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三章 济南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汪涛完话,轻轻抚摸着手中的长枪,神情明显陷入一副追忆当中。

    “犹记得时候父亲最宝贝这杆枪,连我都不让碰,常常深夜见他一个人擦拭,为此我心中不服气,终于有一日趁父亲不注意,偷偷将这杆枪偷了出来。”

    汪涛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显然觉得那个时候是快乐的。

    “原以为父亲发现后,必然会大怒,责罚于我,却不想父亲只是叹了口气,摸着我的脑袋问我,长大后想做什么。”

    “那时年少无知,却也有大志,于是告诉父亲,长大后也要做一个像父亲一样的大将军。”

    “父亲听闻后,并无欢喜,只是叹了口气。那个时候,我不懂父亲为何要叹气,直到那一日,当他将长枪交给我,让我离开的时候,我才明白,所谓大英雄,大将军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当今天下,昏君无能,妖妇主政,人当道,国力日渐衰退,洋人铁船大炮叩我国门,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可恨世人大多掩耳盗铃,却不知道大祸即将到来。”

    “我父一生忠心耿耿,却遭人陷害,他明明可以逃走,却甘愿赴死,你们值得吗?”

    汪涛不断着,他身后两名亲卫却沉默起来,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家少将军的话。

    “这天下,这世道,何不反了?”突然,汪涛眼神变得无比锐利,声音铿锵有力的道。

    “少将军,慎言!”

    身后两名亲卫大骇,连忙回头看去,好在周围此刻并没有人在,可即便这样,两人也被吓得不轻。

    “两位叔叔不要担心,我只是随便。”

    这是,汪涛反倒是笑了,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仿佛刚刚那番话真的只是随便而已。

    “少将军,老将军含冤而死我等清楚,所以此去京城,必定要为老将军洗刷冤屈,还他一个清白。”一名亲卫沉声道。

    “然后呢?”汪涛继续问道。

    “然后?”那名亲卫顿时被问住了,难道洗刷冤屈,还了清白还不够吗?

    “好了,夜已经深了,两位叔叔还是早早休息吧。”汪涛完这句话,终于起身,握着长枪径直离去。

    只是两名亲卫脸上却同时露出担忧的神色。

    二楼房间里,牧易突然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他的目光延伸出窗外,望向那无比深邃的漆黑,此刻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两天,楼船顺流而下,开封西集岗那一战之后,江湖上的确沉寂了一段时间,仿佛一时间,天下噤声,但随即,更大的浪潮掀起。

    在进入山东境内之后,楼船被袭击了几次,不过每一次甚至不等牧易出手,就已经被汪涛跟连他的两名亲卫解决,哪怕有一次一名高手悄悄潜入楼船,也被念奴儿收拾掉。

    所以这几天牧易一直都在安心修行,不断巩固着境界,甚至在他看来,如果愿意,他已经可以叩开第三关了,不过牧易却没有着急,而是不断的打实基础,等待着厚积薄发时。

    就这样,楼船终于一路来到济南府,此刻牧易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从济南府去沧州,第二个就是经过济南府,继续往下,一直到滨州,然后同样可以去沧州。

    两个选择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济南府毕竟要更繁华一些,往来客商也更多,只需经过德州,沧州便可再望。

    至于滨州,倒是可以直达沧州,只是却仍需多乘一日的船。

    因此,在到了济南府以后,管事就来请示牧易,让其决断。

    “就在这济南府下船吧。”牧易看了一眼最近一直精神萎靡的大奴,便直接道。

    自从上了楼船以后,大奴便一下子瘫了,显然这种晃晃悠悠的楼船极其不适合他,甚至连那日河中怪物出现,他都只是呆在房间里。

    因此,既然能够早点下船,牧易自然不会再让大奴受苦。

    在听到牧易出下船之后,大奴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

    听到牧易的话,管事也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不舍,最先接到徐乐的命令以后,他以为这趟任务必定凶险异常,没想到过程却顺利到他都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也有人拦截,可却被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除了那天晚上遇到的怪物跟河神外,可谓是一帆风顺。

    如今,牧易要离开了,他这次的任务自然也将完成,只需要返回洛阳,必然可以得到赏赐重用,但这一路所见所闻,却让管事难以忘却。

    尤其是那个漂亮可爱的姑娘,可惜了····

    管事摇摇头,只能在心底叹息。

    “道长且稍作歇息,我这就去雇辆马车,好送道长前往沧州。”管事压下心中想法,急忙道。

    按照徐乐的意思,他必须侍奉好牧易,虽然不用他陪着前往沧州,却也必须准备好一切。

    “不用了,我准备步行去沧州。”却不料牧易直接摇摇头道。

    “步行?”管事吃惊的看着牧易,这济南府到沧州可是还有几百里路,步行不但耗时更久,而且辛苦。

    不过牧易却没有给他继续劝的机会,直接招呼大奴一声,便下了楼船。

    既然牧易决定在这里下船,汪涛跟两名亲卫自然也收拾东西,一起跟上。

    一直等牧易等人的背影消失在远处,那管事才突然一个激灵,“姑娘去哪里了?”

    这个时候,管事才发现牧易身边只有一个叫大奴的巨人,至于姑娘,则并未看到。

    当下,管事匆忙回到船上,可是等他将上下两层,甚至底仓都找遍仍旧没有找到姑娘的身影之后,他的脸上已经变得苍白。

    “哎,造孽啊。”

    管事摇摇头,心中对牧易最后一丝好感也消失无踪。

    相比管事,不管是汪涛还是那两名亲卫都更能沉得住气,念奴儿消失后,他们也曾怀疑过,可面上却半点也没表现出来。

    于是,官道上多了一支奇怪的队伍。

    道士,巨人,少将军,亲卫。

    因此,这一路上几乎人人侧目,可是就连汪涛也不明白牧易为什么非要选择步行,难道坐马车不好吗?不但舒适,还能省去许多麻烦。

    要知道,现在牧易可谓是名动江湖,西集岗一战,不知道惊掉了多少眼珠子,而牧易能从洛阳到开封,一路再到济南府,本身就明了很多问题,一路上想要捡便宜的,全都把命捡丢了。

    所以在汪涛眼中,牧易这样有些过于招摇了,他的行为仿佛在对济南府,对天下人,我就在这里,快来找我吧,属于自找麻烦。

    不过腹议归腹议,汪涛还没有傻到出来,甚至他只能追随牧易,哪怕明知道这样会招来他的敌人。

    既然他敢进京为父平反,手中自然是有证据的,他当初之所以庇护于徐乐那里,就是因为一直被追杀,现在好不容易来到济南府,虽然远离了洛阳,但谁也不能肯定他的敌人就会放弃。

    只是看了一眼牧易跟他身边的巨人,汪涛就将担忧放回心里,有这两位在,他相信就算对方真的找来了,也不可能伤害他。

    实际上也正如汪涛所预料的那般,当牧易跟大奴一出现后,就立即被有心人关注到了,消息经过层层传递,济南府中的一些大人物也顿时全都知道了。

    不要认为这个时候消息传播闭塞,对于普通老百姓的确如此,甚至终其一生都没有离开过家乡,可是对于那些江湖人,对于那些大人物来,掌握天下局势,本就是必备的事情。

    最近关于黄河古道的钥匙闹得沸沸扬扬,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

    至于那位右侍郎爱子被杀,早已被淹没在黄河古道的消息之中,甚至牧易离开河南一带,那位右侍郎的影响力已经严重不足了,至于山东一带更是鞭长莫及。

    ····················

    “你家大人的意思本将军已然知晓,既然到了我济南地界,自然让他插翅难逃。”

    济南府,一座官邸中,杨鄞看着面前身影淡淡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还请将军心,此刻那人身边有一江湖妖道,实力强横,万不可等闲视之。”身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妖道?就是传闻中黄河古道钥匙得主?”杨鄞问道。

    “正是,两人不知为何,偏偏搅到了一起,我等路上试探过两次,均都失败。”身影道。

    “哼,左右不过一个道士,就算名气再大又如何?正好这次连他一起收拾了。”杨鄞直接道,至于那黄河古道的钥匙,如果他没有一点想法,显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传言中,黄河古道中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甚至是埋葬了一条真龙,谁能传承真龙之气,就为真龙天子。

    这天下的乱状他又怎么可能没有看在眼里?只不过是等待时机罢了。

    如果黄河古道真有这么神奇,那他自然不会放过。

    杨鄞面前的身影想要提醒,可话到嘴边,却没有出来,牧易如何强大他很清楚,虽然没有亲眼目睹西集岗一战,可是事后他也曾去过,所见所闻,至今都难以相信。

    如果不是命令难为,恐怕他早就退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