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心悸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少将军,情况有些不对劲。”

    官道上,汪涛其中一名亲卫突然来到他身边低声道。

    “怎么了?”汪涛不解的问道,至少他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之前一个时辰,此路不断有人经过,但现在,已经半个时辰不见来人了。”那名亲卫脸色难看的道。

    听到亲卫的话,汪涛脸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了,他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相反,他因为父亲的缘故,他从立志成为将军,所以早早熟读兵法,学习打仗。

    之前,他因为心事重重,并且觉得只要有牧易跟巨人在,就不用担心有人来找麻烦,所以并未注意往来的人,但此刻听到亲卫的话,他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除非,前方的路已经被封锁,所以才没人再来,至于什么人会封锁道路,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要么是冲着牧易,要么就是冲着他来的。

    而且敌人势力绝对不,不然不可能封住道路,尤其是在知道牧易之后还敢来,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有自信。

    “你可确定?”汪涛立即问道。

    “确定。”随着那名亲卫点头,汪涛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

    他深深吸了口气,用力握紧手中的长枪,然后加快几步,赶上前面的牧易,“道长,前方不对劲,可能会有敌人。”

    其实刚刚两人的对话牧易已经听到,甚至在那之前,他就已经知道前方有问题了。

    “怎么?害怕了?”虽然知道,但牧易还是看着汪涛问了一句。

    “不怕!”汪涛没有丝毫犹豫的道。

    “既然不怕,那就继续走吧,当然,你要是害怕的话也可以选择离去,没人会阻拦你。”牧易完,便不管汪涛的反应,径直往前走去。

    实际上,牧易同样察觉到了前方的危机,甚至这一次,比西集岗一战还要凶险几分,可是他并没有绕路,或者逃走,因为他很清楚,一旦他逃了,无疑就告诉所有人,他害怕了。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围上来,将他撕裂。

    所以,牧易没有退路可言,哪怕他并不愿意杀人,现实也逼迫着他不断的去杀人,所以挡在他前进路上的人,都会注定成为他的敌人,这也是他这次没有选择乘坐马车的缘故。

    他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告诉所有人,他来了!

    同时,牧易也深切的明白,唯有快刀斩乱麻,也绝对的实力碾压一切敌人,才能省去后面的麻烦,除非他将大奴隐匿起来,并且换上人皮面具,否则他注定麻烦不断。

    不过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牧易是不可能选择这条道路的。

    汪涛看着牧易的背影,一时怔怔出神。

    “少将军。”另一名亲卫声的叫道,明显想要什么。

    “不必多。”汪涛知道那名亲卫想要什么,不过他不等对方出来,便直接摇头,“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我过够了,大丈夫,岂能惧战?”

    完后,汪涛便迈开脚步,朝前走去,他的步伐更大,也更加的稳健起来。

    两名亲卫彼此看了看,然后不发一言的跟上,既然汪涛已经决定,那么不管好坏,他们都要追随,同时他们的目光也掠过自家少将军,望向那个铁塔一般的高大身影,以及走在最前面,手里只提着一根竹杖的身影。

    那是一人独灭八方堂,挥手可驾驭天雷的存在,他们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楼船上发生的那一幕,就是这个身影,站在船头,挥手召出一道天雷,重击了河中怪物,救了他们的性命。

    而刚刚,他们居然想要逃跑,想到这里,他们不由的为自己生出那种想法感到羞愧。

    实际上,两人并不怕死,他们怕的是无法为老将军洗刷冤屈,更怕死后无颜去面对昔日袍泽,无颜去面对将军。

    很快,不但是牧易,甚至连汪涛跟两名亲卫也知道了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敌人。

    “军队!”站在一处山坡上,汪涛看着对面军旗飘荡,失声叫道。

    就连他身后的两名亲卫,脸色也同时大变,并且变得无比难看。

    他们本身就是军伍出身,所以更加明白眼前的军队意味着什么。

    整整齐齐的方阵,不下五六百人,也就是,他们此刻面临的是整整一营士兵,而且还不是那种已经腐朽的满清八旗,而是真正的绿营精锐,即便眼前的只是步卒,没有骑兵,他们心里依旧沉甸甸的。

    跟江湖厮杀不同,战场上,军令如山,尤其是这种精锐,更是勇猛无惧,哪怕天下大多军队已经不堪,但不可否认,仍旧有一些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就比如眼前这支军队。

    如果一个江湖二流高手可以轻易的杀死一个,五个,十个精兵的话,十个二流高手却未必是一百个精兵的对手,而一百个二流高手面对一千个精兵,恐怕只有被屠杀这一条路。

    这便是军队的可怕之处,即便一流高手,陷入千军万马当中,最终也只有饮恨一途。

    所以,当感受到眼前这支军队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机时,哪怕牧易,神色也变得无比凝重。

    这五百人,绝对不是当初八方堂那一百多人能够比的,甚至当初八方堂的人乘以十倍,也未必是眼前这支精锐的对手。

    破船还有三斤钉,更何况是满清这个庞大的帝国了,所以天下还有这种精锐牧易并不觉得奇怪,只是他没有想到,除了江湖中人,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开始亲自下场了。

    并且一出现,便是如此一份大礼。

    杨鄞策马在最前方,目光直视远处的那几个身影,原本这一战他并不需要亲自来的,因为他很清楚,他这一动,势必会让济南府的一些人生出想法,尤其是那位巡抚大人,恐怕目光也已经望向这边来了。

    毕竟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他擅自带兵出营,必然会引来非议,少不了会有人参他一本,不过想到那位的嘱托,以及黄河古道的钥匙,他的心不由的火热起来。

    虽然他并不相信江湖上的那些传言,可是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足以引起人的**。

    甚至原本这次他都不用亲自出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事到临头,他心中多了一丝不安,所以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亲自来。

    为了以防万一,他这次带出来的是他手中最精锐的一营士兵,可谓是王牌,也是他花费巨大打造而成,为的就是在这乱世中能有一番作为。

    牧易在开封灭杀八方堂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听,可是那又如何?甚至八方堂在他眼中也只是一个江湖势力而已,区区百多人,如何跟他手中精锐相提并论?

    而且杨鄞并不是那种莽夫,或者不通武艺的文官,相反,他的实力很强,虽然不到一流之境,但他曾经一战斩杀三个江湖二流巅峰高手,所以他同样对自己信心十足。

    白了,就是有些看不起江湖势力,甚至牧易的强大在他看来,也是江湖吹捧出来的,一个年纪轻轻的道士,就算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哪怕是修行者又如何?难不成还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

    所以,对于这些传闻,杨鄞只是不屑的笑了笑。

    在杨鄞望向这边的同时,牧易也在问着身边的汪涛,毕竟作为武将后代,对于眼前这种情况要更加熟悉。

    “这支军队如何?”

    实际上,牧易这句话等于明知故问,因为哪怕再不懂的人,也能看出,眼前这支军队的强大。

    “精锐,当今天下少有。”汪涛神色凝重的道。

    “跟洋人的军队比起来如何?”牧易继续问道。

    听到这话,汪涛心中一颤,不过他还是道:“如果同样手持刀兵,那么这支精锐必胜。”

    “那么现实呢?”

    “现实是,如果再不改变,即便再多的精锐,最终也只能饮恨在洋人的火枪大炮之下。”

    汪涛完这句话,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因为他可以想象的到,随着那支烧杀掠夺的洋人联军离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群狼凑上来,想要在这头绑住了四肢,拴上了铁链的老虎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也许吧。”牧易听完汪涛的话,突然抬头,望向天空,因为就在刚刚,他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心悸的感觉,那股心悸,甚至让他有些发慌。

    “怎么回事?”牧易很清楚,刚刚那股心悸虽然没有半点征兆,但绝非是眼前这支精锐带来的,似乎更多的是因为汪涛的那番话,而那番话难道预示着什么吗?

    牧易随即深深的看了汪涛一眼,只可惜,他并不会面相之术,更不能看透一个人的气运如何,所以他不清楚身边这个年轻人在将来会推动着什么发生。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今天能够活下来。

    面对五百精锐,就连牧易也不敢轻言胜之,更何况一旦大战开始,他可能无法照应到对方,所以能否活下来,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跟运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