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六章 惨烈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一个人的恐惧被放大到极限的时候,通常都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崩溃。

    原本来自洛阳的那位特使不应该如此不堪的,但他并非军伍出身,甚至论起意志来还不如那些拼杀的士兵,就连实力也只是二流而已,不然他早就亲自出手击杀汪涛等人了。

    此时此刻,他看着牧易朝着这边冲来,所有士兵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甚至连杨鄞最后的亲卫也纷纷倒在他的脚下,他心中终于产生了退意。

    “我不能死,我还没能完成大人的嘱托。”

    “对,那个子没死之前,我必须留下有用之身。”

    当退意一生,就会本能的为自己找理由,找借口,然后那身影看了杨鄞一言,终于转身逃了。

    在他转身逃走的那一瞬间,杨鄞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怒意,作为一切罪魁祸首,所有人都可以逃,唯独他不行。

    因此,杨鄞甚至没有再理会牧易,而是抽出最后一支箭,朝着他射了过去。

    从洛阳来的那人压根就没有想到杨鄞会攻击他,加上心里崩溃,没有半点警惕,等他发现身后的箭时,明显已经晚了。

    “噗!”

    利箭直接从后心穿过,透体而出。

    “呃!”

    那人倒下,眼中分明透着一丝极度的不甘心,从洛阳到开封,再到济南府,他一路合纵连横,可最终却死在了‘自己人’手中,如果早知道会是如此,他一定不会来。

    “我等着你。”那人嘴中最后一句话,终于咽气。

    而牧易这个时候已经离着杨鄞不足十丈,原本围杀大奴跟汪涛的人,疯狂的朝着这边涌来,想要把牧易挡下,可惜,终究还是太迟了。

    杨鄞丢掉手中的弓,再度握起大刀,目光直视着牧易。

    “本将军还没输!”

    杨鄞长刀一指,双腿一夹,胯下的大马便朝着牧易冲去。

    “杀!”

    转瞬间,杨鄞已经来到牧易面前,只见他突然高高跃起,双手持刀,以力劈华山之势朝着牧易砍去。

    这一刀近乎撕裂了空间,如同一道璀璨的匹练,朝着牧易落去。

    牧易挥手击退挡在面前的两名士兵,背后的岁月竹突然自动飞入手中,只见他不闪不避,握着岁月竹往上一点。

    “叮!”

    岁月竹精准的点在杨鄞的刀锋上,即便以牧易的力量,也不禁手臂一软,双脚生生陷入地面,不过他也成功的挡下了这一刀。

    杨鄞虽然只是二流巅峰,但身为武将,一身实力都是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战斗经验无比的丰富,而且悍不畏死,远不是江湖上那种二流巅峰能够比的。

    因此,当他全力施为的时候,牧易也没有半分大意,不过他却没有施展符箓攻击,而是纯以武艺跟杨鄞斗了起来。

    岁月竹一击挡下大刀,随即轻轻一错,再度朝着杨鄞的心脏点去。

    尽管看上去岁月竹只是一根竹杖,但在牧易手中却比任何神兵利器都好用,尤其是岁月竹跟他心意相通,近乎一体,所以哪怕他不会什么精妙的招式,也足以以拙破巧,以力破繁。

    更何况牧易心神力量也附着在上面,刚刚那一刀,杨鄞只感觉浑身一麻,身体中凝聚的力量顿时崩溃,心中大骇。

    尤其是看着那跟竹杖继续朝着自己心口点来,杨鄞只感觉一股强烈的危机将他笼罩,这种感觉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过了,而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正是他带兵镇压叛乱,陷入包围的时候。

    不过那一次,他硬生生的杀了出来。

    危机中,杨鄞突然大喝一声,浑身血气一下子冲破封锁,终于恢复力量,虽然身在半空,不过他还是用力一扭,躲开了牧易的攻击。

    这时,几个士兵见自家将军陷入险境,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这也给了杨鄞一丝喘息之机。

    牧易转身,手中岁月竹不断点出,几个士兵顿时倒飞出去,甚至连近身都无法做到。

    杨鄞落地,右脚用力一踏,浑身血气再度翻腾,身上透出一股惨烈的气息,他的目光更是无比坚定,没有一分一毫的动摇。

    “杀!”

    大刀在半空划过,分明是想趁着牧易转身之际,将他拦腰斩断。

    “锵!”

    牧易虽然背对杨鄞,可是心神力量有时候比眼睛都好用,杨鄞一举一动根本就瞒不过他,身体未转,岁月竹已经率先挡住了大刀。

    远处,随着大奴靠近,汪涛三人的压力顿时大减,而他们也默契的朝着大奴靠近,两边战场渐渐合并成一处。

    当无数攻击落在大奴的身上都不管用的时候,当大奴每一次攻击都有人死伤的时候,那些士兵也终于感觉到害怕了,甚至是绝望。

    因为他们发现无论如何用力,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在大奴身上增添哪怕一道的伤口,而大奴也向他们诠释了什么叫刀枪不入。

    就连汪涛三人也都纷纷露出震惊,甚至看向大奴的目光也充满了火热。

    只可惜,三人都知道不管他们打什么主意都没用,而眼下,他们还是想着怎么度过眼前的危机比较现实,不由得,他们的目光落向远处被围起来的牧易。

    此刻,牧易就好像忘记了自己还有符箓,而是光凭一根岁月竹不断迎击杨鄞以及周围的士兵。

    显然,他把这场战斗当成了磨练。

    那从四面八方刺来的长矛,还有旁边伺机而动的杨鄞,无疑给了牧易很大的压力,不用斩妖符,只靠着岁月竹近身战,尽管没有险象环生,但偶尔也会被逼的有些狼狈。

    可是,哪怕再危险,牧易都没有再施展符箓。

    不过好处就是那套拳法被他完全改头换面,用岁月竹施展出来,并且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一开始,杨鄞加上那些士兵还可以多多少少压制住牧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渐渐的开始反转,越来越多的士兵倒在他的脚下,就连杨鄞也有一条胳膊无力的垂下,发鬓散开,一副披头散发的狼狈模样。

    不过即便如此,杨鄞也没有丝毫退意,眼中始终坚定,倒是让牧易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但也仅此而已。

    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少,从五百人,到现在的百人,如果不是杨鄞始终冲杀在第一线,这些人恐怕早就已经崩溃了,可即便如此,他们的战意也降到了最低点,只差一个契机,就会彻底溃散。

    而这个契机显然就在杨鄞身上。

    当再一次将几个疯掉的士兵斩杀之后,牧易终于不再犹豫,左手出现了一张五雷符。

    在看到这张五雷符出现的瞬间,杨鄞眼睛顿时瞪大,直接转身而逃。

    之前五雷符的威力他可是看在眼里,那种威力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挡的,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他终于选择了退缩,毕竟只有活着才能拥有一切。

    可惜,牧易却不给他这个机会,雷电的速度何等之快,在牧易激发的瞬间,就有一道天雷直接落在杨鄞的身上。

    “轰咔!”

    这一声霹雳,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那些士兵的最后一丝意志,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自家将军直挺挺倒下后,战场上顿时一静,所有人仿佛都僵住了。

    “当当当!”

    下一刻,不断的有兵器落下地上,有些人茫然的站在那里,也有人转身逃走,可以,在杨鄞死后,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没有杨鄞的压制,他们不可能再去送死。

    “结束了?”汪涛拄着长枪,努力让自己不倒下,他的身上布满了大大的伤口,鲜血将衣服染红,此刻的他,早已是筋疲力尽,只是当他看到周围情景时,连他自己都愣住了。

    虽然活下来的士兵有人选择了逃跑,但更多的却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甚至还有人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惨吗?答案显然是肯定的,这种惨烈的战斗,别是汪涛,就连他身后的两名亲卫也没有遇到过,虽然死的人算不上多,但这种明知必死的情况还要不断上去送死,哪怕他们两个都有些动容。

    一个主将,一生能有这等兵卒,无憾了。

    此刻就连大奴也站在那里,没有继续杀戮,那些士兵的攻击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在没有重武器,没有一流高手的情况下,他在战场上近乎是无敌的。

    牧易没有理会周围那些明显崩溃,再无一丝战意的士兵,而是抬头望向远处,无比平静的道:“出来吧。”

    牧易的话让汪涛等人大吃一惊,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敌人在侧,原本打算坐下休息的汪涛,直接一咬牙,努力让自己站的更直。

    “江湖传闻果然不假,妖道二字,你当得起。”

    在牧易话音落下之后,远处响起一个声音,然后从一处土坡后面缓缓走出两个身影,其中一人青衣长袍,中等年纪,脸上不怒自威,光从其身上那股气势就能看出,分明是身居高位,常期发号施令的那种。

    在他身后那人,年龄略一些,神色冷峻,怀中抱着一把长剑,看向牧易的目光充满不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