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到底是谁?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在蒙面女子出现的那一刻,牧易神情凝重到了极点,除了因为河中怪物居然有主人,更因为蒙面女子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就在那里,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似真似幻,恍如梦境。

    牧易悄悄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让他精神一震,但目之所视,仍不见丝毫变化,可偏偏心神力量扫过,那里却空无一人。

    牧易也是头次遇到这种情况,心中警戒也不由大起。

    蒙面女子赤脚踩在怪物的头上,缓缓靠近楼船。

    此刻,楼船上众人已经完全看傻了眼,甚至那些船工已经有人跪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所无不是求河神赎罪,显然,他们将这踩着河妖的女子当成了传中的河神。

    至于河神是男是女,已经不在他们考虑当中了,因为在他们眼里,唯有河神才能驾驭这般强大的河妖怪物。

    “难道真的是河神?”这一刻,就连牧易心里也生出一股荒谬的想法,谁让他白天刚刚破坏了河神的祭祀,如果河神有灵,找上来也是正常的。

    而他之所以如此想还是因为蒙面女子给他的感觉,仿佛这并不是一个真人。

    蒙面女子踏怪物而行,很快就来到距离楼船不到三丈的距离,对牧易来,这个距离已经很近了,甚至他有种要将手中长枪投出去的冲动,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

    先不对方来历不明,深浅难测,光是她脚下的怪物,如果真起疯来就够他吃一壶的,所以,在没有确定对方是敌是友,矛盾难调之前,他并不想动手。

    怪物停下后,缓缓升起,大半个脑袋已经彻底露出水面,两条仿若龙爪一样的前爪按在河水中,比拳头还要大上不少的眼睛恨恨的盯着牧易。

    在它的身上,蒙面女子已经跟站在船头的牧易持平。

    “原来是你哩!”

    就在牧易想着如何开口之际,蒙面女人却看着牧易突然道,她的声音如清脆动听,听在耳朵里就好像炎炎夏日之际,一道冰凉的清泉自头顶浇下,浑身顿时舒爽的那种感觉。

    “原来是你哩?”短短五个字,顿时在牧易心中掀起波澜,他对自己的记忆一直都很信服,除了六岁前的记忆找不到了以外,后来生的任何事情都清晰的印在脑海中,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见过对方,可对方的语气,偏偏一副曾经见过他的模样,甚至还很熟悉。

    “姑娘认识道?”牧易忍不住问道。

    “道?你现在叫道吗?”蒙面女子的话,差点没把牧易噎住,他定定的看着对方,现对方不像是故意打趣他,而是很认真的模样。

    想了想,牧易还是继续道:“我叫牧易!”

    “牧易?”蒙面女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才脆生生的道:“不如你以前的名字好听。”

    “我以前的名字?”牧易再度愣住了,他这个名字是老道给他取的,至于以前有没有名字,叫什么,牧易却是压根不知道,甚至他连自己父母的记忆都没有。

    但此刻听到蒙面女子的话,牧易的心中却剧烈的翻腾起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蒙面女子,难道对方认识他?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想到这里,牧易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

    “如若姑娘真的认识我,还请如实相告。”牧易看着蒙面女子郑重的道。

    “原来你已不是你了。”

    正当牧易等着蒙面女子给出答案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一丝落寞。

    “姑娘是在消遣我吗?”牧易看着对方的神情已经有些不善,对方的话颠三倒四,一会是他,一会又不是他,至少在牧易看来对方是故意的。

    而且此刻冷静下来,他也不由的想通了,如果对方真的认识六岁以前的他,那么此刻就不会一眼认出他来,反过来,要是认识现在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名字?

    即便不知道名字,也不应该出你已经不是你了这种话。

    “可惜这次出来的时间太久了,不过既然你有钥匙,那我们早晚都会再遇到的。”蒙面女子又自顾的道,甚至压根就不给牧易话的机会。

    在她完后,脚下轻轻一踩,“走了,我们回家。”

    她脚下的怪物顿时一摆尾巴,围绕着楼船半圈之后,往上游而去。

    一直等对方消失不见,牧易仍旧没有回过神来,实际上,他心中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想透,甚至刚刚在女子离开的是,他想过动手,但最终那股冲动还是被压了下来。

    那怪物虽然攻击了楼船,但也被他以篙杆刺伤,至于那女子,从出现以后,并没有表现出半点敌意,只是她的话透着种种奇怪,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她在离开前最后两句话,还是让牧易确定了一些东西。

    对方知道黄河古道的钥匙就在他的身上,而那句早晚会再遇到,又代表着什么含义?

    她也是六把钥匙的主人之一?或者来自另外五家之一?

    只是白帝城,茅山派,龙虎山,紫禁城,敦煌古城,到底又是哪个呢?

    敦煌古城可以先排除,因为那里距离此处太远,而且西北之地,是不可能养出河中怪物这等存在的。

    茅山派跟龙虎山都是道士,尽管也有女眷,但可能性同样不大。

    那就剩下白帝城跟紫禁城,一南一北。

    虽心中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但牧易仍旧不敢确定。

    “不管你是不是装神弄鬼,早晚我都会弄清楚的。”牧易在心里道,同时也将被蒙面女子挑动的心绪压下。

    虽然他很想去寻找自己遗失的过去,可他心里更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或许唯有等找回老道,斩杀李瘸子,最大的心愿了去,他才有可能去找回那部分记忆。

    “道长神威盖世。”

    就在牧易沉思的时候,后面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

    牧易不用转身,就知道话的人是谁,也唯有那位管事,才会对他如此的奉承。

    “多谢道长救命之恩。”虽然汪涛那两个亲卫不似管事这般崇拜,但也充满感激的朝着牧易一拜,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不是牧易,他们只怕已经丧生怪物之口。

    “恳请道长收我为徒。”汪涛最是干脆,见牧易转身,再也不犹豫,直接一下子跪下,大声的道。

    两个亲卫听到自家少将军的话先是一愣,但随即两人也不一言的跪下,虽然没有什么,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管事张大嘴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不过他毕竟聪明,不然也不会被徐乐派到牧易身边,所以还不等牧易话,他就已经率先数道:“道长,我先去找人看看船体受损如何。”

    完后,管事便很没义气的跑了。

    牧易这才看着汪涛,面无表情的问道:“你要拜我为师?”

    “正是,还请道长成全。”汪涛神色坚定的道。

    “之前也有人如你这般,不过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的吗?”牧易看着汪涛淡淡的道。

    “不知。”汪涛摇摇头,然后继续道:“只要道长愿意收我为徒,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不管什么要求?”牧易玩味的看着汪涛道。

    “正是。”汪涛重重的点头,神情前所未有的坚定。

    “那我若是要这杆枪呢?”牧易突然一抬手中的长枪道。

    “这···”汪涛顿时迟疑起来,显然,他没有想到牧易会要他的枪,都君子不夺人所爱,更何况是他父亲的遗物了,可是他能答应吗?

    在他身后,两名亲卫同时面色大变,充满紧张的看着汪涛,生怕他一时冲动,真的答应了下来。

    此刻两人有心提醒自家少将军,却现一股力量直接压在他们身上,根本无法张开口。

    “一个人是否强大不在于拜师,而在于自己能不能吃苦,只要努力,纵然受天资所限,亦能有所成就,而且我之修行路,并不适合你,以你的家传,只要肯努力,将来未必不能成就一流。”牧易看着汪涛轻轻摇了摇头。

    随后,他将长枪递到汪涛面前,“这是杆好枪,不要辱没了他。”

    汪涛听着牧易的话,茫然的伸手接过长枪,似乎陷入了牧易刚刚的那一番话中。

    “还有,仇恨虽然是动力,但不要让仇恨蒙蔽了双眼。”牧易丢下这句话以后,便直接离开。

    一直等牧易离开后,汪涛仍旧没有回过神来,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手中的长枪,原本双臂可以轻易托起的长枪,此刻却有如千斤之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少将军。”身后两名亲卫彼此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担忧,两人见汪涛一直呆呆的跪在那里,终究有些不忍,遂轻声呼唤道。

    “两位叔叔且放心,我无事,只是有些想念父亲。”汪涛突然开口,只是随着他的话,一股悲伤渐渐弥漫开来,三人同时陷入沉默,谁也不知道该什么好。

    (补昨天第三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