在沧州,不然谢峥相信以他这半个多月经营出来的关系,必然早就找到他了,但是他也不是一无所获,至于听雨楼的底下差不多被他弄清楚了。

    就这个时候,江湖中传来牧易的消息,年纪轻轻,身边带着一个巨人,不用想两人也知道是谁,尤其是牧易一路并未遮掩自己的行迹,更让两人确信那就是牧易。

    在不断关注着江湖消息的同时,两人也不免为牧易担忧,可随后传来的消息,让这对叔侄大大松了口气。

    “三叔,算算时间,道长应该就在近几日到达沧州吧?”

    沧州城内一座宅子中,谢淼看着自家三叔问道,这座宅子是谢峥来到沧州后置办的,不仅是为了有个落脚之处,更是为了彻底融入这里,毕竟两人所做之事如果没有一个安稳的落脚点,多少都会有些不便。

    “嗯,如果路上不耽误的话,就在这几日了,我已经安排人守在城门口,一旦道长进城,我们就会立即知道。”谢峥缓缓道。

    “可是我们来了一个多月,至今还没有找到李瘸子的消息,会不会让道长不高兴?”谢淼有些担忧的问道。

    毕竟大把银子都撒出去了,结果还是没有收获,他很担心牧易会怪罪他们。

    从离开临安县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跟三叔以后必须要依靠牧易了,如果牧易是参天大树的话,他们就是依附大树而活的藤蔓,唯有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他们才不会被从大树上清理掉。

    “放心,道长心中沟壑,又岂是我们能够窥测的?此来沧州,虽然还没有李瘸子的消息,但也非一无所获,等道长来了以后,我会如实禀明的。”谢峥直接道,显然是心中早有把握。

    听到自家三叔的话,谢淼稍稍把心放回肚子里。

    就在这时,一个差役匆匆闯了进来,“谢头,有消息了。”

    听到差役的话,屋中两人霍然站了起来,“可是人来了?”

    “正是,刚刚那位道长还有,还有一个巨人已经进了沧州城,目前正往西市去了,我先回来告诉谢头,李子还在后面跟着。”赵明快速的回答道。

    自从跟了谢峥后,赵明就发现自己的好日子来了,原本虽为差役,仗着捞点外快,勉强可以养家糊口,至于每日酒菜,却也不可能。

    但是谢峥来了以后,却让他看到了希望,加上银子,让他立即倒向了这位貌不惊人的老头,事实也证明他的决策是多么的正确,这位谢头很快就得到上官赏识,更关键是,这位谢头有本事,还不贪手下的功劳,大家自然也最喜欢跟着这样的头,因为不但有盼头,更关键的是能得到实惠。

    “好,去西城。”谢峥也有些激动的道。

    “三叔,衣服。”这时,谢淼指了指谢峥身上的差服,后者顿时恍然,匆匆到里间换了一身衣服。

    毕竟牧易现在声名在外,如果他就这么去找牧易,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别看他们叔侄已经在沧州城站稳脚跟,但那是在没有跟人有利益冲突之前,一旦他们得罪了某位大人物,之前经营的一切恐怕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而且还会因此耽误牧易的大事。

    等谢峥跟那名差役换了身衣服之后,便悄悄从后门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牧易带着大奴找了一家带院子的客栈暂时住了下来,不过刚刚安顿好没多久,就传来了敲门声,虽然隔着门,不过牧易还是感受到了谢家叔侄熟悉的气息。

    “进来吧。”随着牧易的话,谢家叔侄终于再次见到了牧易。

    “见过道长。”两人一进来就对牧易行礼,现在他们已经很好的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虽然不能都是牧易给他们的,但如果少了牧易临别前送的大把银子,他们想要在沧州站稳恐怕也没那么简单,更何况依附强者本就是人的本能。

    牧易对谢家叔侄这么快找上门来并不觉得意外,相反,如果他都来了沧州城,两人还没有任何消息,那他才真的要怀疑两人的本事呢,至少眼下,两人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