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一章 蒙面女子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那河中怪物的出现不但管事吓得跌倒在地上,就连汪涛跟两名胆大的亲卫,也是倒吸口凉气。

    至少他们还从未见过这般巨大的怪物,尤其还是生活在水中,而最大的麻烦也恰恰在此。

    如果怪物是在6地上,哪怕怪物再强大,他们也不会畏惧,可在船上就不一样了,他们一身实力恐怕连一半都挥不出来,毕竟那怪物占据了主动,而要是在水中,他们的实力恐怕连一成都挥不出来。

    甚至那怪物不需攻击,只要在他们身边快的游过,就会立即被水流卷入水底,到时候,恐怕难逃成为怪物肚中食物的下场。

    正因为如此,所以几人的脸色才会相当的难看,尤其是那怪物一旦被激怒,如果不惜代价的冲撞楼船,恐怕楼船也挡不了几下。

    “管家,快快安排船工让船靠岸。”汪涛其中一名亲卫立即道。

    眼下,楼船虽然不是在河中央,可离着岸边也仍旧有一段距离,在那名亲卫看来,这个时候唯有先把楼船靠岸,才能再想办法对付水中的怪物。

    只是还没等管家下令,就被随即生的一幕惊呆了。

    “落!”

    随着牧易一声轻喝,一道耀眼的天雷从天空降落。

    “轰咔!”

    一声巨响,仿佛直接在耳边炸开,让几人一阵头晕眼花。

    随后,河中就响起一个凄惨的叫声,怪物受伤了。

    这是清醒过来之后,几人心中的念头,不过只要一想到刚刚那道天雷就是眼前这个站在船头的单薄身影召唤出来的,他们就有种忍不住想要臣服的念头,那是对于强者生出的一种本能。

    虽然传言中,牧易在西集岗一战,就是召唤出了天雷,才将八方堂彻底消灭,不过那一切都是传闻,在几人看来,这传闻多少都会有夸大之处,不必深信。

    但没有想到,传闻中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就生在了眼前,这一幕,给他们的心神造成难以想象的冲击。

    至少,穿透上那道身影恐怕再难从他们心底抹掉。

    汪涛看着那道身影,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脸上甚至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

    此刻,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众人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牧易身上,或者那个怪物。

    一道天雷落下后,牧易并未露出高兴的表情,相反,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刚刚那一道天雷虽然成功击伤了怪物,但却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甚至这一击,无疑将那怪物给彻底激怒了。

    如果是在地面上,牧易有的是方法击败,甚至杀死怪物,但是有了水的阻隔,让牧易很多手段都无法挥出来。

    至少隔着水,五雷符再难起效果,这也是他之前故意刺激怪物,引诱它露出水面的主要缘故,但没有想到这怪物的防御力这么的强悍,甚至已经不比大奴差了。

    五雷符没有效果,斩妖符就更不必了,而且水火相克,铜灯也同样用不上,甚至铜灯对怪物的效果本身就不大,毕竟怪物靠着本能行事,而没有魂魄。

    除此之外,牧易就只有一根岁月竹了,尽管岁月竹无比坚硬,但毕竟只是一根竹杖,面对怪物的防御力,很难击破。

    但如果下水的话,牧易同样没有多少信心,因为水下是怪物的天下,在水中战斗,等于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到时候,狼狈而逃的就是他了。

    所以,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牧易是不会下水的。

    “可否借枪一用?”突然,牧易转身,看着站在那里的汪涛道,作为武将,战场杀敌,最有效的便是枪了,而汪涛恰恰就是学的枪,身上始终带着一杆长枪,平日里用一布兜包裹着,可见他对这杆长枪的珍惜程度。

    听到牧易的话,汪涛只是略微犹豫,便伸手解下长枪。

    “少将军。”旁边的亲卫忍不住开口,显然,这杆长枪对汪涛来意义非凡,不凡如果只是一杆普通的长枪,他根本就用不着这样。

    “不必了。”汪涛坚定的摇摇头,然后快步将长枪送到牧易的面前。

    “好枪!”

    即便从未用过枪,可牧易也一眼就看出这杆长枪的不凡,通体漆黑,上面带着无数星点,显然这杆长枪在打造的时候加入了陨铁一类的东西,并且,从这杆长枪上,牧易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煞气,唯有百战沙场,饱饮鲜血的兵器才会如此。

    而汪涛显然不可能有这种经历,那么这杆长枪的来历已经不言而喻了,恐怕也唯有他那位死去的父亲,才能养出这样一杆长枪,不,应该宝枪。

    甚至单以品质而言,这杆长枪明显过墨如烟手中那杆。

    牧易没有犹豫,直接伸手接过。

    “嗡!”

    长枪落入牧易的手中,顿时出一声颤鸣,面前的汪涛顿时瞪大眼睛,就连身后那两位亲卫也是一脸不可思议,这种场景就连他们也只见过一两次而已,而那时,正是逢遇大战,汪涛的父亲持枪而战。

    原本他们以为,随着老将军已死,恐怕世上再无人可以唤醒这杆长枪,哪怕他们少将军都难以做到,但没想到,在一个陌生人身上,却出现了这一幕。

    两人既震惊,心里又不是滋味。

    至于汪涛,就没有两名亲卫那种复杂的心思了,此刻他目光死死盯着被牧易拿在手中的长枪,那颤鸣,在他看来,就是一种低诉。

    而这种境界,也是他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想要追求的。

    原本他心中生出的心思,此刻像是野草一样疯狂的长了起来。

    牧易却没空理会汪涛如何,只是在长枪入手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这杆枪的真正不凡之处。

    “好枪!”牧易甚至在心里忍不住的道。

    在他看来,这杆长枪已经快要达到法器胚胎的程度了,如果由原主人再孕养个一二十年,不定真的可以蜕变成法器胚胎,而且还是普通武者能够使用的法器胚胎,而不是修行者特有的权利了。

    但可惜,长枪的主人已经死去,至于它的传承者,在牧易看来,想要达到其父的水平,无疑很难很难,甚至就算他将来能够达到,也未必能够得到长枪的认可。

    他接过长枪,之所以会有如此变化,是因为牧易的心神力量太强大,让长枪本能的生出了反应,甚至是感受到了威胁,隐隐有种抗拒的感觉。

    “老实点!”

    牧易身子一转,单手执枪,心神力量直接重重轰在长枪上,顿时,长枪便老实了下来,不再有任何异动以及抗拒。

    而牧易的目光已经再度死死注视着水面。

    刚刚翻腾剧烈的水面在逐渐的平复,甚至水中混杂着一些红色,那怪物显然是受伤了,不过此刻怪物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牧易的心神力量都难以察觉。

    虽然无法察觉,但牧易并不认为怪物已经逃跑了,因为他始终可以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胁围绕在周围,不曾散去,也就是,那怪物并未走远,而是在水底,伺机而动。

    一旦他大意了,或者放松警惕,恐怕怪物就会立即动攻击,如果只针对他一个人倒还好一些,他相信足以应付,但是那怪物如果在水下一味的撞击楼船,那么后果就有些严重了。

    至少他能保证自己跟大奴平安无事,但是其余人,在水底有怪物的情况下,恐怕很难活着上岸。

    至于那怪物到底是不是水妖,连牧易也无法确定,毕竟他以前也从未见过水妖,刚刚只是惊鸿一瞥,不过那怪物模样更像是一条大头鱼,只是除了尾巴,它并没有鱼鳍,相反,它的身下多了两条爪子,如同传中龙爪一般。

    而且这怪物力大无穷,有些不好惹,如果它就此离去,牧易不定还会松口气,但事实是,那怪物睚眦必报,显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就这样,牧易手持长枪站在船头,心神前所未有的凝聚,只要感知到那怪物稍稍靠近楼船,心神力量必定带着杀意碾压过去,那怪物顿时就会离开。

    至于汪涛跟两名亲卫,甚至是管事,只能满脸焦急的等待着,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打扰了牧易。

    那怪物又在水下试探了几次之后,终于一摆尾巴,远离楼船。

    感受着那怪物离开,牧易也当真松了口气,毕竟心神一直凝聚,对他的负担也很大,甚至这种引而待,要更加消耗心神。

    只不过就在牧易以为怪物彻底离开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怪物在远处开始上浮,逐渐露出了水面。

    那硕大的背部,在水面划出一道白浪,即便是在夜间也清晰可见,并且逐渐靠近岸边。

    “咯咯咯!”

    突然,岸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容,然后牧易就看到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白衣赤足,长披肩,面上蒙着一层面纱。

    这女子出现后,怪物正好来到岸边,并且缓缓伏下身子,蒙面女子赤着双足,终于踩在了怪物身上。

    这一刻,牧易大惊。

    (第二更!)
小说推荐