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衣屠夫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你是谁?”牧易看着来人直接问道。??

    “大胆!”

    听到牧易的话,身后那名黑衣青年顿时呵斥道。

    “无妨!”中年男子挥挥手,制止身后的青年,然后看着牧易道:“他算是本官的手下,可惜就是野心大了点。”

    牧易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杨鄞,很明显,眼前来人同样是济南府的某位大人物。

    “你想替他报仇?”牧易淡淡的问道,实际上,在对方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到了后来只使用岁月竹,而不是符箓的另一个原因。

    虽然对方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但是牧易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强烈的威胁。

    “怎么会,既然他自己寻死,那就去死好了,跟本官有何关系?”中年男子摇摇头道,对于杨鄞的死显得毫不在意,随后,他又继续道:“本官来此只是为了看看最近名动江湖的妖道到底长得什么样。”

    “恐怕让你失望了。”牧易道。

    “不,恰恰相反,见到道长,本官心中甚为欢喜,有种见面更胜闻名的感觉。”中年男子缓缓道。

    “鬼鬼祟祟,你觉得我会相信?”牧易冷笑一声。

    “不管道长是否相信,本官对道长都只是仰慕,没有半点敌意,至于那黄河古道的钥匙或许在别人眼中是宝物,可还不曾放在本官的眼中。”中年男子充满自信的道。

    听到他的话以后,牧易反倒是沉默了,因为直觉告诉他,对方并没有谎,而且从对方的身上,他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敌意,相反,对方的话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带着一股强大的渲染力。

    同时对方的口气也大的有些吓人,连黄河古道的钥匙都没有放在眼里,这等人物,不管身份地位恐怕都低不到哪里去,同时,也唯有一种强大的自信,才能驾驭这一切。

    就连他身后那名青年在不经意散出来的气息也达到了一流境界,而且看他的年龄,顶多只有三十岁,至于中年男子,虽然看不出一丝一毫会武功的迹象,但牧易不但没有觑他,相反,在他眼中,这中年男子才是真正的大敌。

    给他的感觉只有四个字:深不可测。

    “既然已经看完,那我是否可以走了?”牧易随后看着中年男子道,如非必要,他并不想跟对方为敌。

    “道长若是想走,自然随时都可以。”中年男子点点头,没有丝毫为难的意思。

    只是他的这副态度反倒是让牧易疑惑了,难道对方真的只是来看看他的?他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无聊的人,尤其对方的身份还是个大人物的前提下。

    更何况,杨鄞,甚至周围死去的士兵都可以算是他的手下,难道他就不为他们报仇呢?

    都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牧易在对方的地面上杀了这么多人,传出去等于是在打他脸,难道这样还会无动于衷?

    要么对方真的是一个心思宽广的老好人,要么就是有更大的图谋。

    “那就告辞了。”牧易也不给对方反悔的机会,直接招呼大奴跟汪涛等人赶路。

    一直等几人离去,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收了起来,继而变得冰冷。

    “大人,就这么让他们离开吗?”身后冷峻青年不由的问道。

    “不然呢?想留下他可没那么容易。”中年男子摇摇头道。

    “可是黄河古道的钥匙还在他手里。”青年明显有些不甘心。

    “一把钥匙而已,如果真得到了,反而会烫手,可惜早了点。”中年男子抬头,望向天空,随后一个更加冰冷的声音从他嘴里吐出,“都杀了吧!”

    “是,大人。”

    冷峻青年转身,朝着那些幸存的士兵走去,随后,战场上不断响起惨叫。

    “杀戮,才是最美妙的声音。”

    牧易等人一直离开数里后才停了下来,主要是汪涛跟两名亲卫已经走不动了,之前那一场大战,他们的力气便已经消耗干净,能够凭借毅力走出这么远,已经很不容易了。

    “道长,我想我知道刚刚那人是谁了?”休息之际,汪涛突然看着牧易道。

    “是谁?”牧易诧异的看了汪涛一眼,有些好奇的问道。

    “直隶总督袁世凯手下第一人,云尚,云中侓,其号青衣屠夫,三年前,也是他一手镇压山东义和团,此人残忍暴虐,杀人无数,是个刽子手。”汪涛缓缓道。

    “哦。”牧易点点头,并无多余的表情。

    “可恨我实力低微,不然刚刚就应该杀了他,为民除害。”汪涛恨恨的道。

    “为民除害?”牧易摇摇头,显然在他看来这四个字远不止字面上那么简单,他见多了打着为民除害幌子来满足一己之私的人。

    虽然汪涛在他眼中比较单纯一些,或许他的本意真的是如此,但终究还是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邪恶从来不是唯一的标准。

    “少将军。”

    汪涛身后的亲卫悄悄戳了戳他,明显在提醒他。

    汪涛这才看了牧易一眼,明白自己失言了,实在是他刚刚为民除害打击面太广了一些,而且真要算起来,牧易同样属于被除害的那一类,因为他的手中也沾满了鲜血,不西集岗那一战,光是刚刚,死在他手中的人就不下两百多。

    除了遵循杨鄞的命令,他们又何其无辜呢?甚至连他自己都杀了不少人。

    不过牧易却丝毫不在意,只是看着汪涛道:“想要为民除害,单凭你现在的实力可还不够,好好努力吧。”

    “多谢道长教诲!”汪涛立即道。

    牧易笑了笑,没有再什么,随后也在一边坐下,开始恢复起来。

    在察觉到有人窥视之后,牧易便开始收敛,甚至不再用心神力量,为对就是应付那位青衣屠夫,原本在他看来一战在所难免,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轻易的让他离开。

    至少刚刚那一刻,牧易没有弄明白对方的心思,更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只是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除了那位青衣屠夫让他心中警惕以外,刚刚那一战他的收获同样不,那套无名拳法开始被他衍变,岁月竹的显威也让他近战能力大大提高。

    这样一来即便符箓用光或者被克制了,他也不至于束手无策,照样可以给敌人一个惊喜。

    因为担忧对方有什么阴谋,所以接下来的路程牧易时刻警戒着,可是一直离开济南府,甚至离开山东地界,对方都没有半点异动,仿佛真的如他所,对自己的离开丝毫不在意。

    甚至还有一点让牧易觉得奇怪,那就是之前一战,江湖上并没有半点传闻,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能有实力将那件事情压下,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去,恐怕也唯有那位青衣屠夫了。

    只是对方为什么要帮他?

    牧易现在固然需要杀戮来彰显自己的威名,免得总是麻烦不断,可是有些威名带来的后果连他都难以承受,至少牧易还没有狂妄到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

    光是一个营的精兵他杀起来就这么费劲了,如果再多点,来个几千几万人,那么牧易就算再厉害,终究也要饮恨。

    而且之前那一战,只是长矛兵,没有火枪大炮,无形中让牧易占了不少便宜,不然几百杆火枪齐射,牧易要么躲在大奴后面,要么撒腿而逃。

    不过即便牧易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终究要改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种猛将冲锋,一人独挡一军的时代了。

    甚至连大奴这种天生神力,刀枪不入的巨人,如果被大炮正面击中,也无法幸免。

    沧州,武风鼎盛,不管是整体实力,还是江湖中人,都远不是洛阳开封能够比的,以前牧易跟着老道来过这里,虽然几年过去,但至少这座巨城没有丝毫变化。

    可惜当时来的时候牧易也只是懵懵懂懂,更加不明白眼前的巨城代表着什么。

    汪涛这时反而沉默起来,他很清楚,到了沧州,也意味着他要跟牧易分开了,虽然这一路上牧易什么都没有教过他,但他仍旧学到了许多,身上的稚嫩也渐渐褪去,逐渐变得成熟起来。

    “道长,此一别,还请珍重。”沧州巨城前,汪涛对着牧易深深一拜。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京城,至少现在不会去。”牧易看了汪涛一眼道。

    “为人子,不得不去,为男儿,同样不得不去,虽然此行危险重重,但我却没有不去的理由。”汪涛神色平静的道。

    “既然你一心寻死,那就去吧。”牧易完,甚至不再理会汪涛,径直朝着城门口走去,大奴紧紧跟上,只不过汪涛跟两名亲卫却没有继续往前走。

    对于他们而言,这座巨城,还是不入的好。

    一直等牧易跟大奴的背影消失不见,汪涛才收回目光,甚至在那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甚至是动摇,不过很快,他的目光便重新坚定起来。

    “我们走吧!”

    (嗯,这是15号第二更,保底还欠大家一章,打赏加更欠两章,明天白天请假,最近写的实在费力,质量也下降了不少,要好好整理一下大纲,晚上开始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